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余望凌叔 > 第三百七十三章 登位前夕
 
  “姑母今年的出游,是否要先行停下,等本王的登位大典过去后,再行外出?”

  厉王问的直接,而他言语之后的含义却耐人寻味。

  登位之时正是春季,也正是原平公主出游的时候。

  若是她此时出行,就有了借口可以出宫,可以勾结武将,集结重兵,便有了能力来反他。

  若有一个时机,会是为乱的好时机,那就一定是登位之时。

  那时众臣都会来到兴都恭贺新王,那些武将也会带着军队驻扎在兴都。

  那么多人在都中,便会是一大不稳定的因素。

  此时原平公主发难,结果会如何,便难以预料了。

  登位能顺利进行,厉王便能坐稳王位,不顺利,究竟会是谁成为一国之主就是未知数。

  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厉王自然不能将原平公主放出宫去。

  还是年的喜庆,却说着这般的话语,着实让时望心中难受。

  她微点了点头,就算同意了。

  厉王笑着,可心中的结却还是难以解开。

  年宴过后,原平公主率先早早离开了。

  厉王对着众臣说了好些话,一起畅想着往后政通人和的日子,发出那些得意徜徉的笑。

  祁平只灌着水酒,一杯又一杯,丝毫不参与进他们的话题中。

  等厉王宣布散席后,便先行离开,连告退之语也没说过。

  通往宫外的路还很远,祁平疾步往外,却还是觉得太慢了。

  他越发觉出宫中的形势不是像他想的那般简单了。

  原平公主一言不发,宴席之上的气氛也十分怪异。

  这般思索着,都没有察觉到背后紧跟着他的脚步。

  当他发现了回头后,却是吃了一惊。

  祁平跟着侍女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里。

  在这里,终于近身见到了席上沉默寡言的原平公主。

  祁平还未来得及高兴,便被时望的第一句话跌倒了谷底。

  “这次是本宫与祁将军的最后一次见面。等本宫说完了这些话,你要记在心里,不能告诉别人。之后你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只能靠你自己了。”

  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

  祁平不敢相信这是时望说出来的话。

  可他来不及惊讶,时望源源不断的话语,却让他一阵接着一阵地颠覆了原有的想法。

  他们两人就立在寒冷的冬风中,说了一个时辰的话。

  祁平只是蛮横地记下了时望的话语,还未完全吸收,便又听时望问了一句。

  “卢公子近来可好?”

  “哦,卢公子他,他近来还是在为官,只是从未升官,因而并未在朝上出现。不过公主可以放心,卢公子过的不错,不用担心。”

  “让他回边茜。”

  祁平更惊,卢公子自从到了子袭之后,就只有一次回过自己的族国,就算只是任一介小官,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原平公主,仍是心甘情愿呆在子袭。

  可突然之间,时望又让他回国,这其中的缘由,着实让人费解。

  时望没有回答祁平提出的种种疑问,只说了一句“往后有缘相见”便不再过多言语了。

  祁平带着满腹的疑问回了自己府中,虽不解其意,仍是按照她的吩咐联络起了众臣,与各人打好交代,在众臣间树立起了自己的威信。

  年尾的喜悦还未散去,年初的春便又是生机满满。

  久旱的地区迎接春雨,茁壮作物成长。大河改道圆满竣工,造福两岸百姓。天之真王即将登位,子袭一切都百兴待发。

  琪后的身孕越发显怀了,厉王正逢双重喜事,自然春风得意。

  大典之事厉王也是亲自操办着,一分一毫都没有让别人动手。

  宫中到处都清扫着,张罗着,所有人忙着为新王的登位尽一分力。

  而在这一众的忙碌之中,却还有人什么事都没做,甚至被疑于往常的监禁着。

  原平公主宫中的侍人什么活都没被分配到,甚至连进出都被人把守着,没有陛下的准许,侍人甚至不能走出一步。

  因而,公主殿中的人与旁人相比,气氛差了一大截。

  “公主,为何我们不用去帮忙?听闻王后宫中的侍人,一个个都忙得没时间落脚呢?”

  时望早已知晓宫中盛传的流言,只是不能打破她们的幻想,更不能戳破她和厉王关系的破灭。

  时望不说,侍人也不再问,只是仍旧处理着宫中的杂务,不闻其他事情。

  琪后的肚子显怀了,也觉得自己脾气大了许多。

  她每日去找厉王,都是为的同一件事。

  “孩子越发长大了,名字的事情还没定下。陛下什么时候准我去跟原平公主商量一下,也好给孩子取个合适的名字?”

  一听见这个名字,厉王便有些恼火:“现在是准备大典的关键时期,在猜不准原平公主用意之前,轻举妄动便会被她抓住破绽。你执意要去,若是出了事,可就没人能救你了。”

  听他这么说,琪后自然明白他不愿。

  一下子,情绪涌了上来,琪后就当着厉王的面哭了起来。

  “你看你这像什么样子!不就是孩子的名字吗?本王让太学院的老师一同来商量,总能选到合适的!”

  “我为的难道就是区区一个孩子的名字吗?陛下,公主可是你的姑母,你可千万不能对她下什么杀手。她为了子袭,为了陛下的江山,付出十数年的心血,如果不是她,陛下又何来今日的荣耀!”

  “啪”。

  厉王将手里的东西都摔到了地下:“本王是欠她了,可是不代表她能对本王的位子没有想法。你若是再帮她说话,可就将你算在她那边了!”

  琪后咬咬牙:“我对公主是怎样的人心知肚明。当初确实是我污蔑了公主,陛下亦是心知肚明。若是陛下一定要用这去猜忌公主,就不要怪我对陛下不能臣服了。就算是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也不会对他的父亲服气。”

  厉王一梗,着实没想到会拿出孩子来威胁他。

  看着琪后沁满了泪水,却狰狞的脸孔和不甘的眼神,气愤和难忍就升腾起来了。

  琪后捂着自己的肚子,像是要拼命的样子。

  “罢了,就是取个名字而已,你去就去吧。记得让人跟着。”

  虽是不耐烦的语气,好歹也算答应了。

  琪后马上起身,擦干了泪花,就往外面跑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