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萌象她错拿人类剧本后 > 第187章 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
 
司机给一位中年女人拉开了车门,中年女人从从车子里下来,整个人都石化了。

“警察同志,他怎么了?”

欧友松看见老板娘,更是有苦说不出。

算了!事已至此,爷们点吧!

“老板娘,希望你这几个月,别告诉我媳妇儿,我担心她怀着孩子,接受不了啊。”

老板娘愣了愣,直到欧友松被带上了车,才反应过来。

“警察同志,他是我公司的职员,我对天发誓,他绝对没有保险诈骗,这么多年在公司里兢兢业业,曾经被评为过销售主管。”

欧友松听见老板娘这么讲,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温暖,想不到这个时候,是老板娘出来维护他,虽然他清楚,自己进警察局对公司影响不好,老板娘是出于这点才多问几句,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老板娘,你别管我了。要是想帮我,在我媳妇儿生孩子这段日子,就多陪陪我媳妇儿啊,她就在二楼妇产科,警车直对着的这扇窗户里。”

老板娘更糊涂了,发生这么大的事儿,萌象为何都不现身。

这案子一定有蹊跷。

“欧友松,我帮你找个律师。费用从你工资里面扣。”

老板娘告诉欧友松,律师很快就会去会见他。

可是,欧友松哪里有工资,他只希望留下请律师的钱,给萌象怀孕多加几餐,就好了。

而欧友松,从小到大,总是被冤枉,有的解释清了,有的就被一直误会下去,反正他是烂命一条,再被抓进警察局,也没关系。

只要萌象跟孩子都平平安安,就好了。

这时,身子发冷的萌象,听到窗户外面有动静,警察嗡哇嗡哇啊的叫着,看了看屋内,郦丹不在,应该是出去给她热饭了,她目前仅能吃进去一些流食。

“老爸娘,谢谢你了啊,我欧友松来事做牛做马报答你。”

欧友松大喊了一嗓子,随后,警车缓缓的开动了。

而萌象来到窗台边,看见保险公司的老板娘正在一辆警车的后面,驻足停留,有些奇怪,便把窗户打开一个小缝儿,凛冽的寒风突然冲了进来。

萌象冻得直打哆嗦,在非洲大草原上,萌象一向可以耐热,却不能受冷。

但此刻的冷,正透过她的每一寸汗毛,不停的往她身体里钻去。

“欧友松!你怎么可能是杀人犯?狐兰她不是我保险公司的客户吗?这到底怎么回事?”

萌象的鼻孔,感觉忽然堵塞了,一口气没上来,导致大脑缺氧,紧接着,她的身体靠在了墙壁上,而腹部的宝宝,突然会踢人似的。

“宝宝,爸爸没事呀,他很快就会回来呢。”

萌象说完,肚子里的宝宝,真的不再踢人了,好像等着欧友松回来一般。

警车开走了,萌象看见车窗里,密密麻麻做的都是特警,而且各个拿着枪,欧友松则在窗户上,贴出个大脸,往萌象的房间看着,并且不停的嘱咐老板娘,一定要替他好好照顾他媳妇儿跟孩子。

“疼。好疼呀。”

不知为何,萌象的情绪一激动,腹部马上跟着疼起来,宝宝好像比她还痛苦的样子,在萌象的肚子里,翻着跟头的打滚儿。

萌象痛的,脑门上都是汗。

眼睛看向那辆消失在地平面的警车,身体瞬时裂开了一般。

“女儿!!”

这时,拿着小米粥的郦丹,饭碗“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除了飞溅到地上到处都是的小米以外,还有萌象的血。

她开始大出血了,与此同时,宝宝不再踢她,甚至连心跳都感受不到了。

“医生,求你们一定要把我女儿救活,我会给医院捐款,你们让我捐多少,我就捐多少。”

医护人员窃窃私语着,好多都见过郦丹,那可是本市特别优秀的女企业家,章管淳氏的整个经营命脉,之前给灾区的随便一个捐款,少说都有几十万,而医院的设备,的确应该重新换了。

“我们会尽力的。”

郦丹摇了摇头,对着眼前的医生说道。

“不是尽力,是尽全力。求求你们了。”

郦丹把双手放到胸前,不停的揉搓着。

作为本市一顶一的优秀企业家来说,求人已经是她的极限了,一辈子从未对谁这样过,但为了女儿,她愿意。

“我马上拨款100万,给医院进行危重病人的救治,如果,我女儿没事,那我愿意再出一个亿。”

医护人员都震惊了,一个亿?医院自成立以来到现在,就没见过这么多的住院费。

“希望家属不要影响我们医生的正常工作,治病救人一直都是医生应该做的。”

医护团队没有接受郦丹的好意,这在关上手术门的瞬间,让郦丹心里更忐忑了。

“妈妈,我想要我孩子,让她平安降生。”

萌象在手术门关上的一刹那,使出浑身的力气,跟郦丹对着口型。

随后,手术室灯光亮起。

紧接着,有护士递过来一份知情书,上面明确有两个选项,即是遇到紧急情况,究竟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萌象的意思,非常明白,保孩子。

“郦女士,请签字,快一些,您的选择,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但我们必须告知您,里面的女孩明确表示……”

没等护士说玩,郦丹就在知情承诺书上,签了字。

如果,只能留一个,必须要留萌象,郦丹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女儿。

虽然,对萌象肚子里的孩子,很残忍,但每个母亲,都是自私的。

“我保女儿!我要保女儿呀!!”

萌象感觉他的身体里,好像有个东西正在跟她分里,她的腹部被手术刀抛开,但萌象就是不肯打麻药,她担心麻药对弱小的孩子不好。

毕竟,这个时候把宝宝强行刨腹取出,还不到五个月,萌象真的希望,宝宝能够挺过去。

只是,孩子取出来,就已经没呼吸了。

毫不知情的萌象,满怀希望的等待着女儿苏醒,以为早产的女儿也能像上一次在凉凉的大海里一样,顽强的挺过来。

“医生,我女儿她没事,对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