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五杯
 
许扶蓝沉默了一会儿,才审词度句地回答道。

“你要是想认识人家,哪儿还用得着我介绍。”

刚巧身旁路过一辆汽车,鸣笛声把她的声音盖了过去。

周放侧过头:“啊?你说什么?”

她抿抿唇,看了眼少年利落的下颔线,扭过头轻声说。

“没什么。”

于是对话没了下文。

拐过几个街角,许扶蓝看着一株一株不断后退的香樟树,思维慢慢发散到了外太空,单车却突然一个减速急停,她一个不注意,差点儿栽到周放的后背。

“你干嘛?”

许扶蓝茫然的看向周放,他却径直下车往马路另一侧小跑过去,没一会儿就不见了人。

半晌后,周放提着一个塑料袋回来了。

“喏。”

她接过一看,是一杯奶茶,温热的。

许扶蓝更觉得摸不着头脑了:“你买这个干嘛?”

他立刻反问:“你刚刚不是不高兴吗?”

“我没有啊!”

周放:“哦。”

“那你帮我拿着吧,”他面无表情地回答,单腿跨上车,然后回过头警告她,“敢喝一口你人没了。”

于是许扶蓝“啪”一声扎破了杯顶的塑封,并且大声“吸溜”了一口。

两人面面相觑了三秒后,她弯着眼睛笑道:“草莓味的呀?挺甜。”

“”周放沉默着转过头。

单车重新汇入车流之中,不过速度放得很慢,后座上也十分平稳。

又过了一会儿,许扶蓝听见了周放疑惑的声音。

“福来啊,发个烧人格还能产生变异吗?”

他怎么记得,一周之前小青梅好像还不是这个性格来着?。

——那当然不一样,29岁的我变得更加帅气了罢了。

但这不能告诉他。

许扶蓝装作没听见,拍拍他的背把话题绕开:“小放,先去书店。”

“你去书店干嘛?”

“买点教辅回去做啊,”她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又拍着他的背催促道,“快点快点,都五点半了!”

“知道了别挠!痒!”

车停在了图书馆对面的新华书店外。

这家书店在五年后被改成了上下两层的手机专卖店,许扶蓝跳下单车,扫了眼面前这家已经有些古旧的门面,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周放锁好车后跟上来:“准备买什么?”

“嗯物化生三门吧,”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说,“你要是不想进来就直接去图书馆等我。”

他却摇摇头:“正好我也有要买的东西。”

进入书店之后两人兵分两路,许扶蓝没再管周放,直奔教辅区。

看了眼琳琅满目的书架,她忍不住松了口气——幸好这是2010年,要是穿成某绿的年代文女主角,想要好好学习可就真的只能靠自己了,连王后雄都找不着一本。

先按照预计的拿了星火英语,然后是物化生三门重难点手册以及小题狂练。

打开书页大略翻翻,一排排陌生的化学公式就足够让人头疼脑热了,反倒是物理上的大部分定理公式恢复了大概印象。

明明当初念书的时候她的化学成绩比物理要好上一大茬。

不过她现在两门的水平倒是半斤八两,反正都得下苦功夫。

许扶蓝这么一想就释然了,她把书抱在怀里,又在旁边的书架上拿了两本公式大全,然后蹲下来在最底下一层摞在一起的合页卷子里挑挑拣拣。

隐隐约约记得一种牛皮纸封皮的卷子不错,她做过高中版的综合模拟题。不过许扶蓝实在不记得它的名字了,找了一会儿后直接放弃,最后还是选择了祸害了数代莘莘学子的《黄冈密卷》,接着又在卷子堆里拣了两本文科综合,这才满意。

“再拿本语文的吧。”

她抬头向上看去,在书架的第五排看到了一本,刚想站起来,竟然还有些费劲,低头一看,原来是怀里的书几乎都抱不住了。

许扶蓝忍不住感慨:这大概是她29年人生中头一次在实体书店买这么多书了

她把书放在一旁的桌面上,又在旁边的杂志区转了两圈,拿了本作文素材,这才抱着那些挑好的教辅往前台走。

周放大概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此时正靠在柜台旁边,左手拿着一本书随意地翻看,低头的时候额前黑发虚虚掩住眼睫,下颔线却流畅优美,整个人就像一株挺拔的小白杨。

这时从正门进来了两个女生,往楼梯口走的时候看见了他,脚步瞬间有一个明显的停顿,脸上齐齐露出惊艳的神色。

等上了楼梯又忍不住回头,悄悄地看一眼,然后低声笑着交头接耳。

许扶蓝上大学后曾经有一段时间沉迷于日本少女漫,特别是高中生恋爱,因为每每看到男主角的大头特写,她都忍不住想起学生时代的周放。

确实像个画里走出来的。

她看着不远处岁月静好的美少年,心里酸溜溜的。

——可真是便宜林沐了。

许扶蓝叹了口气,朝他走过去。

周放看见她的瞬间就因为惊讶而睁大了眼睛。

“怎么买这么多?”

说完后便自然而然地把她手里厚厚的一摞的书接过来,手臂只微微一沉,就稳当地抱在了怀里。

许扶蓝轻轻瞥过少年结实的小臂,目光就和思绪一块儿缓缓飘向了远方。

2019年有一句网络热词:“你就是馋他身子,你下贱!”她觉得对自己来说也挺适用。

即便现在的竹马在她眼里就是个小屁孩,也不妨碍人家长得让人垂涎三尺。

14岁的周放身高已经足够180,因为常年在校篮球队训练,完全不像这个年纪的其它男生一样单薄据秦鸣说他还有腹肌。

不过上辈子的许扶蓝不好意思看,这辈子的许扶蓝还没找到机会看。

所以说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充满颜色

“一共一百四。”

前台的声音把她的注意力猛地拽了回来,许扶蓝下意识想拿手机扫码,摸进口袋里才反应过来这是2010年,尴尬笑一笑,赶紧掏出钱包付钱。

幸好许家爸妈都是手头宽裕、富养女孩儿的人,再加上平时经常出差,所以许扶蓝初中开始手上带的现金都比较多,以备不时之需,不然可就尴尬了。

二人从书店出去,周放点了点许扶蓝买的资料,提出先送她回去。

“我没想到你会买这么多,”他认真地解释道,“一会儿晚了骑车带你怕不安全,要复习的话明天再来也行。”

“好。”许扶蓝点点头,完全不担心他那这个借口爽约。

周放虽然平时跟这个年纪的普通男孩一样,经常性地孩子气且幼稚,但是处事其实很沉稳,考虑问题周到而且细致。

他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少年笑起来,又问:“几点了。”

许扶蓝看了眼表:“六点了。”

“都这会儿了要不吃了饭再回去?”

“也成。”

二人便一起朝图书馆旁的快餐店走去。进店后找好座位,周放把他们俩的书放到桌子上,让许扶蓝留下占座,他去点餐。

等待的时间里,她原本是想翻翻刚买的公式大全,却一眼瞥到了周放放在一旁的硬壳图书。

《白夜行》

她有些惊讶——10年左右,东野圭吾的书在中国还称的上小众,白夜行的中文简体初版好像才出版没几年?

在她印象里周放好像不是个喜欢看书的人。

“在看什么?”

少年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许扶蓝抬起头,他把小馄饨推到她面前,然后在她对面坐下。

“你喜欢东野圭吾?”

周放一愣,旋即眼睛亮了起来:“你也知道?”

“很出名的日本小说家,”许扶蓝点点头,托着腮朝他买的书努努嘴,开玩笑似的说,“要不要我给你剧透呀?”

他的脸色瞬间严肃:“如果你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建议现在闭嘴。”

她被他少见的神色逗笑了,拿着勺子舀起一个馄饨:“我逗你的。”等馄饨凉了就送进嘴里。

周放假装生气瞪她,许扶蓝装作没看到,温温吞吞地吃自己的晚饭,过了一会儿他果然自己破功泄气,拆了筷子说:“许福来,我发现你没有以前好玩儿了。”

“嗯?”她疑惑地抬起眼睛。

他却撇撇嘴,没有回答她,吸溜一口面条:“我听秦鸣说,今年校庆好像要跟五四晚会一块儿办?”

许扶蓝的手一顿,压下了突然急促的心跳温声问道:“那会儿都快中考了,哪还又精力去分心准备。”

面前的少年却看起来很兴奋:“但这是我们初中最后一个大型活动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漂亮的眼睛像是在发光。

许扶蓝看出来他很期待,自己却实在没什么好心情,兴致缺缺地搅了搅碗里的汤水,淡淡地说:“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

周放以为是她分班考压力太大才会对这次活动提不起兴趣,便开始斟酌用词,试图劝解自家苦于学业的青梅。

譬如“学习要劳逸结合”,“德智体美劳需要全面发展”,“要享受青春否则就会后悔”,简直是把历代班主任的场面话都拣出来说了一遭。

可她当然记得这次校庆。

那天他和林沐两人的双人合奏赢得了满堂喝彩,灯光掌声、金童玉女,人人称赞。

而从那之后,他的故事,再与自己没有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