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一杯
 
许扶蓝经常想,如果自己学生时代能好好念书,未必不能上北大。

不过她也知道这大约就是白日做梦,幻想过后,照旧得过被甲方、上司、爸妈、房贷车贷轮流刁难的社畜生活,等到年纪大了,就相个门当户对的亲——

童话与少女心早就死在朝五晚九间;按部就班,柴米油盐,这才是生活。

直到今天睁开眼睛为止,她也还是这么认为的。

“蓝蓝?起床了!”

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许扶蓝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柔软的被褥带着阳光的味道,和自己公寓里的那床一点都不一样

等等。

她突然清醒过来,猛地睁开眼睛。

——我tm什么时候回家了!!

然而映入眼帘的是十分有年代感的白色蕾丝蚊帐,她清楚地记得,这玩意儿明明在高考后的第二天就被自己亲手打包扔掉了。

坐起身一看,正对床的是那张陪伴了她整个中学生涯的土黄色宽电脑桌;上面的电脑被搬到父母的主卧里,剩下个桌儿,堆满了她的各色辅导书、教材、文具。

如果她没有看错,上面还摊着一本物理的新干线还有一张没写完的英语周报。

许扶蓝怔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触感光滑且有弹性,这tm就是29岁的自己用无数化妆品都留不住的青春。

于是下一秒人就冲向了洗手间。

许妈妈在厨房忙着做早餐,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小旋风,接着就是“噼里啪啦”一阵杂物碰撞声,她皱起眉头,没好气地吼道:“许扶蓝!大早上的又在干什么?”

女儿却又出现在了厨房门口,扒着门框眼巴巴地问:“妈,现在几几年。”

“10年啊!做什么梦呢?”

得到答案的瞬间许扶蓝的眼睛微微睁大,接着下意识打了自己一巴掌,“啪”的一声十分清脆,很有点儿疼。

很好,不是做梦。

许妈妈被女儿一连串奇奇怪怪的行为吓了一跳,手里头的菜刀往砧板上随便一搁,立刻伸手探她的额头。

“怎么回事?已经退烧了啊…”

说完便狐疑地打量了她一遭:“又打什么鬼主意呢,烧都退了,装疯卖傻也得去上学。”

许扶蓝却眼神复杂地摇了摇头,接着便一言不发地低着头转身出了厨房。

许妈妈看了眼她的背影,低声嘀咕了句:“…神神叨叨的。”

这句话许扶蓝自然没有听到。

她现在正在努力消化自己已经从29岁重返14岁的事实。

昨天是2025年的七夕,她好不容易应付完了一个极其鸡毛甲方,却得知原本轮到她加薪的机会被同期截胡;同日发现自己暗恋多年的白月光疑似脱单,对象是那位许扶蓝一直看不上但比许扶蓝优秀的白富美初中同学。

职场情场双失意,她在小舅舅的酒吧借酒消愁喝到醉昏,结果眼睛一睁就变成了14岁的自己。

有悲有喜。

她能不开心吗?

2010年啊!妈妈身体还倍儿棒,每天都有力气拐着弯儿骂她;而她的叛逆期刚到,就被拥有成年人心理的许扶蓝手动刹车,上北大还是梦想而不是白日梦;暗恋对象也还在身边,他们还没有渐行渐远。

哪个饱经社会摧残的社畜,在一睁眼发现自己重回象牙塔纯真年代的时候会不开心。

但同时,另一个残酷的事实也摆在了她的面前。

2010年发生的大事,除了上海世博会以外,她已经一件都不记得了,一翻日历——2月13日,距离这辈子的中考还剩四个月,然而她脑子里的知识早就不剩几两。

大概就是…认识二元一次方程和一元一次方程的水平而已吧。

而且2010年的中考地理和生物还没有放进会考,文综理综各150,都是要算实打实分数的。

刚刚的狂喜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许扶蓝用力拍拍脸颊让自己清醒下来。

她不否认自己想过利用重生金手指买张彩票一夜暴富——可惜她上辈子既不关注乐|透也不看球儿,遂立即放弃该想法。

至于买房早在08年后就开始极速狂飙的房价也不是他们家经济水平能负担起的。

想了一圈,最后发现,即使时间倒退了十年,她拥有了成年人的内核以及未来的记忆,可除了好好学习以外依旧无事可做。

否定了那些“剑走偏锋”的路子之后,许扶蓝反而心定下来。

还是脚踏实地吧,能够得到这多出来的十五年时间,她已经是万里挑一的幸运了,重活一次,她更能理解时间的宝贵,何必还去整那些虚的呢。

这么一想,因为某些预想落空而带来的失落一扫而空,许扶蓝重新雀跃起来,一边哼着歌儿一边打开了自己的衣柜——

“许扶蓝,出来吃饭!”

许妈妈一边端着面碗一边扯着嗓子喊闺女,等了半天不见都不见她人影,去她房间一看,竟然发现许扶蓝怔怔地站在衣柜前面发呆,当即就火了。

“你又在干什么,看看现在几点!早自习已经请假了,你八点还要上课,都初三了能不能自觉一点儿!”

许扶蓝被妈妈的怒吼声叫回了神,赶紧压下看见满柜子花花绿绿时内心的波涛汹涌,扯下一件不那么花哨的换上,然后来到了饭桌前。

许妈妈此时还在因为她一早上的各种迷惑行为生气,恨恨白了她一眼,许扶蓝赶紧合掌赔笑:“我刚刚不知道穿什么。”

刚刚才起床的许爸爸顺嘴搭腔:“你外头反正要套校服的嘛。”简直标准直男发言。

果然,许妈妈又不乐意了:“小女孩不爱漂亮还得了?你就巴不得她整天跟你这个糙老爷们一样哦。”

说完就给她碗里多夹了个荷包蛋。

“病刚好身体虚,多吃点儿。”

许扶蓝朝许爸爸示威似的挑挑眉,可还没得意一会儿,就听见她母上又开腔了。

“话虽然这么说,学生的第一要务还是搞学习,整天想怎么打扮心思就飞了,还怎么考一中,”许妈妈没好气地说,“你的衣服哪件不是你妈妈我用心买的,还挑三拣四上了。”

许扶蓝自然不敢反驳,低着头默默吸溜面条儿,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能让母上碰她的衣柜。

她默默无闻单恋十多年的原因找到了。

试问哪个正常青春期男生,会对一个整天穿着镶水钻荧光绿米老鼠t恤的女生感兴趣啊!

————————————————

吃完饭之后,许扶蓝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学校——老实说她有点虚,初中毕业十几年了,除了几个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以外,大概大多数同学的名字她都叫不出来。

许妈妈典型刀子嘴豆腐心,想到她“昨晚”还是个病号,便撺掇许爸爸送她,但被许扶蓝言辞拒绝了。

“我已经好了!”

说完便已经出了家门。

今天天气不错。

街旁两侧的建筑物大多还是记忆中的模样,一路上,许扶蓝看到了好几家熟悉又陌生的店面,都是在她上高中的时候才搬走的。

过去模糊的记忆逐渐具体,就像发黄的老照片被一点点翻新上色,她坐在公交车上,受自己心情的影响,甚至觉得沿途的街景都变得有些新奇。

看够旧时风景,许扶蓝收了心,准备好好安排一下这个学期剩下的时间。

首先是她的短期第一目标:考上市一中。

距离中考还有四个月的时间,她有必要根据自己的长处和短板制定一个能效率最大化的学习计划,题海战术固然有效,但是不讲方法只闷头苦学往往会事倍功半。

许扶蓝上辈子的叛逆期正好就在2010年,因为家庭的某些变故,她从一个公认的乖乖女,变成了逃课、抽烟、纹身的著名刺头。

一年多的荒废最终让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勉强读了一所普高,一本率甚至不如重点高中的重本率。

等到她浪子回头,想要认真学习的时候,基础薄弱,方向迷茫,只知道埋头苦读,撞过多少南墙又吃过多少苦只有自己知道。

磕磕绊绊,最终也只考上了一所普通一本。

但也正是因为那几年的积累,许扶蓝摸索出了一套很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更让她现在坚定了要好好读书的自信。

中考科目有九门,语数外、物化生、政史地。

许扶蓝高中时期是文科生,对于政史地的兴趣颇为浓厚,高考也考出了不错的成绩,工作之后闲暇时就爱看各种纪录片打发时间,过年回家,拿着家里小朋友的文综练习册,甚至还能充当老师讲上几句。

初中这三门涵盖的都是基础知识,多看看书、写写习题,就能轻松实现巩固和拔高。

接下来是双语。

许扶蓝从小语文成绩就不错,再加上2010年的语文试卷还没有加上课外文言文,难度系数远没有改革以后高,虽然大部分必背古诗词她都忘得七七八八,但每年中考前实中老师都会将必考诗词编成册子便于学生记忆,只要每天背上一首,多多巩固,应付中考绰绰有余。

至于英语,她四六级均为低空飘过,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毕业了那么多年,也偶尔跟组长、经理见过几回外籍客户,但总的来说早就脱离了语言环境,初中着重考的那些重点语法、句型、单词大概需要她从头再来一遍。

嗯,今天放学之后就去书店给自己整一套星火英语。

完形填空、阅读理解每天都轮着来,埋得再深的记忆都得给挖出来。

以上都是她优势较大的科目,可以用相对较少的时间完成巩固复习,并且有自信达到高分。

而剩下数物化生就是难啃的硬骨头了。

其实初中学的知识点都很基础,理综三门甚至还没到入门级别,但对于许扶蓝来说,这可真是她阔别了十五年的熟悉的陌生人,好歹大学还学过高数,但“灯泡为什么不亮”这个问题,真实的困惑过刺头许扶蓝很久。

刺头许扶蓝:灯泡为什么不亮?踏马不是因为灯泡坏了吗!

以上,这三门的复习方向她实在摸不着头绪。

许扶蓝在数物化生底下重重地划了两条横杠,想着先买点儿王后雄出品回来自己多啃啃,毕竟数学120分考卷里有90分是基础内容,做会课后习题就能摸个大概,教辅书里也会将每章重难点一一罗列,早跟着老师滚两轮…

总之题海战术之下初中数学不足为惧。

至于理综嘛如果实在学不会,还是让爸妈请个家教才好。

分析完这九门课之后,许扶蓝大大松了口气——目前的情况虽然说不上轻松,但是也远没有自己所设想的那么严重。

2010智能手机、wifi都未曾普及,众多娱乐平台也还未横空出世,唯一的乐子大概就是看看电视剧和小说。

但未来几年的大爆电视剧:2011年宫、步步惊心,2012年陆贞传奇,2013年轩辕剑、继承者们,2014年来自星星的你,2015年太阳的后裔,许扶蓝都早就看过好几遍了。

这么一来,直到高考为止,简直万事无聊,只能学习!

她忍不住感慨——天呐,2010年简直就是静心学习的天堂。

然后又忍不住质问自己:学生时代没有b站没有微博没有绿江,你的时间到底都玩哪儿去了?

实在匪夷所思。

许扶蓝把本子和笔重新放回书包,摇着头对曾经的刺头许扶蓝恨铁不成钢,简直恨不得下一秒就飞到学校,好把曾经浪费掉的时间弥补回来。

公交的速度却减慢了,最后在站台旁停了下来,车门也缓缓打开。

许扶蓝抬头一看,已经到了她外婆家附近,再过两站就是实中,心脏也因为紧张而“砰砰”直跳。

前门上来一个身材修长的学生,因为穿着实中的校服,她便下意识多瞅了一眼,却不想立刻愣住了。

男生的眉眼和十五年后的青年人一般干净漂亮,双眸清澈,长长的睫毛宛如鸦羽,只是轮廓还未能像十五年后那样利落锋利,仍带着少年人的青涩稚气。

就像穿透了时间长河,与她的回忆遥相呼应。

许扶蓝的嘴巴微微长大。

他显然也在空荡荡的车厢里一眼注意到了她,弯起眸子爽朗地笑了起来。

“扶蓝!”

她却没能说出话来,只能在心底里头轻轻应了一声。

——就像十余年漫长的单恋里,每回突然想起他时那样。

好久不见啊,周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