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68章 第六十八杯
 
许扶蓝尴尬地笑了那么一笑, 扭头让两位姐妹先走。

林沐有点不明所以:“怎么了?周放来了就一起啊。”

最后宿琬拽着她走了。

不过分班快一个月以来,算算还是第一次两人吃晚饭。

下楼的时候在楼道遇见班长刘清卿,女生正和班上仅有的几个男生一块倒完垃圾桶回来——因为她今天早上又迟到了, 不得不再次用她柔弱的肩膀扛起这项重任。

“嗳,蓝蓝,你历史笔记在我这儿,晚上第二节晚自习给你。”

“哦好, 你用完再给我就行,我不急用。”

“成,谢了哈。”

她笑着说完话, 一抬头, 才注意到跟在许扶蓝身后没作声的周放。

眼神流露出一丝惊讶, 但旋即便抿唇笑起来朝她挤挤眼睛。

后面上来的男生喘着粗气:“学委,三胖用完笔记也借我看看行不?诶,你拽我|干嘛?”

“快走吧你, 小心一会儿老班又让你去拖办公室。”

班长嫌弃地瞪了他两眼。

然后拽着垃圾桶边给他们拖上去了。

“慢点儿跑啊你!奔丧啊。”

“晚上历史听写, 你不用背的?”

“啊?什么时候通知的?”

“在你跟周公下棋的时候!”

周放回头目送着一片兵荒马乱拐过楼梯间消失在视野盲区里, 扯着嘴角笑起来:“你们班学生都挺活泼朝气的嘛。”

许扶蓝从口袋掏出一颗水果夹心软糖递给他:“会不会用词儿啊, 像是你有七老八十了一样。”

“喏,糖。”

剥好了却没人接。

楼道空荡荡的, 周放环顾一周, 发现四下无人后,迅速低下头直接把糖咬进嘴里。

前后速度很快, 从低头到抬头, 绝对不超过三秒。

许扶蓝一怔,只感受到了指尖短暂的一点濡湿感,他就已经直起脊背, 双手插兜,跳下一级台阶站到了她身侧。

嚼吧两下,微微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又是草莓味的?”

她才反应过来,佯怒,踹了一脚他小腿:“你干嘛?”

他嬉皮笑脸着躲过去,三步做两步跳到最下面的一级,朝她伸出手。

“快点儿啦,你今天还是吃小馄饨吗?”

漂亮的眼睛弯成一双月牙儿,映着一层一层斑驳的斜照夕阳。

于是她也跟着笑起来。

“嗯,想换换口味,二楼新开了一家烤肉店,你试过毒没?”

跳下台阶,没去握他的手,“啪”一声打在掌心声音还有点清脆。

周放也不生气,还是把双手揣兜里:“什么叫试毒?”

“哎哟,就是问你吃过没,土老帽。”

“…没吃过。”

“哦,那你今天吃那个吧,给我尝尝,好吃我明天就跟宿琬一块去吃。”

“许扶蓝…你良心昨天晚上拌饭吃了吗?”

“哎哟,我知道小放哥哥最好了。”

“恶心死了,离我远点儿。”

在食堂没怎么遇见熟人,他俩远远地看见蒋笙端着盘子和他们班同学在找位置,还特意绕开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蒋笙身边怎么好像还跟着女孩?

许扶蓝皱了皱眉头,吃饭的时候就问了:“蒋笙谈恋爱了?”

周放拿了两个塑料小勺,从她碗里舀了颗小馄饨放进嘴里,含含糊糊地回答道:“没啊,咋了。”

“哦…没什么,就看见他跟一女生一块吃饭。”

“一块吃饭也不一定是在谈恋爱啊,”周放皱起眉头,“蓝蓝,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诶,你们女孩子对于谈恋爱到底是怎么界定的?”

不会真以为单独吃个饭就是谈恋爱了吧。

他原本也就是随口一问。

但许扶蓝从中察觉到了某种潜在的危险。

于是她放下勺子,脸色严肃地问:“那我问你啊,如果有人明知道你跟另外一个女生好还专门找你一块去吃饭,你觉得合适吗?”

这个问题他倒是答得毫不犹豫:“那当然不合适,还会有这种人吗?”

许扶蓝:“…有的,你以后记住要少搭理她们。”

许扶蓝:“还有诶,关于谈恋爱的界定这个话题,你也好意思扯我啊?谁之前看人帮我搬个桌子就以为我早恋还拉着我发脾气的。”

旧账一翻起来他就装作没听到,把买来的烤肠塞进她嘴里。

许扶蓝提旧账也主要是想堵他的嘴,不然周放能给她叭叭到饭店完。于是也顺梯子下杆,接过竹签子继续吃饭。

饭后还早,两人便去操场准备转悠两圈消食。

聊到不久之后的高校行。

“你们班也是全员都去吧?”周放反复确定了几遍,“时间也跟理科班一样?”

许扶蓝:“是一样的,是一样的,是一样的,你还要问几次?”

周放不好意思地揉揉刘海。

“…就,多确认一下嘛。”

因为怕在操场遇见晚锻炼的老夏,他们就趁着人还多的时候各回各班了。

在文科班的第一次月考,按照学号分考场,许扶蓝就待在18班教室。

第一组靠墙第一排,很有安全感的位置。

巧的是刘心文就坐在她隔壁——算算进班大约十来名的样子。

许扶蓝没有主动了解过她成绩到底如何,不过看她之前那么用功,不至于总排名在百名开外吧?

两人平时也不过点头之交,她向刘心文笑了笑,便当做打了招呼。

第一场语文,体量还是那么大,不过许扶蓝一贯地书写速度快,作文写完也还剩二十分钟左右,翻面来回检查几遍,确定没有审题错误和错别字后,无可避免地双手托腮发起呆来。

只不过监考老师是班主任,才神游一会儿,金宝就用眼神警告她:好好检查!

她只好又低下头,装模作样地盯着作文发呆。

因为翻动卷子的声音可能会让其他学生焦躁,许扶蓝将心比心,每次考试就算自己答题速度快人一截,翻面的时候也会尽量把动作放轻。

因此…她身边这一位就显得过于焦躁了一点。

她在作文还没有写完的时候就一直不停地翻动卷面,声音不小,许扶蓝甚至听到了身后林沐低低的抱怨声。

大约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的时候,她匆匆放下笔,把答题卡垫到卷面下盯着某个地方使劲看。

许扶蓝太无聊了,瞥了她一眼,顿时猜到,刘心文大概遇见了不记得的题了。

考试遇见这种情况最心烦。

明明背过、默过好多次,结果一拿到卷子,看到模棱两可的选择题却还是抓瞎。

这个也像那个也像,选好了答案又怀疑是不是记错了。

她以前也这样,不过想到了合适的解决办法。

要避免这种情况,考试时保持的好心态就显得尤为重要,另外,许扶蓝针对自己常记常忘的生僻字和成语准备了小本子,专门用来“考前抱佛脚”。

毕竟课本内容那么多,考前的时间就那么十来分钟,要临时巩固却没有重点的话,很有可能就做了无用功,反而可能导致“佛脚”没抱到,拿到卷子之后更加紧张。

但考前看的知识点如果恰好是自己平时就经常弄错的,那么拿到卷子的瞬间,不就更有底气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整理要花的时间也不算少,也就她这种干什么都喜欢列个计划表,做表格做思维导图整理的人闲着的时候愿意拿来写写。

不过没关系,笨人有笨办法嘛,对她来说实用就够了。

正发着呆呢,眼角余光撇撇讲台,原本是想看看金宝还瞪着自己没,却没想到看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

刘心文上身半趴在桌面上,从抽屉里抽出了半截书,正在谨慎地翻页。

许扶蓝瞳孔微缩,立刻扭过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大约是…翻到了她要找的内容,刘心文交卷的时候神态很轻松。

第二门数学,卷子很简单——相对于在12班做的魔鬼套题来说,许扶蓝觉得自己就像是仅仅完成了今天的数学作业那样轻松顺利。

而她的战时同桌的数学也显然比语文拿手很多。

别问她怎么知道的。

听翻卷子的声音听出来的。

频繁,而带着一丝骄傲。

但大约刘心文发现了许扶蓝做题速度依旧比他快那么两道大题,后面她翻动卷子的频率才降低了不少。

卷子一收上去,林沐就忍不住低声抱怨:“…你室友干嘛总翻卷子?本来蛮简单的题被搞得好紧张…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做完了抬头一看,她还在写最后一题呢。”

“不知道还以为她做的多快…”

最后一句话音量没压着,让交完卷子的刘心文听到了。

她倒是依旧面不改色,并且十分稀奇地主动朝许扶蓝搭话。

“学委,你数学卷子可以借我对下答案吗。”

明明是问句,却没用疑问的语气。

这让许扶蓝不太舒服。

毕竟她骨子里还是个挑三拣四的成年人,做不到明明听出来来者不善,却还要强装笑脸迎人。

原本许扶蓝是很讨厌考后对答案的,但是今天莫名有点想要较劲,于是也没推辞,直接把卷子递给她,然后拉着林沐去吃完饭了。

她能猜到,刘心文大概会第一时间把答案对完。

没想到的是,她连午休的时间都不放过,带着她们的卷子回到了寝室。

许扶蓝刚吃完饭,到寝室后只想睡个午觉养精蓄锐——丁蕾和宋茵更是如此,毕竟她听说理科班这次数学卷子很难。

有道选择题宋茵拿不准,问了丁蕾答案也不一样,想让许扶蓝也做了看看,就跟她约好了晚自习下之后把卷子带回来给她看。

就在大家都准备午休的时候,刘心文拦住了她。

“许扶蓝,最后一题选d吧,你看看,你是不是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12 23:22:07~2020-08-14 23:56: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啦啦啦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77 40瓶;啦啦啦 31瓶;乔不厌 11瓶;四野细雨 10瓶;澧有芷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