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不合格继承人 > 第七章、天书志
 
日落西山,天色将暗,坐在那犹如磐石的秋阳呼出一口浊气,显然这般修炼也能洗精伐髓,收手起身伸了个懒腰,睁眼眺望了下远方,眼中似有金芒闪动。

  “还是太慢了,这祭炼速度不知何时才能修到起影境。”秋阳看了看祭炼半个影躯的影子轻轻道。

  几个月来秋阳一直是深居浅出的生活,除了解决吃喝拉撒便是修炼,经历了几个月不眠日夜的祭炼秋阳也只祭炼的影躯的四分之一,可见之难。

  当年的秋阳是个天才,比他爷爷还早一些悟了烛元,提前两岁祭炼,经历了母亲去世的打击浑浑噩噩的几十年没有祭炼过,显然空挡的这几十年给秋阳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上车早中途却下了车,在想赶上可就难了。

  催动元核,心念一动,只见那祭炼半个身躯的影躯便是金鸡独立的站着,没了光照便没了影子,半个身躯站着却是格外诡异。

  “唉。”秋阳叹了口气,然后停止在催动,站立的影躯如融化一般渐渐的流淌在地上然后消失不见。

  刚想转身回屋的秋阳便见秋启自青石子小路而来。

  “阳儿,又祭炼了一天?”行到近前,秋启看着因为祭炼而微微晒黑的脸蛋秋阳道。

  叫了声父亲,然后秋阳点点头,“最近老感到有什么瓶颈跨不过去一样,祭炼的速度慢了许多。”

  “你呀,就是看的太少心境上没有提升,修行的自然就慢,不妨多出去看看,把自己关起来修炼的也只会越来越慢。”思考了片刻秋启给出答案,紧接着又道:“你有空档期修行赶不上别人,不妨走偏锋多习习剑法,多体悟一下剑意,剑主正义,没准修炼的便快了。”

  "唉,不是没有试过,失了剑心的意境,没了剑心在挥剑也是枉然,父亲你看..."叹了口气,秋阳说着便动用烛元催动影子反馈自己力量,然后竖起剑指,影子反馈自己的力量快速顺着手臂流入指尖,金色光芒渐渐形成一把金色的剑柄,还未形成剑身便碎裂般消散。

  “你不是失了剑心,而是忘了剑心,忘了初心,初心即剑心。剑心的定义也不是一种,正义也是剑心,仇恨亦是剑心,看你怎么理解,你不妨想想剑心怎么来的,你就能找到剑心了。”秋启淡淡的笑着解释道。

  剑心即初心,秋阳细细品味着父亲的话,好似朦胧的有了感悟,秋阳好似神游天外,秋启静静的看着没有打扰,秋阳在思考自己的初心是什么,渐渐入定,是在斩仙剑下练刀的时候有朦胧画面传入自己的脑海,脑海中画面的开始便是身着黑色帝王袍的人背手站在黑色的山上,看不清脸眼神却是蔑视的望着什么,修为也不知道有多高,然后一动便是抬手挥剑斩开深不见底的深渊,秋阳向往那种强大的力量,身着帝王袍的男人抬手好似在召唤什么,再回想斩开深渊之后的画面,正待秋阳在往下回想脑子便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啊!”剧烈的疼痛还是逼得秋阳从入定中逼出,惨叫了起来抱住了头。

  “没事吧阳儿,怎么了?”看见秋阳这个样子秋启大惊失色,赶忙上前查看。

  半晌,秋阳缓过来示意没事,秋启这提起的心才放下来,这大儿子要在出点啥事可真是要是他的老命。

  “父亲,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在斩仙剑下昏睡过去的事吗?”缓过来的秋阳擦了擦因为疼痛而流出的汗道。

  点了点头,秋启回想了一下,那年还在稚童年纪的秋阳在斩仙剑下的演武场和秋刀学习刀法,秋刀因为嗜酒所以沉睡过去,年幼的秋阳正在练刀的时候被什么牵引了灵魄沉睡了一天一夜,要不是呼吸什么的都平稳,也看没什么大碍只是沉睡,秋启就要广寻名医了。

  “那次沉睡我好像进入了一个幻境一样的地方,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帝王袍的男人了,他拿的好像正是斩仙剑的缩小版,一剑就能破开万里鸿沟,我感觉天地在他面前都显得渺小,后面发生了什么我都记不清了,每每想起便头痛欲裂,那一剑估计也就是我的剑心,那种藐视一切的强大。”秋阳平静的道。

  “缩小版的斩仙剑...”听着叙述,秋启有一些摸不着头脑道:“咱们秋山历代记载上也没有过缩小版斩仙剑的记载,唯一记载的便是斩仙剑是咱们传承血脉的器物,你看,石头做的斩仙剑更不可能变小。”说着指着矗立天际的斩仙剑让秋阳看。

  “传闻中的斩仙剑有剑灵,我更是没有见过,你爷爷你太爷爷也没见过,再说那个穿着黑色帝王袍的男人,有记载的族谱上历代实力达到那个男人的层次的更是没有,如果有肯定是不在记载之中,咱们秋山起源于什么时候也没了记载,这也无从查证了。”秋启淡淡的道,秋族发源在秋山这是毋庸置疑的,秋山什么时候出现的却无从考证,大陆奇闻杂志中也没有。

  “那咱们秋山为什么要靠斩仙剑才能传承,为什么能同时兼修烛阳和暗幽两系,又为什么堕入暗幽系之后血脉中的传承便断掉。”秋阳问道。

  秋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一切估计天书志中才有记载。”

  天书志是一本上古奇书,不知道由何人书写,记载大陆起始经过、天下大事、兴亡衰盛,天书志不知道何时出现何时消失,大陆的由来便是一位由远古强者翻阅了天书志而得知的,第二篇则记载龙族会消失灭亡,那位远古强者便匆匆的告诉龙族,远古的龙族便是大陆的王者,龙族当然不会相信他们会消失灭亡,把他赶出了龙族,自那位远古强者告诉了龙族天机之后天书志便诡异的消失,天书志来的离奇去的也离奇,事情果然也朝天书志记载的那样发展,龙族渐渐消失灭亡,因为那位远古强者的警示只留下小部分的龙族。

  秋阳也是陷入了沉思,他有一种预感,秋族的血脉,秋山的斩仙剑,莫名出现的天书志好像一切的一切都有人操纵一般,秋山便是那个打头阵的傀儡一样,操纵一切的人让秋阳联想起了身着黑色帝王袍的男人,不知道是好是坏,事情最终朝着什么样发展,发展不好对秋山又有什么影响。

  “别想了,等你实力到了那个层次才有资格去揭开谜底,现在的你还太弱小。”看秋阳陷入沉思,秋启开解道,“先去吃饭吧。”

  秋阳觉得父亲说的对,实力到了哪个层次才能了解哪层的事情,不自量力总归不好,现在的自己还太渺小,除却稚童在秋山之地自己便是最弱的存在,哪有资格去思考秋山是不是被什么安排了。

  不再思考,秋阳便跟随着父亲去吃晚饭,到了餐厅没有发现妹妹,秋阳询问,却被告知妹妹今天早早的就走了,在家呆了几个月赶上中院大比要早点回去,看自己祭炼的太辛苦就没告别,秋阳哭笑不得。

  月朗星稀,秋天的月亮好似比夏天更圆,秋天的风裹动树叶稀稀落落,整个秋山静寂无声,想必在外的人也早归了家,月光洒在大地上照耀着枯黄的落叶格外的寂寥。

  吃完晚饭的秋阳无事可做便选择继续修炼。

  此时观海楼这边却有老叟选择夜晚垂钓,叼着烟斗,吹着海风,今晚的风好似大了些,吹得的青烟瞬间消散,吹得老叟雪发飞舞,海中的鱼漂也在乱晃站不稳,老叟也不介意,显然不是为了特意钓鱼而来。

  “怎么了最近,心事这么重。”自远处而来的秋刀提着酒壶,喝的微醺,看着秋田问道。

  一向大大咧咧的秋刀最近也发现秋田很反常,好似有心事,往常还能蹦出几句话的秋田最近更是一言不发,一直和秋田拌嘴的他总感觉老友有事瞒着他一样,不放心的秋刀吃完晚饭没有在家发现秋田,田地里和菜园没有,秋刀只能猜测在钓鱼,果然寻过来远远的便看见秋田。

  如雕像般的秋田没有回答,也没有回看秋刀,浑浊的双眼望着远方,行到近前秋刀以为秋田没有听见,又问了一遍,秋田还是没有回答,秋刀也没有再问,静静的坐在秋田身旁默默饮着酒。

  不知多久烟斗里的烟草燃尽,老叟秋田淡淡的道:“我感觉我也要走了。”语气平静的可怕,仿佛说的不是自己,浑浊的双眼依旧望着远方的海平面,连烟斗熄灭也浑然未觉。

  正在往嘴里倒酒的手浑然僵住,宛如惊雷炸顶,夜晚的海风并不冷,秋刀却像是入了秋山最冷的寒冬彻骨冰凉。

  半晌,僵硬的手好似有了一点知觉,活动了下手指放下酒壶,起身平静的道:“我下山去给你找延寿的药。”说着便走,微醺的酒意半混沌的脑袋也像瞬间醒了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