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55章 第五十五杯
 
相较于其它几个人的反应, 周放显然对她的回答早有预料。

“福来还是比你们都清醒。”他单手搭在椅子靠背上,扭头看他们,“她本来就适合读文。”

林沐:“但我觉得蓝蓝理科成绩很冒尖儿啊。”

燕林:“我怀疑你在内涵许扶蓝。”

丁蕾&宋茵:“许扶蓝你理综成绩不要给我吧。”

周放:“我们蓝蓝主要是努力, 单说脑瓜儿的话”

许扶蓝一巴掌甩在了他脑袋上。

少年摸着脑袋“嘿嘿”笑了两声, 反手温柔地揉了揉她细软的发丝。

“别生气, 哥哥夸你呢。”

她翻了个白眼,懒得多跟他计较。

这天过后,又考了几天试,期末考试就这么来了。

进入高中的这半年来, 大考小测不断, 大家也早就适应了这种紧张的学习生活, 许扶蓝即便紧张了两天, 等到了考试的时候,坐在考场里,倒也没多大感觉。

只不过林沐又因为感冒发烧进了医务室, 她和舒冰俩轮流给她送饭。

因为来年要就期末考开年级家长会和表彰大会,所以她们都有点担心会不会影响林沐的状态, 毕竟林沐她妈妈

但她们俩也没敢多放松就是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许扶蓝总觉得这次考试的卷子与前三次考试相比要简单一些, 或者说是解题的时候吧,她之前只能是说会做题,但这次理综、数学的几道压轴, 竟然都有种触类旁通、看完题目就有了解题方向的灵活变通感。

虽然说整体难度不算多大,但也可以证明自己的题海战术十分有用。

期末考试结束当天下午, 班内大扫除,因为工作量大,所有学生都被留了下来。

不过许扶蓝不明白的是个儿高的几个被留下来扫扬尘就算了, 她一个160cm整的小矮子,也被安排拿着扫把棍儿顶抹布在四楼办公室外扫扬尘是怎么回事儿?

班主任拍拍她的肩膀,一脸“委以重任”的表情,

许扶蓝只好认命地举起扫把踮起了脚。

——只后悔今天上学来没带帽子,昨天头发怕是白洗了。

和她一起被安排了的还有班上另外一个女生,两人商量之后,决定一人承包一半走廊,等扫完扬尘再扫地,然后就分头行动,保持着礼貌上的沉默。

不过这种全校统一大扫除,学生们要能安静呆着才是稀奇。办公室楼层经过的学生少,但也有不少男生举着拖把在本班清洁区打闹,等溅路过的女孩子一身泥水,又被追着满楼层跑。

12班的清洁区在楼下靠近小花坛的地方,垃圾不多,偏僻,最好偷懒,是每次大扫除的香饽饽,可惜今天恰好轮到周放那一组值日,十来个人欢天喜地地拎着班上一半的扫帚簸箕跑了,剩下的该擦窗户的擦窗户,该铲口香糖的铲口香糖。

许扶蓝认真专注地搞定了自己的分区,拍拍肩上的灰,准备回教室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准备帮忙的。

男生们绕了几栋教学楼才找到一间有空位的洗手间,这会儿也洗完垃圾桶回来。

燕林大头儿,一边哼班歌一边在楼梯上表演□□,被路过的年级主任发出警告。

“上下楼不准追逐打闹!”

“yes sir!”

一扭头就瞄间了许扶蓝。

见她扛着一柄长扫帚,身上灰扑扑的,眉梢一挑坏笑起来。

“嗳,许扶蓝!”

女生不知道在想什么,茫然地抬起头眨眨眼睛。

他朝她的脑袋努努嘴:“刚扫完扬尘?”

“嗯咋了。”

“你头上掉了一只蜘蛛!”

“啊啊?”

许扶蓝原本正在神游,这下吓得整个身子都僵了——她原本就怕蜘蛛,活到多少岁都怕,握住扫把的十指发紧。

“真、真的啊?”

燕林一脸严肃:“嗯,真的。”然后放下手上的垃圾桶,一步两步凑过来,认真地说:“你别动,我给你拿下来。”

“好你快点儿。”

燕林看着她额头上冒细汗的样子憋住了不敢笑,等靠近之后,突然伸手一把薅乱了她的头发。

“哈哈哈哈,骗你的,傻不傻呀?”

他笑得花枝乱颤,带着身后的几个跟班儿一同。

许扶蓝:“”眼神逐渐凶恶。

燕林见势不妙,逐渐收了笑容,在她抡起扬尘扫帚之前撒腿就跑。

“燕林!你给我站住!”

“我错了大姐,大哥!!”

追到楼下,差点儿一脑袋撞上了班主任,她赶紧乖乖地收了扫帚,立正稍息,站在走廊边上听候检阅。

万幸夏老师的注意力被先冲过来的几个男生吸引力走了,吼了燕林两句,扭头看见许扶蓝就又笑了一脸。

“扫完了哈。”

“嗯嗯。”

“,幸苦了,”班主任善始善终,丝毫不嫌弃她落了一身的灰,“自己任务做完了可以先放学,去吃饭吧。”

许扶蓝眨巴两下眼睛,没直接说要等林沐:“没,我先去看看还有没有要帮忙的。”

老师果然表情愈发欣慰。

“好,去吧。”

许扶蓝先把校服外套脱了,塞进走廊上的桌子里,然后从擦门的那哥们儿旁边弯腰挤进教室。

“沐沐,搞定了吗?”

林沐是负责扫地的那一拨。

她抬头,刚想说话,几个女孩儿拖着几米长的大管子从厕所搬进教室,然后开关一拧,瞬间发洪水似的漫了一整间教室。

“都躲开都躲开!”

“啊啊啊!”

提醒来得太晚,没及时踩上桌子的都湿了鞋,其中就包括惨兮兮的许扶蓝。

“”她抬头看了眼丝毫兄弟义气没讲,只顾着自己第一时间跳开的林沐,“友谊的小船今天侧翻进了马里亚纳海沟。”

林沐“嘿嘿”一笑,顺便好奇:“友谊的小船什么新奇的形容。”

许扶蓝:“没什么,我瞎说的。”反正鞋也湿了,就转身去找其它同学问有没有剩下的活儿要干。

“嗳,许扶蓝,这里!”

许扶蓝小跑过去,被擦窗户的女生塞了抹布。

女生满脸歉疚地说:“内啥,不好意思哈,刚刚数学老师叫我去办公室,这一扇还剩半边就擦完。”

“哦,没事儿,你去吧。”

“呜呜呜亲爱的我爱你。”

高中女生之间腻腻歪歪大家见怪不怪,林沐甚至还凑过来主动撅嘴:“呜呜呜,亲爱的,人家也想要亲亲。”

被她嫌弃地推开嘴。

“滚!”

女生吐吐舌头,憋着笑跑了。

12班教室所在楼层不高,只不过没有按防盗窗,要站在窗台上擦外面,从下往上看,还是有点吓人。

许扶蓝虽然有点心慌,不过也没太当回事儿,反正顶多探出去半个身子,于是搬了凳子过来就上 了。

周放和其它组员打扫完之后,有几个人直接去吃饭了,他和室友留下来,等年级纪检过来打分。

两个人百无聊赖地坐在擦干净的花坛上侃大山,室友的注意力是不是被路过的漂亮女生吸引了,周放没多大兴趣,虽然长着一张在高中男生中格外出挑的帅脸,可惜一摆出面无表情的样子就显得生人勿近。

有的胆子稍微小一点,都不敢直视,会低着头绕开。

现在没有尤诗涵骚扰,他难得清净,就放空双眼往天上看。

一看不得了了。

“许扶蓝!你干嘛呢?!”

许扶蓝吓了一跳,原本蹲得挺稳,都差点儿给他吓得心跳骤停。

“我真是,”她按按胸口,朝楼下吼道,“周放你是傻比吗?我要摔下去你接着!”

周放一噎。

“我——你——”

“你给我下来,蹲那儿不是找摔啊?”

“要你管?我擦窗户我乐意!”

这态度,气得他把手上的扫帚网旁边一摔,扭头就上楼去了。

一进教室,把还没来得及从窗台上下来的许扶蓝抓了个正着,登时二话不说,三步做两步冲过去,直接握住她的腰给拖了下来。

教室里人都没走空,许扶蓝一张脸红到了耳根子后面,又羞又闹,劈头盖脸扔过去一张抹布。

“滚!”

就拉着在旁边吃瓜看戏的林沐走了。

女生闹脾气的原因千千万万种,总有一款适合你。

晚上自习上了个形式,班主任搬了电脑过来给大家放肖申克的救赎,学生们也不讲什么纪律了,座位乱换,关系好的互相挨着讲小话,到最后都没多少人是在认真看电影了。

周放想到今天许扶蓝大半个自习都没理他,有点心虚,扭过头想讲个笑话逗她开心。

结果一回头就看见许扶蓝拿着张英语卷子,正跟燕林讲时态呢。

又凑得非常近。

脸色一沉,差点儿没直接动手给他们俩薅开。

等他们讲完了,自己想说的话也忘了个一干二净。

周放对着许扶蓝询问的眼神卡了几秒壳,突然记起来了件正事儿。

“对了蓝蓝,昨天晚上叔叔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们什么时候放假,他好过来接你。”他随手翻了翻许扶蓝摊在桌面上的笔记本,顺口问,“你最近没给他们打电话吗?我听说阿姨生了,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你弟弟啊。”

他问的时候没想太多,所以没想到许扶蓝会突然沉默。

她低垂眉眼的样子,在暗暗的电影反光下看上去似乎有些失神。

半晌后,才笑起来。

“放假之后吧,”她把桌面上摊开的卷子收拾好,云淡风轻地说,“我也还没去看过他呢。”

周围刚刚忍不住噤声的几个也随之松了口气,林沐也重新亲亲热热地凑过来。

“我也要去,什么时候啊?喊上舒冰和小碗呗,我们带点水果去看看阿姨。”

一边忍不住感慨说自己也想要个弟弟妹妹,这样爸妈就不会盯着她一个管了,家里还能多个小的陪她玩。

宋茵不是独生子女,家里头顶上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她是他们家老来得女,说到这个话题也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净说哥哥多爱欺负她多坏,还是姐姐好。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开来。

也只有周放注意到了许扶蓝放空的眼神。

他有点不解。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28 21:11:20~2020-07-29 21:45: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红 8瓶;哈哈哒 3瓶;江言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