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萌象她错拿人类剧本后 > 第167章 黑色的大塑料袋
 
欧友松抬着个梯子,靠到了墙上。

随后,摇摇晃晃的爬了上去,用手往天空上够着什么。

“老公~我跟你开玩笑呢。”

萌象吆喝着欧友松,欧友松的身子,更加站不稳了。

“闭嘴。我在给我媳妇儿摘天上的星星呢,要是摘不下来,我今天就不回家了。”

欧友松一边说,一边侧面盯着萌象,如果再喊一声让他下去,他就会马上冲下去,毕竟登高望远的事儿,他可不擅长,太恐怖了点啊。

“好嘛,老公~那我等着,你摘下星星给我噢。”

萌象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等着看好戏呢。

欧友松清了清嗓子,尴尬的笑着。

往底下瞧了瞧萌象,竟然真的坐到了地上。

“快起来。地上凉啊。”

欧友松总算找到了借口,嗖嗖嗖的从梯子上,下来。

“我知道啦,老公~我垫个垫子在屁股底下,这样不就行啦?”

欧友松刚来到萌象身边,对方就搞定了“凉”这个世纪难题。

“老公~你去给我摘星星嘛,我从来都没看过真的星星呢,到地上是什么样儿的呀?”

欧友松咽着口水,“那个,星星落地就不好看了,变成黑色的了,就是上次流星掉下来,那种烧得黑黑的。”

萌象点了点头,原来星星摘下来,就变成石头了。

那就更想要了,许愿超级无敌灵的,果然她跟欧友松没有离成婚。可是,萌象已经把它扔到垃圾箱里了。

“我要,我要嘛。”

萌象跟欧友松使劲儿撒娇着,欧友松的胳膊,马上被萌象扯下来的架势。

“想起来了。星星我摘下来了啊。”

欧友松朝着萌象挑了挑眉,萌象惊讶的到处翻着欧友松的衣服,裤子差点扒了下来。

“没有呀,在哪呀?”

如果,欧友松真的能把最亮的那颗星星摘下,是否代表,成年象永远在萌象的身边了。

“我就是,哈哈哈。”

欧友松白痴的把两只手,往头部的后面,如同螃蟹似的十指张开。

“亮不亮?我就是天上的星星,哈哈哈。”

欧友松自以为的幽默,在萌象看来,是对成年象的亵渎。

算了!早知道这样,不该把流星扔掉的。

许愿那么灵,它会不会就是成年象呢。

想到这儿,萌象去到了垃圾桶旁边,将盖子弄下,自己埋头在里面找着。

“媳妇儿,你在干吗啊?很脏的,万一再有什么细菌之类的,对孩子特别不好。你肚子里,可怀着我的孩子,你别乱弄啊!”

萌象嘟着嘴巴,就要翻就要翻,谁让欧友松明明承诺他,又做不到的。

“你想找什么啊,我来我来。”

萌象瞪了欧友松,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白眼。

“我再也不相信你啦,你骗我。哼。”

欧友松愣了愣,萌象怎么把这件事,上升到了欺骗的程度啊?

果然,孕期的女人,就是难伺候。

“我没骗你,我的确是你的猩猩。”

随后,欧友松学着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但萌象一点都不觉得好笑,绷着一张脸。

“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媳妇儿,我只是想要你开心啊,不能不高兴,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萌象听完,呼吸更急促了。

“你不爱我,你就是爱肚子里的孩子,哼。”

萌象正准备用双手交替拍打着肚皮,有些洁癖的欧友松二话没说,直接把整个人,跳到了垃圾桶里。

”你说,你说要找什么啊,老公给你找。“

萌象终于露出了笑颜,指着民政局门口的垃圾箱说。

“是那个。”

欧友松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到底哪个垃圾箱得先问准,才能跳啊。

“哈哈哈。媳妇儿,你确定是这个啊?”

欧友松到了民政局,嬉皮笑脸的说着。

“是的呀。”

欧友松看着里面满满登登,尤其是个大袋子,尽管系严实了,却是软软的,还散发着恶臭,真是很难跳进去。

“不然,我就在外面找啊,也是一样的。”

萌象摇了摇头,又想欺负欧友松了,好像看见他被整蛊,心里就莫名的爽死了。

“你说你爱我,我现在又怀了你的孩子,难道这点委屈都不能受嘛?还说会为我上刀山下火海呢,其实,去垃圾箱都不行。”

那上刀山下火海也没垃圾箱臭啊。

欧友松回头瞅了瞅萌象,又崛起了嘴巴。

媳妇儿最大。跳吧。

欧友松两眼一抹黑,把垃圾桶当作奈何桥底下的水了,表情极其痛苦,身体都要抽搐了,而萌象就像在奈何桥上站着看笑话的孟婆。

而欧友松脚底下,软绵绵的东西,仿佛孟婆给的那碗汤。

这袋子里,正往外滴答滴答流着水,什么东西啊,好恶心,黏糊糊的啊。

“找到了没有呀?”

萌象在垃圾箱外,不停催促着。

“马上,马上就找到了啊。”

欧友松的手,一边往垃圾箱底下找,一边逗着萌象笑。

”媳妇儿,你站远一点的地方啊。别影响孩子,不是,别影响你,瞧瞧你穿的这么貌美如花,到这儿来不合适。我就不一样了啊,我是渣男,渣男跟垃圾桶,绝配啊。”

看到欧友松脑袋探出垃圾桶外面,时不时憋气的样子,萌象总算笑了。

“好啦。出来嘛,流星找不到也没关系,因为你就是我的星星,你可以达成我所有的愿望,我今后就朝着你许愿,可以帮我实现嘛?”

欧友松欣喜若狂,萌象太懂事了啊。

“当然当然。不过,我好想摸到了,那个流星的碎片,是不是这样的?”

欧友松一下子从垃圾箱里站出来,可手里拿着的,却是被吃剩的彩色棒棒糖片。

“你出来嘛,不用找啦,我不想要啦。”

萌象看到欧友松尽力了,而他再次蹲进垃圾桶的衣服,都被掀开了,萌象清楚的看见,欧友松的后背,有流星掉下来砸到他的痕迹。

或许,萌象的妈妈,是在用这种方法,考验这个姑爷吧。

此刻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或许这是妈妈送女儿出嫁的眼泪吧。

“这里头,应该有吧!”

欧友松把大黑色塑料袋打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