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绮窗幽梦 > 醉陶 第拾章 胭脂點雪
 
  流光易逝,轉眼已至深秋。

  這天一大早,黃英要去寺里上香,阿離和惜然同往,帶了幾個小廝與丫鬟一起。年代久遠的古寺矗立在永清街的另一頭,松柏林林,安謐閑靜。離馬府還有些距離,陶公子騎着馬,黃英與阿離坐在前面的轎子裡,後面還有頂略小的,抬着大丫鬟秋華和兩個小丫頭,一行人慢悠悠地在街頭走着。

  永清街雖不似鄰近的永安街繁華,街旁也是有不少商鋪林立,行人穿梭,阿離時不時偷偷掀起轎簾的一角朝外張望着,好不興奮。

  “....惜然兄长,你看,看那是什么好吃的.....“嘻笑顏開地,“....一層層的煎餅嗎...”

  “....那是螺絲轉....”

  “....還有旁邊那個圓圓的好像蒸糕的....”

  “...白奶酪...”

  “....哎呀,那个白瑩瑩的呢...”

  “....那是雲豆卷啊....”

  “....真想嚐嚐啊...”,眼神祈盼地望着陶公子,“....阿離手藝這麼好,可以自己做啊....”

  “....你這人,我都沒吃過怎麼做.....”哼一聲放下簾子。

  黃英在一旁看得好笑,朝着外面的陶公子開了口,“...你再別逗她...”拉起阿離的手,“.....這雲豆卷要永安街一家老字號做的才好,讓惜然這就去給你買來,他馬快,不愁趕不上咱們。”

  阿離可開心了,扭過頭,沖着轎外吐吐舌頭,調皮地做了個鬼臉。陶惜用折扇溫柔地敲了敲少女的額頭,輕笑着,轉馬去了永安街。

  雖然時候尚早,永安街也是繁華喧鬧,車水馬龍,川流不息。陶公子買好雲豆卷,提着小包正騎馬往回走着,路過滴翠閣。

  這是間雅舍,平時那些簪纓貴族,詩書禮儀大家的公子或是稍有名氣的才子們願意在此品茶,賞花,以文會友。

  但今天的人尤其不比往日,非常得多,還有不少民眾圍在外面,陣陣喧嘩。陶公子騎在馬上,視野開闊,一眼便看見了門口燙金的紙上寫着告示,菊花詩宴:

  敝人不才,於數日前偶得菊花名種:胭脂點雪。今開此宴,愿將此花贈於天下才子。

  -----原來是胭脂點雪----惜然心裡念到。猶豫了一下,跳下馬,走了進去。

  滴翠閣外間已經站滿了人,裡面是一處開闊的露天庭院,擺着不少六角園桌,最正中靠前方是張八角大桌,上面放着漆黑金邊的圓盒,裡面應是花種。旁邊還有一個菱形高挑的花簽筒,都是上好的木材。甜軟的糕點,清咧的新茶,院子裡種有各色植被,因是秋季,屬菊花開得最美,香氣淡雅,迷人心脾。

  既是“菊花詩宴“,自然要比的是詩才,人人手中持有花簽,擲花簽于簽筒內,便可作詩。那花簽筒早已是滿了一半。眾人竊竊私語着,時不時有低聲喧囂,大意也是說獻詩者已經不少,其中不乏有名的才子,世家子弟,那開宴者也不過禮貌地評論幾句,並不十分滿意。

  八角桌旁,坐着個約莫五十開外的老人家,精神懼碩,衣着講究,雖嘴角上扬,但實則表情肅穆,很有些威嚴,應是這菊花宴的主家。

  “....噹噹...”一聲,花簽落于簽筒。突然間,最靠里桌的白衣公子站了起來,怯生生地,“....在下不才,剛有了一首,還望各位雅正....”

  傍晚黃昏獨自開,疏横斜影照水來,

  不似桃李爭春度,猶抱冰心守清寒。

  他說得很慢,一字一頓,等着看官們的回應。大家有的點頭,有的搖頭,再看那位老人,淡淡笑笑,低眉垂眸,單手仍放在桌上,隨意敲着並沒有回應。那位公子便緊張了起來,額頭眉心竟冒出了汗。

  惜然在一旁看得想笑,嘴角一勾,輕聲道:

  繁華落盡獨自開,拟雪為顏玉做魂,

  塵心未滅逐芳影,桃花源處靈鏡台。

  他的詩音才剛落,前方的主家便激动地從位子上站起來,眉開眼笑,“.....好,好啊...”拍着手道,“.....真真寫道老夫心裡.....”人們也都循聲而望,但见陶公子站在最外面,嫖色外衣玉色花纹,丰神俊美,天上人物。众人便完全忽略了英俊公子左手提的那包不合时宜的芸豆卷。

  大家自觉让开,好让老人家快步向前,但见他双手一拱,惜然也赶紧还礼。

  “...公子,還請上座...”

  其實陶公子有點為難,他看看手中已經半凉的雲豆卷,可又盛情難卻。勉強坐了一會兒,聊了聊菊花,品品茶,又告知了家門。那老人心下一惊[早聽說永清街馬員外愛菊成癡,家中有位公子更是善於培育菊花,卻不知竟是這樣的标致人物]對他甚為喜愛,不只將胭脂點雪的花種贈予惜然,還準備了金銀珠寶。陶公子笑笑,只收了花種,拒不要金銀,那長者便更為欣賞他的為人。

  惜然拿到花種,反倒不急着離去,而是漫步走到那位白衣公子前,道,“方才見公子神情,想必非常喜愛這胭脂點雪,培育菊花,最重要的便是這愛菊之心。”說罷把花種留下,揚長而去,那位公子實在又驚又喜。

  ----沒想到,竟耽誤到這會兒了,可真是遲了----陶公子匆匆忙忙地上马---阿離那小丫頭,又該鬧了----寵溺地笑笑,直飛奔回永清街。

  秋天夜长,小炉燃香,明月才刚悬上天边,大家就都在自个儿屋里待着,不愿意走动,只留下上夜之人。马夫人却心中有事,先独自去了南院,没有寻到陶公子。见季雪已经休息,想着等夜深了,惜然回来,还要她伺候,便不想惊动。

  看看天色并不算太晚,提了盏灯,来到“春潮带雨“。果然見陶公子一個人依在亭子裡,只穿件花青色的单衣,悠然自得地喝着酒,黃英搖搖頭,走進將外掛披在他身上,“...這樣冷的天,在這裡作病啊?...”順勢也坐在一旁,“....怎麼不讓季雪跟着你...”

  “...姐姐也說天寒,不要凍着她...”陶公子笑笑,單手托着腦袋靠在欄杆上,另一隻手握着釉里紅瓷酒杯,“...姐姐找我有事吗?...”

  “.....找你啊,自然是好事...”突然特別開心地,嘻笑顏開,“....弟弟今日可去過滴翠閣,菊花詩宴拔了头魁....”

  “.....哦,是有這麼回事....”

  “.....那詩宴可不是一般人家辦的,主家是宰相府里親信,聽說弟弟沒收那萬兩黃金.....”

  惜然搖搖頭,“......你知我只是為了胭脂點雪.....”

  “......姐姐自然是瞭解你的,我弟弟啊,根本不屑于這些身外之物...”打趣地看着他,戲謔道,“...只是不愛这金銀俗物,可愛不愛美艷佳人啊......”

  陶公子笑而不语。

  “......今天宰相府的人來尋我,轉彎抹角地問你的生辰八字,有沒有定親,據說府里只有一位千金,也是絕色的人物。”語氣慢慢認真了些,“....弟弟,真不想娶親...”

  風撫過湖面,吹皺一池秋水,惜然饮下口酒,閉著眼用手指揉了揉眉心,缓缓道,“......準備娶的....”

  “.....啊?!...”黃英倒吃了一驚,想着先前媒人踏破了门,他連看都不看,怎麼這會兒換了性情,忙好奇地问,“....是滿意這位宰相的千金嗎,還是,還是阿離...”

  聽到阿離的名字,陶公子睜開了眼,雙眸被月色親吻,有瞬間光華淹沒,幽幽道,“.....阿離,她會走吧,回金陵....”

  “.....那要看你願不願意她回去....”

  “....姐姐,我想娶的人,是季雪...”嘴角一勾,笑了起來。

  黃英詫異非常,萬萬沒想到是季雪,“.....弟弟你可不要跟姐姐說笑...”

  “.....字字真心.....”

  “....那,你可與她提過?....她可願意?....”

  “.....這....”陶公子愣了愣,似乎是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似的,滿臉尷尬,突然嬉皮笑臉,“...這我倒忘了,還請姐姐操心啊...”

  马夫人望着他莫名其妙的表情,啞然失笑,末了嘆嘆氣,直說罷了罷了,長者為母,原也是該替他操辦的。

  “....只是.....惜然!....“柔聲喚他的名字,“.....凡世紛擾,弟弟你既不追名逐利,也不愛戀紅塵。可知人世間,哪一關,最難過?.....”

  惜然晃晃手中的新釀的綠酒,淡淡地說,“....姐姐是說.....情關....”輕蔑地笑笑,“...難過嗎...”缓缓起身,凝视着水面。

  虽是秋日,荷花不似夏天繁盛,却也未全败,荷叶半枯半荣,露水融成,在清冷的月光里晶莹欲滴,有风飄过,便落了下来,坠入湖中,在茭光灯影里,激起秋水荡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