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70章 第七十杯
 
一中的每年经典项目, 高校行。

文理科重点班加上平行班各班前五,包车去省会参观省会大学。

周三早上,七点集合,八点半出发。

许扶蓝很有先见之明地提早到教室, 然后跟着班主任一块上车, 帮林沐宿琬占了同一排的位置。

学校包的那五辆大巴车果然不够坐,不少没来得及挤上最后一辆车的平行班学生都被三三两两安排到了三个重点班间。

班主任专门为了嘲笑被安排来带队结果自己没座位的隔壁班班主任下车去溜达了一圈, 结果才离开了一分钟, 上来一看,自己位置也没了。

他跟那陌生女生大眼瞪小眼十来秒, 最后没好意思赶人起来, 很厚脸皮地到大巴后半部分提溜起一男生,让人在走道上做小马扎去了。

这是18班分班之后,第一次大型集体活动,而且还是一起出远门,毛头小子们的热情可不是说着玩玩而已。

还没上高速呢,扑克牌就掏出来了。

金宝意思着训斥了两句,做旁边看了一会儿,自己没忍住,撸着袖子下场了。

车前半部分的女孩子们也有带uno牌来的,许扶蓝刚拆了一包黄瓜味薯片, 就被拉进来局里。

输了还有惩罚,是真心话大冒险。

刘清卿连输三局, 已经连续达成了被盘问情史,讲笑话把大家都逗笑,以及高歌青藏高原三项成就。

“啊啊啊,怎么又是我!”

班长崩溃了。

宿琬笑着把牌收回来:“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刘清卿一咬牙:“大冒险!姐还会玩儿不起吗?”

宿琬朝林沐挤了挤眼睛, 林沐意会,掏出护手霜。

“你去骗金宝,说要给他刮腿毛。”

刘清卿愣了:“玩儿这么大?”

一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怂恿她:“咱们清姐什么人啊,你就说敢不敢。”

“敢!这有什么不敢的,你们等着啊。”

说完就拿着护手霜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后排去了。

大家都憋着笑从靠背后面露出半个脑袋看热闹。

没过一会儿。

“…刘三胖,你是不是欠抽!”

班长一边狂笑一边冲回了她们座位上,扑了她室友满怀。

宿琬笑到打嗝,差点冒了鼻涕泡。

“哈哈哈哈哈哈哈,行了行了,不玩这个了,咱们换一个玩,不然逮着我一个欺负叫什么事儿啊。”

女生们又哄笑一遭,不过还是放过了她,从男生那里借了一副扑克,玩抢王八。

上高速之后,车速提了起来,窗外的声音不再是市井喧哗,穿过绿化带的缝隙可以看到连片的稻田。

男生们还是一惊一乍地,一会儿“对尖儿”,一会儿“王炸”!

女孩子们稍微温和一点,除去玩游戏那一堆,有的三个凑在一块拿着mp5看电视剧,有的在聊天。

五辆大巴原本很规矩地排成一列,但他们班的师傅嫌弃前头同事速度太慢,开始企图超车。

许扶蓝记得前面的好像是12班的车。

正想着,人短信就发过来了。

【小放:你在后面?】

【福来:暂时的,我们司机师傅嫌弃你们司机师傅车速太慢,正准备狠踩油门带我们起飞】

【小放:…】

【小放:在车上别看书,容易晕车,如果不舒服待会儿服务区下车找我,我带了晕车药和口香糖】

【福来:别提这俩字,本来不晕的,你一说劲儿就上来了】

【小放:…】

【福来:但我自己带了晕车药!嘻嘻嘻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小放:那你还挺未雨绸缪,我是不是该夸夸你呀】

【福来:不必了,你这个语气好恶心哦。】

【小放:?】

【福来:男孩子说话不要随便“呀”来“呀”去,gay里gay气】

【小放:?说人话】

【福来:。说你很牛逼的意思】

刚打完这行字,刘清卿把手上牌往膝盖上一砸,满脸翻身农奴把歌唱。

“哈哈哈,许扶蓝输了!”

她一愣,才发现只剩自己手上攥着红桃8了。

宿琬:喜闻乐见。

“来来来,都聚过来,商量一下福来同志要接受什么惩罚。”

交友不慎。

七嘴八舌讲了半天,有人一抬头注意到正在超车,突发奇想:“嗳,就跟那辆车并行的时候开窗冲他们班唱一段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怎么样?”

“可以!还要喊得缠绵悱恻,余音绕梁。”

“就这么决定了!”

当事人许扶蓝:我裂开来。

她嘴角抽了抽,还想挣扎一番:“不是真心话大冒险吗?我难道不可以选真心话?”

“不可以,组委会已经决定取消真心话这个项目了。”

“…我不会唱。”

班长立刻义不容辞地拍拍胸口:“我教你!”

说完就往她手里塞了一物。

低头一看,好家伙,扩音器。

许扶蓝:“…够狠的呀你们。”

没办法,她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拉开车窗。

两辆车很快并行。

秉承着早死早超生的观点,她眼睛一闭,气沉丹田,撕心裂肺。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记着我的情记着我的爱

记着有我天天在等待

我在等着你回来

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

然后迅速收声,关窗,把脑袋藏到窗户底下,一气呵成,栽赃陷害旁边的林沐。

周放是在听见第二句的时候反应过来声音来自自己小青梅的。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扒开邹瑜笑得前仰后翻的脑袋正好捕捉到了许扶蓝团下去瞬间,跳跃的马尾辫。

…这又是在干什么。

显然她掩耳盗铃的行为是失败的。

12班不少学生发现是许扶蓝之后都哄然大笑,笑完之后,还有好事儿的竟然接着她唱了下去。

“送你送到小村外

有句话儿要交待

虽然已经是百花开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记着我的情记着我的爱

记着有我天天在等待

我在等着你回来~”

“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

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

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

唱到后半段,前后其他班车上的学生不明所以却爱凑热闹,莫名其妙演变成了全员大合唱。

中途路过一家收费站,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员工被歌声吸引,站在路边叉着腰笑。

许扶蓝听到了,趴在自己膝盖上装死,觉得自己一张老脸都被丢光了。

她这一刻的打算是,高中毕业之前,都不要再出现在12班的学生们面前了。

结果刚下车,就因为要给周放送校服不情不愿地到了人家班的人堆里。

“哟?蓝蓝回来了?”

这是燕林,老远地就朝她吆喝,欠得很。

许扶蓝上去就是毫不留情的一脚。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捂着膝盖不可置信地瞪眼。

半晌后,委屈痛呼:“蓝蓝学坏了!以前对人家可温柔了。”

懒得理他。

又穿过一群起哄的人群,她找到正跟室友相谈正欢的男朋友,没好气地把校服外套罩到他脑袋上。

周放吓了一跳,扒拉下外套,露出精致的眉眼,见是她,嘴角笑出一双浅浅的小梨涡。

三下五除二套上外套:“别回去了,就跟我们班一起?”

结果许扶蓝皱起眉头就拒绝:“为什么?”

他一怔:“你不想跟我待在一起?”

许扶蓝:“那你也可以跟我回我们班。”

“我也想啊,”周放闻言无奈地耸耸肩,突然伸出手,比了比她的身高。

刚过他肩头的位置。

一抬头,果然满眼促狭的笑意。

“但我这不是太显眼了吗。”

许扶蓝:“…”

许扶蓝:“大可不必这样拐弯抹角嘲讽我矮。”

为了让某人认清,矮子的身高就是逆鳞,谁碰谁玩完的残酷事实,许扶蓝扭头就回十八班去了,早上自由活动在大学城买雪糕碰见,都没给他留一根五毛钱的牛奶小布丁。

参观完校史馆,带队老师带着一群叽叽喳喳,探头探脑,哪里都好奇的小毛孩儿去该大学远近闻名的食堂吃饭。

周放才逮着机会跟许扶蓝坐到一桌。

事实证明,再好吃的校食堂,做承包大锅饭的时候也不见得能好吃到哪里去。

周放是挑食的,他不吃青椒,然而中午的饭菜里唯一的肉菜就是青椒炒肉|丝。

因为男生愁眉苦脸的样子实在太有趣,许扶蓝盯着看了一会儿,早上生的气全没了,脱下校服站起身,到楼下向本校学姐借张校园卡,给正在长身体的男朋头要了一份粉蒸肉。

端上来的时候,蒋笙正在教育舒冰。

“你现在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只能来念省会大学。”

结果舒冰没见有什么表情,反而隔壁桌满脸有被内涵到的表情。

不太懂你们学神的世界这样子。

“我考什么大学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我谁啊。”

舒冰的语气很冲,大眼睛瞪圆了,没一点服软的迹象。

许扶蓝给周放挑了两块肉放进他碗里,小声问林沐:“怎么了。”

林沐也很茫然地摇摇头,做了个口型:不知道。

这是蒋笙叹了口气。

再抬头,表情都格外无奈了几分。

“舒冰,我不是你男朋友。”

许扶蓝猜不到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什么,脑子里瞬间删过无数种可能性。

不过,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估计人也凉一半了。

果然,他话音刚落,舒冰便端起盘子站起身,只给他留下一个高贵冷艳的后脑勺。

林沐十分愤慨地跟着离开了。

宿琬不知所措。

许扶蓝叹了口气,无奈地看了眼茫然的周放,也只好拉着同样茫然的闺蜜站起身。

从头到尾没说错一句话,结果女朋友跑了的周放看了眼许扶蓝的背影,又看了眼蒋笙。

蓦地愤慨起来。

他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饭。

最后还是忍不住端起盘子开口道。

“蒋笙,死道友不死贫道。”

“舒冰没跟你和好之前,咱们也少来往吧。”

本来就见不到几次面,再被搞连坐,那他可就太怨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16 22:41:42~2020-08-18 23:55: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言七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