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柴刀流恋爱日常 > 第419章:一起,倒也不是不行…
 
    夜晚的乡间田垄,耳边环绕着虫鸣,抬头便是闪烁的星辰,不远处的村子已经亮起了灯光。

  不过,看起来亮灯的屋子大概只有一半,年轻人都搬到城市去了,郊区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

  “你小时候,村里人还很多吗?”天海诚问走在前面的浅川诗雨。

  浅川诗雨边走边说:“是啊,那时候村里还有个幼稚园,现在已经变成老年人活动中心了。”

  “老龄化真严重。”天海诚道。

  “嗯……”浅川诗雨看着不远处村庄的灯光,说道,“等这一代老人离开之后,村子就没了吧……”

  “你可以经常回来住住。”天海诚道。

  “那当然,我爷爷奶奶还年轻呢。”浅川诗雨笑着道。

  “你呢?”浅川诗雨回身看向黑崎花咲,说道,“你爷爷奶奶是做什么的?”

  “我没见过爷爷奶奶。”黑崎花咲说道。

  “诶……抱歉……”浅川诗雨转回去,没有接着说了。

  不过黑崎花咲接着讲道:“爷爷年轻的时候参加了东大纷争。”

  “就是六十年代占领东京大学的那次吗?”浅川诗雨惊讶道。

  “嗯哼。”黑崎花咲点点头。

  天海诚回忆了下自己的历史知识,说道:“东大斗争全校共斗会议,听起来就热血沸腾。”

  “可能吧,我只知道爷爷当年就是法学部的一年级生,听说米軍长期给日本的大学提供资金研究病菌,刚好又碰上学校无理处分抗议的学生,就加入那个什么会了。”黑崎花咲讲述道。

  “整个事情好像持续了一年。”天海诚说道。

  “嗯。”黑崎花咲说道,“不过我爷爷中途就被逮捕了,吃了几个月牢房,出来后就被退学了。”

  “是东大法学部诶,就算是当年,考上也很不容易吧。”浅川诗雨道。

  “那有什么办法。”黑崎花咲说道,“或者说,如果当年他没有参与那件事,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黑崎家了。”

  “你爷爷辍学之后呢?就去创办企业了吗?”浅川诗雨问道。

  黑崎花咲摇摇头,道:“没有,当年有那件事的记录,他连工作都找不到,辍学后又参加了几个地下学生社团,不过也很快都被查封掉了,于是他就加入了暴力团,后来大概是在一次帮派争斗里重伤不治……”

  “然后你父亲就延续了爷爷的遗志,要在极道这条路上混出头?”天海诚问道。

  “才不是。”黑崎花咲说道,“我爷爷去世的时候,父亲还没成年呢,他高中毕业就在歌舞伎町混,后来成立了黑崎会。”

  “不过你父亲还是很有眼光的,在严打极道之前就开始让社团转型。”天海诚道。

  “嗯哼。”黑崎花咲回道,“经济泡沫时代极道太容易赚钱了,所以很多人不愿意转型,他们现在过得挺惨的,经常有父亲当年混极道时认识的老朋友来求接济。”

  浅川诗雨十分感慨地说道:“那你家还真是传奇啊。”

  “我也是第一次听你说这些。”天海诚回头看了看黑崎花咲,说道。

  “上辈子没和你说?”黑崎花咲问道。

  天海诚摊了摊手,说道:“没有。”

  “其实,这算是我家的一个秘密,外界只知道我爷爷去世的早,别的一概不知,就连姓氏都是后来改的。”黑崎花咲说道,“毕竟公司生意上的合作很复杂,像我爷爷参加过那些活动,说不定对现在的很多项目会有影响。”

  “确实……”天海诚点了点头,说道,“不然东京地检署就要出动了。”

  “那你把这件事告诉我们……”浅川诗雨转过头来说道。

  “我又不会杀人灭口。”黑崎花咲道。

  “好了,快到门口了。”浅川诗雨掏出了钥匙,快步走到门口打开了院子的大门。

  亮起灯光之后,重新看清两位少女的面孔。

  周遭非常宁静,这种宁静倒也不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可以听到微微风声,听到鱼池里的设备运转声,偶尔一条鱼游到水面带起的水声,院子外面吱吱吱的虫鸣声,但就是因为能听到这些窸窸窣窣的声音,才更显得环境宁静。

  三人都是长期住在城市里,即便是在深夜,在城市中也能偶尔听到马路上的汽车声,如果遇上暴走族或者深夜行动的警车,那能被吵死。

  前面是暴走族开着改装摩托轰隆轰隆,后面是警车开着最大音量的警笛嘟嘟嘟嘟地追,有时候天海诚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扰民……

  从这一点来看,还是乡下好啊。

  “说起来,你们都吃饱了吧。”浅川诗雨一边打开房门,一边问道。

  “嗯。”黑崎花咲简单回应一声。

  “已经撑了。”天海诚拍拍肚子,说道。

  “那就好哦,村里的商店现在已经关门了,乡下晚上宵夜吃,除非自己做。”浅川诗雨说道。

  “不必了,没有吃宵夜的习惯。”天海诚道。

  屋子的玄关不大,所以只能是依次进屋,浅川诗雨和黑崎花咲走在前面,脱下鞋子放到鞋架上,然后迈步走进屋里。

  浅川诗雨坐在客厅的榻榻米地面上,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然后说道:“你们平时这个点应该还没睡吧?”

  天海诚点点头,回答道:“这时候正写小说呢。”

  “那你今天的稿子怎么办?”浅川诗雨说道,“我看你可没带电脑过来。”

  “偶尔鸽一天也没什么,反正不用每天连载。”天海诚耸耸肩,说道。

  “那……你呢?”浅川诗雨十分好奇,“大小姐晚上都做些什么?”

  “看公司的报表,锻炼,泡澡,睡觉。”黑崎花咲回答道。

  “你晚上也锻炼?”天海诚问道。

  “有问题?”黑崎花咲看向天海诚,说道,“你不是说,你每天晚上都锻炼吗?”

  “那不一样。”天海诚说道。

  “不一样?”浅川诗雨疑惑道,“有什么区别吗?”

  “他是躺在床上锻炼。”黑崎花咲呵呵笑着说道。

  “诶?”浅川诗雨微微一怔,一双大眼睛注视着天海诚,“你,你说的不会是那个吧?”

  天海诚:“……”

  浅川诗雨秀眉微蹙,很是认真地说道:“我看过一些文章,说是那样太多的话,对身体不好。”

  “喂喂,你们在想什么。”天海诚连忙阻止她继续往下说,“我说的锻炼可是练习剑道。”

  “这是新的说法吗?”浅川诗雨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什么说法?”天海诚没听明白。

  浅川诗雨比划了一下,小声嘀咕道:“剑道就是用双手握着剑柄,然后挥舞运动……”

  “但那种事一只手就够了。”天海诚说道。

  “诶?”浅川诗雨看看自己的双手,与记忆中的形状对比了一下,总觉得不太够。

  “他另一只手要拿手机。”黑崎花咲插话道。

  浅川诗雨掩嘴笑了:“诚,你也别不好意思,就说平常几天一次吧。”

  “我从来都……”话说到一半,感觉这种说法有点太离谱了,于是改口道,“最近都没。”

  “最近?”黑崎花咲说道,“你最近没那种想法吗?”

  “啊?你已经没那种想法了??”浅川诗雨凑过来问道,“你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

  “我和你们在同一个频道上吗?”天海诚撇撇嘴,说道。

  然后,他立刻找到了回击的点,抬起右手,微微笑着说道:“还能因为什么?我都有你们了,还用得着这个?”

  “那你就渣了你的右手姑娘啊。”浅川诗雨掩嘴轻笑道。

  天海诚有些无语地看着两位少女,可没想到她们开起车来,速度还挺快。

  “已经十点钟了,我平时这个点已经睡了。”浅川诗雨看了看时间,打了个哈欠。

  “你就困了?”天海诚说道。

  “有点吧……”浅川诗雨说道,“晚上吃烧烤,感觉身上都是烧烤味,我去洗澡了。”

  浅川诗雨站起身来,天海诚看着她一双脚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你要不要一起?”浅川诗雨问道。

  天海诚马上抬起头来。

  “我不是说你!”浅川诗雨指了指黑崎花咲,说道,“我问黑崎花咲呢。”

  “哦……”天海诚别过头去看向黑崎花咲。

  黑崎花咲的坐姿有些豪放,左腿搭在地上,右脚踩着地面,膝盖弯曲,手臂搭在膝盖上。

  如果穿的是剑道服,这个姿势倒是有几分飒气。

  可现在短裙黑丝的搭配下……就有了几分涩气。

  黑崎花咲那双黑色丝织物覆盖下的脚趾微微动了动,沉吟两秒,轻轻点了点头,对浅川诗雨说道:“好啊,那就一起吧。”

  “一起?好啊!”天海诚蹭一下就站了起来。

  ……

  ……

  温水泼洒在小圆的后背上,神乐千奈双手抓着搓澡巾在小圆的背上用力擦。

  “千奈,你平时跟风老师一起洗澡吗?”小圆一边享受着搓澡,一边说道。

  “哎?怎,怎么可能,他才不会和我一起洗。”千奈回道。

  “所以说,你还是挺想和他一起洗的。”小圆笑盈盈地说道。

  “嗯……就是听说,别的家里,一起泡澡是很正常的事情……”千奈小声道。

  “是这样的啦,父母会带着孩子一起洗澡,不过也只是很小的时候。”小圆说道,“现在也很少了吧。”

  “嗯……”千奈回应一声,继续给小圆搓背。

  “小圆姐,你经常搓背呀,我都搓不出什么脏东西。”千奈说道。

  小圆道:“对呀,去公众澡堂让搓澡阿姨搓,她们那劲道下来,绝对一点死皮都不剩。”

  “我也没去过诶……”千奈说道。

  “那你早说啊,今晚就可以带你去的。”小圆回过头来,对千奈说道。

  “下次吧。”千奈把搓澡巾放下,说道。

  小圆伸展了一下手臂,水流拍打在光洁的手臂上,散出点点水珠,浴室里氤氲着水汽,小圆转过身来双手搭在千奈的肩膀上。

  小圆打量了一下千奈的身材,微微笑着说道:“那现在你背过去,我给你搓搓。”

  在小圆看她的时候,千奈也在看着小圆。

  成熟御姐的身材与千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凹凸有致的身体让千奈好生羡慕。

  “小圆姐,那个……”

  “你想问什么就直说嘛。”

  “就是,怎么才能长得快一点?”

  “这个问题……”小圆说道,“我也不知道呢,自然而然吧,你现在考虑这个做什么,早着呢。”

  “哦……”千奈默默转过身去,坐下来。

  小圆拎起搓澡巾,在千奈后背上用力搓下去。

  “呀?!”千奈微微弓着的后背立马就挺直了。

  “太用力了吗?”小圆问道。

  “有点……”千奈点点头,道。

  “不过效果很好。”小圆啧啧说道,“你啊,还是得经常搓搓澡,要不你下次再问问他?”

  “啊?这不可能的啦……”千奈不停摇头。

  “嘿!”小圆又使劲搓了搓千奈的后背,搓下来不少死皮。

  “疼!”千奈双手扶着前面的墙壁,转过头说道,“搓澡都要这么用力的吗?”

  “当然。”小圆说道,“我每次从澡堂回来,全身都搓得红红的,那样才过瘾。”

  “我跟你说啊,把死皮搓干净之后,皮肤摸起来都要顺滑很多。”小圆稍稍减小了力道,一边搓一边说。

  千奈听到搓澡会让皮肤变好,也就默默忍耐了小圆的力道:“嗯……那,那好吧。”

  ……

  ……

  “好啊你这家伙,也想一起?”黑崎花咲双手抱胸,意味深长地看着天海诚。

  “喂喂,我刚才是在跟花咲说呢!”浅川诗雨说道。

  天海诚当然知道浅川诗雨是在对黑崎花咲说。

  其实他也只有97%想和两位少女一起沐浴,但是有15%的把握会被同意。

  就算被拒绝,站起来说一说总是可以的嘛,大不了就听听水声呗。

  “你看都这么晚了,一起洗肯定快一些。”天海诚狡辩道。

  “你这是什么理由啊。”浅川诗雨指了指地上的坐垫,说道,“你就看会儿电视等等,我们很快。”

  发现天海诚还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浅川诗雨双手叉腰,说道:“那少数服从多数可以吧!你在这待着吧。”

  浅川诗雨拉着黑崎花咲的手,转身就要朝浴室走去。

  这时候,黑崎花咲小声说了句:“我觉得,倒也不是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