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不合格继承人 > 第一章、老神医
 
天书志记载,自未诞生这片天地之前有一兽名絶,生于虚无,不知其形,死后身躯化成了陆地,也就是人们现在生活的陆地,而它的眼睛则化为了烛,随太阳月亮东升西落。

  大陆诞生之后便出现了生灵,又不知经历了多少春秋生灵诞生了智慧,自有了灵智之后,有的生灵便从经过太阳月亮映射的烛光中发现了神秘的力量,经过烛光的照射自己的影子便有一种神通,神通种种皆不相同,烛影大陆也因此命名。

  随着修为的越来越高,渐渐的人们也发现了一种规律,到了一定境界心思单纯的人烛影会变得越来越淡直至透明,而心有杂念的人烛影却是越来越暗沉,杂念既是执念,心有执念自成暗幽,人们将其分成烛阳系和暗幽系两个体系。

  因其暗幽系常有生灵因为修炼控制不住自己造成杀戮,所以烛阳系一直对暗幽系的生灵有偏见,一度人人喊打,从未停止找其麻烦,上万年来两个体系从没停止过争斗。

  随着发展,因为良善的暗幽系的也大有人在,歹念的烛阳系人也不少,人们发现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渐渐的两系也能融洽来往,不因体系而论人。

  发展到今日,各大名门正派却也是没了门户之见,暗幽好比阴,烛阳好比阳,正对道家圆满之道,体系既是体系,没入了魔便是正道,两系也因此可以堂堂正正的一起生活一起修炼。

  秋山,位于大陆的北方,山中鸟语花香,俯视下去大殿耸立,四周海水清澈,要是仔细看都能看见蓝鲸海底沉睡,常年云雾缭绕宛如仙境,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山中央一把巨剑直耸云霄。

  秋山是个秘境很少有人知晓坐落何处,外面有结界从空中看来也只能看见海平面,不见其山,外人只知道秋山里面有个秋族,远古时期横扫大陆,到现在时期倒是没有那么霸道,每隔几代必有秋帝继承人和族人下山历练惩恶扬善,归山必是实力圆满,继承人回山继承秋帝,然后下一代再来周而复始。

  除去秋帝秋宏那一代,最近一代秋山最有名的却是秋帝秋启,年纪轻轻的时候便下山,修行了四五十年击败了大陆第一天才泰元山大师兄,被评价为有父秋宏风范,后更迎娶美娇娘潇洒归山,其后百年来便再也没有出现过秋山的消息,人们也只能渐渐猜测秋山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也不是秋山没落了,这秋帝秋启娶了美娇娘回了山,也和妻子恩爱了两百来年,保了妻子百年容颜,因为秋族的血脉普遍长寿,最终也是熬得妻子撒手人寰,留下了一儿一女。

  这一儿一女也是让秋启操碎了心,这闺女她母亲去世的时候正嗷嗷待补,也是秋启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看着闺女长大叫爹爹好歹有点慰藉。

  说这大儿子秋阳却让秋启愁白了头,自母亲走后便莫得感情,跟谁都冷着一张脸活脱脱的欠他钱一样,反应迟钝,人又路痴,气的秋启那也是吹胡子瞪眼,也亏得秋阳这张脸辨识度也高,再加上在自家地盘,不然秋启真担心这傻儿子丢哪。

  秋族一脉修炼方式比较特别,不在烛阳暗幽两系之中却又兼并两系,自成一系,秋帝一脉就更特别,因正气而生因邪气而终,到了一定境界,心有恶念血液中的秋族帝脉便消失,堕入暗幽系,元核也被污浊,看遍世间冷暖感悟真情自存正义,秋族也是两个脉系,秋帝一脉和秋脉,秋脉因秋帝一脉而存。

  因为秋阳这莫得感情痴呆的属性,百年来被赶下山历练五六趟,一点收获没有,多年下来半点修为没涨,还没妹妹自家修为涨得快,秋启也没少问秋阳,每下山一趟回来就问秋阳,问啥就说不知道,没看懂,没感悟致命三连,整的秋启也是窝火。

  时至今日秋启自认为年纪大了,便想早着点卸任安度晚年,这儿子多年来半点没变,秋启也是直嘬牙花子,要不是妻子亡故,二的又是个闺女,自己也没了生育能力,便想换个继承人算了,这个太不合格了。

  眼瞅着秋阳继任无望,秋启也不得不想点办法。

  秋山秋宫今天也是热闹,在大陆上威风凛凛的秋启,亲自摆开阵势打开中门迎接贵客,族人都听说是请了位大陆享有盛名的五阳山游行老神医来为少族长诊治。

  要说这少族长,十多岁就没了娘,一直到了现在话都不怎么说,逢人不知道打招呼,人还迟钝又不识路,平常到了哪都不知道,也幸亏有下人跟着,再说这修为多年来还停在悟元境界,后出生的族人弟弟都超越了他,也是让族人心疼。

  秋宫一处院落,却说那五阳山老神医,衣衫整洁,头发眉毛皆白,脊背微微佝偻,背覆药箱,偶尔几声轻咳声自带气场,人虽苍老,眼睛却炯炯有神,却也不落五阳山老神医的威名。

  这位五阳山老神医此刻也是捻着一缕雪白胡须,眉头直皱,这番诊治遇到的阻力不小。

  显然这位秋山少族长的不配合程度没在意料之中,倔脾气的少族长硬说自己没病,就站在老神医面前死鱼眼一样瞪着他,恨不得把他瞪出一个窟窿。

  连堂堂秋帝秋启也不得苦口婆心,煞费苦心的劝,“阳儿啊,爹老了呀,也不知道能陪你多久,咱把病治好了,到时候爹走了你也能保护咱们这秋山。”

  “不走!”说起身后事来,少年倒不是那副欠钱样,多少给了点反应,眼眸稍微闪烁了一下。

  “唉,不走不走,你说爹在外面闯了一辈子也没干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要对你这样,真恨不得爹替你受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儿子啊!”说到深处秋启也不免落下泪来:“你娘走的早,我对不起她呀,阳儿啊你要医不好我秋山传承可就要在我这代断了,我也对不起列祖列宗啊!”

  “娘!”提起母亲秋阳微微动容,半晌之后回归平静欠钱脸缓缓道:“没病,医不好。”

  五阳山老神医硬挤出一丝笑容,我人还在这呢你就不避讳一下,还没诊治你就说医不好,治病治到这份上也是脸上无光。

  “那也得试试呀,让华老给你看看,你妹妹和族人以后都需要你保护,万一我......”

  “不看!”

  在秋山说一不二的秋启怎么劝秋阳也是不为所动,一直到口干舌燥,估摸着秋阳听得也是不耐烦了,嫌弃老子呱噪,瞪了眼老爹转个身便要走。

  这架势气的秋帝秋启便追,拉住秋阳,两三次抬手作势要打,终究舍不得下手,想了想秋阳这情况,还是放了手,眼看着秋阳走出别院。

  秋阳秋阳,阳阳阳,她娘本意叫他性格阳光,开开心心的长大,没想到这个年纪还不知道啥叫开心啥叫快乐,天赋倒是一等一的好,六七岁便悟了元。

  想他秋启不到十八岁便出山,从大陆北部一直打到南部,杀了多少恶徒,见了多少青年才俊,也没见过几个六七岁便悟了元的。

  秋启叹了口气,要是秋阳一直都是正常的想来现在也是名满大陆了,对应天赋来说肯定要比这做爹的要强。

  看了眼院内翠竹葱郁秋启缓缓转身对着五阳山老神医尴尬一笑,老神医眼神示意不打紧,心中却是骂了娘,治病治到病人跑了的这份上也是没几个,好在是神医,显然心里也是有了谱。

  老神医捻了捻胡须,“令郎这情况我倒是见过两例,倒不是啥疑难杂症,只是这.....”

  老神医欲言又止。

  耳听老神医这番话,显然是发现了病症,却又不好启齿。

  眼看秋阳有治愈的希望,堂堂秋帝也是浑身一激灵,激动自身气息外放,压得老神医那脊背更驼了。

  “华老神医不妨直说,只要能救我儿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

  老神医挺了挺背,背手化去了这份压力,显然境界也不低,稍微斟酌了一下用词,“提起令妻少族长眼中有光,少族长这情况应该是情感自闭症。

  令妻故去之后少族长自己不愿意走出自己构想的世界,封闭了自己的灵,锁在元影之中也就是这种情况,毕竟年少经历的太少,经不起打击。”

  听了老神医的话秋启是自责又心疼,在秋阳小的时候便没有怎么陪伴,忙于族内事务忽略了秋阳,一直让妻子带孩子,妻子亡故之后又忙于照顾闺女,也不得不说父亲做的失败。

  “可有医治之法?”

  老神医想了下还是道:“有倒是有,办法也不是很难,对少族长来说比较残忍罢了。”

  看显然是不想在往下讲。

  这拖沓的态度却是让秋启急的直跺脚,直接上去握住老神医的手,这劲道差点没捏碎老神医的手,“老神医不妨请讲,能治好残忍点也没什么,好歹以后我故去了他能保护自己。

  您也知道我们秋山责任,我怕阳儿在这样下去真的毁了呀!”

  “一止丹。”老神医说完三个字之后便不再言语。

  听了一止丹秋启神色却是挣扎,显然知道是什么丹药,传闻前魏帝弑父杀兄夺得皇位,每每晚上必被噩梦惊醒,梦见被父兄索命,没有办法这位前魏帝就只能找高人想有没有办法让自己忘了这事。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位不知哪里来的老道炼制出了一止丹,让前魏帝忘记了父亲和兄长是谁,只知道有这几个人却没有这记忆,如果不是传闻和史书记载估摸着前魏帝也不知道自己的皇位来路不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