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十六杯
 
“蓝蓝,刚刚老班叫你去干嘛?”

致远班的事大约上课班主任就会宣布了,许扶蓝就没藏着掖着,跟林沐还有宿琬都说了。

而俩姑娘更关注的是另一件事:“总分已经出来了?排名表你带回来了?给我们看看行吗?”

“可以啊。”

只不过拿出来之后还是嘱咐了她们俩不要反应太大,许扶蓝可不想一下课就被问分数排名的人包围。

宿琬拍着胸口保证:“放心放心,没问题。”

班主任把年级百名内2班的学生都标注了出来,所以她们俩也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名次,林沐年级29名,班级排名第四,而且各科十分均衡,毫不偏科;宿琬72名,不过她在考试结束之后做好了发挥失常的心理准备,看到排名还在百名之内反倒松了口气。

她现在因为另一件事沮丧得不行。

“早知道就该每天放学都跟你一块去学习了,现在你们俩都考上致远班了,就剩我一个人,好孤独啊。”

许扶蓝象征性地安慰了宿琬两句,见她还是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忍不住打趣她:“碗儿,我看你平时狐朋狗友交得也不少,原来有这么爱我啊?”

却没想到宿琬反应大得很。

许扶蓝话音还没落下,她就忿忿地抬起头,很委屈地瞪着许扶蓝控诉:“哪有,我明明就跟你一直最好,去小卖部,下楼做操还有上厕所的时候也总是第一个叫你,你不去我才找别人的!”

“还有体育课我们也总是搭档,以前你没有每天去图书馆的习惯,放学的时候我们也总是一起走,看电影我也总是第一个叫你”

她掰着手指头一件一件地数,结果最后越说越难受,差点都要哭出来。

林沐跟许扶蓝手足无措地哄了半天,最后还是许扶蓝跟她约好了,就算分班了也会常常回来找她玩之后,宿琬才勉勉强强接受了最好的朋友要离开的事实。

“我之后也会好好学习的,咱们高中一定能念同一所。”她抹了一把脸,认真地说。

许扶蓝相信宿琬的决心,毕竟这姑娘脑子聪明得很,只是也确实一直不爱在学习上下苦功夫。

“好啊,我们约好了,”她说,“但是如果你下定决心了,那就不能每天在家追剧,也不能总到书店买漫画和小说看了,你能忍住吗?”

宿琬脖子一梗:“这有什么难的?你别太小瞧我了好吧。”

许扶蓝有点不想戳穿她上周才说了同样的话的事实。

不过学习这件事全靠自觉,宿琬自己不开窍许扶蓝也没办法。

上辈子宿琬得过且过地念了一所区重点,最后考上了一所一本师范院校,毕业后考了教师编制,按部就班的找男朋友、结婚,过的日子虽然按部就班,却也很稳定。

但围观的林沐却大受鼓动,甚至激动地因此提议:“那要不之后周末咱们都一起去图书馆学习吧!”

宿琬想都没想就立即附和:“好!”

眼看着两人就热火朝天地开始讨论这这周末的计划了,许扶蓝忍不住又泼了盆冷水过去:“碗,我在图书馆是要呆一整天的,没有上午看书下午逛街之类的计划哦,得一直看书刷题,看到闭馆。”

然而正在兴头上的青春期少女根本不听劝。

“都说了你别小瞧我了,不就是看书吗,我行的。”

得,还挺自信。

于是许扶蓝就闭麦了。

估计带她去两次就会知难而退了,不过不放弃更好,许扶蓝还挺想带着闺蜜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语文课的时候班主任到班上宣布了致远班分班的事,把每人的成绩单都发了下去。

“这次咱们班有六名同学都拿到了名额,在三年级排第二,还算不错”

唠叨了一会儿月考的基本情况,才回到自己教的语文上。

“这次卷子难度不算很高,但是因为书写量比较大,所以很多同学都没做完啊,但没关系,咱们之后还会进行很多次练习,大家学会把考试时间合理分配给每部分的考题,渐渐就能适应了,”班主任把答题卡递给语文课代表,“去发一下——咱们这两节连堂就讲卷子。”

许扶蓝等了好一会儿,拿大头的课代表都回座位了,却还没发到自己,正纳闷呢,却看到班主任手上的好几张答题卡,才反应过来,大概是要讲作文。

果然,班主任开口第一句话又把她单独拎出来夸了一次。

“这次作文的立意啊,有些同学就没能理解出卷老师的意思,归根结底还是阅读量太少了,但是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大家回家看书,所以我的建议是多看看写得好的满分作文,好好琢磨一下别人写作的方式。”

她清了清嗓子:“今天就先给大家念念这次我们年级的高分范文,首先是许扶蓝的”

早上最后两堂课就在试卷讲解中结束了。

下课之后她原本想找班主任把答题卡要回来,老师却告诉她还有好几个班的语文老师等着要拿去当例文讲,许扶蓝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羞耻。

上辈子学生时代倒也不是没被念过例文,她暗恋周放那会儿,恨不得次次的作文都能被9班的语文老师看上。只不过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模仿初中生笔触写作文卖弄文采原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再一想到要被半个年级的学生“瞻仰”,就觉得不合适。

中午碰见秦鸣,知道他们班语文课就在下午之后,许扶蓝整个人都不好了。

果然。

下午放学,和周放在老地方碰面,这厮第一句话就是嘲笑她。

“我们福来成大文豪了呀。”

许扶蓝恼羞成怒地踹了他一脚:“滚!”

尽管她的态度很凶很恶劣,但还是被他连续笑了三天。

时间一转就到了分班的前一天。

致远班教室在另外一栋教学楼,初三的学生东西不少,许扶蓝和林沐前几天已经陆陆续续地把暂时用不到的教辅、旧课本都搬了过去,但是还有不少留在2班教室里。

今天下午最后一节课,班主任准许致远班学生用来搬书和桌椅。

林沐看着剩下的书有点泄气:“这么多东西得搬多少次啊。”

许扶蓝的书比林沐还要多几本,不过她倒没觉得多难。

她读大学那会儿 ,大一到大二都需要搬寝室,一个寝室的姑娘都没谈男朋友,她除了搬完了自己的,还帮着搬了好多个大箱子。

作为寝室长,她还包揽四年换灯管、换饮用水、以及抓蟑螂的工作,许扶蓝觉得自己还挺能干的。

许扶蓝感慨了一会儿自己独立自强的大学生活,就撸起了袖子。

“没事,一会儿搬不动我帮你。”她安慰林沐,“先把小箱子都搬过去,然后咱们一起搬大箱子。”

这小女生大概就是缺一句“我陪你”或者“我帮你”,赶紧点头答应了。

两人搬第一趟的时候,还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因为一次性东西拿太多坐在路边喘气的女孩。

想到以后还要做半年同学,手上东西也不算多,许扶蓝就主动帮她们拿了摞书。

“谢了哈,我是9班的舒冰,你们是几班的?”

这个女孩子个性比较开朗,主动做了自我介绍。

许扶蓝:“我们都是2班的,她叫林沐,我叫许扶蓝。”

“你就是许扶蓝呀?我们班前两天还念了你的作文,写得真好,”舒冰挺自来熟的,“你平时看的书应该很多吧。”

这两天被夸的次数太多了,提到这次作文她就有点不好意思:“还好吧…其实都是些杂书。”

“哈哈哈哈哈哈哈但肯定不看满分作文!”舒冰笑着跟她吐槽,“我们班语文老师就知道让我们背范文,昨天还把你答题卡印下来让我们背。”

“那范文就是别人写的,难道我们背了就成我们的了吗,搞不懂。”

却把许扶蓝吓了一跳。

“啊、啊?!背…我的作文吗?”

舒冰以为她不信。

“是啊,不信我背你听,第一段…”

“算了算了!”她赶紧打断了,面色有点难看,觉得这操作简直尴尬到脚趾蜷缩,“这也太羞耻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知道,我们班——”

舒冰原本还想跟她们吐槽两句,却不知突然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突然眼睛一亮,朝斜前方喊道。

“诶,周放!你们东西搬完了吗?”

许扶蓝一愣,顺着方向望过去,便看到松松垮垮套着校服的瘦高少年也抬起头,朝这边看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有短暂的交汇。

他也愣了愣,接着便迈开腿走过来。

而秦鸣照旧跟在他旁边。

舒冰像是看到了救星:“你们搬完的话顺便帮我拿一下这个箱子吧,真的重死了。”然后又看着许扶蓝和林沐解释道:“我们班男生,东西少,也让他们帮你们搬一点。”

正说话间,周放已经到他们眼前。

他先接过了舒冰怀里的一个小箱子,然后转过头看着许扶蓝问道:“你呢?东西也不少吧。”

许扶蓝却摇了摇头:“没事,我搬得动。”又朝旁边的林沐努努嘴,“她东西重,你帮她多拿一点吧。”

周放闻言眉头一皱刚准备说什么,但立刻被秦鸣兴奋的声音打断了。

“同学!重吗?我帮你拿!”

林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抢走了一大摞书,也只好迟疑地道了声谢。

到了教室之后,许扶蓝和林沐把书放到提前占好的位子上,准备回去搬第二趟。

但舒冰大约是没想到交了押金的桌子要陪她三年这茬,根本没想到提前几天给自己的桌子占位子,赶紧和许扶蓝她们打商量:“我能不能先放你们旁边啊?”

倒也不是大事,许扶蓝直接答应了:“嗯,可以。”

说完后,她还下意识看了眼周放的方向。

和她的位置隔了一个大组,有点远。

许扶蓝觉得有点遗憾,暗叹了口气,拉着林沐回了2班。

大概是没有搬东西的经验,班上另外几个学生一次性拿了太多,这会儿已经气喘吁吁地坐在位置上不肯动了。

班主任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林沐抱着书往许扶蓝怀里垒,许扶蓝原本骨架子就小,从背影看更显得瘦弱,仿佛要被书压倒了似的,可把班主任吓了一跳。

“诶,你们先把书放下,两个女孩子,这也太多了…有没有自愿致远班同学搬东西的啊?”

宿琬原本就跃跃欲试了,立刻举手,两人的同桌也提出来要帮忙。

“人太多了,而且就没有哪个男孩子主动的吗?”

几个后排的男生这才举手。

只是还是嬉皮笑脸的笑:“老师,我们怕你以为我们又是找借口出去不学习啊。”

班主任瞪了他们一眼:“就你们有嘴,理由一套一套的。”

不过倒也没反对,直接让他们过来了。

“动作放轻一点,别闹得整栋教学楼都是咱们班声音。”

许扶蓝剩下的东西不多,也就是怀里这摞书,一个装笔记本、备用文具的小箱子,还有桌椅,就没打算让人帮忙。

结果徐默直接走到她身边,拎起她的桌椅就准备走。

“还有别的东西要拿吗?”

他问,表情很正常。

但有过一定脑补之后,许扶蓝总觉得有点尴尬。

“没关系…我东西不多,自己来就行——”

他却像是根本不听人说话似的:“那就走吧。”

接着头也没回地抱着她的桌子走了。

许扶蓝只好硬着头皮跟上去。

两人一路上倒是相安无事

仅有的对话下楼之后,男生停下来问她致远班在哪一栋楼。

“那边,你跟着我走吧。”

于是两人的前后顺序从她跟着徐默小跑,变成徐默跟在她身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她总觉得后背凉嗖嗖的。

像是被谁盯着似的。

不行,得搬快点了。

她打了个寒战,并再次加快了脚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