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十杯
 
月考的日子转眼就到。

“蓝蓝,今天早饭吃欸,蓝蓝?”

大概是受了许扶蓝的刺|激,为了表示作为女儿努力学习坚实后盾的决心,许妈妈今天特意起早了半个钟。

准备好了早饭,美滋滋地拿到客厅一看,却没见着女儿的人。

“今天怎么比前几天还要早,这孩子哪根筋搭错了?”

她郁闷地放下盘子,往卧室走去,经过许扶蓝房间的时候却隐约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我们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怕,微笑着面对它。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加油,奥里给!】xn,循环播放。

许妈妈:=-=

…算了,早起了一个星期,今天就让孩子多睡会儿吧——她体贴地如是想。

而二十分钟后,完成了一整套肌肤护理回到客厅精神焕发的许妈妈,看着那扇依旧纹丝不动的房门陷入了沉默。

接着,破门而入,一把掀起了被某人裹成一团的被子。

“许扶蓝这都几点了太阳上三杆你还上不上学呐!”

闹钟其实还是定在了六点,不过昨天晚上许扶蓝抱着临时抱佛脚,考前突击能往脑子里塞多少就塞多少的态度愣是硬着头皮背到了凌晨两点,以至于今天早上闹铃都响了千儿八百遍都睡得跟死猪似的。

等她被许妈妈从床上叫起来的时候,已经有点赶不及早自习了,不过幸好爸爸难得在家,可以顺路带她一程,总算不至于迟到。

“都是什么稀奇古怪的闹铃,又吵又不起作用,今天回来就给我换了!”

出门之前,妈妈一边塞给她热好的包子煎蛋和豆浆,一边跟许扶蓝抱怨她的魔性起床铃。

许扶蓝也没想到回来的第五天就惨遭滑铁卢,又不好解释,只好尴尬地挠着头,在妈妈不厌其烦的唠叨声中跟着爸爸跑下了楼当做没听见。

“爸,你把我放到外婆家那边的公交站就成,不用送到学校。”

她记得昨天爸爸说了今天要出差去外地考察,很早就得到单位集合,如果再绕路送她去学校,起码得多耽搁半小时。

“那你赶得及吗?”许爸爸也有点犹豫,心底里还是想亲自把女儿送到学校。

许扶蓝看表算了算时间,笃定地点点头:“来得及的。”

父女俩正说着话就能看见公交站台了,去学校的518将将停下,站台上正排了一长条等着上车的队伍。

隔着一条绿化带和护栏,轿车也不能靠边,许扶蓝急了,赶紧拍着老爸的胳膊让他放自己下去,紧接着提起书包就朝着518拔腿跑去。

“欸,等等,司机师傅等一下!”

站在队伍最后的周放原本正低着头看手上的漫画,跟着人流慢慢往前移动,却意外地从喧哗的汽笛声里听到了小青梅的声音,讶异地侧头一看,竟真的看到套穿着松松垮垮校服的许扶蓝,拽着一个硕大的书包朝这边狂奔来,鼻梁上的眼镜都快甩飞出去。

努力、狼狈、且好笑。

他忍不住笑出声,然后又在前方乘客的视线中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继续缓慢地跟上队伍。

这时许扶蓝距离站台还有一小段路。

叫司机等大概是不成了,于是周放用余光瞥了她一眼,在踩上公交台阶时不动声色地弯下腰

慢悠悠地系了个鞋带。

“那个男生,快点上车了。”司机摁了一下喇叭催促道。

“欸,好,”他笑眯眯地回答道,然后看了眼趁着这会儿已经追到公交屁|股的许扶蓝,抓住三角环站在了靠近车门的位置。

“师傅!等一下,还有我!”

这时女生喘着粗气的声音总算能传到司机的耳朵里了,原本关上了一半的车门又缓缓地重新打开。

周放好整以暇地看着车门,没过一会儿,果然冒出来了一颗头发乱蓬蓬的脑袋。

“谢谢啊师傅。”

紧赶慢赶,生死时速。

许扶蓝一上车,刚刚提着的劲儿就泄了大半,看也没往后看一眼,直接拽着大书包抓住第一排的椅背靠上,撑着侧腰大口喘气。

她记得班上这会儿迟到是要罚去洗垃圾桶的,可算是逃过一劫了。

休息了一会后,许扶蓝掏出校服口袋里的单词本,刚想趁着这会儿多看几眼,头上就不轻不重地挨了一下。

“哎哟。”

她有点不满的回过头,刚想发作,暗恋对象那张漂亮的少女漫男主脸就大剌剌地戳进了她的视野里。

而且还皱着眉头。

两人身高差不小,许扶蓝抬头看着他愣了一愣,挂在鼻尖的眼睛架差点儿滑了下去。

她努力消化了下这又一回公交车偶遇,然后猛地想起来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以及滑下去半个肩膀的校服外套。

哦豁,这造型可一点都不少女漫。

不过里子掉了面子总得维持住,许扶蓝亡羊补牢似的抓了抓自己的长发,又把校服外套扯正,看着周放笑起来:“好巧啊,吃没。”

眼角余光却意外地瞥见了些令人意外的东西。

“海贼王?”

周放一怔:“你又看过?”

他记得许扶蓝不是从来不看动漫的吗?

许扶蓝点点头,眼神有点复杂。

上辈子念大三那会儿,她因为周放的一条朋友圈去补完了当时只有八百多级的动漫,却没想到反而沉迷得不能自己,周周苦等更新,在尾田反复休刊,动漫不断停更的境况里,一追就是8年。

啊,说起来,许扶蓝29岁的那一年,路飞依旧没能当上海贼王。

看周放手里单行本的封面上坐在c位的女帝,难道目前漫画才进行到女儿岛的剧情吗?

许扶蓝正被他手里的漫画吸引了注意力,他却突然朝她伸出手。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推了一步,心跳都差点漏跳一拍。但男生白皙的指尖却只停在了她堪堪挂在鼻尖的眼镜上,轻轻一推,帮她重新推上鼻梁。

然后收回手,若无其事地朝她晃了晃手里的单行本。

“要看吗?”

“…”

许扶蓝捂着半死不活的少女心面无表情地摇摇头:“不了。”

“哦,”被拒绝后的周放面色如常地将话锋一转,“今天睡过头了?”

“嗯,昨天复习得太晚了。”

像是要印证所说不假似的,她随即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周放看了眼她眼下明显的黑眼圈,皱着眉头问:“不就是次考试吗,也没必要这么拼吧。”

许扶蓝却摆摆手:“你不懂。”事实证明心急真的吃不了大胖子,妄想用三天时间补上三年的进度,这种酸爽的感觉谁试谁知道。

“那你今天放学还去图书馆吗?”

“今天不去了,给你放个假。”

“…哦。”

“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一单元单词没背完,早自习老师要听写的。”

说完后就再次掏出了单词本,努力使自己心无旁骛,不再去在意身边站着的周放。

又过了十来分钟,公交到站了。

许扶蓝立刻拎着包跳下车,匆匆地跟周放说了声再见,然后头也不回地冲向了教学楼,连他说的话都没仔细听。

“欸,许扶蓝!”

周放刚回过神,她就已经钻进了教学楼的人流里,而他拎着一袋牛奶站在校门口,有点哭笑不得。

算了,自己解决吧。

他撇撇嘴,不紧不慢地跨进校门。

经过教学楼一楼走廊的时候碰见几个平时关系不错的男生,都趴在栏杆上朝他笑。

“放哥,好久没见了呀,最近都在忙啥。”

“去图书馆学习了。”

其实是忙着陪青梅学习和在图书馆当壁花。

这答案果然被人嘲笑了:“您还用学习?诓傻子呢。”

但他懒得解释那么多,“爱信不信,”说完就往楼上走。

那几个男生忙把他拦住了,嬉皮笑脸地问:“那今天考完了一起去网吧搞两局不?”

周放原本下意识准备拒绝,转念一想,今天许扶蓝都不去图书馆了,他还跑去干嘛?

我的妈,那我解放了啊!

当即就眉开眼笑地答应了。

“成,老地方呗,不见不散。”

许扶蓝用一个英语早自习的时间,临时抱佛脚背完了初中三年所有的名著导读知识点,下课铃响的那一霎,总算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抽考的同学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拾好,早点去找考场,别迟到了。”

班主任特意在下课之前赶过来叮嘱了学生们一声才放大家离开。

早上要考语文数学两门,许扶蓝仔细地清点了准考证和文具,确定带好了2b铅笔,中性笔全部都能出水,也没有落下量角器、圆规和三角板后,才和宿琬一起前往实验楼。

初三年级一千多个学生,前五百名都在抽考的范围里,名次越前考场越考前。

作为阔别了考场多年的伪初中生,许扶蓝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实验楼,竟然还有点近乡情怯。

中学生的友谊总是来得简单且猝不及防,所谓各班的优等生小圈子的友谊,大概一大半都建立在前三个考场结束考试之后互对答案的过程中。

并且建立起了某种诡异的“个人崇拜”。

比如说…现在。

第一场语文考试许扶蓝自认进行得还算比较顺利,但奈何热衷对答案星人闺蜜就是不放弃给她找不痛快。

“啊,蓝蓝怎么办,这题周放选的a诶。”

宿琬从围在第一大组的人群中挤出来,哭丧着脸坐到许扶蓝的位子旁边。

“完了完了,又是病句,我不想再抄句子成分了呀!”

许扶蓝只好在慢条斯理地收拾好桌子后,瞥了一眼她手里的卷子:“病句?病句那题选c没错的。”

宿琬立刻精神一震:“对叭!我也觉得选c!”

这么一嗓子立刻吸引了不少注意力,瞬间许扶蓝的前后左右纷纷围了过来。

“病句我也选c。”

“对啊,a项成分赘余了吧。”

“但是周放选a诶…”

“呃…只有我选b吗?”

“那你没了,b不明显指代不明嘛。”

有女孩子的地方就有战场,许扶蓝从人群缝隙间看了一眼依旧围在第一大组外里三层外三层,正在激烈讨论的各班尖子生,暗自叹了口气。

“碗,厕所去不。”

闺蜜虽然还念念叨叨病句,但一点没犹豫地挽住了许扶蓝的胳膊。

两人一同往考场外走去。

路过第一大组的时候,许扶蓝的目光有意无意间撇过了人群中央,竹马抓着头发一脸不耐烦,表情很苦恼。

突然身后传来一嗓子,给她叫住了。

“福来,你病句选了啥!”

回头一看,秦鸣。

一瞬间这些尖子生的目光汇聚一堂,全聚焦到了吃瓜路人许扶蓝身上。

包括周放也慢悠悠地抬起脑袋看向她。

许扶蓝也没想到这会还能有她的事儿,大概是当尖子生的历史太久远,一时竟然有些无法适从。

“呃…c吧?”还有求宁别叫我福来。

考场内安静了一刹。

她在众人或质疑或狂喜或差异的目光中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这标准答案都还没出来…总得允许个别不同的声音出现吧。

而且她现在真的蛮想去厕所,下场数学呢。

可是一班那个她已经不记得名字的语文课代表已经拿着卷子走过来,看样子是想好好跟她探讨一番是故所以然。

“那是我错了。”

就许扶蓝决定在被抓住之前装作没看到先走一步的时候,突然有人打破了沉默。

周放抓着头发状似十分沮丧般趴到桌子上。

“福来可比我语文成绩好多了。”

他一边说,一边指指拿着卷子的一班语文课代表,偷偷朝她眨眼睛,半边白皙的脸蛋压在桌子上。

‘快走吧,这人可烦了。’

许扶蓝如蒙大赦,给他比了一双大拇哥。

“谢了,兄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