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53章 第五十三杯
 
班主任来的时候, 脸色不是很好,一向和蔼的脸上仿佛罩着一层阴云,吓得班上几个皮猴子都不敢乱动, 莫谈其它学生, 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周放脸色不虞, 但还是沉着脸,推开椅子离开了座位。

被围在他周围的一群哥们咬着下唇面色复杂地目送。

路过班主任的时候,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示意他先出教室。

“都安静一点, 回自己位子去, 刚上楼就听见咱们班声音了, ”老师盯着这群咋咋呼呼的男生, 不满地皱起眉头,“昨天发的卷子都赶快做,下午讲。”

然后才转身, 带着周放离开了。

许扶蓝盯着竹马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直到他消失在最后一扇窗户后, 才收回目光。

想来等着周放的也不会是什么好事,她决定用班主任余威震慑来的几分钟安静来多刷几道物理题以示尊敬。

结果做了一会儿题, 除了跟爸妈通话以外,八百年不响一次的手机突然接到了电话。

许扶蓝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在一中,这会儿又快到上课时间, 到底是谁这么没有眼力见儿打过来的?

她掏出手机看了眼,竟然是八百年都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的大姑妈。

她找自己有什么事?

狐疑地接起来, 才发现电话那边的背景音喜气洋洋地,掺和着两三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喂?扶蓝呀,你在学校吧。”

许扶蓝皱皱眉头, 实在没办法露出什么好脸色。

“在,怎么了?”

“哦,这样的。你妈给你生了个弟弟,你过来瞧瞧?我们在市xx医院,从你们那儿公交转两路就到了。”

她握着手机的五指紧了紧:“我下个星期就期末考了,没时间。”

“哎哟,你平时学习那么认真,也不差一会儿,就当出来放放风嘛。”

“我们学校很难请假,而且下午还有随堂测压。”

“看你妈和弟弟不算家里正事?你们班主任还能不批假呀。”

许扶蓝很想告诉她,弟弟以后还要祸害她大半辈子,抬头不见低头见,但这辈子的高一上学期期末考试很重要,只有一次。

但最后沉默了很久,也只是抿抿唇。

“好,我知道,看情况吧。”

那边又想说什么,但许扶蓝眼疾手快地挂掉了电话,把女人的声音隔绝在了电波另一头。

医院的病房内,许扶蓝的大姑妈许白卉握着手机,听着倏然响起的忙音,一时无法接受自己竟然被一贯乖巧文静的侄女挂了电话的事实。

她五十好几的人了,自恃长辈,以前过年过节家里人聚餐的时候,也没少拿过来人的口吻教训过许扶蓝,那时候侄女也顶多低头不语,从来不曾顶撞过她。

按理说,今天老许家多添了个男丁,该是喜事儿,可她的好心情却瞬间就被打搅了。

因此回头跟许扶蓝爸爸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忍不住夹枪带棒。

“蓝蓝怎么念书越念越孤僻了,我给好心她打电话让她来看看她老娘和弟弟,话都没说完呢,就给我挂了。”

许爸爸晓得自己闺女一向好脾气,听见姐姐说这话心里也是懵地:“怎么会?”

许白卉瞪了他一眼:“我是你姐姐!我还会平白无故编排我侄女?”

见弟弟皱皱眉头没说话,表情似乎有些不满,顿时气上心头。

“成,大好的日子,你们一家子就是想找我不痛快,那我走,不待这儿碍你们眼,”她横眉竖眼,转身拎起自己的包做出要走的样子,惹得一旁的二妯娌赶紧伸手去拉劝。

“大姐,你跟二哥气什么,”她笑着说,“这不看时间快到上课点儿了吗,一中听说校规严得很,蓝蓝多好的孩子呀,可比咱们兆天儿听话多了,怎么可能故意挂你电话。”

女人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半推半拒地被拽了回去,斜着眼睛乜了眼许爸爸。

“我看你就是读书读太多,看不起你老姐?你大学学费一半都是我给你出的,现在给我摆脸子让你念书倒念成冤家了。”

许爸爸四十好几的一个大男人,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么数落也没面子得很,偏偏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只能涨红着一张脸站在旁边。

许扶蓝她二妈好说歹说总算把许白卉劝住了,拉着这位大姐坐到了旁边凳子上。

许爸爸站这儿也觉着尴尬,索性转身准备回病房里看媳妇。

只是拉门的那一瞬间,还是把许白卉的最后一段话听进了耳朵里。

“他们家那姑娘念那么多书有什么用?照我说啊,学历不用那么高,还不如捯饬漂亮点儿早点嫁人。”

“现在老二家又生儿子了,等以后要准备两套婚房,要不找个有钱的人家多拿点彩礼,这么多年养个闺女,就算读到女博士出来不照样赔钱。”

许家二妈瞥了眼许爸爸,拉着许白卉压低声音。

“行了姐,少说点儿,二哥在呢。”

许爸爸捏着把手的十指紧了紧,心里跟让锤子砸了一样难过。

麻木了一般推门进去,看着躺在刚刚生产完床上的妻子、想到这大半年都泡在学校里不怎么回家的女儿,脑子却空荡荡的。

不知道什么滋味。

回到教室后,一节数学课许扶蓝听得心不在焉,被林沐提醒了好几次回神。

“嗳,许扶蓝,你说教导处让周放过去干嘛?”下课后,燕林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问,“怎么一节课了还没回来,不会真的跟那个谁有关吧?”

一股烦躁凭空升上心头,许扶蓝翻了翻手上的习题册,没了继续做的兴趣,反手盖上。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是周放他妈?我是你爸?”

接着直接暴躁地推开摊在桌面上的书,脚尖点点燕林的凳子。

“起开,我要出去。”

林沐见她脸色不好,立刻瞪了燕林一眼,起身跟了上去。

许扶蓝离开教室之后,没有去洗手间,而是逆行穿过人流爬到了教学楼顶层。

推推天台的门,却发现连锁都已经锈得连上了门板。

“”

顶楼楼梯间的角落很暗,她靠着门板,挡住了唯一一丝从天台透出的光,摸摸口袋,突然很想抽根烟。

她上辈子高中改邪归正之后烟也没戒掉,瘾不大,高考之前压力大的时候,包括后来一个人在省会闯荡,吃了客户的白眼、上司的编排、同期的排挤,没人哭诉的时候,才会半根再掐掉。

她回忆起从前的事,总觉得已经是很久之前的故事了。

别人的故事。

现在成了老师、同学们眼里的尖子生、乖乖仔、优秀班干部,也换成了年轻的躯壳,她是真没想到还会有犯瘾的一天。

哂笑一声。

她奶奶家的所有人还真挺擅长给她添堵的。

“蓝蓝,你怎么了?”

回过头,看见林沐站在台阶下,小心翼翼地问。

从她这个角度看,顶楼黑漆漆地,铁防护栏又把许扶蓝档了大半,完全看不清她的脸。

林沐直觉许扶蓝不对劲。

她平时也会因为舒冰、宿琬开过分的玩笑生气,因为燕林插科打诨抽他,因为被周放管着不耐烦。

今天却不一样。

像是整个人都浸在深海,她刚刚从上方瞧自己的那一眼,仿佛沉进了黑黑的潭水中。

只不过这种感觉一闪而过,许扶蓝很快从角落里小跑下来。

“没什么,”她说,脸色还算平静,朝不远处的教导处努努嘴,“跟我去瞅瞅周放?”

林沐迟疑地点点头。

想起刚刚她好像接过一个电话,还是忍不住追问:“是不是你家里有不好的事?”

许扶蓝一愣,旋即笑起来。

怎么会是不好的事?她家里可是添新丁了。

“想多了,我就是刚刚上课困,想去天台吹吹风。”

林沐:“真的?你早上不是喝过咖啡吗。”

“可能是喝多了吧,到三四节课还有什么效果,你昨天不也抱怨了?”

“那你要是不开心要跟我们讲的,闷在心里不好。”

林沐其实还想引经据典说说高中生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但想想许扶蓝一犟起来的锯嘴葫芦样,还是决定不要自找没趣。

许扶蓝白了她一眼:“我知道的,放心吧。”

林沐却看着她的侧脸想——安慰许扶蓝这种噩梦级副本,果然还是得找周放。

因此拉着她跑得比许扶蓝刚刚还快。

到了教导处门口,两人看着紧闭的防盗门,放弃了听墙角的打算,站在门外的走廊上看风景。

不过教导处主任倒也没那么丧心病狂,把人留了一节课后,大约是看在周放年级前三钉子户的面子上,还是把他放了出来。

背后“咔擦”一道开锁声。

“记得回去好好学习!现在高中生一个个的毛都没长齐呢,就开始搞男女关系,害不害臊。”

接着是女生不情不愿的声音:“知道了。”

“唠叨一节课了,烦不烦。”

“嘿你还来劲儿了?”

“我错了主任!这就走这就走,不在这儿碍您的眼。”

“滚回去上课!”

接着是饱含愤怒的一道摔门声。

许扶蓝和林沐面面相觑。

周放跟在尤诗涵身后出来,面无表情的样子像尊没有感情的雕塑。

他一抬眼,就对上了许扶蓝藏在镜片后的一双黑漆漆眼珠子,张张嘴正想说话,又被尤诗涵抢白了。

“喂,你别生气嘛,大不了我之后追得低调点儿呗,”女生笑嘻嘻地,伸手想去拉他的胳膊。

被周放躲开之后也不生气,照旧雀跃着:“那什么,我刚刚可都把锅都揽过去了,没让主任多骂你一句欸,你今天中午就不能跟我一起吃个午饭之类的。”

周放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

“我在今天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就没超过三句。”

“被你连累到这儿来,还得感恩戴德?”

他这语气,已经可以听出分明的不耐烦了。

但他对面的女生却像是没知觉似的,照旧笑眯眯:“你不长这么好看我能喜欢你?”

她上两周作的妖已经耗光了他的耐心,周放现在就懒得跟她多废话,拔腿就朝许扶蓝这边走。

尤诗涵坚持不懈地跟在他后面。

“不是,你去不去好歹回答我一句嘛周放,你真的脾气好差哦。”

周放在许扶蓝面前停了下来,像是没听见尤诗涵叽里呱啦的一大堆:“你在这儿干嘛?专门等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的瞬间,心情就好了许多。

许扶蓝摇摇头:“吹风。”又指指林沐:“吃瓜。”

言简意赅。

“哦,那回去吧,马上第三节课了,刚刚数学老师有没有布置作业?”

“作业没有,说了明天晚上要小测。”

尤诗涵见他就这么旁若无人跟另外一个女生说话,咬着嘴唇满心不甘,看清了许扶蓝的脸后,心念一动,小跑着追上来,强行跟他们并排。

“嗨,你就是福来吧?”漂亮女生这么灿烂一笑还是挺蛊人的,“我知道你,你和周放从小一起长大吧?好羡慕啊,我也想跟他青梅竹马。”

许扶蓝声音一哑。

她倒是看出来者不善。

“呃我们不熟吧?”起码还没熟到呼叫外号的地步。

尤诗涵却笑着说:“没关系,我们可以现在开始熟悉。”

“听说周放把你当妹妹疼?我也可以把你当妹妹罩着。”

许扶蓝:“大可不必。”她并不打算在本年级内称王称霸,只想在年级排行榜上有万丈光芒。

见女生还想说什么,她却不打算奉陪了。

“抱歉,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不太像跟陌生人闲聊。”许扶蓝觉得她的情商是可控的,想高就高,想低就低,“而且我也没有随便在外面认兄弟姐妹的爱好。”

刚想说她是独生子女,又想到家里才添了个大胖小子,话说了一半吞进肚子里,愈发不爽。

她不爽了,总得拉个人一起遭殃。

环顾一周,尤诗涵脸皮像是挺厚的,被她这么怼脸色也就变了那么一变。

而林沐比她还玻璃心。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是不要迁怒小姑娘了。

看来看去,也就周放最合适。

所以她看着周放,面无表情地说。

“你也少跟我攀亲戚,谁是你妹啊?”

接着掉头就走,就给他留下了一个高贵冷艳的后脑勺。

男生盯着她的背影愣了三秒,而林沐眨眨眼突然有点幸灾乐祸。

一山更比一山高,你周放平时对着我们拽得不行,还不是被许如来一巴掌拍在五指山下翻不了身?

她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男生,却没想到,压根没看到意料中手足无措的表情。

而且这厮竟然笑了。

笑了??

为什么?!

周放低下头,漂亮的唇形翘起愉悦的弧度。

像是遇见了什么意外又惹人开心的事似的。

接着他扭过头看向尤诗涵,笑容又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堪称当代变脸大师。

“想跟我当青梅竹马?可以啊。”

这厮恢复了平日里和朋友相处时一贯骚包的语气,想来也轻易地让级花的滤镜破碎了。

“你重新投个胎,赶早儿。”

“下辈子,说不定就赶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卡文了,跟拥有青梅竹马的基友补了补课,成功渡过了这个难关。

就是柠檬恰得人有点难受(酸,国家为什么不分配青梅竹马!感谢在2020-07-24 23:45:53~2020-07-26 22:53: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哈哈哒 3瓶;江言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