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40章 第四十杯
 
除了周放、许扶蓝、林沐和蒋笙外, 入围的学生致远班还有物理课代表。

许扶蓝压着百名的末尾, 硬生生靠着远超同档分数线其余学生双语成绩,把自己拽进了录取名单里。

而林沐基本没有短板, 蒋笙的数理化成绩突出, 比之许扶蓝, 就显得格外绰绰有余了。

至于周放…自从他开始在学习上发力之后, 就连拖后腿的语文都进步速度迅猛,早就回到了普通优等生的水平。

所以他在本次录取学生的前十名内, 也完全不叫人觉得意外。

和市一中签完提前录取的合同后,许扶蓝和爸妈商量一下, 依旧每日到学校上学, 只不过不用再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大课间时还能抽空下楼锻炼锻炼。

毕竟中考还有体育考试得过。

因为政策原因,各高中自招过后取消了提前集中授课, 所以班上拿到了合同的十来个学生有的陆陆续续都搬书回家了。

包括先前信誓旦旦地说要留下来一起毕业的林沐, 也因为林妈妈提前给她找好了高中课程辅导老师哭唧唧地收拾东西离开了。

舒冰安慰她:“等暑假咱们再一起出来玩呀。”

林沐:“祝你中考顺利,前程似锦!”

舒冰:“…怎么跟讲离别赠言似的。”

林沐:“那还有其它的各位…”

许扶蓝:“大可不必如此!”

于是小姑娘沮丧着一张脸离开了。

中考前的最后一个月,总是过得格外快一些。体育考试刚结束,大家才闷着头写了七八天卷子, 学校就开始组织各班考生看考场了。

全市考生摇号分考场,许扶蓝和宿琬分到了一所学校。

更巧的是, 这所学校恰好是她上辈子就读的高中。

这天是阴天,气压有些沉闷,初三考生在学校内集合, 按照所属考场分别上车。

“啊啊啊,好紧张。”宿琬坐在她旁边搓手,然后又把脑袋埋在她颈窝里蹭了蹭,“怎么就中考了…我好怕自己考不上。”

许扶蓝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慌,你最近几个月学习很认真啊。”不仅没再沉迷小说电视剧,还常常跟着他们一起去泡图书馆,成绩提升得也很快。

宿琬从期中考试开始,排名就重新稳定在了年级前五十内,一模34名,二模27名,三模卷子不难,甚至排到了年级前二十。

许扶蓝可以看出来,学期初那次分班考试的滑铁卢,对她闺蜜的刺|激还是有一点大的。

宿琬却揪着她的发尾玩:“唉…我要是也跟你一起预习了高中理综就好了。”

她也想被提前录取,然后跟许扶蓝一样,悠哉悠哉地去看考场,再悠哉悠哉地去考试,就像考一场平时的课堂小测一样。

许扶蓝哭笑不得。

说实话,她不觉得被提前录取的学生就会随意地对待中考,毕竟还是人生中的大考之一。

而且他们的中考成绩都会记录在册,考得太差不说丢人,恐怕给未来高中科任老师们留下的印象也不会太好。

不过她觉得跟宿琬说这些话并不合适,所以只安慰她:“中考卷子肯定比二模简单,你二模都在市里排一百来名,怕什么。”

许扶蓝虽然说不来那些弯弯绕绕的轻言细语,不过偶尔也能三言两语讲到人心坎上。

宿琬果然松开了眉头,笑起来:“嘿嘿,你说得也有道理。”

接着便开心地从包里掏出零食来跟她分享。

去看考场的路上,因为有的高中距离不算近,坐大巴也要一会儿,又并不是马上就上考场,所以看起来很像一趟属于初三学生的集体活动。

车上不少人都带了零食。

坐在一起的就算不是关系好的朋友,也因为分到同一间考场的缘分生出了莫名的亲近感,再加上集体出行是新奇感,低低的交谈声不断地在周围响起,偶尔夹杂着一道悦耳的笑声。

许扶蓝忍不住想起上辈子高考前,和高中同学们一起坐在大巴上,被班主任带领着一同唱起班歌的情形。

虽然她高中三年一直在埋头苦读,性格根本算不上开朗活泼,在班上也没有几个多好的朋友,可是当班主任拿着车载话筒说:“祝大家毕业快乐。”的时候。

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眶。

青春就是这样,兀自无忧无虑着,热烈着,生动鲜活着,仿佛光阴漫长、永远都看不到尽头。

可你明明才晃一晃神,明明还没来得及尽情笑闹,竟就到了分岔路口。

直到此时,怕才知道弹指一挥、白驹过隙的词中真意。

许扶蓝看到十三中铁锈红的校门口时,那种时空错乱的感觉达到了顶峰。

宿琬兴奋地拉着她下车,听带队老师讲完了注意事项和集合时间后,立刻迫不及待地往教学楼走去。

普高校园不算大,可也算不上小,如果跟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恐怕又得费不少无用功。

所以许扶蓝及时地拉住宿琬:“我们先去公示牌那,看看咱们考场都在哪一栋。”

闺蜜一拍脑袋:“是哦。”又问:“那咱们快去找公示牌吧!”

“不用了,就在那儿呢。”

那人群聚集的地方不就是吗。

两人在外围拉了一个刚从里面挤出来的学生,问了三栋教学楼的考场号,然后许扶蓝带着宿琬轻轻松松地在二栋找到了两人的考场。

这时距离集合时间还早,宿琬便拉着她想逛一逛十三中。

即便她对这所普普通通的高中没有多大兴趣,但是陌生的环境总能刺|激到少年人的探索欲望。

许扶蓝在这里念过三年的书,这个时期的十三中,一草一木对她来说都无比熟悉,可是隔着十多年的岁月再看,味道又大有不同。

宿琬不太认路,她怕她走丢了,便安安静静地跟着她在校园内闲逛。

路过高三教学楼的时候,她忍不住往一楼靠楼道的教室里多看了一眼。

这层教室没有抽做考场,桌椅都安静地分开摆放着,走道里也空空落落,而在它后面是黑板上,隐约可以看见没有擦干净板报痕迹。

写着“毕业快乐。”

宿琬拉了拉许扶蓝的胳膊,没能拉动。

“…我们进去看看吧。”她忍不住说。

宿琬虽然觉得奇怪,但没有阻止,也好奇地跟了进去,在门口的公告板上看有些还没来得及取下来的通知单和课程表。

然后轻声感慨:“…课真多啊。”

而许扶蓝走到了靠窗的第三排处,果然在窗帘下找到了没有擦干净的铅笔字《琵琶行》。

她笑了起来,仿佛当初靠着墙壁偷偷打盹的时间蓦然回溯到了眼前。

许扶蓝的高中生活灰灰暗暗,单调贫乏到除了上课、考试、自习之外,什么都记不起来,可是若于大学毕业之后独自闯荡的那几年相比。

教室里风扇转动时的吱呀声,永远都在被占用的音乐、体育、微机课,做不完的卷子和考不完的试,还有老师们日复一日不变的鸡汤,竟也显得那样让人怀念。

和宿琬一起离开那间教室后,许扶蓝的神思总有些恍然。

时而想起绕着校园跑操时的口号声,时而想起在小书店挑拣新到杂志时的兴奋感。

路过荀子劝学雕像的时候,一辆自行车突然从拐角穿了出来。

车主慌张地大叫:“小心!!!”

许扶蓝忙拽着宿琬闪开,接着那辆自行车就撞上了一旁矮灌木丛。

她吓得心跳一紧。

万幸骑车的女生没伤到哪里。

“哎哟…这儿怎么有个坡呀…”她揉着胳膊站起来,小声抱怨,见许扶蓝帮她从树丛中拽出来自己的铁皮车,又赶紧道谢。

“谢谢啊…刚刚吓到你们了吧?不好意思啊。”

许扶蓝见她胳膊上擦破皮的地方冒出了几颗血珠:“没事,你快去消一下毒吧。”

女生疼得龇牙咧嘴:“但是这儿的校医院关门了呀…”

她刚想说校门口就有药店,但看清这女生长相的瞬间,竟生生愣住了。

这是她曾经的高中同学,她们坐过半年同桌,许扶蓝高中里少得可怜的朋友之一。

可惜毕业之后,两人大学不在一个城市,逐渐就没了联系。

“…门口有药店,你要不还是先去买瓶碘伏消一下毒吧。”

“算了,小伤没事,”女生摆摆受伤的胳膊,“我把车放这儿好了,一会儿让我爸妈来接。”

然后又朝许扶蓝咧着嘴笑了笑:“谢了哈。”

她目送着女生的背影越走越远,心中五味陈杂,却被宿琬揪着脸追问是不是认识人家。

许扶蓝回过神,摇摇头。

“没有,不认识。”她把话题岔开,主动挽起闺蜜的胳膊,“走吧,你不是要去买冰淇淋吗?”

大概是在这一刻,许扶蓝清楚地意识到了——上辈子遇见过的人,短暂维持过的那些缘分。

大概真的永远只会存在于她的回忆当中了。

闺蜜去上厕所的空隙,许扶蓝举着两个冰淇淋,站在教学楼的公告牌下找曾经老师的名字。

这时学校里看考场的学生已经走了大半,她们也打算回去集合了。

楼道里响起了“咚咚咚咚”的急促脚步声,听起来它主人似乎有些焦虑,又因为空旷无人显得格外大声。

许扶蓝好奇地看过去。

是个脚踩aj身穿阿迪头戴耐克的高瘦男生。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的瞬间,都蓦地愣住了。

“啊…是你啊!”男生指着她微微睁大了眼睛,“你考场也在这里?”

是…

自招考试时…丢掉准考证的男生。

许扶蓝以为遇见那么尴尬的事,他怎么着也会装作不认识自己的。

这时也只好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嗯,挺巧哈。”

明明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

正好宿琬从厕所出来,她赶紧拉着闺蜜想走,却被他一下子扑过来抓住了。

“等下!”

许扶蓝瞪大眼睛回头。

他赶紧放开手,然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那个我就是想问问…”

“同学…你知不知道32考场在哪儿?”

两个女生一愣。

“这…有32考场?”

结果他也一愣:“不是吧,那我怎么在。”

宿琬奇怪地问:“怎么可能,她就是23考场的,我们刚刚才去看,是最后倒数第二个考场。”指的许扶蓝。

男生露出一脸不可置信。

许扶蓝:“…”

“不然你先确定一下自己看错考场没。”

他才后知后觉地从兜里掏出准考证。

“…喔,是23啊。”

男生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状。

宿琬:“你确定吗,不然再看两眼。”

“这次没看错了,是23,”他咧着嘴把准考证往她俩面前晃了一眼,“感谢!”

但刚一转身,脚步又顿住了。

“那个…23考场又在哪儿呢?”

“就在楼上啊。”

你不是刚从楼上下来的吗。

“那我怎么没看到?”

两人无语了。

最后只好带着人上楼亲自确认。

顺便也知道了他是一中附中的学生,名字叫燕林。

离开考场后,三人顺理成章地一同走向校门

“啊,对了,你考上了吗?”燕林问。

许扶蓝知道他问的什么,点点头。

男生双眼一亮:“这么巧,我也考上了?那咱们以后不就是同班同学了吗?”

“真有缘分!”

她不太想接这话。

——回答得太累了。

——这人话怎么这么多?

一路到了校门口的集合点,他远远地见着了附中的校旗,才朝她挥挥手:“拜拜!开学再见!”

许扶蓝:我们一个考场的呀哥们。

敷衍地也说了句再见,她转身钻上了实中的大巴。

回家后,外婆准备了一大桌子菜,让她把隔壁爸妈又出差了的留守儿童周放叫过来一起。

“考场确认好了吗?”

他往她的碗里夹了块排骨,问。

许扶蓝:“嗯。”又简单地和他吐槽了遇见燕林的经历。

男生一边扒着饭一边听她说。

听到许扶蓝抱怨人家话多的时候,呛住了。

“咳、咳,”他伸手接过许扶蓝递过来的水灌了一大口,然后面色复杂地问。

“那你之前不也一直嫌我烦?”

周放一向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

可小青梅一愣,竟笑了起来。

然后胆大包天地伸手掐住了他的脸颊,还揉了两下。

“哎哟,咱们小放不一样的。”

“你话多,那是可爱!”

许扶蓝弯着一对笑眼,调戏得理直气壮。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高中。

感谢在2020-07-08 22:02:20~2020-07-10 21:02: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林言 10瓶;薾 5瓶;浮若笙梦 2瓶;澧有芷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