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64章 第六十四杯
 
作者有话要说:  我早晚被墨者和qq输入法气死:),上次手机复制少了这次给我贴两遍,这就赶去再码四千今晚就把重复字数补上

-----------------

怕被老妈发现,躲在被窝写更新,结果写睡着了。感谢在2020-08-06 22:11:16~2020-08-07 22:32: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77 10瓶;芊璐 2瓶;江言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校长讲话一结束, 各班班委就奔着家长们去了。

许扶蓝很轻松地在人群中再次找到了她老妈和周放老妈的后脑勺,带着他找过去了。

其实也才半月没见,说不上想不想的, 而且相比于见自家孩子,两位妈妈似乎更急迫地想要去见老师,还没唠两句就先走了。

其实大部分家长们都是会找教室的, 总不能真跟幼儿园老师整队似的催, 他们也就在阶梯教室等到人差不多走光, 然后带着没来过一中的家长们往高一教学楼赶。

路上免不了被问问成绩。

“成绩…还行, ”许扶蓝笑着说,又指指旁边的男生,“他成绩比我好。”

于是家长们的注意力果然立刻转移到周放身上去了。

周放礼貌地回答着各位爸妈的问题, 就像每年过年应付他家的各位亲戚时候那样,很妥帖。

她一边偷瞄一边笑, 被他发现了,周放无奈地叹了口气, 拿她很没有办法的样子。

到了教室, 又帮着班主任安排各位家长坐到自家孩子的座位上。

他们的妈妈们早就端正坐好了, 一前一后正扭着头聊天呢。

林沐家来的不是她妈妈——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妆容服饰都很精致,跟周遭的各位家长们相谈甚欢, 很快就打成一片。

只不过…看起来似乎稍显年轻了些。

大概是她的小姨或者姐姐之类的吧。

许扶蓝这样想,没再过分关注。

只是之前被使唤去做事儿的林沐又不知道跑去哪里耍了, 半天不见踪影。

家长会正式开始后, 他们几个班委也不能走,需要搬着凳子坐在教室最后面随时听候差遣。

虽然确实很无聊,不过这还算好的, 听说隔壁班班主任还搞了个优秀学生学习经验分享。

蒋笙这个语死早被迫又掏出了他的拼接式演讲稿,今天还得再念一遍。

许扶蓝早知道是这么个局面,很有先见之明地在开始前从自己桌肚里拿了世界历史地图册到教室后面看。

而宋茵几个还以为家长会开始之后就没自己事儿了,早上两手空空地过来,老夏的讲话也很无聊,她现在无聊到忍不住抖腿抠脚。

没过一会儿,她就伸手戳了戳许扶蓝的腰。

许扶蓝没抬头,很有默契地从校服右口袋掏出一本高考高频词汇递了过去。

又过了一会儿。

周放也戳了戳她。

许扶蓝抬起头,用眼神询问:干嘛?

他指了指宋茵。

她摇头:没了,就带了一本。

他就又指了指她手上的地图册子。

许扶蓝惊讶地挑挑眉,把册子封面展示给他看,示意:历史的诶。

他抿着唇摇头,眼神很无奈,又指指他漂亮的眼睛。

‘太无聊了!’

‘可能下一秒就会睡着。’

她会意,干脆把册子摊在膝盖上,两人凑到了一堆,研究那张大秦时期的古代中国地图。

周放平时看许扶蓝研究这本册子起劲儿,其实早就想要一探究竟了,现在终于得以窥得真容。

而实话说…

真的惊到他了。

许扶蓝进入高中之后,在文综上花的心思其实一直肉眼可见远胜于理综,物理化学生物她顶多就多买一本小题狂练重难点刷刷,用的时间确实多,却基本没想过怎么去钻研。

她对历史地理才叫真的用心。

周放记得她每天搞完给自己规定的理综必刷题量之后,就总是拿着各色便利贴和笔记本写画,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写的。

今天总算知道许扶蓝平时在写什么了。

他不知道高中历史要学到什么程度——毕竟周放根本就没打算去念文科。

但是这本地图册所刊录的世界古代地图,明显内容要远超出高中文科生需要掌握的知识范围了。

而许扶蓝不仅仅是看了地图。

她还把中西同一时代发生的大事做了对比归纳,把每一张地图对应的年代大事做了浓缩总结,用便利贴贴在了对应的年代上。

这个工程量,周放想想都觉得大。

他反正是不可能下这种耐心去研究这些玩意儿的。

目前高中历史只学了一部分,许扶蓝的这本地图册也有前半部分只夹了不少纸条、思维导图和便利贴,但已经比她刚买回来的时候看起来厚多了。

许扶蓝浏览完秦朝地图,又顺带回顾了管仲改革、初税亩、商鞅变法以及李悝变法。

用便利贴和活页写在地图册里的知识点总结大部分只有关键词,具体内容她记在了笔记本上,小纸条上都有标注课本和笔记本上对应的页码。

具体内容她早就记住了,复习的时候都是看这些关键词来检测她整段内容的背诵。

这本地图是她寒假在家的时候买回来的,到现在为止才只整理了三分之一。

嗯,革命尚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

这页内容全部过完之后,许扶蓝微微侧过头,朝着他眨眨眼睛:翻页吗?

周放其实没怎么认真看,他对历史确实没有兴趣,盯着那张秦朝地图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花来,后来其实…净盯着许扶蓝侧脸看了。

这会儿给他吓了一大跳。

赶紧欲盖弥彰地撇过眼神,点头,甚至主动伸手帮她翻了一页。

好在许扶蓝也没在乎这么一星半点儿异常。

她念书的时候一直很认真的。

班主任前半段讲的一堆场面话大概确实无聊了点,连有的家长都忍不住走神。

这不就注意到后排几个“见缝插针”搞学习的学生了吗?

“…学生,这么认真啊?”

宋茵抬起头,客套地朝这位妈妈笑了笑。

她应付家长的功力可远不及应付同龄人。

“看的什么,可以给我看看吗?”

她一愣,看向许扶蓝。

许扶蓝点头后才把这册子递过去。

家长只简单翻了翻,就发现里面的单词按照日期标注了背诵的日期,明显可以看出来是有计划地进行背诵,而且大半附录的习题都做了,批改了,偶尔在旁边批注字迹也工整。

她有点惊讶,一翻前面的名字,写着许扶蓝,立刻想到方才班主任才提到了这个女生,说她踏实努力,就算每次都名列前茅,也从来不浮躁骄傲,一步一个脚印,基本功打得比班上大多数学生都好。

这下愈发和颜悦色:“你就是许扶蓝呀?”

宋茵尴尬地挠挠头,小声回答。

“不是,这是我室友的,”她指指旁边的女生,“我没那书,借她的看看。”

说实话,宋茵拿到许扶蓝的高频词汇之后,确实也有点惊讶。

她们寝室四个人包括刘心文,都是跟着许扶蓝买的同款词汇本,可是她和丁蕾顶多就每天拿着背一背,上面附录的题目她们都嫌太简单了,开始还顺带写一下,后来看都不看一眼。

却没想到许扶蓝几乎是背到哪里就写到哪。

实话说,做这些题花不了多少就,每天20个单词,连带例句和底下的例题一块儿做了也就半个英语早自习时间。

但明明这么顺手的事情,还是只有许扶蓝一个做到了。

宋茵自高中入学以来,随着对许扶蓝这个室友逐渐熟悉,自以为了解了她不少。

她是一直觉得许扶蓝过分勤奋了。

明明挺聪明一姑娘,却总是做一些无用功。现在明明才上高一,也不用那么认真吧?

过分勤奋,有时候看起来就挺傻,像个小书呆子。

宋茵挺喜欢许扶蓝这个室友的,觉得她温柔和善好说话,不搞学习的时候,还能频出金句,很说相声似的逗得她们一愣一愣。

但能凭借提前招生考上一中的学生,哪一个是吃素的?宋茵自招就在二十名内,是前二十内少有的几个女生——虽然她不爱跟人炫耀,一直也觉得,等到自己认真了,不一定考不赢许扶蓝。

然而一个学期都过去了,许扶蓝就没掉出过年级前五,她自己则徘徊在年级三十名左右。

宋茵今天才算是明白了,自己跟许扶蓝的差距,真就在这些一点一点的细节里。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许扶蓝又背完了一页。

刚准备翻页,突然感觉身侧的目光太灼热,就慢慢的抬起了眼睛。

才发现宋茵好好的书不看,净盯着自己瞧了。

她以为是遇见了什么疑问,便用口型问:怎么了?

宋茵却摇了摇头。

等到语文老师也发表完讲话后,家长会也结束。

班主任不再需要几个班委当礼仪小姐,让他们都干自己事儿去。

燕林和邹瑜都直接被自己爸妈带走了。

说起来,邹瑜的成绩好像一直在12班末二十名内摆尾…

也怪不得叔叔阿姨的脸色那么差哈。

他们好像还在自己儿子抽屉里发现了一本没被带走的火影忍者单行本。

看样子是得挨一顿男女混合双打了。

而许扶蓝刚刚在家长会上挨了好长一顿表扬,没有比这更能让参加家长会的爸妈争脸的了,所以赵女士没有去往家长堆里挤,随便跟周围人寒暄两句,跟班主任打过招呼之后,就与周放的妈妈一块儿撤离了教室。

周放的妈妈对自己儿子一向秉承着“没养歪就行”的原则,他成绩好算是附带,因此也春光满脸地,看起来十分愉悦。

她们打算带俩孩子去吃顿好的。

“蓝蓝,我都有点想去学文科了。”

许扶蓝一愣,回头诧异地看向宋茵,满眼写着“你脑子坏掉了吗”。

宋茵:“或者你不然还是留下来读理吧,我实在太舍不得你了。”

许扶蓝:“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宋茵:“…行叭,当我没说。”

才刚刚醒悟过来跟人的差距,定了一年的目标就要分科走了,多么痛的领悟。

要不是她实在过于讨厌学文,完全整不明白那些历史大事件,觉得枯燥乏味到自己一翻书就犯困,指不定就跟着许扶蓝去读文了。

虽然她跟丁蕾关系更好一些,但跟许扶蓝当同学真的快乐。

像是自己旁边立着一个人形大漏斗似的,每时每刻在提醒她时间宝贵,请认真学习。

来帮宋茵开家长会的是她大哥,两拨家长在教室外碰面,也都礼貌地打了招呼。

许扶蓝和室友说了下午见。

在许扶蓝三岁之前,他们一家三口都暂住在许扶蓝外婆家,所以他们俩的妈妈因为之前当过邻居,再加上俩孩子从幼儿园同校到高中,关系一直挺好。

碰在一起话就说不完。

许扶蓝和周放不用陪各自母上咵天,乐得消停,并肩走在两位妈妈的背后。

从教学楼到正门外,还有好长一段路。

其实高中之前也没少两家一块儿吃饭,但是大约因为心里有鬼吧,他俩今天话格外少。

就生怕说错哪句话…让妈妈们发现了什么。

只敢频繁眼神交流。

但因为靠得挺近,两人胳膊偶尔都会碰到。

许扶蓝没察觉到不妥——谈恋爱之前他俩也这么走路,于是嘴上该说啥还是说啥,偶尔还给他指路过的学生和家长让他看。

脑补一堆奇奇怪怪的家族矛盾故事,然后又“咯咯咯”地自己笑。

周放没被戳到笑点。

他的注意力在那只晃晃荡荡的白皙的手上。

——如何不着痕迹不显得刻意做作也不显得尴尬地牵手?

九年义务教育不教诶。

他只好自己摸索。

许扶蓝没再关注路人了,她刚刚看到了与他俩擦肩而过的舒冰和蒋笙——看起来似乎已经和好如初了,心中的八卦之火大盛,压低声音问周放。

“嗳,蒋笙这是咋回事?开窍了?”

身边的男生却只很敷衍地“嗯”了两声。

她很不满,一巴掌拍到他手背上。

没想到让他顺理成章地攥住了。

许扶蓝:瞳孔地震。

…这可还在学校里诶!

哦不对…

周放你为什么如此熟练!

周放:我也没想到,那么一顺手就抓住了你信吗。

俩人大眼瞪小眼,但只对视了一秒,就心照不宣地同时撇开了眼神。

只不过…各自又靠近了一小步。

把勾在一起的手指头藏在了校服袖子底下。

许扶蓝两辈子加起来,就算是以前在纹身店被班主任抓现行那会儿,也没现在心跳跳得快。

倒是没脸红。

手心冒汗是真的。

她暂时还有理智想。

…幸好没握在一块儿,不然多丢人。

两位妈妈商量之后,决定由赵女士开车。

结果才发现儿子女儿还落在好后面。

“小放,蓝蓝,都走快点儿!”

两人皱着眉回头,放大嗓子一喊,俩孩子就跟百米冲刺似的速度跑过来了。

只不过…距离是不是有点奇怪。

周放妈妈打量了自己儿子两秒,疑惑地问。

“离妹妹那么远干嘛?撒丫子跑后面有狗追啊。”

然后拉过许扶蓝,帮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看给咱们妹妹追得,一脑门汗。”

周放老老实实地听他妈教训自己,没敢吱声,好像自己刚刚真的做得多过分似的。

于是许扶蓝的汗就冒得更多了。

心虚地。

今天的饭吃完为止,他俩除了眼神交流,没再敢搞任何小动作。

周放是有熊心豹子胆也该萎了。

饭后,两位女士开车离开,他俩也各自回到了各自寝室。

周放觉得很不满。

他俩说是谈恋爱,结果除了每天晚上睡觉前能多聊两句天外,今天好不容易勾勾青梅手指头,还让俩妈打断了。

别人家谈恋爱也这样吗?

他送许扶蓝到宿舍楼下后,问她今晚有空没有。

许扶蓝皱着眉头想了想。

“跟宿琬约好了,我要给她讲物理。”

周放:“…哦,这样啊。”

周放:“那行吧,辅导愉快。”

强颜欢笑。

扭过头还没迈开步子,还是忍不住回头追问。

“许扶蓝,你现在就没有什么科目也需要我辅导辅导吗?”

“啊?”许扶蓝一听,还真就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半晌。

“…嗯,好像没有诶。”

语气还有点抱歉。

周放暗暗叹了口气。

他也知道,现在的许扶蓝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偶尔还是会怀念需要他在图书馆陪读时候的许扶蓝。

虽然吧,那会儿他也没见得多乐意陪她念书。

cf,dota2多好玩啊,可不比成天在图书馆看东野圭吾有意思?

没有不喜欢东野圭吾的意思,只是相比于看小说来说他更愿意去打游戏。

现在才发现逝去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他就是想给许扶蓝辅导功课,也得看看自己配不配了。

许扶蓝察觉到了周放的那么点失落。

但是没办法,她跟宿琬有约在先,见色忘义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她跳下台阶,捏了捏周放的脸蛋,哄了哄他。

“我立体几何有点搞不懂,你明天给我讲讲?”她睁眼说瞎话,立体几何是她数学里学的最好是部分。

“好啊。”周放立刻抬起眼睛答应道,虽然他也知道许扶蓝在睁眼说瞎话。

男朋友又重新灿烂起来后,许扶蓝安心地扭头钻进了宿舍楼

“拜拜!”

周放依旧站在原地目送她,单手插兜,懒洋洋地朝她挥手,目光带着笑,十分温柔。

“拜。”

回到宿舍后,发现除了刘心文,其余几个都不在。

许扶蓝对刘心文倒没有多大意见,只不过自从发现她有意地偷偷模仿自己的学习计划之后,总有种被窥视的感觉。

也就是份计划,不是不告诉你,正大光明问就好了,何必学了别人的东西还要藏着掖着。

正好一早上没见林沐了,她手上还拿着准备借给她的杂志,索性就拿着给送了过去。

“林沐?她不在诶。”

和林沐同寝室的12班同学诧异地说。

“就刚刚,有人把她叫走了,可能是她妈妈吧,你不然在这等会儿吧。”

许扶蓝想到了今天那个女人,但那人绝对不是林沐的妈妈。

直觉告诉她不好。

“那行,我在她位子上等会儿,”她笑着答应下来,“不打扰你们吧?”

女生们都摇头:“这有啥。”

“啊,对了,你找林沐什么事啊?”

许扶蓝便把手上的画报扬了扬:“给她送杂志。”

“哇,这个好看吗?”

她买这个杂志的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高考英语作文素材,不过除此之外,画报内容其实也很丰富,因此点点头:“还行,可以拿来打发时间。”

“可以现在借我翻翻吗?”

“当然可以。”她把画报递了过去。

寝室里剩下的几个女孩围了过来。

“诶,挺有意思的诶。”

“你在哪里买的呀,学校书店有么?我之后也想买着看看。”

许扶蓝:“有的呀,就在门口的杂志摊上摆着。”

“好,我下午吃完饭就去看看。”女生笑着把画报重新放回林沐桌子上,又打趣道,“我之前还以为许扶蓝不会看杂志,原来你也看的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啊,我平衡了,果然没人能一门心思只搞学习。”

许扶蓝有点无奈。

“我又不是永动机。”

“但你平时真的好专心好专心。”女生的语气带着一点佩服,“我完全做不到那么专注,顶多看一小时书就开始走神了。”

许扶蓝:“哈哈哈,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吧,平时也就能看看书。”

她们都有点惊讶:“不会吧,小说呢?电视剧呢?都完全不感兴趣吗?”

许扶蓝:其实是感兴趣的,但现在火的我都看过了。

但这是不能说的。

所以她只好说:“我看动漫,日漫一周就更新一集,二十来分钟,所以不占多少时间。”

才算是说服了她们。

“怪不得你画画这么好看。”

她们顺口称赞了她一句,紧接着话题就扯到电视剧上了,显然对她看的是什么动漫并不感兴趣。

许扶蓝反而松了口气。

…只不过林沐怎么还不回来,她皱着眉头,觉得有点无聊。

早知道就把卷子带下来写了。

林沐回到寝室的时候,她的其他几个室友刚结伴离开,许扶蓝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看着自己座位上的朋友,怔忪了两秒。

紧接着便扑了过去。

“蓝蓝,呜呜呜呜,蓝蓝,我好难过,好生气呀!”

许扶蓝惊醒,脸上都被压出了一片红印子,睡眼惺忪地眨了眨,下意识搂住了林沐,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怎、怎么了?”

林沐却还只是哭,逐渐地有点歇斯底里。

她只好继续搂着林沐,不再说话安静地等她哭完。

“…哭好了吗?”

女生打了个哭嗝。

“还能继续哭吗?”

许扶蓝起身去帮她倒了杯水:“你要是想也行,但是我建议你先喝口水,不然明天嗓子有你好受的。”

林沐乖乖地捧着水杯喝完了。

放下杯子,又问。

“蓝蓝,你怎么不问我发生什么了?”

许扶蓝:“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要说,哭这么伤心还能是啥好事吗?”

林沐低下头。

“…是啊,不是什么好事。”

“可丢人了。”

许扶蓝其实猜了个大概,但还是没主动发问。

林沐沉默了有好一会儿,她也就这么陪着坐着。

半晌后。

“…蓝蓝,我特别开心,今天一回来看见的是你,不是我室友。”

许扶蓝一愣。

“我跟她们关系是不算太亲近,但是中午我回寝室,她们让那个女人坐在我位置上,请她喝水,还指着她说‘林沐,你妈妈来了’的时候,我觉得她们真的好恶毒。”

林沐双手合握在一起放在膝上,语调很低。

“…她们明明见过我妈妈的。”

“那个女人那么年轻,我喊姐还差不多,我不信她们看不出来她到底是什么人。”

“竟然还请她坐,坐我位置上?”她说到这里,语气又蓦地激动了起来,“我都嫌她坐脏了我的坐垫!”

说着就扯着许扶蓝站起来,把那瓣柠檬坐垫扔进了垃圾桶里:“不行,这个坐垫不能要了,待会儿你屁|股都坐脏了。”

许扶蓝看出来林沐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哭笑不得地仍她摆弄,完了之后继续坐下来听她说。

事实也确实如此,林沐大哭一场狠狠地发泄后,平静了许多。

她照旧还是那样的坐姿,只不过背脊挺直,就比方才多了冷静镇定。

这是林沐头一次说起他们家的情况。

与许扶蓝想的差不离,豪门联姻,生下没有爱情的结晶后,丈夫没管住自己下半身睡了秘书,妻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也干脆在外面找小鲜肉。

夫妻俩各玩各的,只在孩子面前维持和睦的家庭关系,原本谁都不妨碍谁。

结果丈夫竟然在外面留了个种。

林沐她妈没给谈判的余地,直接一张离婚协议送到她爸面前,又拿住了这个把柄获得了林沐的抚养权。

一位强势且干练的女性。

当然,这从她对林沐可怕的控制欲上也可见一斑。

林沐跟着妈妈去国外住了两年后回国,在帝都念了两年初中,又转回了家乡。

而她爸把小三接回去结婚,生的那个孩子也已经长到了三四岁。

她说这些的时候不见多么愤慨,像是再讲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罢了。

顶多就是说到她爸和那个女人的时候多皱皱眉头。

“我妈出差去了,让我爸来开家长会,没想到吧,我爸竟然让小三儿来了。”

林沐继续平铺直叙:“多好笑,一个小三,自作主张来帮丈夫前妻的孩子开家长会,最后还以我妈的身份自居,到我宿舍里来耀武扬威,我室友看出来了也不说,还那么热情地招待她。”

“蓝蓝,你说我平时对她们不好吗?她们为什么要这样膈应我。”

许扶蓝哽了哽,肚子里的话没说出口。

人的劣根性不总是这样吗。

不喜欢的东西,不喜欢的人,就算他们看起来在漂亮完美,也还是能找到理由去讨厌。

就像她以前讨厌林沐那样。

你多对她们好了,她们反而会觉得理所应当。

许扶蓝想不出话来安慰闺蜜,只好拉起林沐,笑着说:“这些人不好,咱们不跟她们玩,晚上我要帮小碗补物理,你要一起吗?”

“今天就跟我一起睡吧。”

她眨眨眼睛:“可以吗?”

许扶蓝摸摸她的脑袋:“有什么不行。”

于是晚上,宿琬同志就十分荣幸地享受到了两位老师的贴身辅导,她拿自己做题的速度跟林沐比了比,差点儿被打击疯了。

“你们这些怪人,理科学这么好跑去学什么文!”

林沐早就缓过来了,一下午没见她那几个室友,心神舒畅,又把家里那点儿破事跟舒冰她们几个讲了一通。

现下就很理直气壮。

“因为我以后要学法律,方便以后争家产,一毛钱都不能让我爸少给免得让他伙同别的律师给我骗了,不行吗。”

宋茵:“啧啧啧,看这豪门恩怨。”

林沐算是彻底放开了,扑过去跟她打成了一团。

晚上睡觉前,宿琬收拾东西回去了,许扶蓝寝室的几个也洗漱完爬上了床。

“晚安!”

许扶蓝“啪”一声拉了灯。

晚上闹够了,丁蕾和宋茵没再开深夜电台,寝室难得在熄灯前后这么安静。

许扶蓝的生物钟已经开始叫唤了,她两眼皮子打架打得正欢,头沾枕头就几乎睡着了。

但身边儿上的人不太老实。

不知道是不是睡不习惯。

她强忍着睡意:“怎么了?”

“…没什么,”林沐小小声说,“吵到你了?那我不做声。”

“没有,”许扶蓝在被子里拍了拍林沐的肚子,“睡吧,别想那么多。”

“唔…”

十五六岁的少女,终究还是没办法像她表现的那样云淡风轻。

林沐是个很重视朋友的人,相比于父母亲情,她对于友情渴求的程度显要迫切很多。

结果室友这样对她。

怎么可能不伤心。

许扶蓝叹了口气,翻了个身,跟朋友面对面。

“…沐沐呀,你没必要这么在意的。”

世界上大多数的恶意本来就总来的莫名其妙,许扶蓝是见多了,才能一笑而过。

可是十五六岁的少女,随便一点事都能像天塌了一样,不难过才不正常。

许扶蓝肚子里能讲的大道理多的是,可她从来都不会强行去跟他们说。

在什么年纪就懂什么事,被迫揠苗助长的早熟才显得悲哀,更何况并不是年纪大一点,你的三观就能更正,讲出来的所谓道理就更正确。

每人都有适合自己的处事方法。

林沐最后还是没憋住,小声啜泣了一会儿,最后哭累了,才慢慢抱着被子睡着。

第二天晨起,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好汉,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

许扶蓝觉得朕心甚慰。

周日不上课,大家睡了个小懒觉,八点去吃早饭的时候,她们在食堂遇见了周放。

邹瑜没见跟着同行,大概男女混合双打还没结束。

林沐和丁蕾聊某品牌当季新衣去了,而宋茵的眼神一亮,指着一旁不远处说:“那不是周放吗?”

许扶蓝顺着望过去,对上一双颇显怨念的眼睛,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昨儿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遇见熟人自然就要拼个桌。

其他人都落座了,许扶蓝不敢跟周放对视,借口去打豆浆跑了。

他盯着某人的背影看了两秒不到,也施施然站起身,说他也去。

大家早司空见惯了,都没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反而纷纷挥手说让许扶蓝给我也带一份。

周放应了,立刻跟上去。

于是许扶蓝没走几步,就感受到了一股低沉的气压极速迫近。

他从她手上接过碗,把她拎出队伍。

“别走,等我一会儿。”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果然,没过一会儿。

周放:“昨天晚上怎么不回复我消息。”

周放:“你在干嘛?”

周放:“先别回答,建议你好好措辞。”

来自小放的致命三连。

许扶蓝是想跟他好好说话的。

“所以可以选择都不回答吗?”

“你说呢?不行。”

“哦。”

许扶蓝想,这种命悬一线的感觉真的不太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