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44章 第四十四杯
 
第二天晨起还算凉快。

这几天天气干燥, 军训服装料子又硬挺, 前天晚上一回寝室她就催着丁蕾和宋茵跟她一同过了水,早上去摸, 已经干了。

再套在身上就舒适了不少。

只不过裤子有些宽松, 许扶蓝暗自庆幸自己的别针带了不少, 卷一卷还算合身。

帮着丁蕾和宋茵别好裤子之后, 许扶蓝又象征性地问了问另外一个室友,果然得到了拒绝。

她也不恼, 拿上水壶、小马扎和防晒,就和丁宋二人一同去食堂吃早饭了。

高中早自习6:15开始, 军训期间高一新生不需要上早自习, 穿着迷彩短袖混在高二高三的学生们中间格外好辩认。

一中大小食堂好吃远近闻名, 许扶蓝和丁蕾、宋茵把食堂两层都转了个遍,最后才确定要吃什么。

然而再磨蹭就找不到座位了, 因此许扶蓝被无情地赶去占座。

她原本就不喜欢拥挤, 大学的时候,只要没课她甚至会为了错开用餐高峰到下午三点才去吃午饭,因此很乐意接这个差事。

很容易地在二楼的角落找到了一张小桌子。

她安静地坐下来,托着腮看来往路过的人。

中国高中校服和军训制服深受无数届学生的诟病。

然而事实证明, 长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比如, 这一点在周放身上就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以往穿实中校服的时候,深蓝色的土气运动服反而将那张脸衬托得杀伤力十足,完完全全万千花季少女幻想美梦里校草的模板。

现在穿了军训的制服, 露出的白皙小臂上附着一层薄薄的肌肉,肩颈线条流畅,延展到少年劲瘦的腰为止,杀伤力不降反升。

许扶蓝安静地瞧了人群中鹤立鸡群的那位许久,等到他察觉到自己的目光,发现她后,才慢悠悠地朝他招了招手。

周放身边还站着他的几个室友,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吃了吗?”他习惯性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却被许扶蓝一挡。

“有人了,坐旁边去。”

周放倒也不生气,随手把一袋温热的东西往她脸上贴过来,待她不明就里地接过之后,才跟着室友一同在旁边的桌子上坐了。只是调转了靠背椅的方向,还是面朝她。

拿下来一看,却是一袋纯牛奶。

许扶蓝看出来了,周放真的很喜欢投喂这类东西给她。

为什么?

周放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一手手肘撑着桌面,一手随意地搭在椅背上,看着她要笑不笑。

“多补点钙,长高。”

许扶蓝瞪了他一眼,把牛奶袋子砸了回去。

“滚。”

他轻轻松松地单手接住了,笑得花枝乱颤,完全没被气到,反而吸引了不少过路女生的目光。

许扶蓝懒得跟他计较,又看他室友都端着早点,随意地问了句:“你吃完了?”

周放点点头:“你呢?”

说着就看到宋茵端着她的三鲜豆皮和豆浆过来了。

两女生好奇地看了眼周放和他的室友们,不过什么都没说,只在许扶蓝旁边安静地落座。

倒是邹瑜热情地朝她们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啊,美女们。”

明明是十分油腻的称呼,放在高中生口里却意外地青春。

又或者说——不论是什么,放在这样的高中生身上,总和油腻两个字靠不上边。

丁宋二人也朝他点点头。

“早上好。”

吃过早饭之后,大家顺理成章地一同往教室走。

邹瑜和丁蕾先前是校友,还有不少话聊,一行人热闹得很。

许扶蓝站在旁边,一边听他们闲聊,一边走神。

说到初中篮球联赛的时候,邹瑜突然提到自己以前好像也是见过周放的,侧过身想确认,却看见室友低着头撕开了袋装牛奶的包装,又耐心地插|上吸管。

满脸温柔细致。

然后,送到了一旁女生的嘴边。

许扶蓝正在神游天外,一脸毫无防备,却自然而然地吸了一口,然后接到了手里。

接着才看着手里多出来的一袋东西眉头一皱:“嗯?”

“我看你豆浆没喝两口就扔了。”

周放面色坦然地回答道。

那倒确实,食堂的豆浆放了太多糖,豆皮又油腻,她觉得嘴里发齁,实在喝不下去。

她“哦”了一声,没了下文。

虽然两人又沉默下来,但气氛莫名地和谐。

邹瑜眨了眨眼睛。

“周放啊?”

男生侧眸看向他,漂亮的眼睛清凌凌地。

“嗯?”

“唔”他愣了愣,想起自己的问题,“哦,你初中是不是校队的?”

周放点点头:“怎么了?”

“怪不得我昨天一看你就觉得眼熟,”邹瑜笑着说,“咱们俩学校去年是不是打过比赛。”

“和附中?”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是在你们学校打的吧。”

又杵杵许扶蓝的腰:“嗳,我们学校去年是不是跟附中打过联赛。”

她怕痒,又是在发呆,因此反应大了点,一下弹了老远。

差点撞到路过的学生,她小声说了句“不好意思”,红着耳朵,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我怎么知道!”

对她来说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而且

许扶蓝想到那时候的事情。

大抵是觉得她不懂球吧,周放打比赛,可从来不会特意通知她。

这可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回忆。

许扶蓝咬着嘴里的吸管,不免有些怨念,只觉得自己曾经满腔的少女心都喂了狗。

诚然喜欢他是自愿的,但是漫长的青春里,满满当当全是一个人,却如何都没得到回应——

是圣人,才不会有不甘吧。

不由得把塑料当成了周放,狠狠地碾了碾。

周放没得到答案,挠挠脑袋,注意力又很快被邹瑜的话题吸引走了,因此也完全没注意到许扶蓝别扭的眼神。

女生的洞察力却不是男生能比的。

班上学生在主席台下集合时,丁蕾就小声地问她。

“周放惹你生气了?”

许扶蓝不知道她何来如此疑问。

“没有啊,”她疑惑地问,“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错觉?”

便看到女生神神秘秘地一笑,凑到她耳侧说。

“我跟我男朋友闹别扭的时候,跟你闹别扭的样子差不多。”

委实把许扶蓝吓了一跳。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和周放间的距离保持得很好,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怎么还会让人产生这种误会?

许扶蓝摸摸脑袋,偷偷回头,看了眼队伍末尾引人注目的男生。

他站得很直,只是一脸心不在焉。

邹瑜似乎在他说些什么,他也只是抿着嘴唇,偶尔惜字如金地回答一二。

模样似乎已与十五年后的大律师有几分相似了。

她往日里一直努力地放平心态,只把周放当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大约相处间还是偶尔会失些分寸。

但现在既然已经是高中生了,距离还是再拉开一点比较好。

她以前看厕所读物,处理不好女性朋友跟女朋友之前的关系而导致分手的事例数不胜数。

要么因为男方不会端水女朋友一哭二闹三上吊;要么男方为了哄女朋友直接一刀切,断绝所有女性朋友的联系方式。

这辈子她既然没有谈恋爱就跟周放的绝交的想法,总不能因为历史遗留问题给人家留下困扰。

谁知道周放念高中这会儿到底有没有被荷尔蒙冲昏头的时候,万一他想要谈一段纯洁校园恋爱呢?

打定主意之后,军训整队,男女生面对面站两边,许扶蓝都没多瞧他一眼。

12班的教官是个看起来很面嫩的小青年,脾气却不像他的脸看起来一样好。

没经历过军训的新生简直初生牛犊不怕虎,许扶蓝是知道军训教官罚起人来就完全不讲情面的,可其它学生哪知道。

因此教官示范唱军歌的时候,刚开口第一句,队伍里就有人笑了。

歌声瞬间停止,一双圆眼睛跟带瞄准器似的瞄过来。

“女生第二排,第七第八第九,出列!”

几个女生瞬间收敛了笑容,面面相觑。

“愣着干什么!耳朵聋了?出列!”

雄浑的嗓音震得许扶蓝都忍不住浑身一抖。

女生们缩着脑袋,鹌鹑似的站在了教官面前。

“训练开始之前,我说了什么。”

“你们刚刚又在笑什么。”

这哪敢回答。

难道实话实说:教官你的团结就是力量调子跑到太平洋了吗。

“回答!”

“没没笑什么。”

“没笑什么是吧?”小教官面色严肃地在她们面前踱了两圈,突然冷笑了一声,然后一指操场。

“八百米,跑完然后在旁边站军姿到吹哨。”

“快点!”

事实证明,杀鸡儆猴永远是见效最快的管理方法,除了有原地踏步走几个同手同脚的被抽出来单独开小灶外,今日训练一直到下午吹哨为止,12班都没再闹出其它幺蛾子。

而许扶蓝看着她们列队时不情不愿的背影,心中忍不住冒出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这舒冰和宿琬

不会被罚废吧?

事实证明她完全没有杞人忧天。

跟着大部队跑圈的时候,在操场的东侧路过了10班的训练场地;这时他们班的学生已经解散在旁边自由活动了。

只有舒冰和秦鸣两个。

只有他们。

一人顶着一本书,迎着太阳,满脸悲壮。

一动不动地站军姿。

许扶蓝默默收回不忍的目光。

作者有话要说:  搞刺激肯定不是在这儿搞啦,都在想什么水蜜桃。

(我是想写点什么刺激的梗,一万字的小短文这样,就是无法选择题材,欢迎评论区提供灵感。

感谢在2020-07-13 21:00:05~2020-07-14 21:05: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言七 10瓶;渣一点才可爱 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