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萌象她错拿人类剧本后 > 第188章 冲喜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郦丹赶紧冲上了前,医生的回答是,萌象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

郦丹深深的松了口气,可萌象却双眼发呆。

“医生,我女儿她也没事,对不对呀?”

医护人员对视了一眼,尴尬的点了点头。

萌象不再大出血了,而是在病房里,开心的等待着女儿被抱过来。

“妈妈。我女儿呢?”

郦丹重新回到病房的时候,两手空空,眼睛无神的看着地面。

“噢,她现在太小了,还不能被抱过来。就跟小时候一样,早产儿都是很娇弱的。”

萌象眼睛一亮,笑得合不拢嘴。

“妈妈,你看到我女儿了?她真的没事嘛?对啦,她是女孩,对不对呀?”

在此之前,萌象跟欧友松研究的性别,必须是女,然后长得跟欧友松似的,一白遮百丑,眼睛是小内双,长大肯定很好看。

“噢,对,是女孩。”

郦丹魂不守舍的迎合着,而她看到的那具小身体,也的确是女孩,只是,没有呼吸了。

目前,已经被送往太平间了。

“妈妈,即然宝宝不能来,那我可以去看呀。嘻嘻,我可真笨,真是笨呢。”

萌象满眼都是爱,而郦丹却找着各种理由,拦着萌象。

“它正在输氧,等一下吧。”

萌象点了点头,可等了半个小时后,竟然又去洗澡了。

“洗完澡,就能够抱过来给你看了。不然,你先睡吧,等宝宝来了,我叫你。”

郦丹使劲儿挤出一抹微笑,萌象却开心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

“嗯。那我就先睡一会儿。刚才没打麻药,浑身酸痛,手术时就听医生跟护士说,我失血过多,所以,真的有点困了。”

萌象看着郦丹给她弄了好几次粥,都凉了又热,热了又凉,赶忙努力的直立起身子,好歹吃完再睡,反正肚子也饿了。

原来,生孩子这么痛,惨绝人寰的痛,萌象的嘴唇都有些发紫了,被自己给咬的。

郦丹一边喂着萌象吃小米粥,一边转过头去。

“喝完,就能睡个美容觉了。如果宝宝晚上不来,就明天一起过去看她。毕竟今天你跟宝宝都累了。”

萌象差点把饭吃进鼻孔里,“妈妈,我的嘴巴在这儿呀?哈哈哈。”

没心没肺的萌象,笑声刚落,就看到郦丹所坐的被子旁,多了一滴水。

“妈妈,你怎么啦?哭啦?我就是生个孩子罢啦,女的都生孩子,其实也挺平常,动物里也都是母的怀孕。但我真的觉得,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动物,不养儿不知父母心,我懂这句人话的含义啦。”

萌象以为郦丹看她生孩子太辛苦,所以心疼的哭了,一个劲儿的拽着郦丹的胳膊撒娇。

“妈妈,你看呐。我没事呀,嘻嘻嘻。我知道你疼我,谁让我的身子,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呢,哈哈哈。就这么说定了,妈妈你也睡吧,这些天你照顾我也辛苦了。至于宝宝,就明天再看嘛,反正她太小,翅膀没长硬又跑不了嘛。”

郦丹赶紧用一手擦着眼泪,慌忙的转过身来,吹着已经凉了的粥。

”妈妈,你怎么心不在焉的呀?“

郦丹双手摸了摸碗,已经凉了。

”我再去给你热热。“

萌象皱了皱眉头,郦丹无论遇到任何大风大浪,一向眼睛都不眨,才会有今天庞大的淳氏,可现在,她是怎么了?

”妈妈,公司出现了什么问题嘛?“

郦丹顿了顿,摇了摇头,”没有,你只管好好养着。你现在相当于小产,这段时间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心情保持愉悦,将来还能生不少孩子。国家三胎都开放了,你跟欧友松以后……“

萌象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初升母亲的直觉,不太对劲儿的样子。

”妈妈,我跟欧友松说啦。反正我就要这一个,再也不生啦。就把她培养成人,我就知足啦。对了,妈妈,孩子长什么样呢?你可以帮我拍个照片嘛?我想看看,她是不是哪哪都像欧友松,回头他问起来,我好能回答的上来。“

照片?

萌象若是不说,郦丹彻底忘记,应该给孩子留一张遗照了。

”好。你睡吧,我待会儿就过去照,明天就给你看。“

随后,郦丹头也不回的往病房门外走着,哐当一声,门被关上。

萌象能够感觉到门的外面,有女人请声哭泣的声音。

该不会,孩子出什么事啦?

萌象吞咽了几下口水,小米粥的清香,还在嘴边回荡。

不可能!郦丹就是心疼自己罢了。

萌象不停的劝着自己,而肚子咕咕叫着,郦丹说出去给孩子拍照,到现在都没回来。

萌象只能自己出去,找点吃的了。

谁知,医护人员全争前恐后的给她东西吃,萌象感觉被优待了。

难道,只因为她是淳忆蓝?

看样子,整个医院的人,全都知道了。

“郦丹阿姨,你说淳忆蓝现在,就在二楼妇产科,刚动完手术?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慕良接到了郦丹的电话,让他去守着一会儿淳忆蓝,因为郦丹准备给去世的宝宝,去太平间照一张遗照。

“慕哥哥,你说,淳忆蓝也在这家医院?她流产了?”

狄梦的声音里,带着7分同情,3分得意。

“我马上得去看看她。这边就交给你照顾我爸爸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狄梦懂事的帮慕良系好领带,“慕哥哥,我知道你喜欢她。去见她要注意好形象呢,你放心,我们俩只是逢场作戏,我能够摆清自己的位置。伯父说得让我们结婚的事儿,我不会当真的。”

慕良微微叹气,不知如何感谢狄梦,她的办法真有效,找到杀害姑妈狐兰的凶手后,父亲经常问慕良什么时候审判,而批捕之后,才能审判,如今在批捕之前,审判怎么都得等上个一年半载。兴许,欧友松再上诉,重申之类的,案子终结就得5年左右了。

而慕良的父亲,却比之前的精神状态好许多,一定要等到欧友松被审判的时候。

“狄梦,你不是说,我们结婚是给我父亲冲喜?如果你愿意嫁给我,那么,我也愿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