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41章 第四十一杯
 
中考结束得很顺利。

而且与自招卷子相比, 题目显得过于简单了一点。

她甚至有了自己可以拿好几门满分的错觉。

从英语考场中出来, 许扶蓝长长舒了一口气。

像是一趟长途旅行短暂停歇,终于到了可以休整的中转站。

第二天几个朋友约在了图书馆门前的kfc, 舒冰买了一份答案, 和宿琬林沐挤在一起紧张地估分。

林沐:“啊啊, 这题是a还是c?我好像又写错了怎么半就不该听我妈的回家摸鱼, 要是还是跟你们一起在学校学习就好了”

蒋笙:“林沐,没必要吧。”明明已经被提前录取了。

周放点头赞同:“我也这么觉得。”

林沐:“你们懂什么, 这叫做仪式感!”

宿琬:“我怀疑你们都在内涵我。”

舒冰:“别管他们,男人怎么会懂女人的浪漫。”

同样完全懒得估分的许扶蓝:…有被内涵到呢。

好在估分的结果不错, 三个姑娘心满意足地收起报纸, 提议要去ktv, 吃过晚饭之后又要去溜冰。

一直疯到晚上九点才回家。

这次出门回家之后,他们暂时没有再聚会。

许扶蓝的假期安排与初三下半学期相比, 着实轻松不少。

一来不用再每天六点钟爬起来背单词, 二来高一课程她已经预习了不少,用不着再跟初三赶进度的时候一样猴急地钻在题海里不抬头。

每天按部就班地往前预习,做题,下午晚饭之后去小区旁的公园跑跑步, 晚上背过单词之后就可以休息。

中考成绩出来的前一天晚上,她窝在家里的沙发上, 喝着可乐陪妈妈看电视剧。

是《新红楼梦》。

有青涩的杨幂还有满脸胶原蛋白的于小彤和杨洋。

这部一直被吐槽妆容惨白造型奇葩的剧,许妈妈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而许扶蓝除了见到那些尚且青涩的老面孔时会提起一点兴趣外,其余时候都在担心未来弟弟妹妹的胎教问题。

看这部剧启蒙真的呆胶布?

在第n次差点睡着在沙发上后, 她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

手上零花钱还剩不少,她还有一张存折,上面存着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是她的小金库。

第一反应是找朋友们出门旅游。

可大家现在年纪都还小,家长们恐怕不会放心。

果然,宿琬爸妈不同意,林沐家妈妈直接要求陪同。

但带上爸妈就没意思了,小朋友们都这么觉得。

秦鸣倒是挺渴望的,不过大家都不想围观他谈恋爱吃狗粮。

一番讨论后,都放弃了。

“没关系,等高中毕业了咱们就能出去玩了。”

许扶蓝安慰了朋友们一句,然后挂掉语音。

结果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烦躁了大半晚上。

她倒是没预料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总觉得像是被舒冰林沐传染了。

桌子角落上放着一本因为无聊而从宿琬那里借来的知音漫客。

这本杂志曾经是她学生时代的每期必买之一,家里的书柜上摆了两层,满满当当。

直到16年,大学宿舍楼下的书店搬走,改成了奶茶店,她也不再有顶着烈日出门骑车十来分钟只为买一本新杂志的热情。

那时候偷星九月天已经进入了正文大结局阶段,只不过直到它换刊连载为止,许扶蓝还是不知道九月到底和哪位男主角终成眷属。

她翻开看了两页——锐刊,封面是星海镖师,一部虽然不算很火爆但是极其长寿的漫画;偷星九月天还在火热的连载期,本期还有她念书的时候很喜欢的那部叫做《暗夜协奏曲》的吸血鬼少女漫。

现在想来,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人物美型且故事足够玛丽苏。

时隔太久早就忘记了大概的剧情,不过倒是因此找到了一些久违的乐趣。

最后不知怎么,竟然脑袋一热,下单买回来了一块数位板。

许扶蓝接到快递拿回家之后,也盯着这玩意儿恍惚了很长时间。

不过好歹找到了打发闲散时间的方法。

剩下的大半个暑假就在看书和画画中度过了,没有逼逼叨叨的甲方,许扶蓝的创作热情一浪高过一浪。

就在她乐此不疲地为喜爱的动漫、小说为爱发电的同时,抽空想到了今年送给周放的生日礼物。

——嗯,如果是现在的话,就不用把画送到打印店请人帮忙扫描了。

而周放的暑假与她相比的话,显然要充实不少。

他的中考成绩在全市位列第二,比许扶蓝高个十来分。

长得好看的市榜眼,总免不了被不少市内的报社以及区杂志盯上。

中考出成绩后的一两个星期内,就有好几拨人找他和状元做了采访,甚至还有电视台的联系他要不要去做青少年竞答节目。

不过当然都被拒绝了。

周放在被骚扰了小半个月后,毅然决然地跟着他爸妈跑了。

跑进了收不到手机深山里,一进就是一个多月。

至于其他人——宿琬踩着一中线,舒冰绰绰有余,秦鸣差那么一点,不过他爸妈似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借读费,这也意味着他和刚出炉的女朋友将不得以谈三年异校恋。

许扶蓝虽然没有对答案估分,不过市排名在自己的预料之内。

唯一意外的是,全市前五十名都无一例外地受到了来自其它志愿学校的“挖墙脚”邀请,包括她。

这是上辈子没有过的新奇经历。

她隐隐地感受到了自己挑选学校——而不是学校挑选她的快感。

而这种快感无关外物,全然来自于自己的努力,所以更让人觉得兴奋。

进入三伏天后,和几个朋友出门的频率反倒高了不少。

宿琬和林沐都对高中生活充满着憧憬,每次一提起就像冒起了粉红色泡泡似的,以至于许扶蓝不忍心戳穿“残酷”的真相。

毕竟在自己的印象里,一流的高中应当只有更紧张的课业和更严苛的老师还有越来越近的梦想。

这点舒冰倒是和她持相同意见。

班长大人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偶尔意外地心里有谱。

和周放还是保持着一个星期一到两次的通话频率,只不过十次里有八次都要听他抱怨林子里的毒蚊虫、还有大中午的烈日头。

许扶蓝安慰了他几次后,忍不住反问他为什么不带驱蚊药。

且总不禁想到被晒黑之后的周放

有一次,不小心问出口了,被他恼羞成怒地挂掉了电话。

许扶蓝听着“嘀——嘀——嘀”的忙音,摸了摸鼻子。

自然也看不到电话对面人红透了的脸。

总之,两个多月的暑假,就这么过完了。

2010901,开学的日子。

妈妈的肚子已经到了五个月,有些显怀,因此许扶蓝拒绝了她送自己去学校的提议,还是抓来了在家闲着的赵子骞。

不过爸爸却还是坚持要亲自送她,专门请了一天的假。

一中平时半封闭管理,是要住校的。

许扶蓝早在几天前就轻车熟路地打包好了行李,不过妈妈怎么也不肯放心,非得打开行李箱重新清点。

许扶蓝能看出爸妈最后的倔强与没有说出口的好意,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跟同学一起住,不比在家,多注意室友的感受,不要任性,但如果是原则性的问题也不要忍耐,一定要跟老师讲,别让自己受委屈”

出门之前,妈妈拉着她唠叨了一大堆,最后说着说着竟然红了眼眶。

“算了,我们蓝蓝肯定都懂。”

她轻轻地把女儿抱进怀里,拍了拍她的背。

“走吧,好好学习。”

和自招考试那时相比,市一中统一开学的日子,学校门口显得更加拥挤热闹。

并排停靠的小轿车,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

爸爸和小舅舅一人背着她的包,一人拉着她的行李箱,许扶蓝空着两只手跟在他们后面,难得悠哉。

已经来过一次,现在再来就轻车熟路得多了。

分班的公告牌就在教学楼下。

提前录取的100个学生分成了11、12两个班,她踮着脚,在外圈找了半天机会才钻进人群,最后在12班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在班级的排头一列排头找到了周放的名字。

林沐也跟她同班,只可惜蒋笙分到了11班里。

原本还想找找宿琬和舒冰,奈何人实在太多,她迫不得已,只得突围。

结果脑袋刚探出来,就对上了舒冰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呀!蓝蓝!”

许久不见的女生立刻热情地扑过来抱了她满怀,许扶蓝也回抱过去,开心得很。

“你在几班?”

“10班,宿琬在8班,你在12吧?我刚刚看到了!”

“嗯嗯,你去报道了吗?”

“还没,一起吧!”

送舒冰过来的是她的父母,许扶蓝去打了个招呼。

接着大人们通通都被赶去找宿舍楼,孩子们则带着学费去班上报道。

两人的教室在同一栋,虽然隔着一个11班,但还是一下课就能挤在走廊一起聊天的距离。

接着上楼之后就遇见了蒋笙。

一个暑假不见,他的变化显然比女生们都大得多。

记得致远班刚分班的时候,这男生才刚刚齐舒冰个头,带着眼镜白白净净,身材有些瘦弱,一说话就脸红,看起来十分好欺负。

现在才不过半年,个头竟然像春雨后的笋似的,“蹭蹭”往上冒了十来厘米,骨架子也眼见地宽大起来,现在站在面前,竟然都能俯视她们了。

分明地有了少年的轮廓。

舒冰跟他坐了半年同桌,显然对这变化更加惊讶,瞪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遭后,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肩膀,问:“你吃激素了?才一暑假,怎么跟抽了条儿似的。”

然后被蒋笙不耐烦地一巴掌拍开爪子。

“别成天吃垃圾食品,你也能长这么高。”

舒冰却撇撇嘴:“切,我才不稀罕,女生长我这么高刚刚好。”

“劝你不要为自己的矮找借口。”

“我怎么觉得你嘴皮子更毒了。”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是么,”女生“狞笑”一声,接着扑了过去。

“那你就为自己的诚实付出代价吧!”

单方面地跟蒋笙闹成一团。

许扶蓝叹了口气,懒得再管他俩,转身拐进了自己班的教室。

来的人不多,大概都先去宿舍放行李了。

她先到讲台上的花名册里找到自己的名字签到,然后缴费。

班主任姓夏,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教师,他按照许扶蓝报的名字跟本人对上脸,然后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因为没多少学生在,所以老师跟她闲聊了一会儿。

大致是些了解初中学习情况的话。

等下一波报道的学生来了后,许扶蓝便跟老师说了再见,然后到后勤处领取了自己的校服。

还是蓝白色经典款,不过比实中的好看不少。

许扶蓝想起高高瘦瘦的竹马,思绪不禁就飘远了。

说起来周放呢?怎么还没到啊。

她站在10班外的走廊上等舒冰缴费,趴在栏杆上往下看。

只不过人流来来往往。

她始终没能像上辈子那样,一眼找到那个少年。

作者有话要说:  在家里翻了好久都没找到10年的知音漫客,反而因为看杂志走神所以迟到了

薄荷之夏的画风可真好看啊!现在看还是为林南一流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