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48章 第四十八杯
 
阳光下, 少年白皙的皮肤和纤长的睫毛愈发看得清晰。

许扶蓝只瞧了一秒, 就硬生生把目光转了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退开一步, 和林沐舒冰站在一起, 听她们俩压低的笑声。

她在余光里瞥见了一旁愣愣的尤诗涵。

女生愣愣的, 然后咬紧嘴唇, 捏着手中冰镇的那瓶矿泉水转身跑开了。

身后跟着她的几个朋友。

“走吧。”

周放喝完水之后,从人群的簇拥里走出来, 若无其事地揉了一把她的脑袋。

许扶蓝回过神,“嗯”了一声, 没再管周遭各种意味不明的目光, 和班上的学生一起回到了12班的看台。

“女子800什么时候跑?”

“下午才跑, ”她从书包里拽出一包薯片,撕开递到他面前问, “吃吗?”

周放大大方方地接到自己手上:“那我下午也去陪你。”

“嗯。”

从看台左侧探出来一个脑袋。

“许扶蓝?”燕林笑着跳上来, 从周放横在过道的长腿上跨过来,凑到她旁边,“我下午比赛,你来看不。”

她咬了一口手上的奥利奥, 随口一问:“比啥。”

“铅球。”

许扶蓝脸色微变:“”她可以说自己懒得动弹吗。

刚想拒绝,却被周放抢在前面开口:“你放过她吧, 她以前跟着班上队伍晨跑让足球砸脑袋,去打扫小花园让篮球闷脸,天生没球儿运。”

她红了脸, 在旁边默默点头。

那么大个铁坨坨呆会儿给她砸傻了怎么办。

燕林却不肯放弃:“我往前扔,球又不会掉头飞你脸上,站在范围外很安全的。”

好歹同桌那么久,许扶蓝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动摇。

没等她做决定,旁边的男生又冷不丁插进对话中来了。

“你比赛什么时候?”

燕林回头看周放:“三点。”

“哦,那不行,”周放理直气壮地朝他弯着眼睛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那会儿许扶蓝也要比赛,800米呢。”

末了还要补充一句,不知道在强调什么。

“我要去陪跑,就也不去看了哈。”

许扶蓝站在签到处的时候,看着周遭一众身材高挑、浑身充满了活力的姑娘,唯独自己一个细胳膊细腿儿,皮肤久不受日晒似的病态白,终于心生悔意,想要退却。

只不过刚退一步,就抵上了谁的胸口,她回头一看,周放穿着单薄的校服t恤,额上戴着一条蓝白色发带,奇怪地看着她。

“干嘛?不签到吗。”

她脸红了红,没好意思说自己打算弃权,硬着头皮在表格上签好了自己的名字。

候场的时候,周放把她拉到一旁教她做拉伸。

“刚开始跑的时候别太急,最后就最后,”他垂着眸子,絮絮叨叨地嘱咐她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许扶蓝刚刚萌生一丝感动,却又听他补充道:“我看你们组有几个体育生,你反正也跑不过的。”

“中间那口气儿要是散了,就干脆弃权算了,免得跑完了胸闷难受。”

“”

这个时候不是要鼓励她勇往直前,永不放弃吗。

总之就这么赶鸭子上架地上了赛道。

“准备——”

发令枪一响,周围的一排女孩子跟离弦的箭似的弹射出去,许扶蓝暗自一惊,很有自知之明地保持匀速被落在了最后面。

周放在内圈轻轻松松地跟着,跑了一大圈后,终于忍不住笑她。

“蓝蓝,让你别急,你还真就一点儿不着急啊。”

许扶蓝此时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不敢开口把提着的那口气吐了,只恶狠狠地瞪他。

结果周放反而笑得更大声了。

等许扶蓝第四圈才跑到一半的时候,领头的第一名已经冲过了终点线,不远处爆出一阵欢呼声。许扶蓝把眼镜给林沐拿着了,这会儿眼前雾蒙蒙地,汗水流进眼睛里,什么都看不清。

她在中段的时候在周放的催促下加速了一会儿,超过了好几个已经有些力竭的女孩子,这会儿在排在中间的位置,还不算太丢人。

“累吗?”

旁边传来周放的声音。

他陪跑了全程,这时也可以听见他低低的喘息声了。

许扶蓝摇摇头。

要弃权就干脆别上场,既然上场了就要好好跑,在她的观念里,做事就得有始有终。

她握了握拳头,憋着最后一股气,用劲剩下所有的力气,提速冲了上去。

周放愣了愣,接着立刻跟了上去。

不远处已经不抱希望的12班女生们见许扶蓝突然连续反超了四五个选手,皆心脏一紧,大声喊道。

“许扶蓝!!加油!!”

“最后半圈了,冲呀!”

咬紧牙关冲过终点线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多少名。

没有项目的宿琬早早等在了那里,牢牢地扶住她的胳膊。

“喝水吗?”

她喘着粗气摇头,双手撑在膝盖上,缓了好一会儿,才找林沐要回眼镜带上。

世界仿佛瞬间清晰了。

周放接过宿琬手里的水瓶,拧开之后递给她。

许扶蓝这才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

她还牢记跑完不能马上坐下,撑着后腰在签到处后转悠了好一会儿,才跟着朋友们回到看台。

见她回来,立刻有女生打听:“第几啊。”

“第六,能不能进决赛都无所谓,”她揉了揉小腿肚子,苦着脸说,“最好别进,我是不想再遭这个罪了。”

她们休息了一会儿,又马不停蹄地赶去看舒冰的跳高。

运动会到了下午,看台上纪律已经算不上严明,不少学生溜出操场,在校园里闲逛。

许扶蓝和林沐原也琢磨着什么时候去买杯奶茶喝,却在跳高场地那里看见了老熟人。

“林沐,你在这儿啊!我刚刚去你们班都没找到你。”

林沐的眉头微微一皱,后退一步,小声说:“陈兴,你怎么也在这儿。”

叫陈兴的男生脸上却不见恼色,兀自凑过来,想把手上的吃的塞给她。

“不用,我自己有,”林沐再次拒绝,板着脸,完全没有往日和煦的笑意,“我跟你说过好几次了,我不需要你给我买东西。”

“但我想给你。”

“可我不想要,”她表现的抗拒太明显,但男生仍然在逼近。

许扶蓝把林沐护到身后,皱着眉头对这男生说:“这位同学,我朋友说她不想要,你没听见吗。”

陈兴是林沐的那两个追求者之一,前一个天天送奶茶的奶茶哥发现怎么都摘不下这朵娇气漂亮的花后就知难而退了,他却一直死缠烂打到了现在。

许扶蓝对他多少有些了解。

富二代借读生,家里有几个小钱,和剩下几个狐朋狗友在学校里行事招摇毫无顾忌,风评很不好。

她上辈子也当过小太妹,知道面前这样的人多半色厉内荏,你越软弱他越来劲儿,因此并不露怯。

一中校风严正,他们在学校里不敢做什么。

至于在校外,许扶蓝也不怕。

总归是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公子哥,现在法制社会,有胆就来跟她拼拼。

陈兴拉下脸质问道:“你谁啊?”

许扶蓝完全不给他面子,转身拉着林沐就走。

陈兴急了,伸手就来拽她:“诶,你这女的怎么——”

但还没碰到许扶蓝的衣服,就听见她扯着嗓子叫唤了一声。

“老师!”

不远处拿着计分表的体育老师循着声音看过来:“怎么了?”

陈兴瞬间怂了。

许扶蓝冷笑一声,拽着林沐小跑过去,满脸单纯无害:“我们来问问舒冰比没。”

计分老师看到了两个小姑娘身后的一帮男生,又见其中一个面色难看,就猜到了大概原委。

他没说穿,顺着许扶蓝的话回答道:“还没,你们同学应该还在候场,看看在不在那儿。”

说罢指了指一旁的人群:“去吧,我看着你们去。”

许扶蓝心下一定,坦荡荡地带着林沐从陈兴等人面前经过,任凭他们气得咬牙,都没多给他们一个眼神。

找到舒冰之后,林沐才松了口气。

“蓝蓝,幸好你在。”她想到陈兴就忍不住露出嫌恶的神色,“我最近都要被他烦死了,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天天显摆,缠着我送东西。像是谁买不起似的。”

林沐家底丰厚,许扶蓝和舒冰一直都知道,不过至于到底多有钱,就不太清楚了。

第一是怕她妈妈,其次她们也没兴趣去探究。

年少时的友谊常常无关家世背景,不带一丝利益色彩,单纯得很。

不像踏入社会之后,不论是工作伙伴,还是酒局饭桌上认识的朋友,总归带着一丝目的性。

晚上自习的时候,周放才知道许扶蓝今天又背着她挑了个角色。

当即脸色沉了下来。

许扶蓝看出来他生气了,赶紧顺毛:“别气别气,他们在学校不敢做什么的,真不行了我就跟老师讲。”

她可不觉得打小报告丢人,人面对自己处理不了的敌人还要逞强那才是丢人。

许扶蓝进校以来,两次大考都在年级前三,足够让校方重视了。

“那要是老师管不到的地方呢?”他却完全没被糊弄过去,皱着眉头说,“你胆子也太大了。”

接着想到自己下午没跟着她,又暗自觉得后悔。

猝不及防听见她问:“你怕他吗?”

就下意识回答:“当然不怕!”

“那不就得了吗,”她笑嘻嘻地趴在桌面上,趁着前后左右都还没人,小声得意地挑起眉梢,黑亮剔透的一双眼珠子里,满是促狭的笑意。

“小放哥哥才不会让人欺负我呢,对吧?”

他的眼睫颤了颤,瞬间红透了耳根子。

却还要强装镇定,揉揉鼻子,眼神瞥向一旁。

然后低低地应了一声。

“…嗯。”

要是知道撩周放的结果,就是让他寸步不离地当了一个多月保镖,许扶蓝打死都不会在那个晚自习多嘴一句。

像是一阵冷风吹过后,冬天就来了。

前天班上开了空调,宋茵作为生活委员,扣扣搜搜拿了一百块给他们去充电费,今天班委开会的时候就义正言辞地要求收班费了。

“…之后还有元旦,明天我们班还得买水票,我手上没多少钱了。”

她把账本摆在桌面上给大家看。

燕林一瞧余额——可怜兮兮的两位数,确实撑不了多久了。

“那交吧。”

班长大人拍板决定,一回到班上就宣布了这个决定。

班会下课之后,林沐拉着许扶蓝兴冲冲地去找舒冰吃饭。

每周五大扫除都在阅读课时间,这周没轮到她们俩值日,多出来一节课可以在学校里悠闲地转一转,是难得的休息时间。

经过了开学,以及期中考试那一阵的混乱之后,许扶蓝已经完全适应高中的学习节奏,成绩完全稳定在了年级前五内,也不再患得患失,把自己当推磨的骡子使。

努力固然必要,可劳逸结合也很重要。

她之前把班上的同学看得太可怕,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妖魔化了这群高中生。

“…呼,周放可算是愿意放过你了。”

林沐刚拉着她下楼,就忍不住在她耳边抱怨了起来。

许扶蓝脸红了红,没接这茬。

她们穿过空荡荡的楼梯,靠近二楼楼梯间的时候,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给我个准话不行吗。”

两人一惊,面面相觑——舒冰?!

赶紧躲了起来。

从楼梯的缝隙间,她们看见了另一个背对他们的背影,高高瘦瘦,也很熟悉。

是蒋笙。

他的声音却很平静。

“你再问几次我也还是这样。”

楼梯间内沉默了一霎。

接着响起了跑开的脚步声。

她们看见蒋笙被一把推开,赶紧追了上去。

“小冰——”

许扶蓝跟在林沐后面,路过蒋笙的时候定定地看了他一眼。

男生的眼睛藏在镜片后,看不清神色。

她还记得半年之前,舒冰捧着奶茶,笑嘻嘻地跟她斩钉截铁地说,自己在高中绝对不会谈恋爱。

结果还是着了道儿吗?

许扶蓝暗暗叹了口气,没有主动跟男生搭话,加快脚步向舒冰跑去。

她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得赶紧去问问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7 21:30:50~2020-07-18 21:16: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珰党凼璗 6瓶;琅城 5瓶;41819528、澧有芷兮 2瓶;萨莎、江言七、阿毓、阿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