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78章 第七十杯七
 
许扶蓝蹑手蹑脚地从客厅摸到玄关处。

赵女士这半年来带许嘉名养成了浅眠的习惯, 路过父母房间的时候,她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好歹还是顺利下楼了。

不过,她倒也没膨胀到觉得自己一个十六岁未成年能深更半夜前往警察局成功捞出她犯事儿的小男朋友。

这样做最有可能落到的下场——就是她被警察叔叔一块儿扣留在局子里, 和周放一起,排排坐,请家长。

然后把她早恋以及深夜偷偷出门这两个大逆不道的事实同时暴露在爸妈眼皮子底下。

所以她打给了万能的小舅舅。

赵子骞接电话的声音还很清明,但他中气十足且理直气壮地谴责她。

“干嘛?大晚上的不要人睡觉的呀!”

许扶蓝翻了个白眼。

“不要以为我没听见你那边躁动的bgm。”

他倒是半点不心虚, 一被揭穿就坦坦荡荡地承认。

“你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懂我们成年人的快乐。”

“嗳, 对了,你还没说你打电话干嘛呢,我姐没睡?这么晚你这个年纪的小女孩,不应该早就抱着绒毛熊去梦里见仙女教母了吗。”

然后没等她开口,又声音一肃。

“蓝蓝, 你在外面?”

他听见她电话那头零星的鸣笛声了。

许扶蓝:“嗯,周放进局子了, 你来接我, 去把他捞出来。”

赵子骞一口酒喷到了他怀里的大|波美女脸上,然后立刻被甩了一巴掌。

“抱歉啊, 抱歉。”

他手忙脚乱地递了张纸巾过去连声道歉, 也顾不上今晚艳遇泡汤,就急急忙忙地抽身离开。

——外甥女, 这种事你用如此平静的语气说出来真的好吗?

路过旁边的卡座,被朋友叫住。

“欸, 签子, 去干嘛?”

“家里孩子出了点事,去处理下。”

“不是啊——你啥时候孩子都有了?”

“滚!”

“哈哈哈,别生气嘛, 什么事儿大半夜找你?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他沉吟两秒钟,想到警局之内怕不容自己造次,便点点头。

“你也来吧。”

两人出了酒吧一条街,开着车在许扶蓝小区楼下接到了这小姑娘。

赵子骞与他外甥女也有半年未见了,远远地看见个穿着浅蓝色的宽松牛仔衬衣、白色吊带内衬和短裤的瘦白女生站在单元楼下,差点没认出来。

他朋友吹了声口哨,扭头挑挑眉:“哟,这就你家‘孩子’?”

赵子骞眉头一皱,想到这厮嘴上没把门的习惯,警告道:“我外甥女,嘴门给我关紧点儿。”

青年眉梢一跳,又忍不住多瞅了两眼钻进后座的小女生,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没有分寸的话。

车上了路,赵子骞便盘问起今日事情的缘由。

许扶蓝倒是在刚刚等他的时候就都向周放问清楚了。

原来齐瑶和秦鸣在今年年初左右闹过分手,等两人过了冷静期,一个还想挽回,一个另觅新欢,昨天齐瑶生日,秦鸣买了礼物去附中没见着人,晚饭的时候倒跟她现任男朋友撞了个正着。

于是两边呼朋唤友,一言不合修罗场。

周放糊里糊涂地被叫了过去,被动地掺和进了这场麻烦里。

赵子骞听完后一阵唏嘘。

“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们现在这个年纪的小孩儿也太早熟了吧。”

她想了想,却没应和。

早熟里头好歹有个“熟”字儿,可秦鸣吧,顶多就是从小牛奶喝多了,身体发育太早、多巴胺分泌过于旺盛而惹出的麻烦,这和成熟两字儿可扯不上关系。

做事只靠一腔热血,却不过脑子,该说幼稚才对。

至于周放

她头疼地揉揉眉心。

跟着赵子骞一块儿过来的那位青年倒是乐呵地笑着说了句:“人不热血枉少年嘛,你读高中那会儿没为一两个走过你窗前的漂亮女孩儿发过疯打过架?”

被她小舅舅瞪了眼也不气,话头一转,问许扶蓝:“那这又关你什么事儿?”

许扶蓝面不改色。

“我男朋友跟他一块儿进去了。”

赵子骞手一抖,差点儿错脚一油门飙上180码。

“哈哈哈,看嘛,你还说人家,你家孩子不也挺早熟。”

他瞪了自己损友一眼,没好气地质问她:“谁啊,周放?”

“不然呢。”

“”赵子骞沉默了,“我以为他是跟前任男朋友打起来的那个。”

许扶蓝:“”

许扶蓝:“我以为周放长了一张三号学生脸。”

赵子骞却翻了个白眼:“我看是长了张会骗小姑娘的脸。”

许扶蓝懒得反驳他,他顿了顿,又问:“我姐知道吗?”

“我敢?”

“那你胆子还真是肥,”他仅仅脑补了一会儿赵女士怒发冲冠的阵势,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那你待会儿怎么回去?”

许扶蓝觉得今晚小舅舅的话过于多了,有更年期妇女的鸡毛程度。

“赵子骞,你废话好多,欲求不满吗?我不会坏了你今晚的好事吧。”

赵子骞觉得他今晚不把外甥女的臭嘴封上可能会原地英年早逝。

“我明天就去工地给你包三斤水泥。”请务必立刻把你的上嘴唇和下嘴唇砌得严严实实。

结果许扶蓝:“你啥时候当包工头去了?”

赵子骞:“”

他的狐朋狗友在副驾上笑得前仰后翻。

到警局之后,许扶蓝没跟着一起进去,就在车里等着。

周放刚刚在电话里支支吾吾地,只说现场情况比较路,却没讲到底有多乱。

反正她等了好久。

她小舅舅的那位朋友倒是先出来了,拉开车门坐进来,低下头划拉两下手机,突然开口朝她搭话。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许扶蓝。”

“哦,蓝蓝呀,”他从善如流地笑起来,“我叫程洽,跟你小舅舅是大学室友。”

她不太想跟人闲聊,一来是太困,二来是实在不太习惯跟自来熟相处,便只“嗯”了一声。

程洽倒也不在意,随口问了她两句闲话,便很体贴地闭上了嘴。

又过了一会儿,才看见赵子骞领着两个高高瘦瘦的少年出现在视野里。

秦鸣脸上不可避免地挂了彩,二人上车后,许扶蓝立刻拉着周放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番,幸而他虽造型狼狈了点儿,身上却没被划拉上口子,才放下心来。

周放显然也觉得丢人,任她拉着摆弄了半天,没敢抽手回去。

许扶蓝其实也没打算教训他。

毕竟今晚大半是他遭受的一场无妄之灾,主犯还坐在旁边没吱声呢,干嘛凶自家孩子。

于是帮他拍了拍外套上的灰,便阖起双眼,靠着车窗假寐。

赵子骞见她实在困得不行,先把她送了回去。

下车前,还是忍不住多叮嘱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你们当时情况到底怎么样,现在身上看不见伤,但如果回去有任何不舒服,还是得去医院,知道吗?”

周放乖乖地点了点头,垂下的浓密眼睫颤了颤,看得许扶蓝心一软,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看给孩子委屈地。

然后一扭头,没好气地朝秦鸣问道:“听见没有啊?”

凶神恶煞地,把男生吓了一跳,虽然神色恹恹,但还是赶紧着点了点头。

“行吧,那我走了。”

赵子骞看着外甥女上楼后,才踩了离合器倒车离开。

从后视镜看后座,两位都垂着脑袋,只不过一个灰头土脸,一个在皱眉沉思。

这样看,那臭小子倒还是有些沉稳在的。

至于教育的话,想必在警察局听的那些也够他们吃一壶了,赵子骞想,自己也没必要再多嘴。

虽然对拱了白菜的猪有诸多不满,还是没当着发作出来。

这时候也到了凌晨两点后,他带着两个未成年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还是让他们尽早各回各家好。

于是一路上倒是出乎周放意料地沉默。

周放原本打了许扶蓝电话之后就开始后悔,后来见到来领人的是她舅舅,才悄悄松了口气。

结果一上车,就瞧见了靠着车窗,困得点头如啄米,满脸茫茫然的小女朋友。

一时间愧疚地不敢抬头看人。

可许扶蓝一直到下车为止什么都没说,反倒让他愈发心虚。

以为她下车了,她小舅舅总得说两句。

结果赵子骞也闭嘴了一路。

最后竟然还是赵子骞一起去警局的那位青年懒洋洋地靠着靠背,问:“你是周放?”

“嗯。”

程洽特意扭过头,定定地看了他两眼。

半晌后才笑开了。

“刚刚没看清楚,果然长得俊俏,嗳,签字,你外甥女眼光不错。”

赵子骞冷哼一声,没接话。

程洽笑了笑。

“就是人不太靠谱。”

他用玩笑的语气说。

“运气不错,碰上个会操心的女朋友了,要换我高中那会儿的初恋,估计电话打过去,她能比我哭得还凶。”

周放听来,心里颇不是滋味,却偏偏没办法反驳,只能咬咬牙,把不忿都吞进了肚子里。

赵子骞把他送到家后却没有上楼。

“蓝蓝外婆年纪大了,晚上有点动静儿就会醒,我就不回去惹她眼了。”说罢像是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补充道。

“我姐睡觉也浅,明儿你记得往她家打个电话。”

“怎么说,不用我教你吧?”

周放点点头,目送赵子骞的车开离小区。

长夜漫漫。

好在第二天电话打过去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他只说约许扶蓝去图书馆,便把人约了出来。

许扶蓝早上起得晚,一觉醒过来昨晚的事也忘了七七八八,见到他还是面色如常地打招呼。

周放:“早。”

上了公交车后,找了一双空位坐下。

许扶蓝跟他闲聊了一会儿,突然问:“真去图书馆啊?”

他眨眨眼睛:“不然呢。”说完才意识到不对,赶紧找补:“你想去哪儿,我陪你。”

许扶蓝抿着嘴沉思了两秒。

“其实没有。”

结果还是去了图书馆。

许扶蓝照旧从书包里拿了套数学卷子里出来做,他则去按照老师推荐借了两本竞赛相关,坐在旁边看起来,偶尔帮忙答疑。

一上午时间过得很平淡。

如果不是中午秦鸣的电话,他的心情会就此转好也说不定。

“什么?你要去打职业比赛?什么比赛?去哪儿打?你是不是有病!”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然

就是他兄弟疯了。

结果那边斩钉截铁地说了句,“是”。

周放沉默了两秒。

“行啊,你爱打就去打吧,我要还管你,我就不叫周放。”

“我tm叫周放屁。”

作者有话要说:  实训真让我升天了,但好在活着回来了。

感谢在2020-09-13 23:12:25~2020-09-26 21:54: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言七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