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执掌玄黄 > 第四十一章:万古龙墓
 
试问陇域未来,谁主沉浮?

自是一干超绝门派、势力、族群的最杰传人无疑。

这些人不敢说各个都是旷世奇才,但最次也绝对是人中龙凤,皆非等闲之辈。

极元陇域未来的走向,就掌控在他们手中。

而这帮人,有五分之一目前就在陈泫飞周遭三里开外,看着天人合一深悟的自渡,也看着陈泫飞,表情各不相同。

有沉思冷淡的,有说笑活跃的,有释放善意的,自然也有敌意浓烈的……

但有一点他们达成了共识,陈泫飞这个小群体相当了得,暂时能不惹,便尽量不惹。

原本想打断自渡悟道的那些人,也是将心中念头压了下去。

抛去陈泫飞猛的一塌糊涂之外不说,自渡出自万佛寺,本身也不可小觑,能踏出自己道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打断他的悟道,保不齐醒过来就要拼命发狂,这跟断人根基没太大区别。

最主要是为他们保驾护航的天神至少有两位,连逍遥门也搅和其中。

徐长卿往那里一站,不是一伙的也是一伙了。

不管谁出手,都得重新掂量掂量。

死亡谷曹天霸感觉很尴尬,人活脸,树活皮。

这回可真是把脸丢了。

自己本想做个勇猛的出头鸟,结果被玄烨堵了不说,陈泫飞直接将他暂时搭伙的小伙伴用拳头给轰成了灰。

现在打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竟是陷入了两难,成了骑虎之势。

若打,说不定要得罪逍遥门,若不打就此退走,相当于是抬起巴掌抽了自己的脸。

最可气的是陈泫飞轰杀了陆建元之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轻蔑地眼神。

意思极为明显,不服就放马过来,照杀不误。

“回来,天霸。”

就在曹天霸进退维谷之际,一道苍老的声音自耳中传入,这才叫他下定决心,暂避锋芒。

玄烨在先前已经退到了三里之外,似乎正在思忖着什么,神色变幻不定。

突然,一声爽朗之音响起,有人道:“兄台了得,在下昊天书院孟祥,孟某可否能上前与兄台一叙?”

陈泫飞闻之,向孟祥方向望去,只见男女六七人,年龄皆不过二十,男的阳光,女的靓丽。

唯独站在最前方的一青年不怎么样,穿着极为普通,个头中等,浓眉大眼,下巴也高高凸起,是一个地包天的长相,此人正是孟祥,此时也正微笑着向陈泫飞看来。

韩惜儿花容失色,惊道:“难道是他?”

陈泫飞疑惑,向韩惜儿看去,不知这姓孟的青年有何特殊,竟让韩惜儿都闻之色变。

韩惜儿给陈泫飞传音,道:“此人降生时天生不详,雷电风雨齐至,有龙音啸天,白昼漆黑如墨,整个村庄全部被雷电灭,单独他活了下来,后来被昊天书院在洪水中寻得雪藏,有传言称他是不详者,不曾想龙墓将要出世之时,昊天书院将他给放了出来。”

陈泫飞闻之,心神震荡,不光是因为孟祥的出生太过骇人,韩惜儿说的明白,还有龙墓将要出世。

他神色不动,心思其实早已转了好几圈,怪不得天龙城如此热闹,当下心中暗道:“天龙城,天龙,莫非……。”

但也不好再深虑下去,那边孟祥笑嘻嘻地还等着他回话了,便同样笑道:“孟兄好,在下姓陈,名泫飞,孟兄喊我一声泫飞就好,能和孟兄这样的人物交朋友,是泫飞的荣誉。”

孟祥哈哈一笑,大步流星地向前跨步而来,身后几人跟随,待走到近前时,才道:“泫飞兄可是话说反了,能交到泫飞兄这样的朋友,当真是我孟祥的荣誉。”

说着,同时也将身后众人一一介绍给了陈泫飞等人。

陈泫飞也是将自己身边的人一一介绍了一番,方介绍完毕,韩惜儿就开口问道:“你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个人?”

孟祥先是一愣,接着一叹,神色瞬间变得悲凉失落,道:“如果没差,我就是韩仙子所想的那个可怜人。”

陈泫飞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很能理解孟祥为什么霎时神色大变。

出生后没见父母一眼,便天人永隔了,况且还有一村子的人,搁谁都受不了。

韩惜儿也觉得自己孟浪了,问的太过直接,这是赤条条的揭人伤疤,于是诚恳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当初听闻你的事迹后感觉实在太过惊讶骇世,如今见了真人,所以就直接问出了口,希望孟兄谅解。”

孟祥摇头,道:“应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是我失态了,倒是韩仙子当真是如传说中的一般,比仙子还仙子,风华绝代,怪不得叫我赵学长见之一面便捧为天人,思慕到茶饭不思。”

段一航听了着实不是太乐意,怎么又冒出个赵学长来,不管韩惜儿愿不愿意,他都已经将其划拉到了师兄的碗里,吃不吃无所谓,师兄有意无意也无所谓,但别人动筷子,稳稳地不行。

他眉头一皱 ,计上心来,先套套这姓赵的来头再说,笑道:“孟兄,你这赵学长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是一般的存在,见了一面就已茶饭不思,是不是多见几面就得一命呜呼了?。”

韩惜儿捂嘴偷笑,孟想却是被段一航问的措手不及,这个问题还真是有点剑走偏峰的味道。

倾慕中的男女不都是这样的吗,动不动茶饭不思,思念难耐,但多见几面后谁晓得会是什么样,也许只有鬼晓得。

反正我没有经历过,至于一命呜呼应该是夸张了点。

孟祥正在组织语言尚未答话,反倒是他身后的一女子先说话了,该女子先是狠狠地瞪了段一航一眼,继而嘲讽道:“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连我们赵学长都不知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竟敢称身为九婴妖族的赵学长为癞蛤蟆,如果赵学长在这里,一定第一时间杀了你。”

段一航探底细的目的是达到了那么一点点,却没想到会被那赵学长的一个维护者给自己怼了回来,并且怼的体无完肤,甚至从其眼中透露出了点点杀意。

怒从心头起 ,恶向胆边生。

你个八婆,对我起了杀意。

段一航方要开口恶心一番,却是孟祥先行回头,喝斥了起来,道:“闭嘴,别以为我称你一声孙师姐你就真的可以肆无忌惮,记住这次带队的是我孟某,若是你再敢多说一句话,立马滚回去。”

孙茜茜被孟某喝斥地有些发懵,竟然叫她闭嘴,她何时被人如此骂过,祖爷爷作为昊天书院长老之一,执掌昊天塔,有此后台,平常别人对她巴结都来不及,别说是骂。

她感觉这是一种羞辱,当场就指着孟祥鼻子骂将起来,道:“说乡巴佬就戳到你们这群乡巴佬的痛处了是不,我还真差点忘了,你最是乡巴佬,穷山僻壤出刁民,我就想不通为什么书院会选你来带队,凭什么让我们听从于你,去死吧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说乡巴佬是抬举你们。”

孟祥自从被带到昊天书院后,这些年一直都在书院深处修行,直到最近才被放了出来,且一放出来就被安排带队来天龙城,孙茜茜等人自然是不服,所以现在一并把不爽全吐了出来。

“啪。”

一个巴掌声清脆异常地响亮,孙茜茜的半张脸都肿了起来,五个指印清晰可见。

陈泫飞和孟祥都感到震惊,抽孙茜茜的人速度实在太快了,连他俩都没看清对方是怎样到的孙茜茜身边。

韩惜儿侍女之一的梅雪一把利剑抵着孙茜茜白玉一样的脖子,血丝已经渗了出来,用轻蔑的语气对着其说道:“敢对我家小姐露杀意,你是头一个,你以为掩饰的好,殊不知蠢猪一个,同样,敢说我家小姐乡巴佬的,你也是头一个,但我这把剑见过的血,却不是头一遭,今日看在昊天书院的面上,暂且饶你一死,可活罪难逃。”

说时,利剑已经撤回,接着几声脆响,孙茜茜的脸瞬间肿的跟猪头一样,连牙齿都掉了两颗,痛的眼泪哗哗直流,愣是没敢说一句话。



“胸大无脑的东西,敢对小姐动杀意,光打脸轻了点。”

嗖的一声,孙茜茜直接飞了,速度贼快,徐长卿没事人一样收回了右腿,冲着远方喝道:“没有全废是因为昊天书院的面子,半废是因为此贱婢对我家小姐动了不该动的念头,昊天书院的朋友,这种货色以后就别带出来抹黑自身了,丢人现眼。”

远方人群中有个老者起飞,于空中接下昏死过去的孙茜茜,又快速地折回了人群之中,从始至终没有任何表态。

“陈兄,看来昊天书院不太友好啊。”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从人群中而出,双手抱拳行了一见面礼,然后施施然向陈泫飞等人走来,道:“摘星楼潘焱,单纯想与陈兄一叙,交个朋友,没有任何恶意。”

接着,一个妖娆妩媚的女子也从人群中走出,直奔众人而来,软绵绵地道:“陈公子,奴家人欲道秋菏也想要一叙呢。”

……

如此,各族各派陆续都有年轻一辈的代表前来,这已不再是光要认识陈泫飞的那么简单了,而是纯粹演变成了陇域年轻一辈的第一次小型聚会了。

其间各种秘闻不断爆出,陈泫飞也彻底了解了关于龙墓将出的前因后果。

原是这天龙城东侧有一座大山,名叫天龙山。

此山不管是土壤亦或是石头,皆如血染,成红褐色,植物难长,动物难进,长年光秃秃的毫无生机。

直到最近各方突然收到消息,此山的真面目才被彻底揭开,它并非只是一座简单的山,而是一方小世界的入口。

山中世界乃万古前的龙墓,葬着传说中的龙王,称之为龙墓小世界。

为了引人关注,那透秘之人甚至将一份古图的样板印刷了数百份散发在了各州。

可谓证据确凿,有图有真相。

就算如此,起初大部分人也并不相信,谁会傻到将如此宝藏公之于众。

可随着各族圣贤大能之辈的推演,了不得,不光消息是真的,而且龙墓就在近日将会裂开一角,彻底的展现在世人面前。

龙早已在天上地下消失不可见,除了有关龙族的记载之外,谁也不知道龙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万古后世间没有了这一强族。

而今随着龙墓的出现,所有谜底都有可能会被揭晓,真相或许就在龙墓中。

何况龙墓中定是宝物多多,机缘无限,所以一时引得各方云动,心潮澎湃。

进入万古前的小世界,且是葬着龙王的小世界,务必要慎之又慎,不然稍微出点差错,到时候肯定连哭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数十族近二十位圣者大能不惜耗费精血再次推算一番后,果然得知凶险万分。

龙墓小世界因时间太过久远,根本承载不了神级以上强者的力量和气息,不然会瞬间爆碎,化成尘埃。

很可惜,这就等于是给进入龙墓小世界限定了门票,对不起,神级以上强者一概没有门票,如果你非要强行闯入,那好,咱们一块儿玩完。

故而也就有了天龙城今朝的这种局面,各族各派的传人天才皆现,小的准备闯龙墓,找机缘造化,老得陪同,保驾护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