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79章 第七十八杯
 
许扶蓝看着周放皱着眉头攥着手机离开, 又怒气冲冲地从书架外钻回来。

便礼貌性地询问了一句:“怎么了?”

得到了硬邦邦的回答:“没什么。”

“哦,”她点点头,又低下头继续跟自己的数学卷子缠缠绵绵。

周放也把手机往包里一塞, 试图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没过一会儿就破功了。

于是许扶蓝又很配合地抬起头从善如流:“怎么了?”

周放:“秦鸣。”

“哦,”她眨眨眼睛,“他又怎么了?”

男生憋了半天, 憋出一句:“他说他要去打职业。”

说完又懊恼地挠挠头发:“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

许扶蓝打断了他:“他准备去哪儿打?打什么。”

“谁知道呢, 我没问。”周放皱着眉头回答道,然后干脆撇撇嘴合上书,“我才不管他,走吧,我们先去吃饭。”

结果午饭吃完, 各回各家之前,某人还是满脸忧心忡忡, 说什么都心不在焉。

许扶蓝想, 秦鸣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三天高考假结束,学生们陆续返校, 各班老师们带着新鲜出炉的高考真题、高考模拟轮番上阵, 让这一届艺术节在一中莘莘学子此起彼伏的哀嚎声里落下了帷幕。

许扶蓝倒是没什么艺术节过完的实感,除了一个知识竞赛, 她甚至都没参加什么比赛项目。

而篮球赛还是打到了校际联赛,不过12班在半决赛的时候就被淘汰了, 她后续就没有过多关注。

周放最近愈发忙了起来, 听说是物理奥赛的预赛时间定了,学校正组织参赛的学生们集训,晚上她们和舒冰一起吃饭, 还听女生抱怨说好久没见过蒋笙了。

许扶蓝坐在旁边慢条斯理地吃她的小馄饨,没怎么插话,远远地看见人群里头一个圆圆的后脑勺一闪而过,才问了一句。

“嗳,小冰,最近秦鸣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舒冰觉得许扶蓝突然闻起来秦鸣才是真的奇怪。

“他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吊儿郎当混日子,”舒冰摸摸下巴,“不过你要是问他成绩,好像是下降了不少。”

秦鸣以前在实中也是不怎么用功就能考进致远班,脑子灵光自然不必说,只可惜从来不爱把心放在学习上,高中之后成绩没说一落千丈,但在平行班里,也就个中游偏上。

许扶蓝皱着眉头回想起上辈子秦鸣后来那个海归精英派头,实在无法把他跟叛逆的网瘾少年联系到一起。

总不能是失个恋把脑子也给刺激丢了吧。

她只想想都觉得头大,幸好她没有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坏习惯,不然这闲事但凡管起来,哪还有个头。

周五下午总算又见到了周放。

男生果然肉眼可见地憔悴了不少,她甚至看到了潦草的没刮干净的青青胡茬,在他白皙精致的下巴上格外显然。

许扶蓝忍不住好奇,上手摸了摸。

短短的一层,倒是种新奇的手感。

周放还是带着他的黑框眼镜,任许扶蓝动作,像是个掏空了的娃娃瘫坐着靠着靠背。

许扶蓝意犹未尽地收回手前还戳了戳男朋友还有点婴儿肥的小脸蛋儿,被瞪了之后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秦鸣还想打职业吗?”

这个问题还是困扰了她好久。

实在是怕她这只小蝴蝶翅膀一扇,就给人命运轨道扇歪了。

周放捏了捏鼻梁:“他在攒钱。”

许扶蓝一愣:“攒攒钱干嘛?”

“离家出走。”

“”

还能不能消停了。

许扶蓝低下头吸溜一口面条,沉默了半晌,追问。

“你借了吗?”

周放一噎。

“”

许扶蓝:“”

许扶蓝:“以后你哥们要真跑了,你得负全责。”

周放又抬起头瞪了她一眼,愤懑地一拍桌子。

“说了不管他就不管他,要管我就叫周放屁!”

她差点儿一口面条喷到男朋友脸上。

随便立这种flag真的好吗。

一个星期后。

秦鸣真的跑了。

许扶蓝在帮着班主任从政教楼复印卷子回来的路上看到了秦鸣他爸的大奔和漂亮的秦妈妈。

不过这位女士脸上神色显见得焦急。

周放下午集训一结束就被抓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接受老师和家长们的盘问。

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懵的——因为他也没想到,秦鸣竟然还真有这胆子。

因为他也对秦鸣的行踪一无所知,再加上是学校这一届竞赛生里的种子选手,教导主任很快就找了个台阶把他给放了回去。

舒冰得知事情原委后不禁感慨道:“你说他有这谋略,要拿来学习,高考后清华北大复旦交大招生办争相为他大打出手。”

而林沐皱着眉头:“他离家出走干嘛?打游戏?这和他跟齐瑶分手有什么关系。”

宿琬则觉得稀奇:“还有职业打游戏的啊?”

“有的,电子竞技嘛,”舒冰跟剩下两位美少女普及起来某些常识,逐渐把两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许扶蓝倒是猜到了这位叛逆少年的逻辑。

他大约是太急迫地想要证明自己,再被喜欢的女孩一刺激,理智就轻易地被情感左右了。

选择做职业选手,未必不能是一条光明的康庄大道,虽然在现在并不受社会各阶层的广泛认可,但是有天赋的选手总能在未来某天发光发热为人广知。

不过这条路太窄,真要去闯,也相当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了。

毕竟职业选手和普通玩家在天赋上就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而且他也不一定能撑到电子竞技的好时代。

只不过秦鸣现在十六岁,早就该有基本的自我选择和判断能力,他也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了。

现在最怕的不是他真去打职业了怎么办,而是找不到秦鸣的行踪。

游戏行业还没发展起来,哄骗小孩去签黑合同的不知凡几,怕就怕秦鸣不懂,也被骗了。

见周放沉吟不语,许扶蓝轻声建议道。

“可以让伯父伯母往几个比较知名的俱乐部青训打电话找找,这么几天了,秦鸣也该到地方了。”

“好,我会的。”

许扶蓝低下头又吸溜了一口面条,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观点说了出来。

“我觉得吧要是在那边找到了,也不用太早把他带回来。”

要是真有天赋,打职业也未尝不可。

要是没有天赋,少年人一腔盲目的热血,还是得找对人、找对方式,才能没有后遗症地浇灭。

周放稍一思索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再次郑重地点了点头。

再后续的事,她们也无从了解。

但是后来见到周放,没见他再为此愁眉不展,想来也大概有了妥善解决的方案。

期末考试很快也来了。

许扶蓝的年级第一宝座还是坐得很稳,周放的物理竞赛预赛也进行很顺利。

大家按部就班地准备升上高二。

在暑假即将开始之前,他们还是在学校见到了秦鸣。

看来是让俱乐部青训淘汰了。

他回到学校之后,没再像先前一样整天就知道插科打诨,与半月之前相比起来,秦鸣看起来沉稳了不少。

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许扶蓝也无法评价,这种转变对他来说是好是坏。

但倘若他在高一结束之际找准了自己要走的路,却也算是所有不幸里的万幸了。

周放和蒋笙暑假要去参加各自竞赛的夏令营,而林沐家里早就计划好了去欧洲避暑;舒冰和宿琬找了暑期培训机构准备继续上课,发来短信询问许扶蓝要不要一起。

她思考了两天,没答应下来。

今年暑假,她有些自己的计划。

赵子骞任劳任怨地听从他姐的指示来一中接外甥女回家

她一到家,刚进客厅就被一个小东西抱住了腿。

许嘉名从小肉球长成了小胖墩,不过因为继承了爸妈五官上所有的有点,又白白胖胖,看着反而愈发可爱。

许扶蓝弯腰把小东西抱了起来,忧心忡忡地掂了掂弟弟的小屁股,觉得这体重着实实诚。

“妈,你每天都给许嘉名喂啥吃啊,他胖了好多。”

赵女士满不在乎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怕什么,小孩子嘛,长胖一点才福气。”

许扶蓝:行吧,反正不是我儿子。

她把弟弟放回客厅里铺的海绵拼图上,蹲在旁边逗他玩儿。

晚饭很丰盛,吃饭的时候,爸妈说了她堂弟许兆天的中考成绩。

总之不太理想。

“原本和你们学校的说好了过二中线就可以交钱,结果现在,唉。”

爸爸叹了口气,喝了一口啤酒,又不禁感慨道:“还是咱们蓝蓝懂事。”

许扶蓝吐吐舌头。

“那二爷家打算怎么办?”

“不清楚,你堂弟那个成绩也不好办,”妈妈往她碗里夹了一根大棒骨,回答得很漫不经心,“你操心他干嘛?多喝点儿骨汤,妈炖了大半天呢,看你瘦得,学校伙食不好吗?”

而许扶蓝默默地摸了摸腰上这学期添的软肉。

行吧。

大概在所有父母眼里,儿女永远都长不胖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26 21:54:33~2020-09-28 23:53: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angy 10瓶;幼清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