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萌象她错拿人类剧本后 > 第160章 到了,喜欢吗
 
非洲的飞机场里,已经容纳了不少难民。

听说,外面的瘟疫肆虐,流浪汉跟穷人们,甚至找个能够栖息的地方,都找不到,只能趴在偌大的机场大厅。

而当地给他们划定了四个角落,那里是卫生间外面,不影响飞机场的正常工作。

“媳妇儿~不,狐兰小姐。你好了没有啊?怎么进去那么长时间?不是掉女厕所了吧?”

欧友松一脚迈进了女厕所,却被女清洁工嫌弃得要命。

“这是女卫生间,男士止步,你看不见?外面画着,女生是穿裙子,男生是抽着烟斗。”

欧友松被女清洁工怼得,虽然听不太懂具体讲什么,但看表情就能明白,不高兴了,以为他是变态呢。

欧友松赶紧站在外面,可双眼不自觉的发直瞪着女厕所门口。

进进出出的女人,看见欧友松这样,都有点不敢上厕所了。

女清洁工一出来,欧友松就站在门口外面一步,谁出来都得撞到他,吓死个人了。

“你还不走?没看见指示牌写着,女厕所,男厕所在那边,你瞎?”

女清洁工话音未落,欧友松就双眼发直,目光呆滞的往女厕所门里迈着。

“等等。你真看不见?”

女清洁工往欧友松的眼前,伸着一十五,二二四的,都相当于喝酒猜拳了。

但是,欧友松就是不搭理她,当作着急上厕所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刚才不知道你是盲人。你想要去的男卫生间,我马上带你过去。”

欧友松摇了摇头,女清洁工纳闷的看着他。

难道,不是男人?是女人?

欧友松见女清洁工往他下面瞅去,赶忙加紧双腿。

“你不是盲人?有意思吗?你到底要干吗?”

欧友松被这么一呵斥,立马怂了,语气贱贱的说道,“麻烦你帮我,去里面叫下狐兰小姐,行不啊?姐~”

若不是语言不通,欧友松用得着搞这些?早就用他三寸不烂之舌,把这中年女清洁工,给迷得神魂颠倒了。

此刻,欧友松清了清嗓子,往上拢着头发。

“ok?麻烦你帮我去里面叫下hulan小姐。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不出来,要是少卫生巾之类的,可以跟我讲,我去给她买。”

女清洁工皱了皱眉头,听得更迷糊了。

“起来!头皮屑掉一地,烦死了。本来这边就脏,我得一个小时打扫一次,现在,流浪汉还有这些贫民窟的穷人,都来这儿避难,更脏了,我得每半个小时打扫一次。”

女清洁工一边说,一边去角落里打扫了。

欧友松溜着她,趁她不注意,想要偷偷溜进女厕所。

这时,萌象总算出来了,捂着肚子,非常不舒服的样子。

“怎么了?”

萌象摇摇头,不想说。

“是不是生理期?我去给你买卫生巾。没关系的,这有什么可害羞的啊。”

萌象又摇了摇头,咬了咬嘴唇,把话咽了回去。

“拉肚子了?那我去给你买点药。”

萌象不吭声,欧友松也没去,因为没钱啊。

“既然没事儿,我们就坐飞机一起回去办手续吧。狐兰小姐。”

欧友松搀扶着萌象,明显感觉她最近比以前重了不少,胃口完全不像是要离婚的样子。

可能,萌象忍受了欧友松很久,终于要解脱,想开心却怕欧友松太难堪吧。

也是!欧友松一没什么事业,二没没什么房车,只有脸长得还不错,难道能当饭吃啊。

欧友松深深叹了一口气,相貌这种东西,最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衰老了。早知道这样,不如被老板娘给包养了啊。

“先生,女士,不好意思,如今我们的航班紧缺,通往你们想要去的国家,不是每天一趟,而是三天一趟,今天刚走了一拨,你们得等到下一次。”

下一次?那就是三天之后?

“不是。能不能想想办法。再说,明明定的是今天的航班,这几天让我们去哪呆着啊?”

欧友松有点急了,如果继续跟萌象呆在一起,他担心再也不想离了。

“抱歉先生,我们也是刚刚知道,今天除了早航班以外,全部通往您所去的那个国家的航班都已取消。今天是16号,最快也得20号。我还得帮您提前预定下座位才行。”

非洲这次瘟疫严重,不少国家都暂时对非洲关闭航班,国内倒是允许非洲计入,但是有时间跟航班次数的严格限制。

“今天不算啊?那相当于第四天才同航?要20号才能来啊?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啊。我们着急回国。”

欧友松知道,袁谷邦如今在非洲,所以,必须带萌象快点离开这里,否则,被袁谷邦看见两人在一起,他说过,会杀了欧友松跟萌象。

“抱歉先生,暂时没有其他办法。我帮你们登记了,20号那天早班飞机,直接可以从快速登机口进入机舱内。先生,女士,为表歉意,飞机场将为你们提供餐饮,面包,牛奶,还有苹果。感谢你们的理解。”

欧友松无奈,只好这么做了,毕竟机场的工作人员,还是挺负责任的,一个劲儿的赔礼道歉不说,又给了挺多吃的。

看样子,非洲飞机场把翻译都请来了不少,挨个回答各国前来旅游或者工作的人,倒是挺耐心的。

“狐兰小姐,吃吧。吃完之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欧友松把牛奶给萌象咬开,面包的塑料袋,也给打开,甚至苹果都如老鼠一般,把外皮全部啃掉,递给萌象。

“你,不吃呀?”

欧友松舔了舔嘴唇,“我不饿。”

萌象却嘴角止不住的向上扬,太好了,真希望三天以后,还是不同航,这样,就不用跟欧友松离婚啦。

“瞅瞅吃的,身上都是。”

欧友松给萌象拍了拍衣服,然后,十指相扣,签着她的手。

“叫狐兰小姐太绕嘴了,还叫媳妇儿吧,最后三天了。”

萌象翻了个白眼,一下子松开欧友松的手,就像谁真稀罕当他媳妇儿一样,这男人简直太自负了,萌象就不该说挽留他的话。

欧友松跟萌象一路坐车,一路都是萌象付账。终于,一片黄色鸟无人烟的沙漠,出现在两人面前。

“到了!喜欢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