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60章 第六十杯
 
后面的陈兴都没反应过来, 许扶蓝就已经被尤诗涵拽着跑过了半条小吃街,再拐个弯就能看到侧门上挂着的校徽。

精神小伙们愣了愣,象征性地在她们身后喊了两句, 又跟着跑了两步,见到侧门保安室的大叔提着棍子出来,都不由得一个哆嗦站住了。

“嗳, 不是——你先等一下!”

许扶蓝反手攥住尤诗涵的手腕, 把她生生拽停了。

尤诗涵一怔:“你不怕他们, ”她指指二人身后, “找你麻烦啊?”

“”如果不是你,我今天能一劳永逸全解决了。

许扶蓝觉得无语。

她对尤诗涵没多少好感,也懒得跟她解释:“是你想多了。”

面前的女生旋即瞪大了眼睛。

“你跟陈兴认识啊?”她露出了惊讶的眼神。

“不算。”许扶蓝皱起眉头——她可不打算把陈兴纠缠林沐那一段随便跟外人讲。

女生却舒了口气, 拍拍胸脯,眼角眉梢略有得色:“那我不还是帮到你了吗?打算怎么谢我啊。把周放qq给我可以吗?”

许扶蓝越发不耐烦:“你如果想要, 直接去找他。”

“他要是愿意给我我还找你干嘛?”

“他不愿意给你联系方式,我就更不会给你了, ”许扶蓝揉揉眉心, 不打算继续跟这姑娘绕弯子, “周放是我朋友, 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为了你惹他不开心?”

尤诗涵之前跟许扶蓝私交甚少,从旁人口中听来, 也只以为她只是个文静内向的书呆子,平时有周放护着, 约摸性格也软弱可欺, 因此刚刚看到陈兴等一众人将她围住,才单方面以为是这软绵绵的好学生让那群纨绔一时兴起欺负了。

哪想得到这女生竟然牙尖嘴利,才两句话就堵得她无话可说。

既然许扶蓝对她没有什么好脸色, 尤诗涵也没必要继续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她长得漂亮,性格开朗,还有背景,在学生们中间混得很开,平时肆意惯了,这下脸上也挂不住了。

“你不想帮我忙,拒绝就行了,干嘛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尤诗涵收起刚刚的笑意,双手抱胸,上下打量了面前的女生一遭。

黑框眼镜,高马尾,皮肤十分白皙,穿着一件驼色的呢子大衣,清秀有余,但在她看来,未免过于寡淡。

而且这种好学生吧,就是爱装,平时一开口就是数理公式作业考试,多没意思。

再思及她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时的情景,又忍不住扯起一抹审视的笑:“你是周放女朋友?”

许扶蓝一愣,旋即摇摇头。

“不是。”不过她也能猜到尤诗涵如此质问的意思,因此继续说,“所以我也从没拦过你们俩平时来往啊。”

“但是他对你是什么态度,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我才追他一个月,高中可还有两年半呢!”

“哦,”许扶蓝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波澜,她撇撇嘴,没所谓似的,“那你继续坚持吧,祝你早日得偿所愿。”

然后提脚,绕过她就走。

这反应显然再次出乎尤诗涵的预料。

她没懂许扶蓝的意思——是觉得自己地位稳固,所以丝毫不觉得她有介入的可能性吗?

尤诗涵当然不会相信,许扶蓝是真不打算插手周放未来的感情生活。

周放是独立的个体,他会自己思考,喜欢谁,要和谁在一起,都是他自己的事,与别人无关,更不应该受环境或者舆论的影响而被迫做出选择。

所以说,许扶蓝不可能自恃重生就把自己当成天选之女,把竹马当成自己的囊中之物。

更何况她现在操心自己的学业都来不及。

而且吧,她也不觉得尤诗涵对周放就有多么非君不可、情深义重。

看脸的小女生嘛,更何况她竹马身上还罩着一堆光环,想让人忽略都难。

许扶蓝不觉得高中生谈恋爱是件多么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事——还能谈了恋爱就换个脑子不成?

人还是那个人,可一早恋成绩就下降,只能说明脑子不够清醒,没有足够的自制力,眼光不够长远罢了。

中国高中为什么视早恋如洪水猛兽?早恋影响学习成绩,这是简单随机取样得到的宏观参数,归根结底,还是要怪分子数太大。

学生们觉得老师们棒打鸳鸯、冷血无情,仿佛当世法海;孰不知老师们带过多少届学生,见过多少负面的案例,才会做出现在的判断。

反而言之,要“共同进步”四个字真这么容易实现,社会观念也早就该随之变化了。

她不否认那多活的十来年把自己的思想变得顽固古板的可能性,但是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她现在更加冷静,比正当青春、一腔热血的小朋友们看得更长远。

即使偶尔荷尔蒙作祟,也能及时恢复冷静。

为什么不喜欢尤诗涵?

因为她先前作的一系列妖,都确切地影响到了周放的日常生活,而她不思悔改,还打算继续影响下去,就算仅仅作为朋友来说,也足够许扶蓝讨厌这个莫名其妙的女生了。

更何况她从来没否认过自己对周放垂涎三尺、当作明月挂在心上的那十来年。

许扶蓝觉得周放要真跟这姐谈恋爱,那恐怕距离可怕的恋爱脑也不远了。

“站住!你就这么自信?”尤诗涵的语气有点急促,“如果周放他现在已经后悔了,想要加我,就是不好意思呢?”

许扶蓝:“”

姐妹,你真的很自信诶。

她无语凝噎,干脆侧过头,指指斜前方:“…嗯,既然这样,你就现在问问他吧。”

尤诗涵微怔,跟着她所指的方向望过去。

一个穿着米白色长版羽绒服的高瘦男生,带着几个人正朝这边小跑过来。

眉眼精致,正是周放。

他径直来到许扶蓝面前,眉心微微蹙起:“不是说在校门口?人呢。”

又是哪个不知好歹的狗东西惹了他们家祖宗?

许扶蓝无奈地耸耸肩:“…我被尤诗涵同学带回学校来了。”

剩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放便猜到她原本打的鬼主意多半让人搅和了。

邹瑜和其他几个男生这时也跟了过来,他们寝室那个17班的高大体育生看见一旁的尤诗涵还愣了愣,接着看向许扶蓝。

“福来,欺负你那人呢?”

“大概还在外面站着呢,”她指指校门外,弯起一双眼睛笑眯眯地说,“麻烦各位大哥帮我解决一下?”

周放揉了把她的脑袋。

“行,我们出去一趟马上回来,你等我一下。”

许扶蓝却拉住了他。

指指尤诗涵:“稍等,这位同学有话问你。”

他疑惑地看向一旁。

女生见状赶紧上前一步,朝他展颜一笑:“周放,好久不见啊,新年快乐!”

周放懒得听废话:“有话直说。”

“…”尤诗涵没想到自己一开口就碰了个钉子,却也只能按捺下心中的不爽。

“就是你的qq…”

“不给,”他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尤诗涵,这还是许扶蓝头一次见他完全不给人女生面子,不免看稀奇似的打量了他一遭。

周放被看得有点头皮发麻,决定赶紧快刀斩乱麻,于是脸色一肃:“还有别的话要说吗?”

尤诗涵嘴巴张了张,最终低下了头。

“…没了。”

话已至此,她也不可能看不明白。

尤诗涵从小到哪不是被众星捧月的骄女,在周放面前低声下气这么久,却连个联系方式都拿不到,就是胸口那捧陷入恋爱的少女心再盲目,也该破碎了。

谁还没点自己的骄傲呢。

好在夜色够浓郁,没人能看清她微红的眼角。

女生没有揉眼睛,攥着衣角抬起头,声音还算平静:“我懂了,我会到此为止,之前让你困扰了的话,不好意思。”

周放没想把人弄哭。

不过一旁还站着个祖宗呢,他更不敢去出言安慰。

只能点点头,“嗯”一声。

尤诗涵小跑着离开了。

许扶蓝看着她的背影有点唏嘘,有点被共情到了的意味。

“还看她干嘛?眼睛都要长人背上了。”

耳边响起周放不满的声音,她只好讪讪地收回目光。

此时周放只要微微低头,就能看见她的满脸心不在焉。

只不过他心中还想着把欺负他家青梅的狗东西收拾一顿,因此只囫囵地捏了捏许扶蓝的脸蛋,就带着人扬长而去。

“在这儿等我,一会儿就回来。”

许扶蓝点了点头。

今天不打算学习,反正回寝室也无聊,就坐在人工湖旁边的石墩子上,扬起脑袋看星星。

虽然这几天都有大太阳,但冬天的夜晚还是很冷的。

特别几道风从她脸上刮过去之后,许扶蓝莫名觉得身边升起了一股寒意…

说起来…一中人工湖里,是不是溺死过人来着?

这个校园奇谈是刚开学那会儿班主任跟他们讲的,并且反复叮嘱了班上女生晚上不要从人工湖旁边走来着吧。

…啊,这。

许扶蓝忍不住站起身,朝远处挪了挪。

要怪就怪她联想能力太出众,这阴森森的小树林…黑漆漆的湖水…

幸好在许扶蓝脑补完二十万字恐怖故事吓死自己之前,周放就回来了。

邹瑜他们笑着跟陈兴一众人勾肩搭背地跟在后面,看来事情已经得到了完美解决。

路过许扶蓝的时候,他们甚至还跟她说了句明天见。

许扶蓝:“明天见。”

然后扭头看身旁的男生:“你怎么不走?”

周放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其他方向,没有应答。

被许扶蓝拧了把腰也没生气,只是缓缓收回目光,说:“走吧,先送你回去。”

见她面露疑惑,无奈地失笑:“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怕啊,真不要我送?那我直接走了。”

许扶蓝赶紧给他拽了回来,狗腿地说:“不不不,哥,麻烦你陪我走一段儿。”

好歹…走出人工湖。

周放一挑眉:“那还不快跟上。”

她咧着嘴笑得愈发灿烂:“嘿嘿,来了。”

不过一路无话。

许扶蓝原本就不是多话痨的人,好在两人间的氛围并不尴尬,她也看出来周放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自然也不会主动出言打扰他。

等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她正挥手准备跟他告别。

“那我上去了,明天——”

却被他猝不及防地攥住了手腕。

“蓝蓝,我们再出去逛会儿?”

许扶蓝眨眨眼,没有拒绝,一抬腿又迈了回来。

“行啊,去哪儿?”

他抿抿唇,思索了两秒,清澈的双眸完成了一双月亮。

扬起眉梢,唇角的小梨涡若隐若现。

“反正今天不宵禁。”

“带你出去兜风,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  那种感jio又回来了,我真的是个灵感流选手。感谢在2020-08-01 21:42:57~2020-08-03 21:13: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土味桌布一条龙 10瓶;哈哈哒、江言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