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十二杯
 
网吧内。

“墙那边儿有人!打他啊…操,都瞎啊。”

秦鸣看着眼前灰下去了人物视角,骂了句脏话,没好气地拽着耳机扔到桌子上:“不打了,我去买瓶喝的冷静一下,你们要么?”

周放眼睛紧盯着屏幕,手上操作没停:“带瓶可乐。”

“成,周少爷要双倍服务费啊。”

“…滚。”

于是他开心地笑着滚了。

自动贩卖机旁边还排着几个人,秦鸣靠着窗口慢慢地等,一边跟刚刚组过队的队友聊天。

“…不是吧?”

“真的!我今天听四班体委说…”

突然被人拍了拍肩,他回头一看,是个剪了厚齐刘海,穿着很时尚的女生。

秦鸣皱了皱眉头:“有什么事吗?”

女生笑眯眯地递给他一瓶饮料,转头指了指不远处:“你朋友的联系方式,可以给我吗?”

他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隔着好几个人头,只能看见一个漂亮的下颔线,绷地紧紧地。

但不用问也知道这女生看上了谁。

秦鸣上下打量了她一遭,发现这个姑娘还有点漂亮。

但刚想答应,脑袋里突然蹦出来一张脸——高马尾黑镜框,文弱白皙,满身书卷气。

赶紧用力摇了摇头。

“你不行,周放不喜欢你这类型的,”他把饮料塞回女生手里,“实在想要你就自己去找他,我不敢给。”

说完就没再多看她,往贩卖机里扔了硬币,取走两瓶可乐之后径直折返。

只是再次路过窗口的时候,却看见巷子里多了个眼熟的背影,跟另外两个女生一起,被几个染着头发,造型前卫的典型小太妹堵住了去路。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揉揉眼睛再看一次,却还是许扶蓝!

这…这是被人欺负了吗?

像是要印证他所想的一样,站c位的那个小太妹上前一步,似乎将许扶蓝推搡了一把。

用得劲儿还不小,他们福来退了一大步呢!

秦鸣只觉得一股子怒气冲上脑门。

他哥们儿的小青梅,他都不敢欺负!

胆子也太肥了。

当即三步做两步跑回座位旁边,然后忿忿不平地一把扯下了他哥们头顶的耳机。

周放刚刚结束这局游戏,正想着要开下一把,再战个酣畅淋漓,突然脑袋被人薅了一把,连耳机都给薅了下来,一脸懵逼地回过头,一双大眼睛,满眼都是莫名其妙。

“你干嘛呢?”

秦鸣恨铁不成钢:“哥,还打呢!”

“咱们家福来都给人堵巷子口了,一群人呢!”

两人四目相对,周放愣了一秒。

然后才反应过来秦鸣说了什么。

“什么?!”

他大惊失色,下一秒就抄起了靠背上的校服。

“靠,那还愣着?抄家伙,跟我走!”

“有什么事?”

许扶蓝看着面前几个人,冷漠地问。

其实是明知故问,放学、小巷子、被拦住的落单女生,还能有什么原因?

领头的那个见许扶蓝面色不虞 ,便嬉皮笑脸地走近一步:“别这么严肃嘛,几班的呀?要不跟姐出去玩玩?”

说罢就企图来扶许扶蓝的肩膀。

“看你手头挺松,借姐几个钱花花?”

许扶蓝立刻拽着两个朋友又后退了一大步,根本没让她碰着自己。

“你是谁姐?谁是你妹?”

这话吓得宿琬一个哆嗦:“我的妈…蓝蓝,太顶了吧…”

她捏了捏闺蜜的手,示意自己没事。

许扶蓝当刺头那阵儿也认识几个学校里小有名气的“社会人”,不过都没有什么交情。自己也尤其讨厌这种欺软怕硬,敲诈勒索的混混,向来不屑与之为伍。

但这不代表她就怕了他们。

面前几个女生均穿着宽大的t恤和紧身裤,瞧着都面生,并不是学校里鼎鼎大名在“道上”混的那种。

这就容易许多了。

那个领头的被许扶蓝驳了面子,脸上的笑瞬间就垮了,当即大步上前要抓许扶蓝的头发:“你跟谁说话呢?真给你脸了。还想不想好好上你的学?”

动手就过分了啊。

许扶蓝躲开她的巴掌,把宿琬和林沐往旁边一推,转身从墙角拎起一块实心板砖,照着那人脸就拍过去。

小太妹差点就真给抡着了,险险躲过,还是被吓得一个踉跄,栽了个屁|股墩,瞪大了眼睛指着许扶蓝吼道:“你tm想杀了我吗?!”

明明文文弱弱一女生,怎么下手这么狠啊!

她的几个小姐妹后知后觉地跑来把她给搀了起来。

许扶蓝的脸色却平静地很:“放心,我手劲儿不大,砸到顶多破个相吧。”

宿琬:?!

这是人说的话吗!

小太妹们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你动手打人不怕被处分啊!”

这是个好学生乖乖女该说的话吗!

只有林沐扔在状况外似地兴奋,拽着宿琬小声嘀咕:“许扶蓝好帅啊,这也太帅了…”

“但这条巷子没有摄像头啊,”许扶蓝好整以暇地慢慢环顾四周,又掂了掂手里的砖头,慢条斯理地跟她解释道,“而且你又不知道我是谁。”

“就算在学校找到我了吧,说我打你,学校老师、领导会信你的话吗?”

一个文静秀气的优等生,和一群劣迹斑斑、满是前科的小混混。

是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选择题。

小太妹:“…?!”好像真是这个道理哦!

她们上下打量了许扶蓝一眼,看她手里拿着砖头,眼神认真得很,似乎还有砸过来的打算,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就站在原地没敢动。

许扶蓝看吓唬得差不多了,过犹不及,倒也懒得再跟她们浪费时间。

“还要钱吗?不要我们走了。”

说完就拉着两个同样被她吓住了的朋友转身出了巷子。

俩姑娘憋着一口气,一直没敢说话。

等确定了身后没人再跟着后,许扶蓝才松开手,轻轻喘了口气。

又朝两个小姑娘嘱咐:“下次放学一个别走巷子了,不安全。”

这一年巷子口的监控坏了一两个月,发生了好几起恶性斗殴事件,她记得有个学生断了腿。

宿琬和林沐忙不迭地点头,然后不约而同地捂着胸口说:“吓死我了。”

林沐心有余悸:“我还以为你真要拿砖头砸她们呢。”

“对啊,你胆子也太大了,”宿琬附和道,“她们要是不听你吓唬呢?”

“谁告诉你们我是吓唬她们。”

俩姑娘又是一愣。

“那你准备真砸啊?!”

许扶蓝被她们的表情逗得直乐,于是依旧保持“大惊小怪什么的”冷漠表情:“不然给她们钱,然后再等下次又被勒索吗?”

“公交来了,走吧。”说完径直打卡上车。

宿琬和林沐面面相觑了三秒,也都跟了上去。

等三人都找好了位子坐下后,许扶蓝才跟她们好好解释了自己刚刚有恃无恐的原因。

“其实就算她们没被吓住,也不用怕,旁边院子停着车,车里装了黑匣子在录像,而且那户人家没关大门,只关了里面的小门,咱们喊一声应该就有人出来了。”

至于那套“手劲儿太小砸不死 ,最多轻伤罚点款”的危险发言,就没再拿出来吓人了。

宿琬总算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咱们蓝蓝脾气一直那么好,怎么可能是玩板砖的料嘛。”

她打了个哈哈,然后就把话题转到了想买的新款裙子上。

林沐则朝她竖了个代表佩服的大拇哥,也和宿琬展开了热火朝天的讨论。

而许扶蓝坐在一旁,安静看着俩姑娘,不知不觉,目光渐趋慈爱。

14岁的初中生可真可爱啊。

她捂着脸想。

感觉就像…带了两个女儿。

还是那条小巷子。

被许扶蓝吓住的几个小太妹总算回过神来,这会儿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个细胳膊细腿的丫头唬住了,就越想越来气,抓起手机就准备给自己“大哥”打电话。

“走!明天就在校门口堵,就不行抓不到人…我非要那小傻|逼好看。”

一行人咬牙切齿地往巷子外走。

今天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只是还没走几步,突然身后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怒喝。

“给我站住!”

几个人茫然地回过头,便看到几个穿着实中校服的高瘦男生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其中最打眼的那个,下颔线紧绷,清俊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只不过…手里拎着一柄扫帚,稍稍有些违和。

“就是你吗?”

c位小太妹:“啊?”

便看到他抡扫把跟抡金箍棒似的,往地上一杵,冷笑了一声。

“就是你,欺负我妹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