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三杯
 
到校后,二人一前一后下了车。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实中校园,大学毕业之后,她回来看过几次老师,不过那个时候,自己念书时使用的教室已经不知被翻新重装过几次,墙上贴着的学生手抄报换过了十几茬,早就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几张。

当时许扶蓝还觉得颇为遗憾,却也只能感慨一声,把剩下的一点儿希冀也和曾经的回忆一并抛却到脑后扔掉。

——在那之前,她最后一次下定决心告白。

路过操场的时候,几个正在训练的体育生笑着跟周放打了声招呼,他亦随意地扬起手臂挥了挥。黑色的发丝在风里轻轻扬起来,露出额头与少年人清俊的眉眼,于清晨的阳光中镀上一圈柔软的光晕。

正是她牢牢记了十几年的模样。

突然,周放的脚步一顿,许扶蓝心跳紧了紧,慌忙将心中倏然而起的杂乱情绪压了下去,生怕被人看出端倪。

但他却并没有回头,她朝前探了探脑袋,原来是迎面走来了几个学生会的值日生,老远就故作严肃地朝他们喊:“那边两个,几班的啊?早自习不到要扣分的。”

周放笑着胡乱捶了领头的男生一拳:“装什么呢?你哥我请假了。”

那男生却看了眼他身后的许扶蓝,意味深长地说:“那这位呢,也请假了?”

说完就朝她挤挤眼睛,话中或多或少有几分调侃的意思。

许扶蓝盯着他的脸狠狠瞄了几眼——这人看着还很眼熟,可她怎么都无法给这张脸对上名字。

“福来啊,你俩怎么迟到都能迟一块儿去啊。”

许扶蓝:

小朋友瞧着长得挺干净利落,想不到还是个十万个为什么呢。

福来这个外号儿倒也是久违,现在一听竟然都没当初那么讨人厌了。

她叹了口气,刚准备说话,周放却先开口了。

他往她前面一站,把那男生隔开,皱着眉头说:“秦鸣,你干嘛怎么总喜欢欺负许扶蓝,她又不经逗。”语气中略有不满。

那男生一愣,倒也没跟他抬杠,立刻便从善如流地退开了半步,只是末了却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了周放一遭:“行行行,你还真是”

剩下半句话没说完,被他意味深长地咽进了眼神里。

明明是挺让人尴尬的场面,许扶蓝却站在一旁恍然大悟——原来是秦鸣啊!

也怪不得她不记得,这哥们儿高中之前就去国外读预科了,一直到读完研究生才回国,初中同学聚会的时候她又见过一次,已经是西装革履的精英派头,举手投足间架子十足,过犹不及稍显油腻,整一个饭桌bking,和现在的少年判若两人。

因为过于震惊,以至于旁人看他们两人时暧昧不清的眼神都被她忽略了。

原来他初中的时候也曾如此清爽水灵过!

果然那句话说得没错,谁没年轻过呢。

周放回头看了眼许扶蓝,见她微微睁大眼睛,目光紧紧黏着秦鸣的脸,似乎有些讶异,不知为何就烦躁起来。

“走了,他有什么好看的”说完就拽过她的书包带子,直接拉着往前走。

许扶蓝现在成年人芯子,多少年没跟人有过肢体摩擦,这下却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到他身上,下意识就去掰他的手。

“周放!”

“要上课了,怕你腿短跑不急拉一把,不谢。”

他的声音得意中带着笑,回过头向她做了个鬼脸,漂亮的脸皱得乱七八糟,却还是很好看。

许扶蓝没他力气大,只能被带着小跑起来,一边很真情实感地骂:“幼稚!”

他却置若罔闻,大摇大摆地把她“提”到了教学楼前。

这会儿早自习刚刚下课,一大波学生从教室里涌出来,他俩自然就吸引了许多探究的目光。

饶是许扶蓝现在脸皮早就栽社会中炼就了堪比城墙拐角的厚脸皮,也忍不住有点儿脸热。

不过周放适时地松开了手,总算没让她重生回来第一天就陷入被一众小朋友围观的窘境。

在他放开的瞬间,许扶蓝立刻退开一步跟他拉开距离,伸手理理被弄皱的校服外套:“我回班上去了,下午见放学。”

说完迈开腿就走。

“欸等等。”

周放三步做两步追上她,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袋牛奶递过来:“喝了。”等她接过之后,便弯起眼睛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伸手揉揉她细软的发丝。

“哥哥走了。”

少年清爽的嗓子响在头顶。抓在手里的袋子还带着温热,许扶蓝一愣,他却已经率先向楼梯口走去,然后钻进了来来往往的人流中。

循着记忆里的位置,许扶蓝很快找到了她们班的教室。

门口站着一排过早的学生,靠着护栏有说有笑,几个看着十分眼熟的男生在走廊里穿梭打闹,闲聊的女生被撞了个踉跄,立刻一人一脚毫不留情地踹上去;而教室里三三两两坐着埋头赶作业的同学,伴着广播站年复一年不变的bgm17岁那年的雨季奋笔疾书。

其中一个突然抬起头,朝靠窗的第三大组喊道——

“宋悦悦,你语文作业给我看看!”

“没写完,给你许扶蓝的要不要?”

她:嗯?

突然被cue的许扶蓝仿佛一瞬间就找回了14岁的感觉。

这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蓝蓝,站这儿干嘛?”许扶蓝回过头,对上了一张清秀的笑脸。

这是她上辈子最好的朋友宿琬,两人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九年同学,友谊一直保持到许扶蓝重生的前一天为止——那时许扶蓝即将成为宿琬的伴娘。

宿琬挽住她的胳膊和她一块往教室里走:“听班主任说你发烧了,怎么回事啊。”

许扶蓝不想提许兆天的事,囫囵敷衍过去了,转过头问她今天要交的作业。

“作业?我想想啊”

宿琬掰着手指头算起来:“英语周报明天交,物理新干线下午交,语文名师测控一会儿就要收,然后上午上课历史老师要讲周末补课发的卷子,啊对了,化学周末发了练习册,你没来,我帮你拿了。”

许扶蓝点点头,把书包放在桌面上,一边听一边清点:“数学呢?”

“有点多,学练优要写到指数函数。”

她赶紧翻开那本薄薄的练习册,仔细一数心中崩溃,整整六页全是空白的!!

宿琬看她神色不虞,凑过来一看,也吓到了:“哎呀,抛物线不是上周的作业吗?你怎么也没写!”

许扶蓝:我怎么知道。

分班考之前她不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吗?怎么也会落下作业不写。

“这个中午就要交,你现在肯定补不及了,”宿琬皱着眉头说,“要不要先看我的?反正选择填空都是基础题,大题再慢慢写好了。”

许扶蓝在看到密密麻麻的习题的时就忍不住动摇了,不过只在一瞬间,她就把这些念头都抛到了脑后。

自己现在正处在基础薄弱的阶段,所有科目都是半吊子水晃荡,她不像真正的初中生那样,对不按时交作业的后果有着天然的惧怕,在她心里作业可以迟点再交,但是学习却不能敷衍。

老师布置作业的目的原本就是让学生们在课后巩固知识并查漏补缺,今天她因为图快或者怕老师责骂而抄作业了事,没有达到学习复习的效果还是其次,最可怕的还是由此逐渐养成的惰性思维。

曾经看着作业两眼抓瞎时的迷茫与焦躁实在太深刻了,因此许扶蓝对抄过作业的自己痛恨之至。重来一次,绝对不能从开始就重蹈覆辙。

所以她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自己写就好了,晚上回去抓紧点儿赶来得及明天交。”

宿琬一愣:“可是数学老师”

“没事,我就说休病假所以没写完,老师总不会非要拿我作业看进度吧。”

“那好吧”她只好放弃了推销自己的作业的想法,“那今天放学要不要去我家一起写?”

看着闺蜜满怀期待的小脸,许扶蓝实在有点不忍心拒绝她。

可是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诓来个免费家教,总不能就这么白白放走吧。

况且许扶蓝深知周放的脾气——她今天要真敢鸽他,他以后绝对不会再答应她任何要求。

于是她只好合掌抱歉地说:“改天吧我今天约人了。”

宿琬觉得很奇怪:“谁啊?”

“周放。”

结果许扶蓝话音刚落,面前这小女生的脸上就立刻浮现出一副“原来如此,我都懂”的表情以及蜜汁微笑。

“哦~周放啊。”

宿琬眯着眼睛看着许扶蓝不怀好意地笑:“我刚刚碰见秦鸣,他说你俩今天还是一块儿来上学的,怎么着,真有情况?”

全然一个满心满眼都是八卦的标准初中女生。

许扶蓝觉得好笑,无奈地摆摆手道:“不是周五就月考了吗,我请学神辅导辅导还不行啊?”

“屁!你成绩那么好还要周放辅导?”

——怎么都这个反应?

她只好耐心地解释道:“周末没复习,致远班只要年级前五十,我想抱个佛脚”

“屁!周放讲题就没人听懂过,你找他不就是找虐吗!”

许扶蓝:这是说不通了

她干脆放弃挣扎,拉开凳子坐下,准备先拿历史作业试试手,却不想宿琬直接坐到了她前座,一脸“你不交代清楚我就不走的架势”

最后接下来的大半个课间她都被闺蜜缠着度过了,前桌回来后宿琬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而许扶蓝低头一看,作业就写了三道选择题,还有一道错了

上课铃一响,班主任语文老师立刻夹着书本走上讲台。

“准备上课了,把书翻到醉翁亭记,课代表——领读一下。”

许扶蓝只得恨恨地把练习册塞进了抽屉里,然后拿出语文课本。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者尤美”

并一边念一边咬牙切齿——

这么话痨的闺蜜,绝对不能再要了!

语文课上到一半,宿琬就已经按捺不住扔了纸条过来,许扶蓝很无奈地打开一看,原本以为又是些什么无关痛痒的话题,没想到却是让她看教室门外。

【好好看的女生!】

许扶蓝一愣,抬头望去,便看到一个绰约的剪影映在教室前门上,隐约露出一截粉红色的格子裙摆,以及穿着长筒袜而更显得笔直修长的腿。

其实到了13、4岁之后,因为青春期的某些隐秘心理,许多女生不再愿意穿裙子出门,衣服也会尽量挑选黑白灰一类的色系,许扶蓝自己曾经也是这样,以至于上大学后每每回家打开衣柜都要忍不住感慨一番自己少女时的审美。

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浑身都是成年以后求也求不来的青春朝气,何必还要用黯淡的色彩去掩饰呢?偏偏现在的女孩子大多都不懂这个道理。

在她的回忆里,有且只有这样一个人,从不会顾及旁人的目光,毫不吝于展示自己的鲜活漂亮,行走在一众同龄女孩儿中,明媚自信的样子,便是那道最张扬肆意的亮色。

许扶蓝心里一声“咯噔”,已经浮现出了答案。

果然,班主任已经放下书向外走去,紧接着班上响起一圈低低的议论声,她的同桌也好奇地凑过来低声问:“那是谁啊?转学生吗?”

许扶蓝心情复杂地点点头:“是的吧”

于是同桌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叹:“真漂亮啊!”

又过了几分钟,眼看着班上的低声议论已经逐渐演变成大声喧哗,班主任终于从门外探进半截身子,重重拍了几下门板:“吵什么!整栋楼恨不得都能听见我们班的声音了!”

教室里瞬间恢复到鸦雀无声。

而那个女孩在也终于在众人的翘首盼望中露出了正脸。

她背着一个白色双肩包,包上挂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熊挂饰,怀里抱着一沓书,高马尾、浅梨涡,跟在班主任身后走进教室,然后乖巧地站在了讲台的一侧。

班主任清清嗓子,没好气地教训了学生们一句:“看看你们哪像初三的学生,干让隔壁初二的看笑话。”

等班上完全安静下来才说:“今天我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学,现在请她来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朝一旁的女生抬手示意。

接下来,那女孩便在众人的瞩目中轻快地踏上讲台,将手中的书随意地搁在讲台上,马尾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她从粉笔盒里抽出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笔迹隽秀,字如其人。

“大家好,我叫林沐,以后请多多关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