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绮窗幽梦 > 醉陶 終章 仙家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转露为霜。

  深秋已至,自然是马家最美的时光。各色菊花临霜绽放,孤傲冷艳,绚烂妖娆。惜然对季雪倍加疼爱,黄英看在眼里,喜忧参半。

  晚膳后,陶夫人身子重,早早回到南院休息。黄英則在奶娘处哄着小少爺,馬員外悠闲自得地跺著歩來到小花廳,點著盞海棠燈,讀書赏菊。

  突然間隔着花影,看見惜然與一位年輕的公子提著琉璃燈往“春潮帶雨”走,他也不知是谁,想跟著又覺得失禮。尋思著過一會兒要去看看。

  那兩人慢悠悠地到了“春潮帶雨”。亭子裡早已擺好了酒宴,瓷白梅瓶立在正中,旁邊是汝窰青蓮花注碗裏溫著酒,杯子也是青而泛粉的品色,在月色朦朧下,奕奕生輝。惜然笑嘻嘻將燈放在梨花木的方桌上,“...曾兄,請坐....”

  “....贤弟,看来是早知愚兄会来啊...”边说边用顾盼生辉的双眸观赏着水亭,“....你可真會選妙处,這裡聽雨聲,賞秋荷,靜謐風雅,真是佔盡風流...”

  惜然斟着酒,并不搭话,仍淡淡笑着。

  曾公子转了一圈才落座,看样子很是喜欢“春潮带雨”。满意地点着头,拿起酒杯,“....嗯?....”又品了一口,发觉这酒看着紅潤晶瑩,应是红曲酒,可是滋味又更加醇香,不是普通杯中物可比。

  “....這酒是在下為曾兄所釀......”

  “...哦...”男子惊奇道,“愿闻其详....”

  惜然依舊笑容滿面,“...小弟不過是加了些藥草,繁縷,木槿,紫菀,秋蓮而已。”那曾公子又連連小酌了幾杯,也不讓酒,一會兒便有了醉意,似不能再飲。

  菡萏香消翠叶殘,西風愁起碧波間。银月星河,琉璃燈閃閃爍爍,映著兩位公子的容顏,不似人間。

  一边的花廳里,约莫过了有半個時辰,马老爷看着月光拂过了花影,知天色已經不早。怕那位翩翩公子不会久留,又著實想见见他,便提著海棠花燈,大踏步朝“春潮帶雨”走去。

  远远望见曲折蜿蜒的水榭,亭子里的琉璃燈忽明忽暗,赶紧加快了脚步。哪知走到亭中,却发现空无一人,只看到几乎未动过的美味佳餚,还有空了的酒瓶。

  月色映着残荷枯叶,有秋雨飘过,顿时身上无尽寒意。马员外心里疑惑,想着在花廳并未看到两人出府,如何竟不见了。他也不想久留,便一手拎着海棠花燈,一手提着那琉璃燈,在绵绵不绝的細雨中往回急走。

  回到自己屋内,大丫鬟秋英见老爷手里提著兩盞燈被雨水淋湿,忙過來幫忙。馬員外揮揮手,示意她退下。黃英笑容滿面地從後面走了過來,打趣道,“....老爺可是怕摔了,一盞燈還不夠用?...“

  “哪里都是我的灯.....”脱着外衣,“...那琉璃灯是惜然的,他在'春潮带雨'宴客,临走了,也不把灯拿上...”抖抖衣服,晾在黃花木的架子上,興奮地說,“不过今天那客人呀,清俊儒雅,下次必要一见。夫人!...”正想說若再有這樣的來賓,請馬夫人讓內弟千萬知會於他。黄英早已是快步出了屋子,驚慌失措地往南院跑去。

  剛踏入院門,急匆匆地越過長廊,突然望到一株從未見過的高大豔美菊花,佇立于花圃中央,在綿綿細雨下隨風舞動。黃英大叫了一聲,暈了過去。

  银河迢迢,清月依旧,十二年后,仍是这幽静的南院花汀。

  馬夫人已经回屋,只剩季夫人仍在花圃前的石桌旁坐着,千愁万绪,思緒翻湧。想起多年前第一次在花屏後望見他,清幽淡然,也知公子不似凡間之人。只是那日聽馬夫人娓娓道來,方才知曉了一切。

  [黃英與惜然均非凡人,是為菊花精,祖籍金陵。惜然在兒時,曾在九華山下,偶遇玉虛觀清遠師尊。師尊見他聰慧淡然,甚為喜愛,知其有仙根,收為弟子。日後,為惜然開掛,得知他成人後必歷次天劫,恐毀及仙根,非鳳凰之心不得解。然鳳族本就天下稀有,又常隱匿于山林,師尊便未將此事告知他人。

  楓葉鎮,花燈節時,惜然與阿離在丹鳳山偶然相遇。阿離又追隨來到了玉虛觀。當清遠道長在“藏经閣”外看到阿離,一眼就識出她就是金鳳凰中凰之所化,便知因緣已起。遂將天劫之事告于姐弟二人。惜然自是不肯傷及阿離,適逢黃英與京都的馬子才有前緣未了,便不辭而別,與姐姐到了順天府。

  未曾想幾年後,阿離竟尋到馬府。惜然與季雪大婚,阿離回到金陵。后惜然應劫,阿離在丹鳳山發現深秋菊殘,便知惜然出了事,趕至玉虛觀。得知事情原委,交出鳳凰之心。并請清遠師尊點忘字入心,將惜然此番記憶抹去。陶公子恢復後,重回順天府,已記不清阿離之事。

  一年後,曾生來訪,即為阿離之兄,鳳凰里鳳之所化,單名一個火字。兄妹兩個名字,火離,實為鳳凰的別稱。

  曾生欲取回阿離之心,發現陶惜對此事並無記憶,顧及妹妹心意,未忍下手。陶公子心生疑惑,找到黃英,終水落石出。惜然佯裝以草藥入酒,實為斷魂酒,自斷仙緣,回歸本體,將心歸還。馬老爺,季雪才知姐弟倆身份。]

  大夢初醒,无语凝噎。

  时光荏苒,又过去了两三年,月朵小姐已到及笄之年。长发挽髻,身姿曼妙,出落得越发楚楚动人,門外提亲之人络绎不绝。

  马员外,黄英与季雪仔细斟酌,反复思量,终于选定同是在永清街的顾老爷家,那家祖上曾官至大学士,府们兴旺。顾公子排行最小,却是学识样貌都最为出色,有口皆碑。难得的是他家也养育菊花,尤以名种“胭脂点雪”享誉京都。

  待到出嫁那天,又是金秋,黄英的那位小公子也从金陵赶回来。这位少爺从小异常聪颖,尤善文墨,陶夫人远亲里曾有人做过翰林,只说要好好栽培自家的獨子,几年前便让马公子在金陵读书。常言道,外甥常与舅舅像,马公子果然是一幅惜然的模样,俊美无双。

  火红的轿子,锣鼓喧天,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接着月朵小姐来到了顾府。拜了天地,恐是这红稠太厚重了些,陶小姐试了几次,也没看清楚自己未来夫君的容貌。礼毕,新郎自然是要留下宴客,新娘只能独自在房間等待。

  花影与月色悄悄爬上了繡花窗,她忿忿不平地坐在喜床边,饥肠辘辘,唉声叹气。心想既同为新婚夫婦,为何他可以在外大块朵頤,自己却要冷清煎熬。也不管有什么忌讳,把红稠一把拽下来,先把梨花木桌上的糕点與好茶尝了再说。

  隔了好一会儿,似有脚步声由远至近,忙又遮了红紗回去坐好。临了,还不忘恶作剧地把窗前的一张小凳子放到门后,心下道,你若是不走运,就拌一跤给本小姐赔罪。

  那人推开门,果然不负众望地踩到障碍物。身子晃了晃,“哎呦”叫了一声,月朵一愣,这声音缘何如此熟悉。少女悄悄地掀开红盖头角边,盈盈水色的雙眸,朝前望了望,

  ----啊!竟是那日的公子!---

  三年前,永清街,浴佛節。

  婚宴本就設在黃昏時,開篇一番喜悅喧鬧,末尾更顯靜謐落寞。夜色上了樹梢,季夫人還是習慣性地在花圃旁。想着女兒出嫁,自然是百感交集,可又覺得這等人家的公子,必不会有差池,心中便多了些許安慰。

  瞧著那株菊花,忽地嬌媚地笑了笑,回屋裡端出一套冰裂紋的酒器,上好的般若,緩緩洒入花株下。那花似能飲酒般,瓣瓣舒展,色彩彷彿更為豔麗,香氣也沁漫了酒氣,清甜醉人。

  “...晚來天與雪,能飲一杯無....”季雪抬眼望望清爽的天空,銀月姣姣,“...這個季節,自是不會有雪了。只是寒冬每年都如期而至,想來等待又有何難。”瞬間淚光點點,“....可公子,仍就是如此清冷的性情。這天下,果真沒有你絲毫牽掛嗎!...”

  此時,已經是到了一更天。

  在馬宅正門,幾個僕人正在檢查門戶,準備安睡。

  “噔,噔..”,輕輕的敲門聲起,這樣深的夜,大家心裡不由得詫異。悄悄打開大門,一位極美的女子映入眼帘,美人祭長裙,黑髮挽成飛雲進香髻,左側還別着一枚象牙白玉簪。

  女子開口,如翠玉輕擊,“.....煩請各位通報,小女子是來拜謁季夫人,尋一樣東西...”

  僕人見到,不敢輕慢,忙問貴姓。

  那女子淺淺一笑,更是千嬌百媚,

  “..免贵,单名離字....”

  [十五年後,月朵出嫁。阿離恢復如初,再度來到順天府,欲取回惜然仙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