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不合格继承人 > 第二章、一止丹
 
“没有别的办法吗?”

  老神医摇摇头,老神在在的闭眸,把决定权交在秋启手里。

  平常遇见任何事都果决的秋启却在这事上犯了难,也是在屋中来回踱步,眉头直皱,不是一般的为难,“可是让我儿忘了她的娘这未免太不为人子了。”

  “要想少族长走出自己的世界只能这样,活着的永远比去了的重要。”老神医睁眼道,显然也知道说这话不太中听,却也没有办法。

  “少族长对你们秋族或者对咱们大陆都太过重要,这百年来少了秋山的名头出了多少乱子。”

  显然这名门正派的小老头也是一身正气,心系大陆自然担心秋山的血脉继承问题。

  秋山比较奇特,秋帝一脉单传,秋帝只能由最纯正的秋帝血脉担任,每代秋帝继任必血祭斩仙剑,也就是秋山上空的巨剑,巨剑有剑灵赋予秋族能脱离烛阳暗幽两系的血脉。

  秋帝一脉便是主脉,再由主脉分散至次脉,这就是秋族的组成,从来看不见斗争,没有利益冲突,内部和谐护短,都是欣欣向荣的一面。

  秋山不属于烛阳暗幽两系却兼并两系,又能制衡两系,和被誉为大陆秩序管理者的安山不同。

  安山以宝物血脉压制两系,两系自然不服安山,秋山却能以绝对的武力镇压两系,人们对安山只有厌恶。

  对正面实力击败他们的秋山却是心存敬畏的,拳头大就是硬道理,有秋山秋族在的地方就极少生乱,毕竟名声摆在那里。

  如果没了秋山也不知道多少妖魔鬼怪霍乱内地,安山显然是压不住的,秋山主攻,安山主防,就好比一矛一盾,两家相辅相成。

  却也不知道当年秋启的爷爷怎么和和安山闹掰了,到了秋启继位后也一直也没有和安山进行过联系,一直都是秋山在大陆游走也没见安山有人外出。

  “服用了一止丹有恢复的可能吗?” 秋启问出最后一点担忧。 

  老神医思考了半晌,也是有希望的,“大概是有的,一止丹毕竟是丹药,药效谁能说的准呢。”

  拳头在梁柱上锤了下,内心挣扎万分的秋启也是最终下了决心,咬了咬牙,“华老你说的对,洋儿已经故去了,人应该往后面看,为了秋山的未来也不能自私下去,给我儿服用一止丹吧,让我对不起他娘就行了。”

  秋启想起亡妻却也是悲从中来,恨不能同日故去,留下自己和两个孩子。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老神医轻咳两声安慰道:“也没有对不对的起的,你们活的好便是对得起。

  人到老了总想着儿女的事,为了儿女自己死了便也值了,既然都肯为了死了记不记得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到这时候反而想不明白呢。”

  老神医说的容易,人都是别人的情感导师却不是自己的。

  想他华云子十五岁那年天降洪灾,父母死于洪流,自此无依无靠,浑浑噩噩好几年,靠乞讨为生,一路乞讨到五阳山下,因此而拜入山门,因为心性被师傅看上收为弟子,入门十年来因为资质平平也没啥造诣,也没有发现自己修炼的方向,就算这样也没有被师傅师姐师弟嫌弃,还一直被鼓励,最终也是在医道上开了资质,成为了五阳山有名的神医。

  回忆至此老神医华云子也是唏嘘不已,看了眼背着身还在难受的秋启道:“一止丹我会着手准备炼制的,炼制好了我就会为少族长吞服。”

  "在等几日吧,马上到孩儿母亲的忌日了。"

  “那我就在停留几日。”

  秋启没有回话,默认了老神医的话,老神医见此悄悄地退出了院落,并不想再打扰,让他静静自己开解心结。

  惊蛰至,二月节。

  仲春之时,春雷萌动,万物苏复,蛰虫破土而出穴。

  秋山境内春意盎然,满山青翠,秋阳的母亲就是这样的时节走的。

  观澜山离秋宫几里地,是秋山境内最大的山头,观澜山后面群山连绵不绝宛如以一条巨龙,观澜山则像翘首的龙头,气势磅礴,因为独特的位置被作为秋族死后的埋葬地,秋族世代族人死后都葬在这里。

  天微微阴沉,好似要下雨,母亲的忌日,作为女儿的秋静也提前从中院赶了回来,来到观澜山山下,山下修葺了凉亭,山路被青石铺砌,抬眼眺望便能看见银灰色的一座座陵墓。

  秋启让下人等候,父女三人提着上供的物品一同上山。

  自发妻亡故后秋启也没有在续弦的想法,秋山一帝一后,每一代秋帝娶得第一个女人便被称为帝后,自两人结发便被记录在族谱,在娶的也只能叫帝妃虽然也能上族谱却又不是那么耀眼。

  历代的秋帝一般都有一个帝后好几个帝妃,也不得不说秋启也是个痴情种了,宠了一辈子,一双人白首。

  越过几代长辈的陵前父女子三人恭敬的上了香鞠了躬,跨过石牌坊,便入眼看见一左一右矗立青石打造的木元狮的雕像。

  木元狮是没有多大灵智的普通兽类,最护犊子的野兽,无论对手多么强大从不抛弃孩子自己逃跑,要么你死要么我死丢下孩子不可能。

  因此木元狮的这种精神被代表为母爱,左边的雕像脚下两个幼崽嬉闹,右边的则是母狮低头舔犊,显然两个幼崽便代表秋阳秋静。

  帝后墓四周由白玉垒砌成两道环形墓墙包围陵墓,主神道长数十丈,神道两侧石兽数种,具是大陆有名的神兽凶兽,百尊石刻惟妙惟肖,气势如虹,那种精气神都刻了出来显然出自名家之手,过了神道便是宝顶,下面便是地宫。

  来到坟前,秋启摆了贡品上了香,让秋阳秋静跪下磕头,久到差点忘了已经不知几个年头,在望妻子长眠的地方秋启依然心难平,人虽去却犹如活着,活在心里久久不去,一如当初初见的那张笑脸,问他你在看什么,当然看你的美丽,我为此着了魔,小小的心间再也容不下别人。

  春风微拂,吹动了树木落了叶,香烟袅袅升起,黄纸慢慢燃烬,噼啪轻轻作响。

  “想你母亲吗?”秋启目无焦距平静的问道,不知道问的秋阳还是秋静,亦或者都在问。

  秋静淡淡嗯了声,秋阳垂着头没有说话。

  “不想也是正常的,你没有你母亲的印象。”

  秋启席地而坐,轻抚了抚墓碑平静的道:“过了这么些年我还是忘不了,那年我下山,正值年轻气盛,满腹骄傲,在那如天才过江锦鲤的中院却也是被打击的体无完肤,明白自己的弱小,也明白了不是出身就能决定未来的。

  尤其是你们的母亲,更是天才,我仰慕你们的母亲,有时候也只能偷偷看着不敢打扰,你们母亲那么多人追求,那么多青年才俊我也想不通为什么单单的看上了我,你们母亲说可能看着我比较傻吧。”

  “终于我也是娶到了你们母亲,我想这辈子一定对她好,看她日渐衰老不怎么开心,我也是去南荒找到了驻颜花。

  你们母亲那次笑的格外开心,说再也不会觉得配不上我了,你们母亲怕疼,我就想不要孩子了,一辈子就我们俩过挺好的,可能你们母亲感觉到了,说不行,她想要孩子。

  看看是不是像我和她小时候的样子,阳儿就这样出生了,像极了你们母亲,我挺开心的,你们母亲不开心,说不像我。

  十几年后你们母亲说要在生一个,看着你们母亲日渐消瘦,我没答应,下山决定要去找延寿的药材,你们母亲不让。

  第二年静儿你就出生了,也像极了你们母亲,这次你们母亲没有不开心,大概知道要走了吧,说孩子像我更好,这样就能一辈子陪着你了。”

  秋静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秋阳默默的添着黄纸,不是不痛,而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远处群山跌宕飞鸟惊过,近处风又大了吹起了衣衫吹起了飞灰,不知道从远处又吹进了谁的思念。

  拂袖遮过了脸,秋启揉了揉眼,暗骂了句好大的风,吹得人泪眼婆娑。

  半晌,供香燃尽,黄纸烧透,心情平复,大概是坐的屁股难受,麻了腿,秋启起身抬手揉了揉儿女的头,“希望你们两个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要记得你们母亲,这个肯费了命生了你们的母亲,她比我更爱你们。”

  从中院回来的头两天,听族人的说山上来个个五阳山的老神医,说哥哥的病有了根治的方法,近日一直在武德殿里面炼丹,秋静平时又喜欢看奇闻杂志,又听父亲今天这番有暗示的话语,心思聪慧的秋静不免有了猜测,一想到心里的猜测的结果急切的站了起来,可能跪久了踉跄了一下。

  不顾腿上的酸麻,秋静急忙抓住父亲的手臂,“是不是要给哥哥用一......”

  “嗯。”没有等秋静说完,秋启打断道。

  “那......”

  还想再说什么,秋启摆手示意不用再说,对墓碑说下次再来看你,转头便往山下走,背影格外佝偻落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