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十五杯
 
第二天月考成绩就出来了。

大课间的时候,许扶蓝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

她心里大约猜到了原因,却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数学老师。

“嗯?许扶蓝来了呀,坐。”

班主任笑眯眯地帮她拉了张椅子:“这次双语都考得不错,但是…”

她正襟危坐等待后面半句转折。

“数学怎么发挥得有点失常啊。”

说完就拿出排名表放到了她面前。

许扶蓝快速地在第一页末尾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画着红线。

全年级53名,语文114,英语118,数学101,文综143,理综131。

看见排名的那一瞬间,她心里还是隐隐有些小失望。毕竟也认认真真学了那么些天,要说完全没点期待那是不可能的。

致远班终究还是没进成,有点遗憾。

不过看到语文后面的单科排名是1,她还挺开心的。

至于数学、理综嘛…确实也比上学期期末差了不少,排名也直接从年级21直接倒退了32名,也怪不得老师找她谈话。

不过她记得,上辈子那次分班考她也发挥失常了许多,比这一回排名还要离谱,但老师也只是在晚饭时间跟她单独谈了一会儿啊?

许扶蓝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在脸上显露出来,只是端正地坐在一旁,双手搁在膝盖上,看着排名表,模样很乖顺。

班主任看她过分安静的样子也不忍心多说什么重话。

许扶蓝在她心里也一直是那种文静秀气的乖学生,学习认真努力,从不惹是生非,成绩虽然算不上十分拔尖,却也总在班级前五,年级五十之内。

这种不要人操心类型的孩子,是老师最喜欢的。

班主任原本觉得这次分班,以她的成绩,想要考进致远班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但没想到竟然发挥失常了这么多,尤其是数学。

而且她听数学老师说,这次考试也只有中等难度。

“最近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还是学习上压力太大?跟老师讲讲,我帮你分担一下,”她看着许扶蓝一派和气地说,“是不是跟不上数学的进度?”

许扶蓝:我哪是跟不上进度,我踏马是发了疯地在赶进度。

但即使心里万马奔腾,脸上还是要装得滴水不漏,乖巧听话。

“没有,考试前一天晚上睡得太晚了。”

这倒是句大实话。

数学的分数其实在她的预估之内,许扶蓝虽然隔了好几年没碰数学,但好歹功底还在,就算平时花了大量时间去复习了更拉跨的理综,但是试卷里基础题的90分她也能完全没有压力地拿到,最后两道压轴大题,虽然没有完全写完,也分别做到了一二两小问。

扣掉没拿到的12分,再扣掉一些计算错误或者过程缺失导致的失分,也差不多在100分左右。

但老师显然没有质疑她回答的真实性,只是拍了拍她的脑袋安慰道:“下次考试之前别睡太晚了。”

数学老师也在旁边打趣:“明明一早上考的,语文拿了单科第一,数学就考个101,许扶蓝,你不会对我有点意见吧。”

许扶蓝被职场鸡毛上司阴阳怪气惯了,吓得一哆嗦:她哪敢啊?

然后才反应过来数学老师在开玩笑。

她只好硬着头皮保证道:“老师,下一回不会了,数学也会考好的。”

老师倒是从善如流:“这是你说的啊,小刘,你做个见证,下一回许扶蓝数学考115以上,我就请她嗦粉,成不。”

没等许扶蓝想好应对的说辞,班主任就乐呵着帮她答应了。

“好,许扶蓝,你可得我在数学老师面前争脸啊,化压力为动力,一次考差了不算什么,好好努力,初中三年靠的就是厚积薄发,我可一直相信你是我们班最有潜力的学生。”

她又赶紧疯狂点头:“嗯嗯,我知道。”

跟老师打交道太累,明明知道对方一门心思为了你好,却还是得绷着神经字斟句酌,真的难为她这个畏师症晚期患者了。

大概是见她态度很诚恳,班主任笑了一会儿就没再揪着她的数学成绩不放,又问了问她在理综学习上有没有遇见困难,要不要换一个理综成绩比较好的同学坐同桌。

许扶蓝都一一认真地回答了,告诉她没有遇见困难,现在的同桌很好,前桌的林沐理综成绩就很拔尖,装作忘了这次月考也是分班考的事实。

等聊完了这些,她感觉到班主任慈爱的目光再次从上到下把她好好打量了一遭。

“那好,老师找你也主要是想问问你最近的学习情况,然后想让你别压力太大…”

总算是到结束语了。

许扶蓝动了动屁|股,心情也逐渐放松下来。

却不想…班主任突然话锋一转。

“你知道这次月考之后要重新分班吧?”

她一愣,以为老师看她没拿到名额,想要安慰安慰她,便点了点头:“…嗯,我这次发挥差了点儿。”

“确实差一点儿,很可惜。”

班主任把排名表推到她面前,指了指卡线的50名:“你就比他低了4分,数学和理综一门多考2分就进了。”

而许扶蓝也仔细地看了第五十名的各科分数。

和她恰恰相反,这位同学的数学拿到了120分满分,理综成绩145分,但是双语成绩却有点不尽人意。

比如语文,他就拿了100分,英语也只拿了101分,文综两人差不多,许扶蓝如果多做对两道选择题,可能已经压着线一脚迈进了致远班。

想到这里,她突然忍不住在排名表里找了找周放的名字。

倒是很明显。

排在第三,因为语文卡了96分的线,被不知道哪位老师画上了重重的红圈。

只不过数学满分,理综满分,英语满分。

就,人比人,气死人。

她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却被班主任听到了。

大概是怕她真的压力过大,老师笑着讲了两个笑话调节了一下气氛,然后准备把分数表收起来。

“老师,我可以拿回去去看一下吗,”许扶蓝突然出声,状似害羞似的笑了笑,“我想…分析一下自己的短板。”

老师一愣,旋即爽快地答应了:“当然可以。”

说完就把表格递给了她。

“谢谢老师。”

“没关系,学生有上进心当然是好事,”班主任笑着说,“但是我找你来除了聊这次考试,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许扶蓝将表格叠了我来:“嗯,是什么?”

结果班主任先喝了一口枸杞茶,才慢悠悠地开口。

“这次月考,因为卷子难易程度的缘故,其实前五十里有不少偏科的学生,而且从五十到五十五名其实总分差距只有五分…”

听到这里,许扶蓝心脏突然“咯噔”了一下,像是猜到了什么一般,抬起眼睛看向班主任,眼神像是要放光。

果然把班主任逗乐了。

“那看你样子是猜到了哈,”她也不绕弯子,“你也是运气好,年级准备加五个旁听生的名额,所以我叫你来问问看,愿不愿意。”

说完还跟打趣似的强调道。

“虽然旁听生一周之后就有淘汰考试,致远班的课程进度包括难度都会变得比普通班强很多,但是老师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

“就…今天下午给我答复,好不好?”

她寻思着换班好歹也是件大事,过于敏感的学生转到全是尖子生的环境里当替补,未必就真的是件好事。

然而许扶蓝却立即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不用考虑了!我要去!”

开什么玩笑?天上掉馅饼哪有不捡的道理!

淘汰考试又怎么样?她一29岁的设计狗刚穿回14岁就敢挑战地狱难度了,什么样的压力能比需要在一周内赶上三年的进度还大?

好的师资力量,上辈子上了高中之后,许扶蓝简直梦寐以求。

她简直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所以当然得去。

不去才是傻子!

班主任显然也对她自信满满的态度十分满意,她原本也是雷厉风行的老师,当即就说:“好,我一会儿马上就把你名字报上去,你这两天收拾一下东西吧,估计周三就要搬。”

“好。”

“那行,你回去吧,然后帮我叫一声徐默。”

“嗯,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然后站起身,又恭恭敬敬地把自己坐的那张椅子推回了原位,这才走出办公室。

班主任目送她离开,对这个礼貌和稳重的学生更加满意。

只是在透过与教室相连的玻璃窗看到另外一个敲着二郎腿的学生时,神态明显疲惫了下去。

唉,真难啊。

她叹了口气。

这群孩子,要是都能有许扶蓝一半安静懂事,她也不知道能轻松多少了。

另一边。

“安静懂事”的许扶蓝一踏出办公室,瞬间压不住满脸灿烂的笑容了,哼着小曲儿,一蹦一跳地跑回了班上,连看到那位中二刺头少年徐默的时候都没来得及遮掩。

“嗳,徐默,老班传唤你喝茶。”

连十几年没用过的老土俏皮话都掏出来说了。

那男生原本双脚翘在桌子上,在跟几个朋友聊天咵地,不知说到了什么,正开心地笑着,连原本有点凶的五官都变柔和了许多。

许扶蓝甚至还看到了他嘴角的小梨涡。

只不过在她出现的一刹那就消失了。

就连正谈笑着的几个男生都安静下来,目光直直地注视着她。

她突然觉得有些尴尬。

诚然,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她和徐默似乎一直都不太熟,开玩笑…好像也确实不太合适。

但是…倒也不必自己一过来就故意把气氛搞得这么僵硬吧。

许扶蓝的脑子转了一大个弯,最终还是没想明白他针对自己的原因,最后也懒得纠结了。

反正话已经带到,她过两天也要去致远班了,到时候山高路远,也扯不上瓜葛。

而且一想到致远班她的心情就不可抑制地变好,啥也不想多计较:“你快去吧,老师等着呢。”

徐默却又定定地看了她一眼。

不过这次倒也没说什么别的,听话地站了起来,拍拍校服,双手插兜往外走去。

只是路过许扶蓝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话。

“这么开心,你这是要换班了吧?”

“恭喜。”

语气怪阴森的,偏偏说的话似乎还有点落寞?

她吓得一愣,接着差点起了一声鸡皮疙瘩,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然而中二病男孩儿并没有搭理她,踩着忧郁的步伐走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宛如被什么人抛弃了似的。

干、干嘛呢?

可结合先前的许多蛛丝马迹,许扶蓝的心里竟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很荒唐、但似乎又很有道理的假设。

这小伙子…

不会喜欢她吧?

小伙子你想法很危险啊!

这念头刚刚出现就又给自己雷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也不是真的14岁花季少女,重生之后和不良校霸早恋什么的玛丽苏绿江校园文剧本,还是不拿为好。

毕竟自己也不是什么丧心病狂想泡小孩的女变态。

她是回来搞学习的。

许扶蓝默默握拳。

——对,我只爱学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