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赴星海观月 > 第14章 隐瞒
 
  找一个人顶替月笙,那么这个人就必须要被月隐收买,还必须要是在穆家的人,这样,有些难办。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需要你去一趟穆家,才能帮月隐这个忙。”

  “好。”

  毕竟,是帮月笙的。

  第二天早上,月笙醒来了,她直隐约觉着头疼,身体动弹不得,浑身无力,便叫醒了一旁的叶无邪。

  “月笙,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叶无邪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月笙回想着在她晕倒时,叶寒就在自己的床边叫唤着她,她就急了:“无邪,你有看见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来过吗?”

  “嗯?”叶无邪歪头,疑惑的看着月笙,“你在说什么呀?”她自然不知道月笙找的那个女孩就是她自己。

  因此叶无邪也没有多想,便连忙出去找护士,接着打了个电话给穆染。

  不对呀,叶寒明明来过的,她一定来过的,我听见她的声音了,为什么叶无邪会说不知道?

  月笙想着想着,突然想起自己昏迷时,叶寒对自己说的话。

  “可是,你不是月隐特殊培训的杀手吗?怎么不在月隐待着?而还会受了那么重的伤,躺在这住院?月笙,你知道吗,那个从小躲在你后面的那个胆小的女孩子长大了,她现在来照顾你了,果然,缘分都是命中注定的,我们既然又相遇了,就不要再离开了。”

  又相遇了?照顾我?

  想到这,月笙的心里一颤,叶无邪,你……

  很快,叶无邪便带着护士走了进来。

  护士仔细打量了一下月笙,而月笙只是用一种很严肃眼神看着一旁的叶无邪,而叶无邪却没有注意到月笙的眼神。没多会儿,护士检查完后,说了句“暂时没事了”就离开了。

  “呼,”叶无邪放心地叹了一口气,“月笙,你可算是没事了,我在这里陪了你三天呢,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哦。”

  果然,一直照顾我的是你呢。

  “叶寒。”

  月笙还是一脸严肃地看着叶无邪,本该有的激动和惊喜却没有在她脸上出现,而是被她硬生生憋在了心里。

  这两个字脱口而出后,叶无邪整个人也就僵了,她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差,然后仔细看着月笙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样子,而是严肃严肃再严肃。

  怎么可能?她怎么就知道了呢?

  叶无邪本来还想着瞒着,不告诉月笙这件事,可是现在……

  “啊……呵呵,月笙,你没事吧?你刚才叫我什么?”叶无邪说完还尴尬的冷笑几声。

  “无邪,”月笙还是那个表情,“你最好坦然,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叶寒!”

  叶无邪心里紧张的要死,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心里的紧张变得抽搐起来,她立刻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也跟着严肃地说:“不是啊,我就是叶无邪,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你为什么想着瞒着我!你明明就是叶寒!你离开了13年,一声招呼都没打就走了,你什么意思呀?现在回来了,还改名说你不叫叶寒!你把我对你的感情当成什么了?!”

  “月笙,你别动怒,你才刚醒。”叶无邪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很怕月笙现在恶劣的心情会影响到她的恢复。

  这个糟糕的氛围,便被此时赶来的穆染打破了。

  “发生了什么事?”穆染来得很是及时。

  叶无邪愧疚地低下头,然后轻声说了句:“我先出去了。”接着便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

  谁知江夜正在门口,叶无邪一个不小心撞上了他的胸膛。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叶无邪不敢抬头,而是一直低着头,再一次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小跑着离开了。

  江夜有些茫然地看着远去的叶无邪,总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熟悉,然后皱着眉看着穆染。

  “什么情况?”江夜笑道。

  穆染耸肩摇了摇头,然后转头看着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脸色极差的月笙,问道:“你们怎么了?吵架了?”

  月笙一向都是硬脾气,生气的时候是谁都不会理的,于是她把头扭到一边,看也不看穆染,也没有回答他,而是静静地看着窗外,什么也没有说。

  穆染轻轻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搬了个椅子坐下。江夜也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一直靠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门外。

  奔到了医院大门外的叶无邪突然想起来自己这几天一直都在照顾月笙,原本要拿的冰袋忘记了拿,于是又小跑着回去拿了个冰袋,这才回了自己的饰品店。

  她把店门关上,然后拉上门帘和窗帘,接着走到店铺的里屋,打开了一道暗门。

  开门的一瞬间,“唰”的一声,寒气猛然冒了出来,放肆地冲向叶无邪的脸颊,她立刻打了的大喷嚏,接着套上外套走了进去。

  里面很暗,上顶的一盏灯已经被冰冻住,完全损坏,也根本打不开,所以叶无邪摸索着才找到了桌子。她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看着桌上的冰块,什么也没有说。

  这是一个手掌大的冰块,里面冰封着一只蜥蜴,桌上除了这个东西,没有别的了。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蜥蜴,它在三个月前吃了月隐精心栽培的梦露草,所以被月隐列入了实验品名单。

  梦露草是月隐自己研制出的一株药草,有很巨大的致命毒素,很明显,月隐研制这个东西一定不是干好事。这只蜥蜴很不幸地吃了梦露草,但是没有立刻死亡,因为月隐还在深入研究,要研究出那种一吃就立刻死亡的药草。梦露草还在改造,这只蜥蜴便将它吃掉了,接着离开了月隐。后来这只蜥蜴就误打误撞地被叶无邪带走了,可是一到店内,蜥蜴便死去了,为了保留梦露草的毒素,叶无邪便拿冰块将蜥蜴冻住,为确保它体内还保留着梦露草的毒素浸染过的血液。

  叶无邪心里深深的知道,她做的这么些事都是在与月隐为敌,她恨自己的父亲,为了月隐不惜牺牲母亲的生命,为了月隐将自己作为联婚的道具,就是为了坐上首领之位。这么些事情,她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梦露草的精血在我的手上,月隐不会得逞的,”黑暗的冰库内,只有手电筒发出的微微的光,把叶无邪的脸照的惨白,显得毫无生气,“爸,等我将梦露草的精血销毁,我们就断绝父女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