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76章 第七十六杯
 
“许扶蓝, 你每次都跟着我们出来,又不干活儿,图啥?”

说话的女生一头黑长直,刘海盖过眉眼, 长长的白t下穿着一条紧身裤, 手上拿着几张五颜六色的人民币点, 整个人看起来有点阴沉。

许扶蓝靠着墙壁, 中指与食指间夹着一根未点燃的烟,眼神飘忽, 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还是跟初次见面时那样,白皙的脸蛋, 规矩的衣着, 一股子书生气, 看起来与她们格格不入。

倒也是,许扶蓝跟她们混, 也从来不帮着一块儿勒索、欺负人,永远只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不帮忙,也不插手。

打架的时候出手倒是快准狠, 完全不见平时的半点儿斯文劲儿。

她像是只糟践自己。

女生盯她看了两秒,突然发出一声嗤笑。

“要抽就抽, ”她把钞票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两步上前, 掏出一只打火机, “怎么样, 给你点上?”

许扶蓝回过神,朝她扯扯嘴角。

“不了。”她把烟放进烟盒里,“接下来去哪儿?”

“三中外, 去不去?”

她不假思索:“去。”

只是一转身,视线在不远处一顿,身子微微僵住。

女生嘴里还在意味不明地笑:“好好的学不上,逃学出来当混子,真不懂你们这些好学生都在想什么。”见身后没人跟上,才站住回头,疑惑地问:“你干嘛?”

许扶蓝把目光收回来,极不自然地垂下眼帘。

“没什么。”

女生不信,顺着她方才看的方向望过去,紧接着便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男生拨开几个站在巷子口的二流子,大步流星地直奔她们而来。

大约是长得太好,气势又盛,竟然没人拦他。

就像是一道——太阳神,赐予污浊巷陌间的光。

“许扶蓝,你还记不记得自己上次跟我保证了什么!”

哦,周放啊。

许扶蓝紧抿着嘴唇,倔强地把脑袋扭向一旁,扯着嘴角冷笑了一声。

“关你屁事?”

人离开之后,女生目送着他怒气冲冲的背影吹了一声口哨,回过头看向许扶蓝,面目有些模糊不清,不知话里有多少幸灾乐祸的味道。

“喜欢他?”

“你别想了,咱们这样的,不配。”

语调风一样轻,却像是在洁白的墙壁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裂痕。

许扶蓝从梦里挣出来的瞬间,脑子还有些混沌。

伸手摁了闹铃,摁亮手机——2011年六月。

她揉了揉眼睛,在床上坐直身子。

大约是昨天在球场旁边看到周放久违的意气风发的样子,竟然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梦里的女生是她上辈子混的时候少数几个称得上朋友的人,名字和长相都已经记不清了,印象里她像总是对自己的行事风格颇有微词,倒是与梦里的形象合称。

梦里的周放却是记忆里没有的。

但她记得去三中的那天,周放跟林沐还有其它几个致远班的学生一起路过巷子口,被几个不长眼的二流子拦了一拦。

当时她暗暗地幸灾乐祸,怀着一股隐秘的心思,躲在人群后窥探,根本没有在那一众人前露面。

不过他人缘一向好,很快就有人出面帮他解围,没有出现许扶蓝想、又不想要看到的场面。

大概是恶有恶报吧,那天下午他们就在三中外的篮球场上撞了个正着。

“福来?你知道我来这儿”

他的话中断在这里,因为他看到了与她同行的那几个人。

许扶蓝羞得想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在他诧异而沉默的目光里夺路而出,根本就没脸赖着看完那场球赛。

现在想想,那时候自己还真是卑劣得很。

她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翻身从床上下去。

昨天的比赛12班很没有悬念地赢了下来,毕竟带队的邹瑜以及周放那几个曾经都是校队的中流砥柱,就算好久不练,打11班那几位还是轻而易举。

周放骚包的时候很少,但在球场上却是个人来疯。

许扶蓝还是看不懂比赛,只知道谁进了球,灌篮很帅,传球很紧张,还有男朋友做篮板动作的时候漏出的一截腰

蛮诱人。

哦,这该死的成年人思想。

比赛之后周放喝了被太阳和许扶蓝的手捂热的水,弯起的笑眼看起来很满足。

“我打得怎么样?”

“很厉害。”

“就三个字?怎么着也得写个八百字作文来夸夸我吧那你下次还来看吗。”

许扶蓝摇摇头:“不知道。”这倒也是实话,哪知道下次比赛之前班上会不会有突击听写或者连堂考试。

他看起来有些失落。

“这样那我下次就不上场了。”

任性的很。

谁知道她晚上就做了这么一个莫名的梦。

不知道是在提醒她什么。

许扶蓝晃晃脑袋,试图把乱七八糟的思绪扔出去,然后压下莫名泛起的烦躁,洗漱之后叫几个室友起床,自己则见缝插针,拿着单词本背了几行。

唯一与往常早晨不同的一点就是——出门的时候被刘心文叫住了。

她意味不明地问:“你昨天逃了自习课去看周放比赛?”像是遇见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一般。

许扶蓝觉得莫名其妙。

“学校也没说不准学生去看。”

而且她去干嘛,也没必要知会一个算不上熟悉的室友吧。

不过之前林沐和宿琬就提醒过她,刘心文似乎对她关注有些过度了,先前她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受到影响,就一直没有理会。

现在看来,很有必要抽时间和她谈一谈。

早上的自习默写了离骚,宿琬被里面的生僻字绕了一整周,写完之后幽怨地看着许扶蓝:“好嫉妒哦。”

许扶蓝莫名:“你这突然又是干嘛?”

然后放下了手上的语文选修《古诗词赏析》,停下了她正在背诵的《梦游天姥吟留别》。

宿琬:突然觉得没有跟这个魔鬼争论的必要了。

六月二十号中考,一中需要腾出教室作为考场,高一高二的学生因此得了一次三天长假,周五美滋滋地早早放学,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许扶蓝也不例外,只不过闺蜜们约在一起在吃饭,就没有和周放一起回家。

小馄饨端上来之前,舒冰前后左右环顾一周,才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欸,你们有没有发现,年级主任前两天晚自习之前都喝酒了。”

“是欸,我听我室友说,他去8班上晚自习都直接布置卷子让他们做,怎么了?有什么内幕啊。”

“还能是什么事儿,”女生撇撇嘴,“旁听生呗,中考还没开始考呢,关系就找起来了,好像学校领导手里都有指标,先到先得那种。”

许扶蓝一边吸溜着自己的奶茶,一边安静地听几个朋友义愤填膺地小声讨论早早暴露在她们眼前的某些“阴私”。

“我今天从数学组办公室外面路过的时候还听见他们聊学生的事,听说一中老师的子女可以直接走后门录取,真有这事儿?”

“那也太不公平了吧!”

许扶蓝默默起身接过服务员端来的盘子。

手机在这时响起来,来电显示是妈妈。

“蓝蓝吗?”

“嗯,妈妈。”

“你不是今天放假吗,吃饭没,我和你爸爸在外面吃饭,你要不要过来一起?”

“不用了,我和宿琬她们一起在吃了,”她回答道,顺嘴一问,“怎么今天在外面吃,是什么特殊日子吗,许嘉名呢?”

“还不是你堂弟,”妈妈提起这件事时的语气还有些愤懑,“他不是今年中考吗?成绩太差了,你叔叔托你爸找关系请你们学校老师吃饭呢。”

“在他们年级都千把名开外了,还非要上一中,倒不嫌丢人。”

许扶蓝沉默了。

她看了眼义愤填膺的闺蜜们,突然觉得不好再将对话进行下去,便岔开话题聊了两句,然后挂了电话。

“欸,蓝蓝,我想买一条连衣裙,待会一块去逛逛?”

“行。”

通话结束之后,赵女士把手机放回包里,重新挂上笑脸推门走进包间。

即便看不上妯娌、小叔子平时的做派,但该做的面子功夫也少不得,总是亲戚,平时有来有往的,哪知道以后有没有要求到人家面前帮忙的时候。

今天宴席的主角是一中的几个主任,似乎还有管教学的,她也想借机会旁敲侧击地请人家老师多多关照自己的闺女。

许家二叔惯会搞气氛,开席没一会儿就开始三路敬酒,不着痕迹的奉承话一箩筐一箩筐往外倒。

许扶蓝的堂弟许兆天在家“复习”没有参与这次延请,席上没有学生,几个主任喝高了,说话就有点不着边际。

不知怎么话题就扯到了自己的学生们身上。

“唉,还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谁又说学习好的学生就省心呢,”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突然长叹了一声,“就不久之前,我们年级才发现两个年级第一早恋了。”

“干涉吧,显得咱们这些老师怪冷血,不干涉吧,又怕影响学生成绩,两个都是好苗子,前途都光明,万一出了岔子谁负责得起?你们说难办不难办。”

一个女老师笑着插话道:“这我倒也知道,不过俩学生挺争气的,学习成绩保持得很稳定,我听说男生还准备报竞赛冲一冲保送,共同进步,还挺好的。”

许家二叔笑着应和:“但学生早恋还是不可取,主任的担心还是很有道理的。”

赵女士却忍不住皱起眉头。

年级第一他们家蓝蓝,不就拿了两次年级第一吗。

倒也不知道这位主任是教哪个年级的。

她妯娌这时候倒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我们家兆天儿的堂姐,蓝蓝,也是一中的,听说成绩很好,也一直是年级前几吧。”

女老师却一愣。

“蓝蓝?”

紧接着,她笑着说。

“那还真是巧,高主任,你们年级的文科第一,不就是叫许扶蓝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8 21:15:20~2020-09-10 23:55: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言七 7瓶;27225186、乔不厌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