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一觉醒来,我成了我前夫 > 第90章 不动脑像个花瓶,一动脑一针见血!
 
  严森当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是一个工具人而已,上次还是秦先生叫他去查的。
这一次,他不建议看账本,是因为数量真的太多了,那林小姐又受累又收效甚微,怎么办?
距离新车开售,已经越来越短。
秦泽拿着文件,经常过来董事长办公室,狭长得丹凤眼直接盯着林莯:“林小姐,请签字。”
对于这个秦泽,林莯也是看不透,一会儿叫嫂子,一会儿叫林小姐。
亲近的时候是真的亲近,客套的时候也是真客套,两种模式随意切换。
林莯看了两眼,贵手都没抬,眼神示意,严森退了回去。
秦泽吃了闭门羹,离开董事长办公室之间,回眸看了女人一眼。
这个女人代替大哥,坐在董事长办公室,居然能得到老宅爷爷的同意,也是稀奇。
不过,她与热搜传闻中的人设相差太大,清醒,独立,克制,自由而不放荡。
不过幸好,他知道,她怕电梯。
林莯没理会秦泽,只是吩咐道:“我还是想看账。”
“那好,我问一下秦老。”严森说道。
过了一会儿,严森说道:“秦老给您开了权限,但是秦总监那边,怕是不会给您好脸色。”
林莯知道严森说的是秦嘉怡,林莯现在还没跟秦懿复婚,还算是一个外人看这么多内部资料,肯定不受欢迎。
“没事。”林莯最不怕的就是看见各种人的嘴脸,只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要的是什么,那就可以了。
一个人,只要认清了方向,全世界都得让路。
“对了,秦老还说,这段敏感时期,文件别老签字。”严森补充道。
“嗯。”林莯自然是知道的。
林莯知道会可以随便开,但是,任何文件都不能乱签。
刚刚,就算是秦泽拿文件过来,林莯也没有动手签字。
晚上和秦峥嵘交接换班,秦懿今天还算乖,出了吃饭就是看片,身体的沉痛让他不能外出。
于是,秦峥嵘走之前,跟林莯聊了几句。
“都看出什么了?”
“公司的亏损、盈利、积压、坏账都能看出来。”林莯回道。
“都能看出来?”秦峥嵘别的不说,对于女儿的财政管理能力还是很相信的,年轻时也去国外进修过工商管理,没想到林莯却看出了眉目,“那你跟我说说,新能源这一块,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真的跟外面的那样有钱么?”
“从现在的报表上,数据是很华丽的,但是不容乐观,还是挺复杂的。”
“集团的关联交易很多,账本是做的非常漂亮,但是净资产收益提不上去,而且现在银行都在收紧信贷,公司的网络,金融,汽车,都是需要烧钱的。资金链有问题,有崩坏的可能,需要进一步确认。”
不动脑像个花瓶,一动脑一针见血!
听到她的这些话,秦峥嵘满意点了点头。
林莯送走秦峥嵘,又开始照顾秦懿。
这情况可比自家的复杂多了,而且这么大个公司里,一个人物比一个人物难搞。
林莯简直觉得不管是秦懿还是林懿,都太不容易了,除了汽车之外,可是还有医药和房地产等产业。
平时能平衡这么多工作,他一个人是有分身吗?
不,他确实有分身,但是不一定是助攻,有可能是来捣乱的。
这么一想,又觉得他太不容易了。
账本是要看的,与此同时,还要借他人之手!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正当林莯在想法子,男护士过来说道:“林小姐,有人找。”
林莯看了一眼外面,那人已经进了病房,好在秦懿看剧累了,现在正趴在床上睡觉。
看到来人是楚牧,林莯松了口气。
在楚牧上到特护病房之前,林莯先下楼:“北少,咋又来了?”
今天的楚牧神情不是很高涨,甚至还带一点阴沉和失落:“想了想,我没那么洒脱,还是放不下,来看我比赛吧,就当分别前最后一次的狂欢。”
林莯接过了他手中的票,念在跟他认识了快十几年:“我恢复得好,就去。”
“一定来啊,我等你!”楚牧最终还是把票送了出去。
“嗯。”林莯淡淡应了一声。
接着,楚牧又说了一句:“小莯,冉冉很想你,他说也想看我比赛。”
听到林一冉,林莯内心咯噔了一下,再一次点头道:“嗯,我尽量到。”
楚牧走了之后,林莯回到楼上。
秦懿已经醒了,天黑了才看见林莯,第一句话就是:“我饿了。”
林莯让人把饭菜端过来,一式两份,她一直跟他同吃同住。
难得听到秦懿抱怨:“老是趴着谁,我舌头都麻了,吃饭都没味觉,我能出去吃吗?”
现在伤这么重,当然不能出去。
而且非常时期,不能让人知道他醒了,而且醒的还不是林懿瑾。
对于战斗力弱鸡的木医生来说,林莯一个人就能把他撂倒,更何况还有外面的严刑等人。
所以,林莯更是有恃无恐。
“我跟你说话,听到了没有?”秦懿不满道。
“听到了,我在想该怎么帮你解决舌头麻的问题……”林莯说着,坏坏一笑,“要不,我们把嘴巴挨在一起,然后略略略吧?”
秦懿:“……”这个女人又想占他便宜!
妇炎洁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她的判断是对的,林莯不是不要脸,是臭不要脸!
林莯看见他无语的样子,饭菜吃得更香了。
看见她吃得那么香,他居然也被带动了胃口,也吃了小半碗饭。
好像生活中这个女人在,无味的白开水,添加了调味剂。
可是,他真的不喜欢看她化妆的样子:“喂,你能不能把妆卸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有意见啊?”林莯带妆上班,哪有一下班就卸妆的,当然是要等到洗澡前。
秦懿嫌弃道:“我不喜欢皮肤被化妆品腌入味的感觉。”
林莯:“……”又是被直男嫌弃的一天……
白天辛苦工作,面对各种牛鬼蛇神,晚上回来,还要照顾这个巨婴直男。
真的是,相当心累了。
林莯好不容易哄他入睡,盯着他趴在枕头上的后脑勺,人不知在心里想念。
秦懿,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