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39章 第三十九杯
 
吃完早饭之后, 小舅舅闷闷不乐地带着她出门了。

不过他克制了自己的情绪, 在路上还为了逗她开心,讲了好几个笑话。

虽然并不好笑。

许扶蓝敷衍地配合他笑了几声, 一边靠着靠背闭目养神, 一边回忆公式和必背诗词。

车停在市一中校门口——这时宽宽的马路牙子上已经停了大片各式轿车, 帮孩子整理书包、手上拎着早点的家长们, 与应考的考生们一同,有的几家人聚在一起说话, 有的带着孩子进入校门。

赵子骞只愣愣地瞧了一眼这校门口盛况的功夫,许扶蓝就已经背好了包, 准备下车了。

刚拉开车门, 一旁就路过了一对母子。

母亲正在帮着儿子检查文具, 嘴里也没闲着,唠唠叨叨地问他吃饱没有, 被儿子不耐烦地敷衍了也没生气, 照旧事无巨细地嘱咐各种注意事项。

许扶蓝的眼神有意无意地从他们身上擦过。

“嗳,蓝蓝等等,”大约是外甥女站在熙攘人群中的背影——看起来太孤单,他松开安全带, 几步追了上去,一把提起她背后的书包摘下到手中。

然后轻快的笑起来, 揉了一把她的脑袋:“我送你进去。”

许扶蓝想拒绝,但他却没有搭理,径自一把勾住她的脖子, 往市一中内带。

她意思着挣扎了两下,见他并没有在开玩笑,才安静下来,顺从地跟着青年向校园内走去。

小舅舅似乎对她存在着误解。

可许扶蓝不觉得自己一个去考试有什么不合适,上辈子就算是高考那两天,因为爸爸工作出差,她也是一个人坐地铁来回的。

更何况她的内心早就是个能够独立自主生活的成年人了。

不过

许扶蓝抿着嘴唇瞥了眼身旁青年。

她觉得偶尔有人送考的感觉还挺不错。

赵子骞高中母校是本市的另一所重点高中,名气比一中稍小一些,却也不算很好考,似乎自招也在这两天。

他拉着外甥女在偌大的陌生校园里转悠了一圈,才找到了许扶蓝的考场。

就忍不住抱怨:“你怎么不报你舅舅的学校,省的我还找这么久路。”

许扶蓝心中庆幸自己今天出门够早,一中绿化做得也很好,路上浪费的时间权当一道熟悉未来的校园。

没有提前来踩点是自己失策了,不过按照赵子骞找路的方法,恐怕问题并不出在她身上。

她总是忍不住怀疑小舅舅到底是靠什么考上他的高中和大学的。

“行了,你回去补觉吧,我待会儿考完自己回去。”许扶蓝接过书包,见他站在原地不动,便又问,“干嘛?还想帮我考试啊。”

然后打量了他一遭,目光略有些嫌弃。

“怕不行,你年纪大了点儿。”

赵子骞:“有没有良心?枉我刚刚还在思考给你带什么午饭。”

天上下红雨,小魔王懂照顾人了!

许扶蓝不禁大为感动。

她指指刚刚路过的红房子:“那好像食堂,你不然一会儿给我带份盒饭?”

“够吗?”他皱着眉头,质疑她的敷衍。

“我就考个试,又不是饥荒逃难出来。”

“那行吧,”赵子骞勉勉强强同意了,大手一挥放她离开,“中午就在这栋教学楼下面见,考完打我电话。”

许扶蓝应了,转身奔赴考场。

致远班半数学生,包括舒冰、林沐、周放、蒋笙都报名了。

宿琬也报了自招——不过报得比较晚,她说自己就来张张见识。

然而穿过一整层考场,她都没瞧见半个熟悉的身影。

倒也正常,今天考试不仅包括市内诸多应届考生,还有下辖县级市的许多学生赶考,学号打散了安排座位,能在一个考场才算走运。

她安静地在考场内找到自己的座位,拣出文具,按照老师的要求在门口放好包,然后关上了呼呼漏风的窗子。

就在这时,全教室学生都安静备考的时候,第一组靠角落的座位那里突然响起一声焦急的惊呼声。

大家下意识朝那看过去,许扶蓝也不例外。

是个穿着灰色卫衣的男生,高高瘦瘦的,留着寸板,正在自己的桌上桌下翻找着什么。

监考老师循声走过去:“怎么了?”

他忙说:“我准考证不见了。”

老师一愣,赶紧说:“你没准考证怎么进来的?快找找,找不到就去门口看看是不是放在包里了。”否则后几门考试他都没有资格进考场。

男生应了两声,接着脑袋钻进了桌肚里。

“乒乒乓乓”大半天,最后抬起一张沮丧的脸:“老师还是没有。”

许扶蓝又下意识回头瞧了一眼:声音还怪好听。

“那你去翻翻在不在包里吧。”

“嗯。”

他从座位里钻出来,走进学生们的视野里,许扶蓝才发现这位哥长得也还不错,眉眼干净,清清爽爽。

只不过脑子似乎不太聪明。

因为在他路过自己的瞬间,许扶蓝才发现

回头一看,果然身后几个考生都欲言又止。

她只好拽住这位哥宽大的袖子,等他回过头后,指了指他的牛仔裤。

“同学——你准考证,挂在身上呢。”

她努力使自己的言辞委婉。

这男生显然一时间没懂她的意思,但是反应过来后,白皙的脸皮瞬间涨得通红。

然后双手摸索到背后,从屁兜上揭下了他的准考证。

许扶蓝料想人家现在大概也不想再看到自己的脸,于是识趣地低下了脑袋,避免尴尬蔓延。

男生在小范围的哄笑声中垂着脑袋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然后得到了监考老师一整天的特殊关照。

算是今日考试里唯一让人觉得轻松的小插曲。

自招只考数理化和三大主科。

早上的理综卷子果不其然涉及到了一些高中知识点,不过并不算太深,都在她提前预习的范围内,反而好做许多。

反倒是一些压轴难题,咬破笔头都没能算出来。

交卷子的时候难免有些泄气。

不过她已经不是那种会让上一门考试影响到下一门的学生了。

而写下午双语卷子的时候她信心倍增。

说实话,每次写作文,她总能真真切切地领会到“重生”金手指的重要性,远了几年的眼界,让她几乎不会跑题,立意也准确。

背了半年的四六级必备词汇,她词汇的储备量也不能同往日而语了——因此写完形填空和阅读理解的时候也十分顺利。

一整天考完,文理综合看下来,倒还是有点把握的。

小舅舅难得任劳任怨地被她使唤了一整天,回家的路上也故意没有主动提起考试的话题,拣着自己在大学时期的零碎琐事讲给她听,一路上的气氛活跃到家为止。

外婆早准备好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见她回来第一反应是接她的书包,接着便把许扶蓝推去了洗手间。

“快快,洗手吃饭了。”

外公收了报纸从书房出来,晚饭时随口问了两句考试的情况,许扶蓝照实答了,说有些难度,一边不忘记好好犒劳饥肠辘辘的五脏庙。

老头老太太看她这吃嘛嘛香的劲儿,也暗自里放下了担心。

饭后,难得不想看书,和爸妈通过电话之后,许扶蓝抻了个懒腰,在阳台上看了会儿外公养的花草,把脑子放空,然后再思考今晚准备干嘛。

但晚风吹得很舒服,不晓得过了多久,她已经不知道神游去了哪里。

还是赵子骞一声呼喊把她给叫回了现实。

“蓝蓝,有人找你。”

她站起身,快步穿过书房,探了个脑袋出啦:“嗯,小放吗?”

果然对上了少年漂亮的眼睛。

他把一个扎着蝴蝶结的透明饼干盒放在了茶几上:“我妈刚做的,拿过来给你尝尝。”

“叔叔阿姨最近都在家吗?”

“刚刚出门了,说有急事要回学校。”

许扶蓝凑到他旁边,皱着眉头戳了戳那只蝴蝶结:“要吃的东西,包这么好看干嘛。”

却因为没有抬头。错过了他带着的笑的眼神。

“不是你说形式主义很重要吗。”

周放见她状态不错,打趣了她一句,然后提起今天的自招考试:“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理综数学难得很,我有好几题没写出来。”她拆了包装,捻起一颗蛋黄酥送进嘴巴里,“你呢?”

他却避而不答:“要难大家都难。”

那就是他都做出来了的意思了。

不过许扶蓝不在意——跟学神比什么成绩,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周放帮她把饼干盒子又扯开了一点方便拿:“但是你双语答得应该不错吧。”

“嗯,那肯定比理综要好。”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从赵子骞房间里传出来一阵鬼哭狼嚎,把周放吓了一跳。

许扶蓝看着他茫然的眼神“扑哧”笑起来,然后转头去拍噪音制造者的房门。

“赵子骞,吵死了!咱们家老太太经得起你这一嗓子吗?”

房间内伴奏停了一瞬间。

“你少拿我妈当借口,她跟她老伴儿刚出门遛弯儿去了!”他隔着一道木门作威作福,“伺候你一天了,让舅舅搞会儿事业不成?”

许扶蓝翻了个白眼,转头拉着周放拐进了她的房间。

“走,过来说。”

路过小魔王房间的时候还踹了他房门一脚,然后在他愤怒地冲到客厅之前甩上了自己的房门。

已经快到夏季,大概过几天就有雨,所以晚上气压低低地,有些闷热,她所幸随手又关上了窗子,打开空调。

做完这些后,许扶蓝漫无目的地在房间内转悠了一圈,突然目光一紧,趁着周放不注意,赶紧背对着他,偷偷把几件搭在靠背上的bra塞进了柜子里。

然后缓缓松了口气,脸上还得装作一派自然。

“你喝水吗?”

见他摇摇头,便又在房间里逡巡了一周,最后打开电脑提议道:“那要看电影吗?”

得到同意后,便开开心心地找了钢铁侠,又跑去赵子骞那里搜刮了一大包零食,在小舅舅的骂声里快乐地回到了房间。

但电影刚开始三分钟,她就发现身边的男生安静得有点过分。

“…你应该看过钢铁侠吧?”

怎么就没想起身边这位也曾是狂热的漫威世界爱好者呢。

对于许扶蓝来说,10年为止大部分出名的电影她都看过了,既然周放也已经看过,那再看也没有意义,说着就要去关掉换另一部。

“嗯?”眼前的画面突然暂停,周放一怔,伸手拉住她,“是看过,但是还可以再看一次。”

于是她立刻从善如流地收回手——说实话懒得去找别的电影了。

又顺手往他嘴里塞了一块奥利奥。

“那就开心一点,眉头锁那么紧干嘛?”

周放看着她笑眯眯的双眼,把话题绕开了去:“…刚刚在想今天的考题。”

然后主动伸手帮她摁了播放键。

并且…努力使自己忽略掉周遭正环顾着自己的…女生的气息。

得知自招考试成绩之前,许扶蓝先拿到了几张初中组竞赛的获奖证书。

一个二等两个三等,虽然没什么大用处,但拿在手里看看,还是挺让人开心的,回家跟爸妈通过电话之后,也让他们高兴了一下。

和舒冰,林沐简单说了自招的情况,她才知道那天考试的时候舒冰因为急性胃炎进医院了,硬生生错过这次机会。

许扶蓝原想安慰她,却没想到平日里考试多错一道题都要嚎半天的班长难得宠辱不惊。

“没关系,又不是中考。”她咧着嘴笑,“我又不是考不上,你们一个个都绷着脸,看得我怪怕的。”

“是吗?那我希望你通过这次考试能吃一堑长一智,”蒋笙抬起头淡淡地补了一刀,“一晚上同时吃一桶冰淇淋和一桶小龙虾,神仙铁胃也受不了。”

得知真相的林沐和许扶蓝:…原来如此吗。

舒冰脸蛋一红,转头就去摁着蒋笙恼羞成怒的闹他。

早自习后在走廊上碰见了端着早点的班主任,老师果然问了问他们小组的考试情况。

得知蒋笙和周放估分较高后也露出了早有预料的表情。

不过知道舒冰拉肚子拉进了医院,没去成考试的时候,脸上的笑容还是忍不住崩坏了几寸。

沉默了半晌,最后只拍着她的肩膀说。

“…幸好你们几个都靠谱,过两天才出成绩,现在还是按正常进度学习不要放松,知道吗?”

“嗯,明白。”

“去吧。”

然后在下午自习前,班主任着重批评了某些同学考前贪凉的坏习惯,并且强调了中考时一定要注意饮食,不要乱吃也不要突然大补,否则肠胃受不住。

舒冰把脑袋埋进了课本里,脸一路红到了耳根。

外国语的录取线先于一中一天。

这天她刚到教室,就感受到了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循着声音看过去,往日里门庭冷落的袁昔座位旁边围了一圈人,隐约听见了报喜的声音。

许扶蓝了然,接着就直接回到自己座位上看书。

在班主任的数学课上,大家得知了确切消息。

班上虽然只有袁昔和柳浩歌两个人报了外国语,但是都被录取了,柳浩歌更拿到了令人艳羡的高分。

班主任先对两个同学进行了表扬,接着又借此机会勉励了大家一番,并且给其余自招成绩还没出来的学生打了预防针,让他们不要气馁,毕竟中考才是初中生活的终点。

许扶蓝虽然不算多有把握,但是好歹经过了几个月频繁考试的锻炼,考完之后确实一点不慌,等待成绩的这几天照旧安安静静地跟着老师的进度学习,没有一点放松。

只不过下午放学前,在学校外的小吃店里碰见袁昔和黄雅璐的时候,莫名地被摆了张趾高气扬的脸。

周放坐在她对面,都从背后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

男生眉头一皱,索性把凳子往前挪了挪,把她挡了个彻彻底底。

“吃饭,别管其他人。”

舒冰坐在她旁边,听见这句话后,笑得比她还得意。

许扶蓝忍不住又暗暗感慨一句幼稚。

她的朋友们偶尔真的太幼稚了。

不知道年岁上去之后,能不能有所好转。

秦鸣因为最近和班花齐摇缠缠绵绵暧昧不清,倒是好久没赖着周放一起同进同出了。

许扶蓝只觉得在中考前夕谈恋爱的都是勇士。

跟周放感慨的时候,少年写字的手顿了顿,旋即轻描淡写地帮他哥们辟了个谣。

“没谈,他不敢。”不过中考之后就不一定了。

许扶蓝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忍不住撇撇嘴。

“你还是多劝劝他吧,中考完了就是高考,就他这个自控力,要真跟漂亮女朋友谈恋爱了,等着高一入学之后排名雪崩。”

很现实的观点。

可他沉默片刻之后,却放下了笔,然后侧过头看着她问。

“蓝蓝,你会不会想得太远了?”

她一愣:“…有吗?”但高一就是眼前的事啊。

少年眼睛里的光闪烁了一下,接着收敛了目光。

“我不止是说高中。”

许扶蓝还是不懂他的意思,追问后,他摇摇头:“没什么…想远一点也好。”

等她嘀咕着“莫名其妙”继续低头做题后,才继续地偷偷瞧她的侧脸。

——冷静、克制、理智。

现在的许扶蓝常常给他一种…看到了未来的感觉。

周放握笔的手指紧了紧。

总让他忍不住鄙薄…时时只考虑到当下的,不成熟的自己。

2010530

市一中的自招成绩出来了。

实中的七个录取名额里,致远班占了五个。

里面有许扶蓝。

虽然排在了那百名的末尾,但是,这一定是她重生以来——

听过的最好的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有没有今天高考结束的?

恭喜!!祝金榜题名!

(不知道大家高考结束之后去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反正我那年是去剪了个刘海,然后把留了三年的头发剪掉了,结果tony老师以为我失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在2020-07-07 22:07:04~2020-07-08 22:02: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芊璐、是蓝蓝呀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