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明烟钟翌 > 第653章 兰菊番外:恨不该嫁,何处惹繁华(四)
 
  

  兰菊番外:恨不该嫁,何处惹繁华(四)

  

  钟夫人闻言这才回过神来抬眼看着兰菊,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良久才说道:“是,你还是自己看吧。”

  

  兰菊看着钟夫人这般神色心里越发的打鼓了,忐忑不安起来,慌忙的站起身来,结结巴巴地说道:“娘,我还有事情没做完……我……我先去忙了。”

  

  “等等!”钟夫人开口止住了兰菊的脚步,虽然这话很难说出口,可是有些话还是要说的,自己儿子不争气……又能怎么办?

  

  兰菊心口一震,泪珠就淌了下来,不等钟夫人开口,她就自己回转过身来,看着钟夫人,缓缓的说道:“娘,您不用说了,我知道,我也明白信里都写了些什么。可是我真的不想离开钟家,我知道夫君的心里喜欢的一直是六妹妹,我也知道夫君是想给我自由,让我改嫁。可是,我离开钟家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活下去……娘,就当我求您,别让我走,我不要求别的,只要能伺候您到终老,看着幽姐儿长大嫁人,就算是夫君一辈子不回来我也认命了……”

  

  钟夫人抹着眼泪,这算是什么事!都是自己造的孽,当初如果不是自己跟丈夫坚持要让郁府嫡女嫁过来,而是一开始就同意兰蕊嫁过来,也许就不会有这后来的许多事情,就算是钟府历经坎坷,沦落至此,可是至少儿子还会承欢膝下,可是如今……

  

  什么也不能说了,都是自己造的孽!

  

  弯腰扶起兰菊,钟夫人勉强笑道:“我没想赶你走,钟翌也没想赶你走,他只是说希望你后半生能找个依靠,他是个没有勇气的男人,这辈子只怕是也不会回来了,你就这么等下去?我想着这对你也不公平,如果你想走,我就把你当女儿嫁出去,如果你不想走,咱们娘三个就这么过下去吧,只是终究委屈了你……”

  

  兰菊摇摇头,哽咽道:“不委屈,一点也不委屈,是我自己造的孽,活该要承受这些……”

  

  钟夫人叹息一声,谁又能怪谁?一切都是命啊!

  

  信里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张银票,面额不多,只有一千五百两,可是寻常人家一年花销也不过百余两,一千五百两其实也不少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钟翌的心意,他的心里至少还有这个家!

  

  ********

  

  小溪潺潺,竹林片片成荫,小山坳深处半遮半掩间还能看到一间竹屋。

  

  这竹屋的主人一年多前才搬到此处,亲手在这个荒凉的山坳里搭建了这竹屋。山坳深处有一片树林,这树林里长着极为罕见的金丝楠木,这男子的竹屋前堆积了高高的一摞木料,被锯的整整齐齐堆放在一起,旁边还有一些散落的已经被分割开的小木料,看似杂乱却又有序的堆积在一起。

  

  竹屋里一片静谧,似乎这里并无人居住,徐徐清风刮过,卷走地上的落叶,在天空中翻滚着,摇曳着,最后不知道飞向何方。

  

  “钟先生,在不在?”一个响亮的童声乍然响起,声音中带着丝丝欢快,这孩子是附近猎户家的孩子,生性十分的顽皮,可是自从钟翌搬来后,跟着钟翌识字学礼,倒是规矩了不少。

  

  “铁牛,进来吧。”竹屋里有人应道,只是这声音有些虚弱,透着一股子病气。

  

  铁牛欢快的脚步声踏上台阶,推开竹门径自走了进去。

  

  “先生,我爹让我给你送午饭来了,你得好好的吃饭身体才能好起来。后半晌我爹请的郎中就到了,你先忍忍。”铁牛吗,麻利的将竹子做成的提篮放在桌上,从里面端出一碗小蘑菇炖鸡汤,一碗白白的米饭,浓郁的饭香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竹榻上半躺着的正是钟翌,两颊瘦的有些塌陷下去,原本黑亮的双眸也失去了些神采,看这铁牛的眼神带着笑意,道:“替我谢谢你爹。”

  

  “我爹可不爱听这话,我爹说先生每日教我读书认字,还叫我拳脚功夫是我家的大恩人呢。”铁牛这时的神情很是郑重,看着钟翌的神情很是崇敬。

  

  钟翌淡淡一笑,也不再说话,只是努力的多吃一口饭,尽量的延续自己的生命,他知道其实他的路也快走到尽头了,只是究竟还能活多久自己不知道罢了。

  

  这山里有瘴气,钟翌一开始不知道,误入瘴气林,幸好得到铁牛爹救了他,不然的话自己一年前就已经死了,这小地方没有好郎中,自己的瘴气之毒始终没有全部清除,就这么一日日的耗着,幸好得到铁牛家的帮助,为了报答人家,就教给铁牛读书认字,练武强身。

  

  用过饭,铁牛收拾干净碗筷,就扶着钟翌坐上院中的木椅,自己则一板一眼的练武丝毫不敢懈怠。

  

  后来,铁牛爹带着郎中来了,钟翌这才让铁牛歇会儿径自去玩,自己则在铁牛爹的搀扶下进了屋。

  

  “穆大哥,又让你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钟翌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穆启山嘿嘿一笑,模样憨厚的道:“这算什么,可不能再说这样的话,你我之间不要这样客套。”说到这里看着郎中说道:“郎中,钟兄弟的身体如何?”

  

  郎中看了钟翌一眼,有些犹豫不决。

  

  钟翌一见,便说道:“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请直接说就好。”

  

  郎中叹口气,道:“深山老林的没有好的药材,中的瘴气之毒当初也没有排清,如今过的年余已经伤了五脏六腑,想要治愈是不能了,不过我会尽力的延长你的寿命,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穆启山看着钟翌,又看着郎中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郎中眉头轻皱,良久说道:“如果能去京都,那里是天子脚下,杏林高手云集,说不定还有办法,在这个穷乡僻壤怕是无人有这个本事了,在下不才,无能为力。”

  

  郎中重重的一叹,摇头无奈。

  

  “生死有命,穆大哥,别为难人家,就算是这样我也知足了。”钟翌浅笑,生死早已经看开,抛不下的不过是那一段执念。

  

  郎中开了方子,细细的嘱咐了钟翌平日的饮食起居注意之处,这才背着医箱走了。

  

  自那日后,钟翌便的忙碌起来,买了许多的笔墨纸砚,每日不停地写字,就连晚上都要掌灯写到半夜。在钟翌的要求下,铁牛更是住到了竹屋来,日日与钟翌作伴。

  

  钟翌对穆启山说:“他不知道还能或几时,趁着还有精神的时候多教些东西给铁牛……”

  

  京都……钟翌自然不会回去的,治好治不好的他也不去在意,只是每日督促铁牛越发的紧促了。

  

  钟翌将学到的东西全部都凭着记忆写了出来,在穆启山给孩子买的书上写上自己的注解,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了,铁牛看着这些书自己也能明白什么意思,希望将来铁牛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钟翌还开始写信,一年一封,每一封信的字数不多,只有短短的一页,写好后封上口,写好每一年的年号,地址,然后整整齐齐的放在一个小箱子里,每一封信里都有一张银票,面值大小不等,少则几百两多则上千两。钟翌将自己当初带出来的银钱,一大半的都装进了信封里,还留了一部分是给穆启山一家的。

  

  做好这所有的一切后,又是一年过去了,身体的虚弱程度不需要别人说钟翌自己也明白的。

  

  大年夜的前一天,他让铁牛将穆启山找来,自己则面色凝重的说道:“穆大哥,有些事情我还要拜托你去做。等我走后,这箱子里有信,麻烦你每一年都给烟柳镇的钟家送去一封,就是我去年让去的地方,务必每年一封,拜托了。”

  

  穆启山眼眶有些发热,点点头道:“放心,我一定替你做到。”

  

  钟翌谢过了,又指着旁边的一个箱子说道:“这里面是我留给铁牛的书籍,上面写满了我只记得注解,铁牛逐年学下去就会看懂的。我知道你跟穆大嫂都希望铁牛将来能出人头地,我这里有书信一封,你拿着此信到京都去寻找我的一位故人,他总能照顾你们一家在京都站稳脚跟,只要铁牛用心读书,日日习武,将来总能出人头地。”

  

  穆启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局促的说道:“这怎么好,这怎么好……”

  

  山里人就是敦厚,钟翌笑着阻止了穆启山的不安,按住他的手说道:“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我膝下有个女儿,比铁牛稍小些,若是穆大哥不嫌弃,就订下婚约,我也不要求别的,只希望将来铁牛不管能不能出人头地,都要好生的善待幽姐儿,我这辈子不能看着女儿出嫁,总希望给她寻个妥善的人家才是。”

  

  明日继续,这番外写的我心口一抽一抽的,咋这么悲情呢··呜呜··柳清眉的番外跟秦雨的番外会混在一起写,目前还在纠结从哪里下笔,亲们不要着急··呜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