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天崩开局[快穿] > 第55章 半身(二九)
 
这应该算是计良第一次, 无比清晰的感觉到,那可笑的命运作用在自己身上,浩瀚磅礴的无形之力铺天盖地般朝他涌来,他便如一舟水中浮萍, 完全无法抵抗。

然而, 计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痛楚, 甚至嘴角翘起,是愉悦的弧线。

果然是逼急了吗。

计良毫不意外, 或者该说是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中,在此之前, 他实际也并没有把握, 但现在看来,果然——

原身被誉为当代最强大法师的力量, 在那浩瀚的无形之力前根本不够看,连同他伪装成妖怪获得的妖力,两者相加, 也丝毫无法抵挡。

也对, 毕竟那可是「命运」——

计良脸上的无面面具,在虚虚实实间闪烁不定,最终却还是如泡沫般,彻底消失无踪了。

佘梦山瞳孔微缩,身形瞬间挡在了前面, 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他匆促架起计良,来不及探究这是什么情况,便打算先离开再说。

然而,在他刚有所动作的时候, 周围衰弱到近无的丝丝缕缕的红光,竟突兀猛地增强了起来,没有任何征兆!

压力骤然降临在每个人的头上,即使拿着通行灵符的计逢君,以及他身后同样得到普照的一众弟子,都几乎感受到了那股压抑。

而首当其冲的,便是本来就被红光针对的佘梦山和计良,那环绕着他们的红光,刹那间绽放出耀眼的光泽。

“唔!”

丝毫没有防备的佘梦山顿时闷哼了一声,随即冰冷的目光骤然扫向房间另一边,被计良捏碎了心脏倒在地面上,似乎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计长临,以为他还吊着一口气就等现在这一刻。

不过,目光触及到一动不动、毫无起伏的计长临的尸体,显然看模样早就已经死得透透的了。

一时间,佘梦山的脸色惊疑不定,就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了计良冷淡的声音。

他说:“没用的。”

在命运的直接干涉下,任何事情或变故都有可能发生。

计良嘴角翘了翘,讥讽的弧度。

此时,他脸上的纯白色面具已然完全消失不见,透露出了真实的面容,一双眼睛微微闭瞌着,只看见长翘的眼睫,在四周烛火与红光的照映下,投下一小片阴影。

计良神情淡然,即使出现了如此变故,依然一如既往地平静,而看着这样子的他,佘梦山也不自觉地平复了下来。

“怎么回事?”

他皱眉问道,视线再次扫过那具计长临的尸体,眼尾余光又瞥过计逢君为首的一群人,却讶然看到隔在双方之间宛如一道屏障般的白雾,竟然没有因为计良面具的消失而消散掉。

也就是说,计良如今还保持着妖怪的伪装?

佘梦山感受了下身边这人周身的气息,虽然很淡,却依然还是发散着妖气的,那为什么脸上的面具不见了?

佘梦山不理解。

他当然不理解。

因为冥冥之中的天意注定了,计良要在此刻身份败露,他杀了计长临这个关键人物,就宛如上个世界魔教与武林盟的战乱爆发,作为“卧底”一般的原身跟着暴露出来一样,而他的到来,同样延续了原身的罪孽,无论做什么,都是毫无用处。

如今这个世界,计良提前降临,他看似顺应了原身的计划,却将所有阻碍全部消灭殆尽,偌大的计家掌控在手,一言堂之,再没有人能够知道他的真面目——如此,就偏离了命运的轨迹。

所以,这是不被允许的。

计良忽然捂住嘴唇,低咳了两声,便感觉掌心湿润,兜不住的液体从手指缝间滑落,刺眼的鲜红。

果然。

要他暴露还不够,他还必须身死——

冥冥中自有天意注定的轨迹,计良杀死计长临,便将这个结局提前了,就算现在不杀计长临,最后计长临是否身死,都改变不了计良最终的结果。

——暴露,然后身损。

佘梦山惊愕地看着这一幕,又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计良的气息一下子衰弱了下来,完全搞不懂,完全不理解,简而言之就是莫名其妙。

他有心着急带计良离开这里,但那骤然增强的红光,束缚着周围,就跟之前他被困住的场景一样,更有过之无不及。

而对面,行动毫不受限的计逢君一群人,已经针对阻隔他们的白雾进行攻击与驱散,隐隐约约间白雾变得黯淡了不少。

佘梦山面色狠戾,突然爆发出一声怒吼,强大的妖力迸发而出,只不过,之前他这般挣扎都毫无用处,如今的效果也是同样。

而计良又被那直接作用在身上的,代表「命运」的无形之力压制,无法抵抗地侵入破坏,便更加逃离不了这里了。

不过,佘梦山忽然微微怔住,因为他看到这种时候,计良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那张始终淡然如水的脸上,唇角上扬起了一抹弧度,毫不适时宜的。

没等佘梦山回过神,他的手臂便突然被计良抓住了,五指收紧,接触到的部位,不知是不是错觉,竟有些微微的滚烫。

耳边就听计良缓缓说道:“你离开吧。”

?离开?怎么离开?

佘梦山就想这么问,觉得计良是不是脑子糊涂了,认不清楚目前这个状况,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离开了。

不过随即,佘梦山忽然想到之前计良不受红光控制,那么现在是不是也——

佘梦山眼前一亮,正要对计良开口,就见计良抬起了另一只手,一个熟悉的纯白色面具浮现在他手中,被他抓在手里,手指上未干的血迹在面具上划过一道血痕。

未等佘梦山反应过来,不容拒绝的,计良直接将面具扣到了他的脸上,如此完美贴合。

倏忽之间,佘梦山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妖力从面具上渗出,容入了他的身体里面,与他本身的妖力结合,硬生生令他的力量增强了一倍不止。

这——

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徒然增强的力量却是实实在在,没有半点虚假。

佘梦山顿时浑身舒爽得只想发出一声大吼来发泄,这么想着,实际也这么做了,一股强悍之极的妖力随之从他身上爆发,与束缚着他的红光相撞,刹那间竟令其摇摇欲坠,生出了裂痕。

而随即,一个突如其来的陌生的声音,在佘梦山脑海中突兀响起:

「啧,吵死了,没想到那混蛋竟然真的把我给了别人」

前几分钟,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浑浑噩噩的妖魂,听到了计良的声音,然后渐渐清醒过来。

计良在脑海中对它说:「你想要自由吗?」

妖魂顿时愣住,完全没想到计良会说这么一句话,没等它有所反应,又听计良说:

「你我一体,想必你已经有所感应,这具身体在逐渐崩溃,死了,你也会跟着消亡」

妖魂一颤,生出惊恐。

「所以,现在你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给你安排另外一个载体,与你同出一源的妖怪,对你而言也是挺不错的」

「至于以后,你能在佘梦山身上有什么造诣,就看你自己的了」

虽说是商量,但完全没给妖魂拒绝的机会,就这么将它剥离出来,塞给了银发蛇妖,那一瞬间,妖魂其实也是挺懵的,第一个念头竟是:续能随时将它禁言后,居然还能将它分离出来??

令妖魂自我怀疑了好几秒钟。

不过,事实已成必然,任妖魂有再多的惊骇与疑惑,它都已经算是彻底脱离了计良的身体。

于是,由于妖魂的融入,实力大增的佘梦山,突然听到这么一道作用在自己脑海里的陌生声音,不由脸色一变。

“什么人?!”

妖魂不耐烦的声音再次想起:「有质问我的这个功夫,还不如先去看看计良那家伙怎么样了,没了我的掩饰,他的真面目怕是要彻底暴露出去了吧——」

它说的没错,随着妖魂被剥离,计良身上的妖气也一并褪去,恢复了人类的身份。

佘梦山在他身上已然感受不到任何妖力的波动,加上那张面容,似乎身份泄露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不,情况还有转机,只要他及时挣脱红光的桎梏,然后在那群人都没来得及看到计良真面目之前,将他带走——

徒然增强的妖力给了佘梦山信心,然而,冥冥中天意注定的轨迹,纵然你有十八般武艺,也难逃命运的安排。

搁在双方之间的白雾倏忽完全消散,以计逢君为首的一群人,终于突破障碍。

只一眼,计逢君便看到前面的两个妖怪——嗯?人类?

视线落在被银发蛇妖遮挡的那道身影,疑惑掠过计逢君的脑海,若没感觉错的话,那确实是一个人类,但之前的无面妖怪又是怎么回事?

无论妖怪如何伪装,都不可能真的变成人类。

计逢君深深皱眉,不过如今形势紧迫,也不是探究原因的时候,等将他们擒住,再一辨究竟也不迟。

念头闪过,计逢君便率先冲了上去,口中默念咒文,身后一众弟子在他的指挥之下分散,然后迅速以包围圈的形式,要将前面两个妖怪给团团包围——

这种情况之下,红光将两个妖怪束缚住,计逢君便正好可以趁机将他们一举拿下。

但计逢君还记得之前那无面妖怪好似不受红光的影响,所以随时警惕着,视线更是牢牢盯着那道被银发蛇妖遮住的身影。

不过,愈是看着,计逢君便愈发生出一种难以言状的熟悉感,尤其是对方莫名其妙变成了人类——没错,就是人类。

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发生了太多让人震惊又无从解释的事情,计逢君感觉自己都已然有些麻木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还是令他不受控制地呆愣住,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在佘梦山开始竭力挣扎的时候,红光上的裂痕越来越多,计逢君等人也并非原地停止不动,呈包围圈般朝计良和佘梦山冲过来。

于是,被银发蛇妖刻意挡住的身影,最终还是暴露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首先看清楚那道身影的是冲最前面的一名弟子,口中咒文还未引动体内灵力,却刹那间停住了。那弟子使劲眨了眨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然怎么会在这里看到家主大人?

然而,周围接二连三响起的惊讶的声音,打破了那名弟子的幻想。

“家、主大人?”

“幻觉?”

“是我的眼睛出问题了吗?”

“绝对是幻觉!”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到的。

目之所及,那半跪在地上的身影,微微垂着头,如夜漆黑的长发垂落下来,与身上的黑袍交织,单单看到这一幕,都很难让人将之联想到那皎皎明月似的无双身姿。

然而,对方却有着一张他们万般熟悉的、憧憬又仰慕的家主大人的面容——

“是刚才那个无面妖怪对吧?”

“竟胆敢伪装成家主大人的模样。”

“以为这样我们就会放过他吗?”

“罪加一等!”

见到计良的真容,而惊呆了的一群人,正好给了佘梦山机会。

周身束缚着的红光终于寸寸碎裂,银发蛇妖从中挣脱而出,便见到这不可挽回的一幕,冰冷的眼神顿时眯起,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

“哈,既然被你们发现了,那么,你们这些人就没存在的必要了——”

他竟然打算杀人灭口。

说着,视线落在计良身上,像是在征询他的意见,又或者是实言实说道:

“你也看见了,如今这群人看到了你的真面目,那就留不得了。”

又一出突生的变故,却比任何事情都更加令人震惊且难以置信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现在银发蛇妖的一席话,更是撕开了自欺欺人的伪装,将鲜血淋漓的现实剥开,露出真实又残忍的内在。

一瞬间,这些日子以来所发生的一切,如暴风卷席而至,令人不由得头晕目眩。

——难道说,那些流言蜚语都是真的?

——难道说,那黄鼠狼并没有说谎?

——难道说,……

如此一桩桩一件件,犹如拨开了令人迷茫的云雾,清晰呈现在众人眼前。

一群弟子手足无措又惶恐不安的,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他们的主心骨——计逢君,然后便看到,计逢君却似乎比他们更加茫然。

如此茫然的视线,落在了那道半跪在地的身影上,然后看着他,缓缓地起身,慢慢地立直了修长的身影。

那熟悉的面容彻底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之中,然后与记忆中那道无双风姿的身影,逐渐重合在了一起。

计良闭着眼睛,让几乎忍不住要杀人灭口的银发蛇妖消停,然后面朝计逢君的方向,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

“你有什么想说的?”

看样子,似乎是在询问计逢君还有什么遗言要说一般。

旁边,银发蛇妖显得跃跃欲试。

那清淡如水的嗓音传入耳中,计逢君终于回过神来了,表情却是一片空白,事已至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计逢君嘴唇翕动,好一会儿,才像是刚刚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般,说道:

“大人……您告诉我,您有没有、勾结妖怪,谋害诸位长老?”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计良如此平静回答。

“……”

计逢君仰起头,缓缓平复了波澜起伏的内心,才又说:“为什么?”

而回答他这句为什么的,是旁边的银发蛇妖,嘴角咧开,露出讥诮不屑的冷笑。

“居然问为什么,杀人还需要理由吗?就看不惯你们这些虚伪的人类,不过如果你真要一个答案的话,当然是因为——权利。”

“你们人类不是有句话说,没有人能抵挡得住权利的诱惑,即使是在我们妖怪之中,也存在占山为王、以及领地的竞争,强者为尊。”

“而你说的那些家伙之所以这么轻易被杀死,不过是由于他们实在太过弱小罢了。”

弱小是原罪。

计逢君看向计良,在银发蛇妖从开始到说完,便一直安静无波,好似已经默认了这一席话般。

眼底一丝痛楚划过,计逢君闭了闭眼,再睁开,眼里已经是空空一片。

他转头看了眼神情无措的一群弟子,又移动视线,掠过浑身妖力强悍惊人的银发蛇妖,最终落在了计良的身上。

“大人……这是我最后一次称呼您为大人,看在这么多年为大人效劳的份上,能否答应我一个请求?”

“……”

“这些弟子是无辜的,让他们以心头血发誓,绝不会泄露今晚所见到的这一幕,我愿以自身一人,代替他们受死。所以,能……放过他们吗?”

计逢君似乎已经知道自己会死,不仅是他,估计在场的所有人——都得死。

而他的这句话一出口,周围便响起了成片的惊呼声,是众弟子着急的反对的声音,但随着计逢君一声低沉的呵斥:“安静!”,便令全场顿时倏然一静了。

计良看着这个人。

毫无疑问,是有情义有责任心的正义之辈,可以为了他人牺牲自己的,不然也不会被原身轻易接近,利用了这么多年了。

而从另一方面来讲,这类人一旦信任了你,便上刀山下火海都毫无怨言在所不辞,所以若被不轨之人有图谋的靠近,最终的下场往往都不见得有多好。

但,也傻的可爱。

重新恢复寂静的房间之中,烛影晃动,照耀在所有人身上,宛如一个个被剥夺了灵魂的傀儡般,僵直不动。

丝丝缕缕的红光飘荡在众人之间,虽然还能感受到那股压力,但对实力大增的银发蛇妖而言,已经毫无威胁。

计逢君同样安静不动,他说完那番祈求的话语,便静静等待着这最后的判决。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响——

计逢君瞬间反应过来,是之前他在进入府邸的时候,命一名弟子去召集人手,现在正好抵达!

瞳孔骤然紧缩,计逢君又迅速扭头看向银发蛇妖,以及在蛇妖身边已然暴露出真面目的计良,就怕对方一怒之下将在场所有人灭口——

他飞快说道:“我这就自缢,还有你们——以心头之血发誓——”

眼前似乎掠过一道道欢声笑语,在他管辖的麾下,那些或优秀或愚昧的弟子,无论天资如何,都是他认下的门徒。

但接着,这所有弟子的身影,最终都消散开,只余下了一道蒙眼的白衣身形……计逢君轻轻叹息了一声,抬起手,将只剩下半截的除妖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眼神注视着前面不同以往一袭黑袍的计良,无视旁边兴致勃勃看戏一样的银发蛇妖,计逢君闭了闭眼,握着半截除妖刀的手指愈发用力,然而正当他狠下心来一刀划过的时候——

比他动作更快的,是一道忽然倒下的身影。

——计良。

施加在身上浩瀚的无形之力,瞬间增强,一下子压垮了这具身体,无法抵抗的从里里外外渗透、破坏。

说实话,计良觉得自己能坚持这么久已经很不错了。

呵呵。

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

没想到之前说的这句话,这么快就应验在自己身上了。

真是滑稽又可笑啊。

……

没人看到的地方,全身的皮肤裂开,丝丝缕缕的血液流淌而出,被黑袍吸收看不分明,但那股血腥味,无论是计逢君、周围的一群弟子,还是嗅觉敏锐的佘梦山,都清晰可闻。

他们眼睁睁看着突然倒地的计良,唇角溢出一缕暗红,蜿蜒而下,而那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却越来越浓郁。

佘梦山冰冷的瞳孔几乎收缩成一条直线,瞬间将人从地上抱起,众人这才看到,原本躺着的地上,一滩暗红的血迹。

计逢君已经顾不得自缢,连忙出声道:“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却见银发蛇妖倏然回头望了他一眼,那一眼冰冷残酷得可怕,竟是将他看得愣在了原地不得寸步。

烛火忽地剧烈摇晃起来,不过两秒随之彻底熄灭,众人便感觉周围旋风凭空而起,夹杂着强悍的妖力,让人不得不后退避让。

飓风中央,是银发蛇妖那双在黑暗中散发着妖异光泽的冰冷的眼,似乎只看一眼,就能将人冰冻住。

下一刻,只听轰鸣一声,妖力破开了屋顶,月光洒落下来,银发蛇妖便抱着计良的身体,几个纵身跳跃,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徒留下一句,属于银发蛇妖的冰冷的声音,像是回应计逢君刚才的那句话般,落在他的耳畔,令他一瞬间呆滞住了。

那蛇妖说:

“他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计良又死了,但这是在「命运」直接干涉下,所以对计良来说其实是好事,因为他借此捉住了一条小尾巴~

下章番外。

摸摸头,评论区给各位不离不弃追更的小可爱发送红包x20,么么哒爱你们哟~

感谢在2021-09-12 22:07:02~2021-09-14 18:21: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雷神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