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49章 第四十九杯
 
“到底发生什么了呀?”林沐抱着舒冰, 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 可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

“…没什么。”

半晌后,舒冰抹抹眼睛, 从林沐的颈弯里抬起头, 吐着舌头挤出一个笑容。

“是我想多了啦。”

她跳过来挽住许扶蓝的胳膊:“咱们蓝蓝今天怎么有空陪我俩吃饭了?”

许扶蓝朝尤有担忧之色的林沐摇摇头, 笑着应和她:“去找宿琬吗?我们出去吃。”

舒冰一愣:“出去?”

但是一中除了周末, 除非手上有老师批过的请假条,一概是不让学生出校门的。

“是啊, 出去放放风,不像吗?”

林沐挤过来, 睁着大眼睛, 显然很感兴趣:“怎么出去?”

许扶蓝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接着,朝她们勾了勾手指。

半晌后。

林沐和舒冰站在围栏下, 目瞪口呆地望着坐在围栏上, 叉着腿朝她们招手的许扶蓝。

“都愣着干嘛?”她做贼心虚地俯下上身,小声催促她俩,“快上来啊。”

“这”

林沐和舒冰面露难色。

“很好爬的,”许扶蓝见她们俩一动不动地站着, 又怕被路过的老师或者保安发现,难得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又朝她们勾勾手,“别怕呀!呆会儿有人来啦。”

“那你先上?”

你推我阻地。

“还是你先来吧。”

许扶蓝一个不耐烦,径直从围栏上翻了下来, 拉着她们过去:“来,我教你们。”

说罢就抓住栏杆。

一回生二回熟,她这次做得比刚刚那次还要娴熟,活像个爬墙逃课的惯犯。

而她的朋友们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林沐咬咬牙,终究跃跃欲试还是盖过了胆怯,下定决心似的迈出一大步:“成,你拉着我点儿”

许扶蓝拍拍胸口。

“就这样,踩那儿对!”

“嘿!这不就上来了吗。”

女生长舒一口气,眼神亮晶晶,然后伙同许扶蓝一块儿怂恿还在底下的舒冰。

“是挺容易的,小冰,快点儿。”

许扶蓝哪知道舒冰看着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翻个墙都磨磨蹭蹭耽搁了大半天。

她先翻了出去,然后护着林沐跳下来,而舒冰骑在墙头,朝着底下瞄,良久不敢动作。

“那边儿的——哪个班的,在干嘛!”

许扶蓝和林沐大惊,拼命朝舒冰递胳膊。

“快点快点!”

“我知道但我怕!”

“踩这儿,眼睛一闭一睁就下来了!”

“那、那我跳了?”

“跳——”

舒冰扑进林沐和许扶蓝怀里的瞬间,蓦地抬眸,三个女孩子相视一笑。

“接住你了!”

但此时保安的声音越靠越近,舒冰和林沐还来不及说一番第一次成功翻墙的感言,便被迫被许扶蓝拽着撒丫子跑起来。

“站住,站住!”

等到保安追到这面灰扑扑的矮墙下面时,早已不见了刚刚三个女孩儿的背影。

许扶蓝带着林沐和舒冰先拐进了学校后门外的小吃一条街。

但现在时候还早,不少晚上烧烤夜摊还没摆出来,许扶蓝自从高中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学校里闭门造车,从来没来过,一时看着光秃秃的街市有些犯难。

“嗯去哪儿?”

林沐和舒冰互相捏着对方的衣角面面相觑。

正在三人纠结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诧异的声音。

“福来?林沐?舒冰?”

许扶蓝一听,不免头顶冒汗,拉着俩朋友,想装作没听见速速撤离。

但比不上周放腿长手快,一把揪住了她的校服衣领,扳着肩膀把她翻了个面朝向自己。

她看着周放的表情,有些头皮发麻。

忍不住想到上辈子,自己抽烟喝酒烫头还得在周放面前装好女孩的艰难日子。

他身后跟着几个男生,也是熟面孔。

秦鸣看清了许扶蓝心虚的脸,比周放还要惊讶,三步做两步凑过来,指着三个女生问。

“她们怎么在这儿?”

周放皱着眉头:“我也想知道。”

许扶蓝心一沉,所幸破罐子破摔。

“你们怎么出来的,我们就怎么出来的呗。”

她拂开周放的手,强作镇定:“不就是翻个墙吗。”

见周放还准备说什么,抢在他前面梗着脖子说:“在学校憋久了,出来放个风还不行吗?我还看你熟门熟路呢,是不是又手痒出来打游戏了。”

周放被她恶人先告状的流氓作风搞得苦笑不得,拧着她的脸蛋,把手上一沓复印资料排到她怀里。

“我出来复印省会大学附中的卷子,拿的班主任给的条子。”

又指指秦鸣一众:“出来之后才碰见他们。”

许扶蓝:“哦是这样吗?”

“是这样。”

“哦,”许扶蓝刚刚的气势瞬间瘪了大半,“那反正出都出来了我们打算吃个饭再回去。”

她偷偷瞥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平静,便谄媚地笑起来。

“你要是吃完了,你就先回去吧。”

周放却拿着手上的资料重重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我现在回去了,你们三个待会儿怎么办?”

许扶蓝自然而然的接了一嘴:“当然还是翻墙——”

“是吗?”

她顺着周放戏谑的目光回头一看,林沐和舒冰却垮了张脸,朝她摇摇手。

——拜托拜托。

恨,当代女子高中生为何如此没有血性!

只好又把尾巴带上了。

好在周放对周边颇为熟悉,熟门熟路地带着他们找到了一家开着小吃店。

许扶蓝刚坐下,见秦鸣也跟了过来,忍不住问:“你来干嘛?”

“我来吃饭啊。”他倒是理直气壮,掰开筷子笑得灿烂,“干嘛这么看着我,打游戏也会打饿的。”

舒冰幽幽地瞥过来:“秦大少爷,你知道这次月考自己排名多少吗?”

许扶蓝不禁笑出声,也揶揄道。

“久你现在这个成绩,敢不敢告诉齐摇?”

秦鸣:“嗯不就那样吗?有什么不敢!”却还是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见三个女生满脸促销的笑,赶紧生硬地转移话题:“怕什么,我聪明着呢。”他指指自己的脑袋,朝她们挤挤眼睛:“明年,过个年,绝对就让你们刮目相看。”

见许扶蓝似乎又想补刀,赶紧打断她的话头,随口问:“好了,不说我了!蒋笙人呢?”

这句却是看着舒冰问的:“他没跟你们一块儿啊?”

林沐和许扶蓝均被他这神来一笔搞愣了,然后下一秒,不约而同地狠狠瞪了他一眼,反把秦鸣搞得莫名其妙。

哪壶不开偏提哪壶是吧?

而舒冰翻了个白眼,手上筷子一拍。

“我怎么知道他在哪,我身上安了他的gps吗?”语气有点凶。

秦鸣被吓得抖了三抖。

见周放端着小馄饨和包子烧麦过来,拉着他胳膊一躲,装可怜。

“她们凶我!”

许扶蓝无辜地一摊手:“不关我的事。”

林沐恨恨:“谁让你多嘴?”

这下原本不知道,也该猜到八分了。

秦鸣立刻挤眉弄眼地朝舒冰笑起来,用胳膊肘杵杵她:“不是,你俩闹矛盾了?怎么跟蒋笙也吵得起来啊。”

幸好周放会看眼色,一把捂住他的嘴给人拽开了。

“吃你的小笼包。”

顺便还抢了他的位置,强行挤到了他和舒冰中间。

许扶蓝太久没在外面吃饭,对路边摊的味道怀念地很,咬了一口煎饼果子,见周放不动,扬起眉头:“你真吃过了?”

“嗯,”他用一只手摁着起义的秦鸣,在应付人的间隙里抽空朝她笑了笑,“不然你的饼子给我啃一口?”

许扶蓝立刻护住了面前的东西。

倒是舒冰,刚在旁边“吸溜吸溜”地跟林沐一块喝完了一碗排骨汤,就朝他们俩翻了个白眼:“我真是,你俩别在我前面腻歪了行不?”

然后又揶揄周放:“长得好看也不兴你天天在跟前转悠,我都要看得审美疲劳了。”

许扶蓝十分赞同:说得是这个道理啊!

不过话还没说出口,被周放一眼瞪了回去。

晚饭吃完,天已经黑了大半。

他们挺着圆滚滚的肚子从小吃街出来,一本满足地往学校大门走。

许扶蓝却有些心虚。

趁林沐和舒冰没注意,扯扯周放的袖子。

他回过头:“怎么了?”

“我们刚刚翻出来的时候,被保安看见了,不会被认出来吧。”

少年的脸色眼见地一僵。

许扶蓝赶在被他问罪之前赶紧顺毛:“不管我的事,我动作可利索了是舒冰,”她很没义气地指指前面的女生,“她动作太慢了!”

他深吸一口气:“你翻墙翻得利索,还挺骄傲吗?”

“嘿嘿,你教的好嘛。”

又被他瞪了一眼。

许扶蓝觉得自己把她这辈子的厚脸皮都点在今天了。

周放拿她没办法,叹了口气,临到了校门前把她拽到身后挡着。

“跟着我走,别慌。”

许扶蓝拼命点头,又示意林沐和舒冰的表情神态放自然。

好在刚刚抓包他们的那个保安不在,因此得以顺利地进了校门。

但还没等许扶蓝松一口气,就听见背后摔炮似的炸了一声。

“前面三个女生,站住!”

她瞬间寒毛竦立。

不过,还没等她编好糊弄保安大叔的瞎话,身边的男生就代替她做了决定。

手腕一紧,热度像是从皮肤一道传到了血管里。

她觉得自己浑身肌肉都僵住了,只剩两条腿还在机械地迈动。

只不过耳边的声音还是生动鲜活的。

“怎么愣着?跑啊。”

他侧过头,刘海被风掀起,露出饱满的额头与清隽的眉眼。

似乎是被她怔愣的神色逗笑了。

“干嘛?不是审美疲劳吗。”

风里的声音宛如低低耳语。

“看我还能看呆的。”

可许扶蓝却忍不住想——怎么不能呢?

要是早能相看两生厌,又怎么会有

有自己那意难平的十几年。

胆战心惊了一周左右,周一升旗仪式上通报违纪的名字里没听见自己的,许扶蓝才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总归还是离上辈子的太妹时期太远了。

许扶蓝总算对现如今的自己有了很清晰的定位,决定再也不浪,稳稳地苟过这三年。

十二月末,市内迎来了今年的冬雪。

这天早上的语文课上,不少学生已经因为空调暖风,和老师温温吞吞的语调昏昏欲睡。

却不知是谁突然小声说:“外面下雪了!”语气中隐隐有些激动。

安静的教室内瞬间荡起了波纹。

窗子旁边的学生们都忍不住掀起窗帘。

白茫茫的屋顶,白茫茫的花园映入眼帘的瞬间,都忍不住发出了小声的喟叹。

语文老师见状,也不讲课了,所幸将课本放下,和蔼地笑起来。

“既然今年的第一场雪,就提前下课吧,大家出去看。”

然后不等大家欢呼,就又补上一句。

“这周的周记,就以初雪为标题,写一篇800字以上的文章,文体不限。”

不过作业并没有打消学生们的积极性。

大家欢呼一声,从教室内鱼贯而出,把老师“小声点”的嘱咐抛在了脑后。

不少性子野的,已经迫不及待地奔向了操场。

林沐就是其一。

而且她还非要拉着许扶蓝一起。

许扶蓝也喜欢看雪景,不过她怕冷,刚出教室门就不肯挪动脚步了,最后还是生拉硬拽地带到了操场。

但要不怎么说她过来就是个多余的呢。

林沐刚下场,就和打雪仗的一群男女生混在了一堆,完全不管被她拉下来的这个了。

许扶蓝叹了口气,缩着脖子站在旁边哈热气。

连着大课间的半小时,12班的一群尖子生难得放开了闹这么久,最后想起下一节是班主任的物理课,才不情不愿地离开操场。

她落在人群的最后,眯着眼睛,搓有些冻僵的手指。

“冻伤了?”

听见他声音的死后,许扶蓝也懒懒地不想抬头:“还不至于,就是有点痒。”

“别抓。”

他却自然而然地攥住了她两只冻得通红的爪子,低垂眉眼,那一瞬间的温柔似乎带了缱绻的味道。

以至于许扶蓝心空了一秒。

仿佛回到了15年前,自己还在苦苦单恋时的光景。

情不自禁地问:“小放,你听过初雪的故事吗。”等到说完之后,才隐隐地心生悔意。

他揉了揉她的手,等感受到热意之后才停下,不过却没放开,还是裹在自己的手套里。

“没有,怎么了。”

她这时却已收敛好心绪。

此时又焉知自己眼中的“情不自禁”是不是“自作多情”。

便笑了笑:“没什么。”

将这一段轻描淡写地揭了过去。

事实证明,乐极生悲是更古不变的道理。

燕林摔了,而且摔得很惨。

他雪仗没打够,不要命似的在教学楼前面的台阶上溜冰玩儿,结果因为得意忘形,一个踉跄直接把自己摔进了校医院。

班委原本都约定好了,这周末要一起去采购元旦晚会用的东西,结果这下瞬间少了个搬东西壮丁。

几个女生围着他数落了半天,最后还是只能自己去。

出校门,这天许扶蓝起了个大早。

出门之前,她在日历上划了一个新的叉。

还是忍不住感慨。

一年了。

时间过得,委实太快。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8 21:16:00~2020-07-20 21:24: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言七、染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