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59章 第五十九杯
 
他们俩没在医院呆多久, 许扶蓝怕自己打扰到妈妈休息,等快到三点的时候,就拉着周放离开了。

看他一脸不舍, 许扶蓝觉得稀奇。

“这么喜欢小孩儿?”

男生眨眨眼。

“也没有。”

“走吧, 送你回家去。”

寒假开始了。

对于许扶蓝来说, 这是一个很无聊且忙碌的假期。

妈妈出院之后在家坐月子,没满月的小毛孩儿小小一团,窝在摇篮软绵绵的厚被子里,露出的小手小脚白乎乎的, 像糯米团子。

可惜小孩儿对许扶蓝来说, 就跟她上辈子的墙头一样, 再可爱, 也永远只有一时的兴趣。

每天逗着玩玩儿,剩下的时间就被吵得恨不得再把他再塞回娘胎重造。

妈妈不年轻了,所以许扶蓝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学会了如何冲奶粉、哄睡觉、换尿布, 小祖宗开嗓嚎的第一声都能立刻冲到他的小摇篮旁边。

原本应该留养膘的春节,她倒是被小祖宗生生熬瘦了三斤。

这小破孩儿倒好, 每天折腾他姐折腾得起劲儿,自己好吃好睡好玩, 养到满月酒的那天,咧着小嘴逢人就傻笑,小模样嫩生生地, 谁抱都不哭,完全不认生, 忒招七大姑八大姨喜爱。

来人就伸出他裹在小红袄子里头的断胳膊要抱抱,然后糊对方一脸口水,“咯咯”地笑。

偏偏人家还特吃这一套。

许扶蓝瞅着十分担忧。

毛都没长齐呢, 就有海王资质了。

又怕是弟弟太傻,所以才来者不拒,长大了会让人骗让人欺负。

小毛孩儿没有小名儿,刚出生家里人就一口一个“毛团儿”地叫,叫成习惯也不改了,丝毫不考虑小朋友以后长大的面子问题。

大名许嘉名,是家里唯一良心尚存的姐姐许扶蓝取的,取自刘向的《九叹逢纷》——“原生受命于贞节兮,鸿永路有嘉名”一句。

有善良、美好、乐观的寓意。

为此,她还不得不在许嘉名的满月酒上,硬着头皮向满座亲朋致辞,用在年会上致辞一般的态度讲了一大堆狗屁不通的场面话。

搞得某重要工程命名仪式一样郑重。

但许扶蓝也知道,这是爸妈想要让自己的安心的意思。

虽然许家的亲戚都烦人得很,当初看她是女孩儿,背着爸妈说了多少读书无用的废话,现在见她在市一中混得风生水起,又急不可耐地领着自己家孩子到她面前,旁敲侧击地问能不能帮忙补习,或者借他们资料笔记。

许扶蓝能答应就怪了。

可看在爸妈和臭弟弟的面子上,她还是稍微敷衍了一下。

“主要还是学习态度,自己认真读书比请一百个家教都有用。”

不认真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文曲星下凡都没办法往浆糊脑子里灌文章。

“笔记的话我现在还有用,可能没办法借给弟弟/妹妹。”

心里能不能有点儿ac数?上来就想白嫖,你是当初夸过我漂亮聪明还是过年给过我红包,真以为自己是长辈,能靠一张老脸在小辈间刷好感啊。

你靠那面子赊多少帐了?

“没有补课,全靠自觉。”

不如多从你们自己的教育方法上找点儿问题,别孩子成绩上不去就怪老师怪学校,你家孩子又不是爱因斯坦转世,上课不听讲下课不写作业,考试还想拿高分?

你仿佛在白日梦里看风景。

然后一转身,从某个大姨怀里抱过弟弟,把还只会睁着大眼睛吐泡泡的许嘉名当挡箭牌。

“弟弟得喝奶了,您们聊,我先走了?”

一群她甚至都叫不上名字的亲戚只好大眼瞪小眼目送她离去。

堪称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这注定是兵荒马乱的一天,她回家之后就累瘫了。

许嘉名倒好,返程的路上睡得混天黑地,口水糊在他的小被子边儿上,让妈妈和许扶蓝都哭笑不得。

这小孩儿最大优点就是会认人,许扶蓝照顾他的时候多,也就格外亲近姐姐。姐弟感情在短短二十来天的寒假里呈指数爆炸性增长,许爸爸在家的时候少,又是个特别喜欢拿胡子茬蹭小婴儿脸的直男糙大叔,每回都惹许嘉名哭。

后来他想要抱抱儿子都得看姑娘脸色。

带娃的时间一长,寒假里学习的时间反而没有抓得那么紧了。

上学期期末考试卷子难度不大,许扶蓝拿了年级第二,又压了万年老三周放一头。原本是让人振奋的消息,但一想到开学期中之后就要分科,她寒假就也没花太多时间在理综三科上。

想想分科之后,周放不用再受文综拖累,必然纵身一跃要跟蒋笙一争高下,她就已经忍不住怀念看到“周放”在“许扶蓝”三个字底下时的痛快了。

不过除此之外,三大科她可完全没有放松,特别是数学,虽然白天忙于带娃,可是该做的卷子、该预习的教材,许扶蓝一点儿都没落下。

林沐舒冰宿琬又都是放了假就闲不住的主儿,小年之后三天两头喊她出去看电影唱k逛街压马路,总结下来,高一的寒假,忙碌且充实,让她久违地感受到了现充的快乐。

市一中高一高二大年初八就得去上学,于是初七这天,白白胖胖的许嘉名小同志被爸妈扔到了他姥姥家,而从来没有送过女儿上学的许妈妈收拾得精神妥帖,要去许扶蓝宿舍给她挑刺儿了。

天下妈妈都一样,爱收拾爱折腾爱拍照。

到校门口一下车,许扶蓝就被母上拉着在校门口、小花坛、樱花道、荀子像等多个地标轮番打卡,拍到她怀疑人生。

“妈,一中的树也就是普通树,没啥好拍的。”

“但妈妈第一次送你来学校啊,跟我一起拍两张合影当纪念,以后你长大了也可以看的!”

“好了!你这孩子,拍个照能要你命啊?快快快,笑一个。”

“她爸,你看许扶蓝!怎么就这么犟?”

许爸爸只好来打圆场。

“行了你就听你妈的,她就拍这一次,顺着她我们爷俩都好。”

许扶蓝:“”

去年开学没照的照片怕是今天一天都让她老妈补了回来。

果然在家母女温馨和谐的体贴日常都是假的,许扶蓝的亲妈今天满血复活了。

一直折腾到中午才匆匆到食堂吃饭。

许妈妈扫视了食堂二楼一周,转过头盯着许扶蓝,搞得她有点背后发毛。

“怎、怎么了?”

许妈妈:“你平时是不是就吃点儿馄饨面条混日子呢?”

许扶蓝:“嗯?!”

“我就知道!”老妈一拍桌子,“就知道你在学校不会好好吃饭,平时学习那么紧张,吃这么点儿身体受得了吗?”

“其实还好了,我中午都吃米饭的。”

“晚饭就能敷衍了?你们晚上不上自习吗?”

她算是看出来了,今天赵女士一定得找找茬才能顺气。

许扶蓝决定阳奉阴违:“好,我以后晚上也吃米饭。”

又说了好多好话,才成功地把赵女士安抚下来。

好在放假回家之前,她有所预兆地把寝室收拾得整整齐齐,才在回宿舍之后幸免一难。

不过赵女士还是空不下手,一边指挥着她爸帮忙铺床,一边帮许扶蓝收拾衣柜。

这光景,与她高一刚开学到寝室来时完全不同。

许扶蓝成了一个彻底的闲人,坐在旁边喝酸奶,一点儿多余的活都不用干。

全部收拾完之后,妈妈也没提议要走,而和她坐在宿舍聊天,想要等她室友来认识认识。

可惜第二个到寝室的是跟许扶蓝完全不熟的刘心文。

她也像许扶蓝所预料的那样,完全不做面子功夫,许妈妈热情地招呼下也只换回来几句不冷不热的回应,让两位大人脸上都有点挂不住。

许扶蓝不想看着爸妈尴尬,就又笑着带他们俩下楼去逛了。

结果刚下楼,妈妈就拉着她问。

“蓝蓝,你跟妈妈说,是不是跟那个女生有矛盾?”

她皱着眉头想了想,虽然自己不太喜欢刘心文,但要论矛盾,确实也没有,便实事求是地摇摇头。

“没,就是不太熟,性格和不来。”

妈妈松了口气,又拉着她的胳膊叮嘱:“你脾气就是随你爸了,烂好人一个,但凡周围有个稍微有点心机的就得吃亏,也就是你们俩运气好遇得少。”

“要是受委屈了,一定不要憋着,跟班主任说、跟宿管说都行,你来一中是为了好好学习的,别为了一些寝室矛盾分心,知道吗?”

她点头:“我晓得的。”

妈妈拍拍她的肩膀,眉头却没松开。

好在晚上丁蕾和宋茵也来了。

俩姑娘一个脸蛋儿漂亮一个嘴巴机灵,都很讨人喜欢,爸妈见她与她们俩都相处的很好,心才放回肚子里。

爸妈带她出校吃过晚饭之后才走。

“生活费不够了记得找我们要,吃好点儿,你现在高中正是用脑的时候呢,知道吗?”

“知道知道,”她反复点头,把妈妈推上副驾驶,“行了,熊孩子一天一个样儿,再不去接许嘉名小心他明天都不认你当妈了。”

“可别敷衍我。”

“没有敷衍你!走吧,再见!”

车窗这才不依不舍地摇了上去。

许扶蓝目送轿车汇入人流之后,才翘着嘴角,从小吃街脚步轻快地往学校里走。

结果倒是大意了。

她皱着眉头,看着面前一众打扮得很豪横的“精神小伙”,对着领头的那个问。

“有事吗?”

陈兴双手插兜,打量了面前的女生一番。

——黑框眼镜,直长发,白白净净的一身书卷气;没穿校服,仔细看,镜片后的眼睛还挺漂亮。

不过他记得最深刻的还是许扶蓝拉着自己苦追半学期的林沐嚣张离去的小样儿。

早就想收拾这丫头了。

可惜她身边老跟着他们班那个周放,而且也不常离开教室,每次离校都有人陪同,根本找不到机会。

原本陈兴渐渐地就把这事儿给忘了,今天却恰巧碰见她一个落单的。

于是他挑挑眉,露出一个自认为很邪魅的笑。

“别怕呀,就想跟你交个朋友。”

“把你几个小姐妹都叫出来,陪我们玩玩,就放你走怎么样?”

话音刚落,他甚至已经脑补出了许扶蓝宁死不从,倔强挣扎的死样子了。

却没想到面前姑娘一挑眉,说:“好啊,这就叫。”

众人一愣。

陈兴眉头一皱,感觉不对:“你又想耍什么花样儿?”

许扶蓝却没再多搭理他,从善如流地翻开手机盖儿,摁了快捷通话。

电话那头很快响起了男生清爽的声音。

“喂?”

“是我,”她盯着面前一群人面不改色地说,“你在学校吗?”

陈兴听了半截对话,愣住了:还真打?

“在啊,刚收拾完,怎么了?”

“你们宿舍几个都在?”

“嗯,都在。”

“17班的那个也在?”

“在啊。”

于是许扶蓝笑了起来。

“哦,也没啥。”

她说,声音很轻松。

“在侧门口遇见几个大哥。”

目光再次扫过面前几人。

“他说,要找我的小姐妹,们,出来玩玩。”

并且加重了“玩玩”两个字的尾音。

手机那边沉默了两秒,心领神会地“嗯”了一声。

她心下一定:“我们在学校侧门的小吃街等你们,快点儿过来。”

电话立刻就被挂断了。

许扶蓝的表情依旧十分镇定——小吃街现在正是人多的时候,她也不怕大庭广众之下,这几个人敢对她做什么。

不过是几个绣花枕头富二代,送来一中借读,狐假虎威不敢闯大祸。许扶蓝想,要是上辈子的太妹许扶蓝,恐怕都不用叫帮手,自己就能凭那威风劲儿给他们吓跑。

结果她一通叫人的电话都打完了,都没人发现异常,看来他们是不仅四肢不太发达,连头脑也不怎么灵光。

她越想越气定神闲,所幸拖过一个塑胶凳子,翘着二郎腿坐下了。

甚至还想让老板给自己开瓶冰可乐。

然而还没等她开口,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道疑惑的女声。

“许扶蓝?是许扶蓝吗?!”

她还没来得及回头,身前就横过来一道红红的纤细背影,把她挡在了身后。

尤诗涵朝陈兴一众蹬圆了一双美目:“你们干嘛呢?欺负人不长眼睛?”

说完才想起自己是一个人出门,身后没有带跟班儿。

于是她的声音顿了顿。

趁着陈兴开口让她别管闲事的功夫,转身拽起了刚准备吃瓜看戏的许扶蓝。

“还不快跑!”

许扶蓝被拽懵了。

她跑的时候,盯着尤诗涵跳动的马尾辫看了三秒才反应过来。

但是。

这又关这姐什么事儿呢?

“嗳!我今天帮了你,你记得要帮我跟周放说两句好话!”

果然,另有所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31 22:23:47~2020-08-01 21:42: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哈哈哒 2瓶;вo3poждeh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