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余望凌叔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火卷幕落
 
  “公主,公主!”侍人急急忙忙跑进来,像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琪后娘娘来了,说是想找公主讨论腹中孩子的名字。是得了陛下的准许来的。”

  “让她回去吧。”

  侍人的笑就这么凝固在了脸上:“那……那可是琪后娘娘,况且还是得了陛下许可的。就要这样将她拒之门外吗?”

  “对,让她回去。若真是想要商议孩子的名字,就告诉她,叫圆儿便可。团团圆圆,平平安安,不就是王族中人所期盼却又达不到的吗。”

  “还有吗?还有什么要跟娘娘说的吗?”

  时望摇头。

  侍女撇撇嘴,还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然后马上跑开了。

  “已经跟娘娘说过了。她点着头,失魂落魄就离开了。这下公主应该高兴了吧。”

  等侍人回来的时候,时望能够看到她脸上的不满,连收拾东西的动作都大了许多。

  “你若是心里有气,就说出来吧。”

  侍人手中的活没有落下,但她的语气确实是有些不敬:“难怪别人都说,公主是个没心眼的。眼下公主已经在陛下面前失了势,琪后才是红人。既然她都来了,何不就趁这个机会,再去陛下面前挣些颜面回来。难不成,就这么在宫中蹉跎下去。我们是奴才,是没用,可公主是天人,是做大事情的人,怎么能就这么虚度一生呢!”

  侍人说的字字在理,句句都是为时望考虑的。

  可在时望看来,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你最近话说的好像有些多了,可是不把本宫这个公主放在眼里了?”时望神色平淡,喝茶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

  侍人听了,忙跪在了她面前,连连赔罪:“公主,奴知错了,奴不该这么说话的。”

  “你是觉得本宫太好说话,才这么屡次三番地触犯吗?”

  “我,我……”侍人已经看出了时望是真的生气,因而不敢再妄言,可她也不敢再求情了。

  若是再这么求情,怕是会真的被怪罪。

  “好了。既然你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又觉得公主殿容不下你,便去其他宫中再谋生路吧。想去哪都行,还有你手下的红儿、绿儿,要是你都想带走,就一起跟着走吧。”

  “不,公主,我不想离开的!我刚才的话说错了,没过脑子,就大慈大悲饶了我吧。我不会离开公主的!”

  侍人一边抱着她的腿,一边大声哭着,涕泗横流。

  可时望的神情就像心死了一般镇定,丝毫不顾她的恳求,仍是让人将她带出了房子,带出了宫殿。

  自此之后,时望宫中的人一个个被人以各种理由带出了宫中,到了不同的地方安下。

  原本清冷但还算有人气的公主殿,渐渐地真的只剩下公主一个人了。

  可是厉王还是派人将这些被带出公主殿中的侍人都察看了起来,派人随身跟着监视,一旦发现有什么勾结的情况,便立即来报。

  他还是不相信时望,更不相信她身边的人,即使是小小的侍人,也要再三盯着,在大典之前,一定不能出现纰漏。

  在这般严谨的看守中,终于快到了登位的时间。

  就在前一日,厉王派了数千的兵马在宫中巡逻,且每个大臣都有人跟随,根本没有可能与别人接触的机会,就算只是交头接耳,也会被人立马阻止。

  这一堂原本应该热闹繁华的大典,却搞得风声鹤唳,无人敢做些张扬的动作。

  就在众人准备事情到深夜,甚至准备通宵的时候,却发觉宫中某处火光朝天,燃起大火。

  而这处,正是只有一人居住的公主殿。

  正因为宫中无人,旁殿的侍人都去了准备大典,因而无人发现何时火起,只等到火势蔓延,无人能救的时候,才被人发现。

  这一场火打乱了所有的准备,就连厉王都不得不前来亲自搭救,撕心裂肺地喊着“救火”!

  琪后怀着身孕,奋不顾身要往火中奔去,却被人拦下。

  遭受轻视和无视,她并不心酸,因为亲人还活着,总有和好的一日。

  可等到这人没了,所有希望都成了泡影,这才觉得无力挽回的无奈。

  这场火动用了宫中所有能用到的人力,到了第二日中午,才将将扑灭。

  可此时,整座宫殿都被烧毁了,根本没留下一间完整的房间。

  “陛下,整座宫殿都被泼上了一层油,因而火势蔓延极快,且不易扑救。若是公主真的在宫中,怕是……尸骨无存了……”

  琪后闻言,登时晕了过去。

  而厉王,则闭上了眼睛,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原对她忌惮十分,连侍人都不能放过,生怕她对登位大典产生异想,没想到却以这种方式彻底断了他的疑虑。

  还未来得及整理宫殿,厉王便略微整理了一下,继续登位大典了。

  宫中的火势已经让前殿的大臣都看到了黑烟,但是碍于命令,一步都动不得,更不能交头接耳,就这么站着,什么事都做不了。

  当厉王整好衣冠,姗姗来迟的时候,众臣都能发觉到他的些许落魄和尴尬,可又不能说出口。

  一场带着微妙气氛的登位大典便这样进行着,井然有序,毫无枝节旁生。

  当礼毕之后,众臣散去,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本该前来见证的原平公主。

  第二日,厉王才正式宣布,原平公主自焚宫殿,不见尸骨。

  这个消息更是惊动了满殿的群臣。

  可既然是陛下的消息,想必原平公主是真的香消玉殒了。

  究竟是不是自焚而亡,则各人有各样的心思了。

  祁平是最不敢相信这个消息的,可厉王在上,公主已陨,他又能做什么事。

  想起那夜公主对他吩咐的一席话,更觉蹊跷,思来想去,仍是不解。

  自此之后,厉王正式为证,原平公主就好像是一页翻过的篇章,再也无人提起。

  偶尔听宫中有些侍人说起,都是擦着眼泪悼念,却说不清当初的细节。

  厉王登位,励精图治,为子袭的江山政治打下坚实的基础,为百族的和睦贡献力量。

  子袭立于百族之首百十年,皆是源于厉王的功劳。

  只有一点,便是让群臣觉着带些狠戾之色,心生寒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