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37章 第三十七杯
 
不过在意识到90组两位少男少女间产生了某些关于青春期荷尔蒙的摩擦后, 许扶蓝并不太惊讶。

毕竟还是心里燃着小火苗的青少年, 短时间内看对眼也没啥。

而且她甚至还友善地提醒了舒冰八卦要适当,不要分心, 学习才是现在她们首当其冲的任务。

“我每天除了学习也不干嘛了, 你别这么古板嘛。”

舒冰眉头一皱, 把话筒塞给她, 就给她也推出了幕布。

此时90组的表演已经到了尾声。

背着班主任加的片段动作是齐摇牵着气球奔向秦鸣,然后由男生抱起女生转一圈, 两组合唱青苹果乐园退场,再迎来热烈的00年代。

当初加动作之前, 秦鸣拍着胸脯说做得到, 哪知道竟然搭建了他俩间“爱”的桥梁。

真是造孽。

许扶蓝忍不住叹了口气, 收回了注意力。

随着会场内第二次灯光熄灭,变奏的弦乐声缓缓响起。

校庆的节目伴奏许扶蓝都做了一定的调整, 她有个在大学学习实用音乐的小舅舅, 不用白不用。

她深吸一口气,踩着追光踏上了舞台。

舞台下许家爸妈的摆弄了半天相机,这会儿正全神贯注地看着舞台,等待宝贝女儿出场。

而许扶蓝的小舅舅赵子骞才坐在旁边安静了一会儿, 就忍不住左右张望找乐子了。

但四下望去除了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就只剩小破孩的父母们,他百无聊赖, 躺倒在靠背椅上看着姐姐和姐夫鼓捣相机。

没过一会儿就闲不住找话题开口搭腔。

“姐,你们之前不是不准备要二胎的吗?”正好这个问题他也好奇了许久。

许扶蓝妈妈摆弄单反的手顿了顿,抬起头看向舞台, 缓缓叹了口气:“我们也没想到,是个意外,原本没打算要的。”

…但孩子他爸那边晓得后,两个老的打死都不肯同意让她打掉,她妯娌在医院工作,每天都拐弯抹角地劝。

她和许扶蓝她爸原本就拿不定主意,孩子在中考前夕,正是紧张的时候,两人原想和她商量,却又怕让她分心。

正好许扶蓝提出要去外公外婆家住,就顺水推舟地答应了。

前两天却因为低血糖进了趟医院,让女儿从别人口中得知二胎的消息,夫妻俩着实忐忑了许久。

但没想到女儿那么轻而易举地将这一页揭了过去。

许扶蓝从小在外看着还算懂事,但是当爸妈的哪能不晓得女儿的脾气,如今却不哭不闹,这种态度更让两人觉得愧疚不安。

然而许扶蓝那天在医院看过母亲之后就回去了,两人工作也忙,都没找到机会再见她,恰巧校庆赶上五一长假,虽然初三只放一天半,他们还是想趁这个机会把她接回家住两天。

赵子骞看着抿唇不语的姐姐,沉默了几秒,突然笑了起来。

“姐,当初咱爸妈要我的时候问过你意见吗?”

立刻就被许扶蓝妈妈狠狠瞪了一眼。

“又说什么浑话,我还能反对吗?”否则哪还能有他这么个小魔王作天作地,爸妈年纪一大把了还不得安生。

青年耸耸肩。

“看吧,你潜意识里就没考虑过蓝蓝意见,”根本就是只把他外甥女当不成熟的小孩看。

但前几天他在医院里见着小外甥的时候,她可不像是当初只知道撒娇耍赖的小屁孩了。

分明就是自己做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反过来不想让父母有负担,才故作轻松地避重就轻,把话题都揭了过去。

真不知道这家里到底谁才是孩子。

“我建议你们回家后还是好好跟蓝蓝谈谈吧。”也亏得许扶蓝懂事,要换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叛逆熊孩子来,还不给他们家屋顶捅穿。

他可太知道他们亲家公亲家母对蓝蓝是个什么态度了。

许扶蓝妈妈被弟弟教训得有点脸热,正巧追光倏然亮起来,女儿穿着一条收腰的及膝连衣裙从侧面上台,连忙转移话题:“行了,我跟你姐夫知道,蓝蓝上台了你看节目吧。”

只是看着女儿拿着话筒安静的样子,莫名地与十五年前怀胎十月时所憧憬的小公主模样重叠了起来,孕期原本就情绪敏感,鼻头一酸,差点落下泪。

许扶蓝爸爸眼神复杂地拍了拍妻子的肩,将她虚虚揽住。

好在台上的少女吸引足了许扶蓝妈妈的注意力,三十秒钟的一个选段都能唱得辗转起伏。

赵子骞一边许扶蓝唱歌,一边默默用脚打着拍子,心中不免因自己重做的伴奏的洋洋自得。

只是音乐声戛然而止的瞬间从舞台另一侧出现的一群男孩儿,他定睛一看,脸差点儿笑僵了。

“这不是…隔壁周叔家儿子吗?他都这么大了!”

于是又被他妈一巴掌呼在了头上。

“小放比蓝蓝还大三个月,你说呢?”

许扶蓝外婆看着小儿子这混不吝模样就恨得牙痒痒。

出门读大学四年就没怎么回过家,这回要不是外孙女托他帮了忙,臭小子赶着回来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着来看他的老爹老娘一面。

赵子骞自知理亏,抱着脑袋没吭声。

这时周放的片段也已经结束了。

他知道下一段是《we are all in this together》,只是不知道外甥女打算怎么编排。

结果台上的两拨少年少女踩着音乐的鼓点声,下一秒就冲在一起融成了一股。

场中的气氛跟着他重新编曲后愈发激烈的鼓点一同涌上了高|潮,因此把他见到隔壁小兔崽子一把抱起外甥女时的惊声尖叫也给压了下去。

“…姐!他抱蓝蓝!”

然而他姐正兴奋地拿着相机对准了舞台中的一对小年轻浑然不觉有任何不妥,甚至还责怪他想得太多太复杂。

“表演节目呢,思想龌龊,那小放和蓝蓝一起长大的。”

愤怒的小舅舅被他姐一把摁了下去:“别一惊一乍地,你后面还坐着人呢。”

赵子骞却觉得他姐被小兔崽子蒙蔽了——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那吃了窝边草的还能是兔子吗?

是小畜生!

致远班的节目在幕布拉开,全员大合唱《送别》之后结束了。

许扶蓝跟着大部队,按照彩排时安排的方向一起涌下台,然后接过了周放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呼,刚刚紧张死我了,”她登台经验其实不少,但不知道为啥,这次格外要慌张一些,“我刚刚没做错动作吧?”

周放看着她忽闪的眼睛,乐了。

“放心,没有。”

接着又问:“我爸妈来学校了,你今天还是回赵老师家吗?要不现在跟我一起走。”

许扶蓝摇摇头:“我爸妈也过来了,五一应该得回家住。”

上回在医院和爸妈交流的时间太短,还没来得及好好聊聊未来弟弟妹妹的事情,她得回家给爸妈吃颗定心丸。

少年会意点头:“那现在呢?回教室吗。”

许扶蓝咬着嘴唇想了半天,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不过还没等她想明白,班主任就在叫学生们集合,只好跟着周放一起去排队。

在教室收拾完书包下来,就看到一大家子人站在教学楼下等她。

周叔叔和周阿姨竟然也在,正跟她爸妈聊着什么。

许扶蓝想到刚刚的节目脸上不禁一热,磨磨蹭蹭半天,被后来的周放提着书包带子提溜了过去。

“你站这儿干嘛?”他皱着眉头问。

许扶蓝无语地看着周放。

她寻思着这小伙子平时脑袋不挺灵光吗?

刚刚他俩在台上又牵又抱地,现在撞上两边家长,不能稍稍尴尬一下以示尊重吗?

周放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没所谓地笑起来:“你放心,他们才想不到那么多。”

然后就跟她一块儿走了过去。

果然,还没靠近,就听见熟悉的伴奏音乐了,两个妈妈拿着个单反正在激烈交流刚刚的节目意见,话多得像能出一期十来分钟的rea。

还约定好了要加上联系方式,她妈妈说要把视频传给周阿姨。

许扶蓝:…原来真的只有她想多了吗。

皱着眉头走过去,突然被一条白皙的胳膊勾着脖子带到一旁,她吓得抬头就骂,接着就对上了她小舅舅俊俏的眉眼。

这人朝她咧着嘴笑:“哟,刚刚跳得不错。”

许扶蓝对家中长辈都是一顶一地尊敬,就算是爸爸那边的亲戚,再不喜欢脸上也不显露,唯独对小舅舅没啥好脸色。

…就凭上辈子上大学那会儿,每回找他,就总老支使自己去帮忙要路过美女的联系方式。

两人年纪相差不大,也就十岁,他玩心大,跟周放又不一样,是真的总爱带着她胡来,以至于许扶蓝上大学偶尔回家都会连带着被训。

这些账,许扶蓝可还一笔一笔都记着呢。

不过这会儿她还没来得及发难,就听见他凑到自己耳边小声问。

“蓝蓝,你是不是背着我姐早恋了?”

许扶蓝一脚踩到他脚上,看着他一边喊痛,一边闪开,才慢悠悠地回答:“你少瞎猜。”

又轻声警告他:“还有,别在我爸妈面前乱胡说,小心我告诉外公外婆你在省会背着他们搞乐队。”

看着青年脸色逐渐僵硬,她才满意地弯着眼睛笑起来。

自己现在一门心思搞学习,就是想要早恋,也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  高考加油!!!!!

(有急事出门了,回来再销假)

感谢在2020-07-04 22:17:54~2020-07-06 21:05: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eanna 10瓶;aloe 7瓶;一蓑烟雨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