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35章 第三十五杯
 
袁昔的脸色白了白, 站在舒冰的座位前面, 似乎想说什么。

不过最终还是沉默着转身离开。

齐摇咬着冰淇凌的木勺从她们身边路过,撑着舒冰的桌子问:“你们把她怎么了?”

“没怎么, 就把她换了。”

“哦”齐摇眨眨眼睛, 显然并不意外, 顺手把冰淇凌盒子递到许扶蓝她们面前, “吃吗?”

舒冰白了她一眼:“谁要吃你口水。”

齐摇装模作样要打她。

不过她站起身后还是问:“这个味道好吃吗?”

“嗯,还行, ”女生点点头,而袁昔回到自己的座位之后立刻拿起书匆匆离开了教室。

齐摇目送她的背影消失, 意有所指地说:“还真是一直没变, 我都跟你说了她人特精, 你还不信,哼不过话说你这次怎么不和稀泥了?”

舒冰撇撇嘴。

“总不能一直妥协别人委屈我自己吧。”

“行了, 别总站我位子这儿, 碍眼。”

下楼之后,说了不吃冰淇凌的班长还是拉着许扶蓝和林沐去买了一盒,四月的天,风暖暖的, 三个姑娘一起吐了口凉气,均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排练时, 班主任照旧前来督班,见00组女生代表换了人,舒冰代替许扶蓝站在台阶上指挥, 便随口问了问。

舒冰没把袁昔补课的事情捅出来,只说她有事没法排练。

老师倒也没深究。

而她看到周放和许扶蓝那段简单双人互动的时候,着实有些惊讶。

“嗯所以说还是要练,”许是就没见过这么坦率的学生,她斟酌了半天措辞,最后还是含混地随意夸了两句,“不错,熟能生巧!这不就比上星期自然好多了吗。”

舒冰看着他们俩坦然接受夸奖的脸,突然发觉这两人有着一模一样的恶趣味。

下午放学之后宿琬和她们一起吃饭,舒冰就偷偷跟她吐槽了。

“我要是老班能不怀疑他俩没事?那会儿老师表情仿佛生吞榴莲。”

宿琬一惊:“我们蓝蓝还能这么闷骚的。”

发觉引起许扶蓝的注意后,赶紧重新压低声音。

又不知道说了啥,两个圆脑袋凑在一起“咯咯”地笑了半天。

许扶蓝直觉她们没说自己什么好话。

过了一会儿,宿琬来问她们班晚自习的下课时间。

“我们班也选上校庆了,吃完饭得回去排合唱,”她顺手从许扶蓝碗里夹走一个肉圆子,“老班现在天天在班上抱怨后悔,说被年级主任骗了,整个初三就三个班报了节目,怪不得咱们刚送上去就被通知选中了。”

说到这里,她故意压低声音,凑到许扶蓝和林沐面前:“你们知道吗,徐默还会唱歌呢,他现在和宋悦悦俩领唱。”

许扶蓝一愣,问2班的曲目。

“还能是啥,黄河大合唱啊。”

她想到中二刺头一脸地严肃站在话筒前唱“风在吼马在叫”的画面,忍不住笑出声。

“怎么感觉有点违和?”

“哪有,不违和,”宿琬正说着,眼珠子一转,“不然你们一会儿来看我们排练吧?”

舒冰向来爱凑热闹,双眼瞬间亮了:“可以吗?”

“有什么不行。”

林沐自然也没有意见。

于是晚饭过后,周放和蒋笙都先回教室去了,三个女孩儿则跟着宿琬跑回2班。

教室内的桌椅都暂时靠着墙壁堆放,不少带着晚饭回来吃的学生盘腿坐在教室中间腾出的空地里聊天,也有女生则把自己的椅子拎出来,几个人共用一张靠内的桌子。

气氛看起来十分轻松和谐。

舒冰和林沐都忍不住感慨:“咱们班上哪有这么轻松过。”

致远班连走道上都摆了书盒子,他们的同学可都是从早上七点早自习开始,一直学到晚上九点半下自习的一群学习疯子。

不过这也是班上大多数学生心甘情愿的,所以他们在外并不会抱怨班上的学习进度太快、或者老师要求严格。

能用紧张的学习时间来换一所更好的高中念,半年的苦罢了,忍忍不就过去了。

许扶蓝原来的同桌宋悦悦好久没见她,惊喜地跑过来抱住她的胳膊。

“蓝蓝!好久不见啊。”

恭喜完她期中考试首进年级前十后,又抱怨起她分班之后就从不来看原来的朋友。

“你走了之后,我语文作业都没得抄了。”

许扶蓝恨铁不成钢地伸手敲她脑袋:“都快中考了,多写几个字能要你命吗?”

女生赶紧笑着打了个哈哈,把话题绕了过去。

林沐和舒冰也都跟着宿琬进教室坐了。

几人聊了会儿天,突然有学生带话给宋悦悦,说是班主任找。

“哦好,这就去,”她站起身,“咱们马上就开始排练了,你们等一会儿再走呗。”

看着她们点头后才蹦蹦跳跳地走了。

许扶蓝坐在宋悦悦的位置上,不一会儿就又来了几个原先关系不错的女孩,围着她叽叽喳喳地叙旧。

聊到班上的八卦,她笑得前仰后翻,一时没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被拍了肩膀才瞪着眼迷茫地回过头。

“谁啊,怎么了?”

徐默也没想到许扶蓝会出现在宋悦悦的位置上,一时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僵在半空中,话也哑在了喉间。

许扶蓝同样愣住了。

她想起先前几次和这位中二少年的碰面,自觉尴尬,赶紧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宋悦悦刚刚出去了,”又看到了他手里拿的合唱谱子,会意,“哦,这个要给她吗?你放着吧。”

说着就站起身,给他把位置让出来。

男生沉默着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搭档的桌子上,只是退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

“你怎么回来了。”

倒是有关系好的女生立刻帮她回答了。

“来看咱们排练的。”

许扶蓝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离我们班上自习还要一会儿呢。”

她总觉得和徐默的对话里里外外都别扭,一时不知道目光往哪里放。

“哦,”他却并没有故意找她麻烦,态度难得正常,“那你看吧。”

说完就转身离开。

舒冰咬着棒棒糖,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然后又转过头,看着许扶蓝不怀好意地笑。

许扶蓝被她笑得心里发毛,给她脸推远了:“什么眼神呢。”

偏偏女生却啥也不说了,把她整的莫名心虚。

还得回去上自习,她们倒也没有逗留太久,坐在旁边看2班学生唱了两遍,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走之前,宿琬问自己排练完后能不能去致远班一起自习。

舒冰想着班上座位还多,平时其它班上来蹭教室的也不是没有,老师并没有反对,便答应了。

回到班上之后,周放和蒋笙早就开始做题了。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下午舒冰刚换掉了袁昔,按说她们现在见面应当有些尴尬,袁昔却还是坐在她们小组里,神色很自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许扶蓝不禁暗暗感慨这妹子心理承受能力之强。

舒冰倒是脸色微变,回到自己的座位后,故意收拾好了身边的位置,然后搁上书包当作占座。

于是黄雅璐到教室后眼神也沉了下来。

吃瓜中的许扶蓝与林沐均不敢作声。

宿琬大约在半小时后拿着书来到了她们教室。

而她有被震惊到。

即便没有老师监督,学生们也都按部就班,教室里安静得像是掉根针都能听见,即便有人看见来了外班的生面孔,也见怪不怪地低下头。

她不禁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在舒冰预留的座位上坐下来,连招呼都没敢打。

可大概是最近集体合排的次数过于频繁,今天坐班的老师又请了半节晚自习的假,原本一到上课时间就井然有序的学生们今晚竟然难得浮躁了起来,到了自习中期,时不时就有人交头接耳,常常能听见压抑的笑声。

许扶蓝带着耳机,倒是没受到多大影响。

组里其它人也照旧各做各的事。

可这不代表所有人都没意见。

小范围的交谈声慢慢覆盖了整个教室,不少学生都没再刻意压低声音,而这个时间段,校园里早就只剩他们一个教室亮着灯,竟比平日里更显得吵闹。

终于在某个学生说了句什么后,教室里突然有人拍了桌子吼道。

“安静一点行不行!都学不学了!”

就这一嗓子,全给吓住了。

首当其冲是舒冰,她原本正在啃自招的压轴题,这会子拿着笔半晌没能回神。

就连许扶蓝都不明所以地摘下了耳机。

因为这位突然发飙的正是他们班的英语课代表黄雅璐。

大家抬头一看人,刚刚在说话笑闹的自知理亏,都闭上了嘴,而其它人见是班干部,也没什么意见可说。

于是教室里重归寂静。

黄雅璐没好气地摔了书重新坐下来,趁着喧闹的尾声,又用不大不小的音量说了一句。

“好好的晚自习,自己班学生都不好好学,还混进来一群外班的。”

离她最近的新来外班学生宿琬脊背一僵。

而教室里也不止她一个外班学生。

就算刚刚讲话的人里有外班的,可是大多数人来蹭教室都是想要有个安静环境学习,里面也不乏上次年级前五十里的非致远班生,这会儿却让人不分青红皂白地范围扫射,搁谁身上都不爽。

其中脾气大的,直接拉了凳子站起来,推门离开了教室,连自己朋友的挽留都没有听。

宿琬也有点犹豫,总觉得自己被莫名其妙地内涵到了。

舒冰拍拍她的背表示安抚,然后抬起手,示意其余学生不要分神,继续学。

而许扶蓝在低头前的余光里,瞥见黄雅璐冷冷地瞪了宿琬一眼。

她皱起眉头,差点儿摔了笔质问。

宿琬是许扶蓝两辈子的朋友。

上辈子,她们的共同好友有时候就会开玩笑,说看许扶蓝护着宿琬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宿琬男朋友。

幸好闺蜜在29岁那年嫁给了她喜欢的男生,总算破除了她俩间的“绯闻”。

过了刺头年纪的许扶蓝,平时脾气好得很,只要不碰到她的底线,能忍则忍,一向懒得发火,却见不得有人欺负她最好的朋友。

不过黄雅璐显然也察觉到了林沐与舒冰的敌意,阴阳怪气了那么一句后就闭上了嘴。

许扶蓝想了想,起身和宿琬换了个位置。

而她刚坐下,舒冰就感受到了身侧一股分明的低气压降落下来。

大概是想给自己的朋友打抱不平,黄雅璐才刚消停了一会儿,见换过来的是许扶蓝,便开始有意无意地往桌子上摊书,胳膊也不断朝旁边挤。

许扶蓝忍让,动作就愈发放肆。

喜怒写在脸上,报复也幼稚得可笑。

换作平时,许扶蓝大约轻描淡写地揭过了,她懒得计较。

可偏偏今天,她一点儿都不想这么算了。

周放抬头偷看青梅的时候,便正好撞见黄雅璐往许扶蓝的桌面上放书。

他眉头一皱,准备开口。

许扶蓝却突然将手中的笔摔在了桌面上。

钢笔砸在木头上的声音有些响亮,吸引了不少邻组的目光。

黄雅璐一怔:“你干嘛。”

许扶蓝平静地看向她,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你要是嫌我们组位置小,可以别在这儿坐。”

教室里没有其它噪音,以至于许扶蓝的话格外敞亮明显,又有好多学生都朝她们望来。

然后就一齐看见了许扶蓝桌面上狭小的位置。

女生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但许扶蓝可不管有没有让她难堪,毕竟黄雅璐刚刚说那话的时候,也没有考虑会不会给宿琬难堪。

“我看你东西挺多,要我帮你搬吗?”许扶蓝继续问。

她咬着嘴唇不说话,不过还是知趣地把越界的词典、教辅往回挪了几寸。

许扶蓝默默看着黄雅璐把越界的书一点一点全部都收拾完,却在众目睽睽中抱着自己的卷子和书包起身,跨过走廊,坐到了另外一个大组的空位里。

耳机一戴,世事无关。

周放立刻提着包跟了过去。

接着是宿琬和林沐,舒冰也拽着没搞懂前因后果的蒋笙起身,一起在那个大组落座。

原先围坐的六张桌子旁的,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袁昔咬了咬嘴唇,到底没再跟过去,而是坐在了自己的朋友旁边。

这天晚上之后,她们和袁昔二人的关系,也再次恢复到了结成小组之前。

林沐没察觉,可舒冰乐见其成,心情显见地晴朗了好几天。

倒是周放,那天放学后,他在公交车上瞥见许扶蓝望着窗外时冷淡的侧脸,有一瞬间,竟惊觉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

他吓了一跳,但还是忍不住靠近了她一点。

许扶蓝突然被挤得歪了肩膀,疑惑地看向他。

少年却笑了笑,摸着她的脑袋,半晌没有说话。

四月二十号,致远班的节目在校领导满意的称赞声里完美地完成了验收。

接着,周放的生日也来了。

许扶蓝早早地在书包里藏好了礼物,然后推开门,向走道里依靠着墙壁,侧脸已有了清隽轮廓的少年道了早安。

“早上好啊,小放。”

然后赶在他开口之前,轻声补充道。

“我知道。”

“祝你十五岁生日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乖儿子15岁了!

再长三岁,你就能名正言顺谈恋爱了!

感谢在2020-07-02 20:59:59~2020-07-03 21:02: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渣一点才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薾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