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萌象她错拿人类剧本后 > 第67章 我就死你们这儿
 
犹如济公穿着的欧友松,进入金碧辉煌的这栋别墅,已经不是第一次。

但今晚看起来,里面尤为雍容华贵。

口干舌燥的欧友松,今晚历经被高利贷追杀,被大狗咬。似乎,没什么再能拦住他。

端起桌上的一杯水,就要往嘴里倒,被袁朗夺了下来。

“你一个卖保险的,总来这儿,有事吗?”

一口水都不给喝,看来,越有钱越吝啬。

“有事吗?把吗去掉。你来找你们,难道你们自己不清楚?”

欧友松嗓子都快渴冒烟了,殊死搏斗是需要勇气加水的。

“你们家用人呢?给我倒杯水。”

环顾四周,房子内除了华丽的装修外,佣人们全都没了。

“保姆阿姨都离开了,因为我想全心全意做个好母亲,不需要别人的帮忙。你坐着稍等,我去就好了。”

郦丹正准备去饮水机接水,袁朗抢在她前面。

“你在这儿陪他吧,看看他到底要干吗?我在这儿的话,担心会忍不住吼他。所以,我去给他倒水。”

袁朗拽着郦丹的手,随后,亲了亲她的脸颊。

“你们俩在我面前秀恩爱呐?我的忍耐度可是有限的。”

欧友松一下子盘腿坐在了沙发上,随手拽着几串葡萄,仰头吃了起来。

“请问,您这回来我家,有什么事吗?欧先生。”

哼了哼鼻子的欧友松,又拽起一旁的草莓,塞在自己嘴里。

一门心思等袁朗的水,恐怕真能变成干煸死鱼。

“郦丹女士,姐,你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虽然是保险员,但我也是有尊严的。一般情况,不会晚上到客户家拜访,除非迫不得已。”

欧友松睁眼瞧着郦丹,那真诚无比的样子,突然觉得很可笑。

干女儿,说敢就给赶出去,当然怕花生活费了。

偌大的别墅,竟然装不下一个女孩。

想起这儿,他就很想替萌象打抱不平。

算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救孩子要紧。

”欧先生,您再说什么,我听不懂。“

“那我就开门讲了,淳忆蓝现在家,对吧?”

郦丹皱了皱眉头,轻轻摇了摇头。

”姐,我之前真觉得你人挺优雅,又高贵,知性等等,一切美好的形容词,放在你身上都不违和。可我现在改变看法了,姐你挺虚伪的,虽然我不是商人,没掌管大公司,但我知道,人不能做损,君子得财,取之有道。你犯得着骗我们保险公司那一个亿?“

郦丹愣了愣,事实上,她知道淳忆蓝买过保险,却不知道保险金额这么大。

”噢,我知道了,刚开始受益人是你,后来我给改成了袁谷邦,你不开心,才会想整死我?姐,你家大业大,真缺那一个亿?非得让我自己赔,你真好意思?再说,我去取一个卖保险的,就能不经过承保人同意,直接变更受益人?肯定是淳忆蓝同意的嘛。“

郦丹咬了咬嘴唇,欧友松讲的一些事,跟慕良描述给她的不一样。

”你明天再来,今天太晚了,我等下问问慕良,到底怎么回事,他之前跟我说,就是个人身意外保险,基本一辈子都不可能发生意外,但就是买个心安,才把你介绍给我。“

欧友松一听,更赖着不走了,双腿放在宽大的沙发上,脚鞋子也脱了,一会儿翘着二郎腿,一会儿大劈叉。

”我进你们家太难了,今天必须得到淳忆蓝还活着的视频,明天来不及,我今天就要,现在,马上。“

白天,欧友松打听到,淳忆蓝成为了淳氏集团几个小时的董事长后,舞会上便失踪,因此,董事长位置重新交回给郦丹手里。

够狠的,不会把自己女儿给搞失踪了吧?

看她惊讶的样子,肯定以为自己女儿没了,保险公司会直接赔她的钱。

啧啧,人不可貌相。

欧友松瘪了瘪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要问,就现在问。我还能骗你不成?为了这宗保险案,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可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姐,你觉得我要是把亲妈疑似害女儿这件事,公布到网上,淳氏集团会怎么样呢?每天都被砸臭鸡蛋,嘿嘿,我还真想看看。“

郦丹没等欧友松说完,就给慕良打了一通电话。

事实上,她也想知道整件事情发生的全部过程,而且,迫不及待。

”喂!慕良,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我想问下,对于蓝蓝买保险这件事,具体数额还有受益人这些,你都了解多少?“

欧友松哼了哼鼻子,歪歪嘴巴,看见郦丹一个劲儿点头的样子,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放下电话的郦丹,迟疑片刻。

”怎么?他也不知道?你们合伙骗保的吧?“

”欧先生,慕良清楚的细节,基本上跟我差不多。就是说明,这里面肯定有哪里出错了。“

”姐。我要是不给你点证据瞧瞧,你就往我身上扣屎盆子?“

欧友松将白纸黑字的合同,一把从兜里掏出,甩在桌上。

郦丹打开一开,全都是模糊的。

”怎么会这样?“

咽了咽口水的欧友松,誓死保卫着合同,没想到被雨水给浸湿了,上面的字迹,已经完全看不清了。

欧友松用嘴巴呼呼的吹着,可是合同本就是干的。

疯了疯了,这可怎么办呀?要是这女人真把淳忆蓝给藏起来,那公司明早一上班,就得给他们打款了。

“郦丹女士,袁谷邦在不在?他是受益人,他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因为当时是他跟你宝贝女儿淳忆蓝一起去的,不光追加保险金额,还更改了受益人。”

郦丹顿了顿,缓缓摇了摇头。

“袁谷邦也不在?我看你们就是成心的?你们想害死我呀。”

欧友松突然将被狗撕烂的卫衣脱掉,漏出里面一整块的腹肌,随手拿起桌子上削苹果的刀,对准郦丹的方向。

“谁都欺负我是不是?今天这事儿要是搞不明白,我就……“

嘘黄了几下刀的欧友松,一下子把刀抵住自己的脖子。

”我就,我就死你们这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