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46章 第四十六杯
 
在学校朝夕相处, 林沐和舒冰等人自然也察觉到了周放和许扶蓝之间的的别扭。

不过大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都无从开口。

因此这次放假回来之后,见两人似乎恢复如初, 又重新打打闹闹起来, 他们也松了口气。

高中的课业不比初中, 不仅繁重, 而且难度也更大。这一点在开学之前许扶蓝就已经做好的了心理准备。

不过刚刚开学,学生包括老师们都还没有把弦绷得太紧, 班上的气氛也不像在致远班的那半年一样,沉沉闷闷, 都只埋着头学习。

至少大课间的时候大家都还很乐于站在走廊上聊天, 也十分热衷于每周一节的体育课, 女生谈论的娱乐新闻和校园八卦,男生从日漫、nba侃到国际形势。

每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自由阅读, 也会把《课堂内外》《萌芽》《花火》一类的杂志套在必读数目里面, 窗玻璃上一出现班主任的投影,立刻全班反应塞进桌肚。

这与许扶蓝设想的重点班氛围总归有些不同。

不过正式开课之后,她还是大开眼界了。

比如说燕林,许扶蓝平时与他相处时, 总觉得对方是个四肢发达、热衷搞笑的铁憨憨,然而开学第一节课上才知道, 人家竟然是提前录取的第一名。

以至于一时没有保持好表情管理,有些惊讶地看向他。

他倒是没所谓,朝她笑眼一弯, 露出两颗虎牙,像是就算自招考了第一,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每天照样嘻嘻哈哈,和男生女生们打成一片,并且对班长要做的所有工作都热情满分,像是浑身使不完的劲儿。

有时候忙过头,数学作业还要偷偷拿许扶蓝的看。

然而人家就算上课打瞌睡,被老师抓个正着点起来,只要许扶蓝把问题悄悄指给他看,不过一分钟就能给出解答方法。

一位真实的、懒惰的、毫不虚伪做作的学神。

跟甫一开学就奋发向上,每天五点半起床晨跑背单词的许扶蓝形成了鲜明反差。

她这时才有了班上卧虎藏龙,个个都深藏不漏的实感。

同样的还有室友宋茵,她看起来大大咧咧一副直肠子,每天熄灯睡最早,早上起床起最晚,花在学习上的时间不过课上四十五分钟,可是完成课业也轻轻松松。

不过对现实认识得越清晰,许扶蓝就越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否则将会被轻轻松松地甩到后面。

她算不上多聪明,不过幸好足够努力。

“蓝蓝,你又在看书了,咱们下楼转转嘛。”

数学课一下,许扶蓝放下课本伸了个懒腰,先滴眼药水,上完厕所一回来就开始写今天的数学作业。

刚刚老师留了十来分钟给大家写作业,她还剩两道大题就做完了,现在趁热打铁,自习的时候就能做教辅上的拓展练习。

林沐却撅着嘴趴在桌子上朝她抱怨。

12班里没有舒冰陪她,许扶蓝有时委实像个闷葫芦,她在旁边兴致勃勃地叨叨半天,只得到一个“嗯”字回应,真的好寂寞好孤单。

“你作业都快写完了,大课间就休息一下眼睛呀。”

“稍等我还有最后一步——嗳,林沐!”

许扶蓝的“综上可得”四个字都还没写完,就被林沐拽着胳膊拖着站起来。

“不行不行,陪我下楼嘛!我想吃棉花糖还要去找舒冰要借给她的小说。”

在10班门口等人喊舒冰那会儿,林沐睁着一双大眼睛,看似拉着许扶蓝闲扯,实在在偷偷地打量路过的学生。

许扶蓝看破不说破。

后来舒冰出来了,林沐拿了书也没走,俩人就这么聊了起来。

“我们班班主任上课是真的磨叽”

“嗳,我们班下午体育课,你们呢?”

“昨天数学老师说要‘借用’,害,能还才怪了。你说啊,你们重点班都不占体育课,我们平行班刚开学就抓这么紧干嘛?”

许扶蓝偶尔应一声,缓缓神游天外。

突然脸颊上一凉,她眼皮跳了跳,还以为是周放,但侧过头一看却是燕林。

他手上拿着一罐冰镇的可乐,笑嘻嘻地问她:“喝吗?”

“不喝。”

“哦,”他颇自得地晃晃脑袋,“想喝也不给你。”

许扶蓝懒懒地扫了他一眼,重新趴回栏杆上:“可乐杀精,你悠着点。”

“咳、咳。”

毫不意外地呛着了。

换了周放,恐怕耳根子都要烧起来,然而燕林除却甫一入耳时反应稍大,面色还算坦然,一口把剩下的干了,然后把空罐扔进垃圾桶。

“算了,不跟你开玩笑,没意思。”

他扯起嘴角无谓地笑了下,随即注意力就被其它男生吸引跑了。

“燕林?”

“来了!”

三步做两步跑上去勾着人家脖子耍闹。

实在过分活泼,宛如一个缺心眼。

他离开之后,偷偷注意了这边半天的舒冰戳戳许扶蓝的胳膊:“你跟你们班班长关系不错。”

她“嗯”了一声。

“同桌嘛。”

同时懒洋洋的目光在楼下来往打闹的男生堆里中找到了重点,神态蓦地灿烂起来。

“周大帅哥,还两分钟就上课了,还不跑快点儿?”

周放被她的声音吸引着抬起头,一个疏忽,手上的球就到了邹瑜手上。

“嘿,你小子——”他反应过来,从秦鸣身侧抄过去抢。

邹瑜一边躲,一边捏着嗓子揶揄他。

“小放哥哥,跑快点儿~要上课拉啦~~”

周放耳根子红了红,憋着股气追上去。

“狗东西,你给我站住!”

也不知道,是不是恼羞成怒了。

预备铃敲响的瞬间,几个大男生才气喘吁吁地闯进教室,周放把篮球裹进他的校服里,几个大跨步回到座位塞进下层抽屉藏好。

转头嬉皮笑脸地找许扶蓝要水喝。

她眼皮子都没抬,兀自解题。

“后面就是饮水机,自己不会去接吗?”

他却不死心地凑过来,下巴搁在她的桌面上,眨巴两下大眼睛:“可我走不动了嘛。”

见她还是不搭理自己,余光瞥见桌角放着瓶脉动,便直接抓起来灌了一大口。

等许扶蓝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抹嘴了。

许扶蓝:!

然后一把抢了回来。

“这这喝过的!”

语无伦次。

她清楚地看到周放吞咽时的喉结僵了那么一僵。

但旋即故作镇定地说:“有、有什么,喝就喝过啊。”

周放装作没瞧见许扶蓝瞪他的那么一眼,转身低头装作一切都没发生过。

“周放,数学老师叫你下节课下课去一趟。”

“哦。”

“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热的。”

“哦,那你要不要开风扇,我也挺热。”

“开吧。”

只不过头顶扇叶子还没来得及多转悠两下,前座的女生不满的声音就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

“这么凉快开什么风扇?”

“冷死了,关掉!”

“欸,你们女生怎么事儿这么多?热就穿衣服嘛。”

“关掉!心静自然凉懂不懂?”

“我——!”

下午物理课的时候,燕林又睡着了。

不过有一半原因要归功于班主任讲课时温温吞吞的语调。

因为,许扶蓝也差点儿睡着了。

原本盯着黑板的视线一点点垂了下来,在脑袋撞上桌面之前险险地惊醒了过来。

一看笔记本。

做匀速加速运动的小球愣是让她灵活的笔锋画成了一朵怒放的烟花。

第二节化学课,老师讲完进度,统一安排做重难点手册。

她又半梦半醒地写了半天,最后被林沐推醒了。

下课后,女生担忧地问:“蓝蓝,你最近是不是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总觉得,她像是跟在初三那会儿差不多拼命。

但周遭的同学大多都还嘻嘻哈哈,每日除了完成必要任务以外,并不会花太多课外时间在学习上。

“晚上还是早点睡吧,早上也别起那么早。”

许扶蓝忍着睡意摇头。

“没事,我这周末补补觉好了。”

接着下午一放学就去超市买了一罐黑咖啡,往后每天早上一杯,下午一杯,晚上一杯,总算没再这么频繁地犯困。

努力确实也是有回报的。

开学一个月之后的月考,无论是哪一科卷子,许扶蓝都做得得心应手。

她原本还有些纳闷题目的难度,但是刚交理综卷子,就听见自己背后的学生仰天长叹。

“题量也太多了吧!我都没时间检查”

确实,老师们没有出得太难,总体在中等难度,只不过体量也确实密集。

但许扶蓝从开课开始,就一直都没有放下过基础题训练,而且除了老师布置的作业以外,自己还每科都多买了两本教辅,做了自行巩固夯实的计划。

一中的自习课时间安排得长,全靠自觉,但许扶蓝都很好地利用了起来。

基础扎实,涉及过的题型多,解题熟练,自然就做得快,显得轻松。

事实证明,题海战术也许不是聪明的办法,但是一定有用。

至于一向擅长的文综以及双语,也稳定发挥了。

所以呢,她获得了一个意外好的成绩。

——许扶蓝全年级排名第三。

并在她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压着12班一众自认为无法超越的学神、天才,拿了第一。

即使这建立在12班全员发挥都有失水准的情况下,还是让她分外震惊。

班主任下午讲完了卷子之后,才慢悠悠地讲了这次月考的情况。

“年级前三名都在咱们两个班手上,还不错,这里点名表扬许扶蓝同学,取得了年级第三的好成绩。”

“但是咱们班的后排队伍是不是拉得太长了一点?”

12班的最后一名排到了年级127,而末十位都在百名开外。

而和他们班不一样,隔壁十一班虽然也分散地散,但除了末三外,全都挤在百名之内,年级第一和第二也被他们包揽。

——另外提到一点,舒冰在他们所有人之前得知的消息,这次的年级第一竟然是蒋笙。

许扶蓝却不太意外。

毕竟努力的学神才是无敌的。

“开学之后,咱们班的氛围十分浮躁,但我也一直保持着相信大家的态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似乎有些高估了大家的自觉性。”

夏老师背着手,环顾了教室一周,不太锋利的目光却压弯了一众天之骄子的脊梁。

话不用说得太明白,重点班上的学生都聪明且有觉悟。

他并没有因为这次考试大动肝火,只不过轻飘飘地发给了大家进校排名和第一次月考排名的对比表,就足够刺激到学生们的自尊心了。

晚自习之前,许扶蓝吃饱喝足回到教室时,果然发现不再像往日一样喧闹。

学生们大多都低着头,看书或者写题,而背书的则站到了走廊上。

浮躁的气氛有了很大的改变,要具体说来也不好解释,约摸就是——沉了下来。

刚刚林沐还缠着自己去买了同一个品牌的黑咖啡,就连燕林这德行的,下午放学前还追问了她几遍使用的教辅材料名称。

没有目标的人找到了目标,没有动力的人找到了动力。

大家卯足了劲儿往前冲,那首当其冲的那个是谁?

许扶蓝心中一震。

——不就是暂时拿了个头名的自己吗?!

于是不再迟疑,迅速坐回座位翻开书,也投入到了学习当中。

惶恐是必然的。

因为她暂时,也还不是很想被顶下来。

回顾学生时代,各个学校的活动虽然内容都大有不同,但是有一点,却一定是相似的。

那就是——要么就每逢活动就下雨,且总是安排在大考前后。

一中也不例外。

秋季运动会就安排在了期中考试之后。

许扶蓝在繁忙的学业中过完了属于自己的第二次十五岁生日——过得十分简单,没有蛋糕也没有蜡烛,不过几个朋友十分慷慨地请她吃了两顿食堂二楼的糖醋排骨和辣子鸡,也送了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的礼物。

现如今她正复习地焦头烂额,可作为班委,作为文艺委员,还要被隔三差五地叫出去开会。

前两天班上小测的理综卷子有些难,拿到的成绩就不太理想。

许扶蓝原本也并不算沮丧,可是看到燕林和周放两人临近满分的卷子之后,内心的触动绝对不亚于月考发现自己拿了第一的时候。

知道跟他们有所差距,但是没想到要拉开差距,只需要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她的内心真的是崩溃的。

不过好在致远班的那半年锻炼得足够,买的咖啡提神效果也不假,考前的两天,虽然偶尔会觉得疲劳困顿,但还是能够勉力支撑支撑。

只不过,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她也不可能当个永动机。

半夜做过几次不太好的梦,第二天醒过来,坐在床上精神还会恍惚半天。

总觉得不踏实,像是手里攥着的都飘在空中,时时刻刻都在担心溜走。

无论是时间,还是现在的成绩。

所以只好更加用功,像是只要多喘一口气,就会被后面紧紧追赶的人抓住,一把甩到百米开外的地方。

舒冰和林沐都见惯了她拼的样子——又或者说,从她们认识许扶蓝的那天起,她就一直很拼。

好像只有宿琬发现了她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她又实在不知道从何劝起。

最后忍不住悄悄问了周放,男生却没露出意外的表情。

“她很犟,劝也没用,等期中考完再说吧。”

期中考试的前一天晚自习,林沐因为感冒发烧去医务室打吊针,也就没人在她打瞌睡的时候强行把她推醒了

最后一节晚自习,快到十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脑袋昏昏沉沉地,原本想趴一会儿就起,结果没想到一睡就难醒。

睁开眼的时候,夜风刚从耳畔吹过,甚至能听见学校的人工湖畔的青蛙叫声。

而她一抬眸,就瞧见了男生后颈裸露的那片白皙的皮肤,还有短短的发茬。

“醒了?”

周放把背上的许扶蓝又往上兜了兜,见她挣扎着要下来,竟然回头瞪了她一眼。

“放心,我背你的时候,教室人都走光了,没人看到。”

他小声嘟囔道。

“你也睡得太沉了,叫都叫不醒,平时晚上不睡觉吗?”

许扶蓝想起最近的作息时间,脸颊红了红,颇为心虚地答道:“睡肯定是睡的。”

“就是没睡多久,对吧?”他自然而然地接上了她的话。

“”

周放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抿了抿唇,竟也沉默下来。

半晌后,许扶蓝又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行了,放我下来。”

他这次倒是颇为顺从。

两人在学校空荡荡的车道上慢悠悠地并肩行走,谁也没开口说话。

良久,快到宿舍楼下,许扶蓝刚想跟他道别,却抬头看见了从云后露出头的月亮。

情不自禁地感慨了一句。

“今儿天上星星好亮啊。”

周放也抬起头。

“嗯。”

深蓝色的幕空,从银河里溅出的星屑环绕在薄云的褶皱里,像是缝在仙女座裙摆上的流萤。

月色很美。

但许扶蓝的目光还是只在天空上停留了一瞬。

“那我回去了?”她心里仍惦记着中午没有解完的那道物理题。

“嗯,拜拜。”

只是没等许扶蓝多跑两步,他还是忍不住开口喊住了她。

“许扶蓝。”

“嗯,怎么了?”

少年小跑着来到她面前,揉了揉她的脑袋,清亮的眼睛像是深海里沉溺的星星。

“你已经很努力了。”

他轻声说。

“所以,自信一点,也完全没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5 21:17:23~2020-07-16 22:18: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饼 4瓶;阿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