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38章 第三十八杯
 
一行人走到校门口的时候, 许扶蓝从人群中看到了宿琬的背影, 刚准备喊住她,却突然一拍脑袋。

“哇!我有件事忘了!”

说完就往回跑。

“爸妈, 你们在校门口等等我。”

几个大人面面相觑, 赵子骞戳戳一旁的少年:“她怎么了?”

周放也摸不着头脑:“我跟去看看。”

说着两人就一前一后地钻入了人流中。

许扶蓝按照那个九班同学的指示, 来到操场旁的夹竹桃花丛那里时, 大礼堂里聚集的学生已经散得七七八八了。

她停下来喘了口气,双手撑在膝盖上, 一面环顾四周寻找熟人的脸,但半晌都没瞧见那同学的人影。

来晚了吗?

那也没办法了, 下次见面道个歉吧。

她看了眼腕表, 撇撇嘴, 准备离开。这时正巧看见个熟悉的人影从大礼堂里出来,低着头, 似乎在思考什么。

许扶蓝也没多想, 径直朝他招手:“嗳,徐默?”

男生几乎瞬间就抬起了头向她看来,两人隔得有些远,许扶蓝却隐约能感受到对方的诧异。

她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但看着他脚步急促越靠越近时, 她似乎想明白了些什么。

因此等他在自己面前站定的瞬间,许扶蓝眨眨眼睛, 面色自然地问:“你看见李栖了吗。”

他分明的一愣,张张嘴似乎要说什么,却被许扶蓝打断了。

“没看到吗?她刚刚叫我过来这儿, 不知道有什么事要说,”她朝他笑了笑,“但是我爸妈在校门口等呢,你放假来了帮我跟她说一声。”

话音刚落,许扶蓝就看见男生眼神中的退却之意。

“或者你有李栖qq吗?让她加我吧。”

他的眉头慢慢松开来,抿抿嘴唇,轻声说:“那你告诉我号码吧。”

见许扶蓝从书包的草稿本里扯下一张垫在了旁边的花坛上,徐默暗暗地把手机收了起来。然后等她站起身后,接过那张薄薄的纸张,叠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我会转告她的。”

许扶蓝努力忽略掉他语气里郑重其事的部分,翘起嘴角:“那我走了。”

小跑着转过政教楼外的绿荫道,她才缓缓舒了一口气。

倒不是第一次拒绝别人,唯独这一次做得格外紧张。

许扶蓝抬起头看向星光稀疏的夜空,有些恍惚,不知为何,竟想起了上辈子和初恋分手时的场景。

也是一个暮春的夜晚不,或者应该是仲夏?

隔得时日太久,记不清了,大概因为是她甩的人家,所以唯独只有那位学长的表情记忆尤深。

许扶蓝自认没什么恋爱细胞,不管是哪辈子。

她放慢了脚步,踩着影子往前走,感受到前方有人站立的时候才驻足停下,抬起头。

周放拿着他白色的诺基亚,手机屏幕幽幽的光打在脸上,纤长睫毛在眼睑下有一片浓密的阴影,等到许扶蓝靠近,便自然而然地抬起头:“走吧。”径自挎着包走在了她前面。

许扶蓝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过来的,莫名地也不太想问,便也只沉默着跟在了他后面。

等到走到校门口,看见家长们后,他才回过头:“明天去图书馆吗?”

“明天的话,我就在家看书吧。”她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你也别玩太久游戏,都快自招了。”市一中的自招考试时间在525,一模前后,离现在不到一个月。

他点点头,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憋出来什么话与她说,只好顺手薅了一把许扶蓝的脑袋。

“那我走了?”

“嗯,拜拜。”

两人各自上了父母的车,许扶蓝摇下车窗,看着小舅舅扶着外公外婆上车后,才闭着眼睛仰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蓝蓝热吗?要不要开空调。”

“还好,”校庆大半天耗费的精力太多,她恹恹地抱着书包,想念起未来吹空调喝可乐吃炸鸡追番的悠闲日子。

一边把校服脱下来递给副驾驶的妈妈搭膝盖,一边思绪就飘远了

2010年,有什么动漫可看来着?

除了死火海,家教是不是在今年就完结了倒是可以等中考完了翻出来刷刷。

上海世博会马上就要开幕了,上周外婆问过她要不要跟小舅舅一块去上海玩,知道初三五一只放一天假之后还遗憾了好几天。

倒是赵子骞,因为不用带小女孩儿出门了而重新燃起了旅行的热情。

哼,真是德行。

困倦跟着一同卷上来,她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车路过蛋糕店的时候,许扶蓝爸爸下意识回过头。

“蓝蓝,要吃”

被妈妈一把拽住。

“别喊,睡着了。”

夫妻二人从反光镜里瞧了女儿两眼,安静地停在路边,下车去拎了一袋子面包点心上来。

直到重新踩上油门为止,许扶蓝还没醒,昏昏沉沉地靠着靠背椅,眼下可以看到微微的青色。

他们回想起这半学期女儿学习的劲头,都有些心疼。

两人原本还预备今晚就跟她谈谈,明天再带她出门在市内找地方玩一玩,好好放松一下,这下计划也只能搁浅。

到家之后,许扶蓝打了个哈欠,迅速洗漱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被子一掀,蒙头就着。

一觉就到天亮。

她睁开眼睛,听见窗外鸟雀的清脆的鸣叫声,也感受到了清晨时带着潮湿的风。

因此绝望地一把拉起被子:特意没定闹钟都逃不过,这该死的生物钟。

不过既然睡不着了,也没有继续赖着的道理,洗漱之后,她拿着常用词组到阳台上背了半小时书,然后才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

爸妈假日里没有早起的习惯,更何况现在才刚刚七点。

许扶蓝摸了摸有点饿的肚子,在厨房转悠了一圈,又看了看冰箱里剩下的菜,准备给爸妈露一小手。

等厨房的香味飘进正卧之后,许扶蓝爸爸才将将醒来,一闻味道不对劲儿,赶紧跻着拖鞋跑去厨房察看。

然而一到餐厅,就看见女儿端着两大碗葱油面正在往餐桌上放。

一见他起来便弯着眼睛笑着说:“起床吃饭了!”

声音很雀跃,就像小时候给她买了玩具零食的时候一样。

他看着女儿,有些不知言语。

今天早餐,许扶蓝摊了两张鸡蛋软饼,炒了葱油来拌面,还帮妈妈煮了粥。

做的东西都不复杂,上辈子独居的时候常做给自己吃,现在突然亮出手艺也可以用“外婆教的”囫囵搪塞过去。

她自己反正吃得很满足。

只是父母两人有些食不知味。

他们女儿从小娇生惯养地,十岁之前煤气罐都不会开,夫妻俩更从来不肯放她进厨房,什么时候让她练出了这样纯熟的手艺?

最后又只能归咎于工作太忙,忽略了她,因此愈发愧疚。

饭后,许扶蓝顺手端起碗和盘子准备去洗,但被爸爸拦下来了。

“一会儿我来,”他拉着女儿坐了下来,“爸妈先跟你聊聊天。”

许扶蓝早有预料,便顺从地坐在了餐桌旁。

妈妈沉吟了半晌,率先开口:“蓝蓝,前阵子事情太突然,爸妈没来得及问你的意见,现在你好好想想,要不要弟弟妹妹。”

“如果你不想要,爸妈就也不要。”

许扶蓝抓着衣摆的手紧了紧,恍惚间曾经的画面仿佛倒流重现在了眼前。

——你们要是考虑了我意见,就根本不会要这个小孩!

——你先听爸妈解释

——有什么好听的!不就是嫌我是女孩吗?早就想给我生个弟弟了吧,难为你们忍到现在。

——欸,你去哪儿?

——要你管!我死在外面也不要你们管!

然后又是那年暑假车流拥挤的马路。

——“你在哪儿?你妈出车祸了。”

许扶蓝扯了扯嘴角。

“我没意见。”

与其为了自己一个人开心,还不如顺其自然,这样妈妈也不会在去网吧找自己的路上车祸流产,从此落了一身病根,她跟家人之间也不会多一层比城墙还厚的隔阂。

她知道爸妈很爱她,这就够了。

也许作为一个初中生的许扶蓝永远都无法原谅背着自己孕育了二胎的父母,那种被抛弃,被忽略的无助与孤独她忘不了。

但现在在他们面前的,是用了十年来与父母和解的许扶蓝。

那些该想通的事,她也在无数个独居暗自悔恨过了。

既然有了重来的机会,不如就顺其自然吧。

她没有给出自己的意见:“咱们家经济条件也不紧张,爸妈如果想要就要吧,我不会让你们多操心的。”

接着便起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房门,按照以往的习惯,制定计划,摊开教辅与试卷,慢慢地开始解题。

把父母复杂的目光挡在了门外。

五一假期很快过完了。

在家学习的感觉和在学校差不多,许扶蓝觉得她已经把自己二胎的态度跟爸妈说明清楚了,因此收拾了行李,打着不想让爸妈操心的幌子,准备继续在外婆家住到中考为止。

爸妈依旧没有阻止。

那天,她看着妈妈帮自己收拾衣物时忙碌的背影,松了口气。

却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松了这一口气。

不过繁忙的学业很快就让她没空思考这些问题了,实中初三一模准备和市里八所升学率一流的初中联考,出卷难度未知,再加上多所学校的自招近在眼前,原本由学生们自由支配的晚自习时间渐渐也有坐班老师来安排任务。

大家没有反对意见,班上的气氛也愈发紧张。

许扶蓝的成绩在期中考试之后就稳定在了班级前五,年级前十,而最近的一次周考,竟然还破天荒地挤进了前三。

不过她倒没有过于惊喜。

毕竟随着高中学科知识的不断加深,再看初中的理综试卷,就显得浅显得多了。

在自招考试之前,市里还有举行了几次理综三科的学课竞赛,卷子都不难,她没有意外地过了初线,和班上的其余几个尖子多考了两个周末的试。

还没等到竞赛结果,525这一天就来了。

许扶蓝在自招前一天晚上收拾文具和书包的时候,竟隐隐觉得比上辈子高考前还紧张。

数了百来只羊,好歹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偷偷摸摸回家摸鱼的赵子骞还没睡热被窝,就被他老娘一把揪了起来。

“去送蓝蓝考试。”

“她怎么又考试啊!我以前高三也没考过这么多试”

“你是什么德行自己不晓得啊?就说你高二那会儿——”

“妈!我好歹也是省重点的学生,能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

许扶蓝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一脸憋屈地啃油条的小舅舅,心情瞬间就舒畅了。

有人就是这样,总能无私地为身边的人带来源源不断的快乐。

她又拿着手上的公式表看了一眼,并且吃掉了最后一口包子。

作者有话要说:  紧急通知:自招考试之后就要拉时间线了!

之后打算稳定日六(欠的万字让我酝酿酝酿)

以下是题外话:

今天看了看高考作文题目,想到了自己当时写跑题的高考作文。

(就是16年全国卷一那个60分、99分的漫画)

明明直接写教育问题就可以了,这么浅显易懂。

结果我深深地剖析了题目的内核(并不),写了个什么矛盾两面性还是什么的,反正很《哲学生活》。

然后就拿到了我高中以来的语文最低分。

所以事实证明有时候看问题还是要简单点

如果我能回到我的学生时代,一定扇当年的自己一个大大的耳光:叫你写那么快,叫你想那么多。

感谢在2020-07-06 21:05:40~2020-07-07 22:07: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努努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