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54章 第五十四杯
 
于是周放和尤诗涵的绯闻, 暂时以两位主角被约谈作为结局结束了。

虽然现在提起尤诗涵三个字,班上好事的男生还是会朝周放起哄,但临近期末考试, 大家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关注他的绯闻。

这两天的小测全是老师押题, 再加上班主任原本就是出卷老师, 出卷子的时候加塞了不少干货。

虽然要跟隔壁11班分享,但这并不妨碍学生们求学若渴,做完了手上刚发下来的卷子,还要去办公室找老师开小灶。

许扶蓝几门小测的成绩都还不错, 下午放学去吃饭, 遇见了好久没见的宿琬。

“我真的快要被天体运行搞疯了!到底什么时候分科啊”

许扶蓝喝了一口碗里的莲藕汤:“有什么不懂的?这周末我给你补补课。”

女生从臂弯间露出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睛:“可我怕我听不懂。”

“没关系, 听不懂就多给你讲几遍呗。”

“真的?”宿琬的眼睛亮起来, 笑嘻嘻地蹭蹭她的胳膊,“呜呜呜,蓝蓝你太好了。”

许扶蓝揉揉她的脑袋, 笑着没说话。

晚自习考语文,许扶蓝一回到教室, 就看见燕林拿着必修一课本,在座位上苦背再别康桥。

“这都多久了, 你这云彩还没挥进脑子里啊。”她一脸稀奇地坐下来,“上周不是才检查过默写吗?”

燕林幽幽地说:“你这等魔鬼是不会懂我等凡人背书时的痛苦的。”

今天早自习,他可是亲眼所见许扶蓝翻出了语文古诗文选修的课本, 在他旁边背长恨歌的。

许扶蓝:“少找借口了吧,你就是不复习, 没听说过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吗?”他但凡多花一点精力在学习上,也不至于自招考第一,现在却只能在年级里混个十来名吧。

燕林的表情瞬间跨了, 然后在许扶蓝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突然一把抱住了她的胳膊。

“许扶蓝!许哥!求你了,救我一命吧!”

必背古诗词错一道罚抄原文50遍,这是语文老师的规矩。

“你撒开,”她颇不耐烦地甩开他,“自己不会做小抄?我要是抽到隔壁空教室去考了呢。”

燕林的手松了松,嘴角瞬间也耷拉了下来。

“你好无情啊,”他声音有点硬邦邦,“上周默蜀道难你不是还给周放放水了吗?我看见了,你偷偷拿笔改了他俩错别字。”

“那人家也好歹背下来了,你呢。”

他撇撇嘴,趴回自己的桌子上。

“切,你就是区别对待。”

许扶蓝觉得好笑。

她先把桌子上摊开的资料、笔记本收拾整齐了,掏出计划本把今天已经完成了的划掉,然后凑近他一点点,小声调侃道:“做小抄不会做?那要不要我教你。”

“你能教我啥。”

许扶蓝朝他揶揄地挑挑眉,从笔盒里掏出一支铅笔,把他的胳膊推开一点露出一片空白的桌面。

“喂,看不出来啊,平时正事儿不干,竟然还是个好学生呢。”

自动铅笔的铅芯点点桌面。

“会不会啊?”

燕林立刻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你才看不出来呢。”平时乖得像个什么都不懂的书呆子,现在看却不尽然?

许扶蓝懒得跟他吵。

除了像他这样没必要动歪心思的学神,哪个学生在学生时代没试着搞过旁门左道?

她现在是不瞎搞了,不代表她之前不懂啊。

“行了,你快背书吧。”

燕林乜了她一眼,没好气地翻开书。

于是周放打完球回来,一眼就看到了两颗凑得很近的脑袋。许扶蓝凑在两张桌子的桌缝间,正小声跟她同桌说着什么,表情看起来有些嫌弃,但是他偏偏就看出了一分跟别人没有的亲昵。

他大步走回座位上,先反身把篮球塞回桌肚里。

“嗳,燕林,你要背书就好好背,挺胸抬头会不会啊?”

许扶蓝一抬头,赶紧心虚地坐正了身子,并且欲盖弥彰地帮燕林把桌子上的书扒了扒。

周放:“许扶蓝,你又干嘛呢?别以为我看不见。”

“”

“我没干嘛,你怎么整天管东管西?又不是我爸。”

许扶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挺挺身板儿——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她怂什么。

“你要叫我一声爸我也不反对,”他却一瞬间笑开了,伸手来薅她头发,“乖蓝蓝,离那些混小子远一点儿听到没?”

“滚!你手很脏去洗手啊!”

少年一脸灿烂地被赶跑了。

晚上的小测果然如许扶蓝所预料的那样,班上一半的学生都被抽到隔壁的空教室去了,而她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燕林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一座可以遮风挡雨的大山。

许扶蓝实在没办法同情他。

第二天卷子就发下来了,许扶蓝130,又是全班最高,作文拿了56分,她习以为常地听语文老师拿去当例文,然后卷子拿到手上之后,又被其它的学生要走观摩。

再过几天期末考试,班上因为元旦晚会松散了大半个月的气氛总算重新紧张了起来。

而燕林因为错了两道古诗词,这两天都在苦着脸罚抄。

许扶蓝听他来来回回抱怨,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下午阅读课的时候赶紧抱着题目去办公室找班主任。

办公室不远,走两步路就到,她过去的时候,办公室的老师正在商量推荐去搞竞赛的名额。

“秦老师,你们11班的蒋笙,好像读初中的时候就是竞赛生了吧?”

“确实,但我上次问他,他说没兴趣欸,夏老师你们班打算怎么办?”

班主任念了几个名字,虽然有几个综合排名不算很靠前,都是平时理综成绩拔尖的。

“你们班不是还有个女生,总在年级前几的那个,怎么没有她?”

“哦,你说许扶蓝啊?这孩子很用功,但是搞竞赛的话还差点儿,她走大文大理更保险。”

许扶蓝抓着教辅的五指紧了紧,悄悄地从走廊上退了回去。

晚自习之前,夏老师果然到班上来叫走了包括周放和燕林在内的几个学生,直到上课铃响才放他们回来。

今天没有小测,第一节自习下课之后,林沐好奇地问他们俩老师找他们是为什么事。

“竞赛,”周放皱着眉头拍开了林沐戳在他背后的笔杆儿,“你想去?想去直接找老班。”

林沐缩着脖子摇摇头:“不不不我没兴趣,我以后要去读文科的。”

说罢又扭头看许扶蓝:“说起来下学期期中之后就要分科了吧,蓝蓝,你读文读理啊?”

“她肯定得读理啊,”燕林理直气壮地插了句嘴,“年纪前五钉子户,读文也太浪费了。”

林沐:“也是哈,蓝蓝文综理综成绩都好,读理的话以后的选择也更多。”

大家似乎都默认了她不会选择文科,毕竟许扶蓝从初三开始,在理综三门上花的时间要数倍多于文综。

她如果不是早就打算好了读理科,何必费这么大劲儿考自招?理综也只用学个马马虎虎,反正也要分科,把三大主科基础打好,岂不是比浪费时间在以后不会学到的科目上划算。

许扶蓝手上的笔却停了停,在大家的一片笃定中,突然轻描淡写地开口回答道。

“读文吧,我比较适合文科。”

果然惊掉了一片下巴。

连刚刚没有参与谈话的丁蕾和宋茵都扒住了她的椅背:“蓝蓝,你认真的?”

她做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坦然地点点头:“嗯,我考虑了大半年了。”

林沐目瞪口呆:“那那你还”还那么用功地啃生化物?

许扶蓝在刚考上自招之后,确实是打算读理的,毕竟一中的理科师资力量更胜文科,理科生填报志愿的时候专业选择范围也更大,她那个时候觉得自己文理都不错,有那个自信把理科学好。。

上高中之后,虽然周围的环境给了她很大的压力,但是许扶蓝即便产生了动摇,也暂时没有放弃学理的想法。

分科的时候还没到,她想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给自己更多的选择空间。

就像她不想像曾经填报志愿被学校挑选,自己未来的选择权力是由自己挣来的,她不想再过“应该”怎么过的日子,她想过自己“愿意”过的日子。

决定选文科,不是一朝一夕间做出的决定。

她如果选择继续留在重点班,按部就班地跟着理科班的步调继续学,只要她不懈怠,上双一流大学大概率是没问题的。

但是许扶蓝知道,她现在的野心并不止于普通的211、985。

她固然能凭借努力,在高一刚开学大家都还没有收心的情况下暂时领先,但只要随着时间推移,她的那点努力很快就会变得不值一提。

就像今天班主任说的那样,许扶蓝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上限在哪里,所以也不会因为竞赛选拔将自己排除在外忿忿不平。

她不笨,甚至说算得上一个聪明学生——所以她能在自招考试选拔里脱颖而出,在卧虎藏龙的市一中当一整个学期的年级前五钉子户。

但她和燕林、周放、蒋笙这样的学生不同。

许扶蓝算不上有多擅长理科,她的理综成绩充其量能做到不拉胯,否则上辈子,她也不会在分科前哭着做物理卷子做到凌晨两三点,最后还是不得不选择当普高里的文科生了。

虽然说,离开重点班,也就等于离开了一中倾注最多的师资力量,但是她更适合当一个优秀的文科生。

更何况,许扶蓝还非常喜欢历史。

浑浑噩噩的初三让她没有空闲去考虑以后,高一刚开学她找不到需要努力的“以后”,现在她好像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以后”。

家里喜添新丁的消息,也证明她确实无法停下脚步。

许扶蓝知道,从弟弟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她从今往后,凡是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只有这样,面对未来的所有未知,她才有那个底气、有那个权利去说一声——

“不”。

作者有话要说:  喝了药今天又是一条好汉!歇一会儿去肝二更啦~感谢在2020-07-26 22:53:14~2020-07-28 21:11: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郗幼菱 20瓶;江言七 11瓶;柒柒 10瓶;哈哈哒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