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不合格继承人 > 第十六章、冤家
 
出了秋宫,走过村寨,满山银装素裹。

  眼前这座山头也不算小,只能说在秋山中算中游,但好在位置距离离村寨比较近,山里也有灵兽,常有族人进山打猎。

  山中树木林立,高的则几丈,两人合抱粗,山路积雪颇深,秋阳只能踏雪而过。

  掠进山中,半晌便到了山顶,山顶东风肆虐,飞雪宛如游龙在天空中飞舞,倒也是颇有一番意境。

  四下看了看,山顶远处是断崖,秋阳寻了个看着地势还算平势的雪地,用影力挥手扫雪的本事秋阳还没达到,只能手动清理,不一会清理出了一块干净地方,秋阳铺上防水的毯子,便坐了下来。

  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烛影秘术,大部分都不是秋山的,帝脉的现在也查阅不了,别的秋阳给他整理分为了三类。

  第一类就是攻击性的烛影秘术,最低级的就是人级的,现在秋阳能用,就是上次纵天地那一套,秋阳能达到起影境界的话威力更大,现在这境界发挥不出原本的实力,光看着好看,最高级的便是袂级的,秋阳用不了,只能眼馋,望梅止渴。

  第二类则是防御类的烛影秘术,对于奉行进攻就是防守的秋阳吸引不大,但也还是要学的,最高级的也就是地级的,保命技能没有在这一分类里面。

  第三类则是奇杂类的,好多不是秋山的,等级也比较奇特,没有记载,都是奇奇怪怪的秘术,秋阳有的看不太懂,什么阴阳册,送葬术,哭丧术...

  秋阳对这哭丧术书名比较感兴趣,在脑海中翻开。

  【哭丧术】修至大成,以烛影之力通敌手烛影,以对手亲人身份悲切哀婉的痛苦念其亡故,唱上一夜,烛影自散反噬可令其暴毙。

  注:折寿,对手修为必须低于自己,且对分袂境界高手不起作用。

  秋阳:……

  秋阳立马没了学的兴趣,给人哭灵这事秋阳干不来,怕了怕了,也怀疑这是邪术,秋阳自觉的是名门正派怎么能修这玩意。

  无奈的在翻了翻脑海中的秘术,秋阳还是在第一类和第三类中选了两种秘术,一种关于剑的地级烛影秘术,还有一种隐影术没有等级介绍的秘术。

  由于剑术是地级的秋阳也施展不了多久,威力也发挥不出多大,只能先学学,熟能生巧,比等以后实力高了在临时抱佛脚要强多了。

  在脑海中看了看介绍,惊鸿一剑,以烛影聚天地之力凝聚剑气,发出致命一击,想了想秋阳觉得这跟斩仙剑主人那一剑有相似之处,只不过人家是随意挥的,咱还要借助烛影秘术,这足见差距。

  叹了下,记住了秘术运行路线,秋阳站起身唤起黑龙剑,前走了几步,闭目凝神,眉间闪动,动用影力走了几个脉门。

  “惊鸿一剑!”猛的睁开双眼,呼喝一声,猛的刺出一剑。

  远处悬崖边觅食的雀儿惊走……

  一阵小风吹过,便再无反应,气氛诡异的安静……

  姿势挺酷,还保持那一剑刺出的姿势,半晌秋阳面色淡然的收了剑,四周看了看,没有人,不尴尬。

  摸着下巴思考了半晌,运行轨迹没错,自己有剑心应该事半功倍才对,不应该只惊了一只雀儿。

  “这怎么回事?运功线路也没错啊……难不成,这这……这地级秘术是假的!?”

    与此同时前一刻,山下林间小路正走来一位女子,穿着白梅色棉衣,身披狐裘大氅,随意的梳了个凤尾,行走于茫茫白雪之中,仿佛与雪白融为一体,美如画。

  雾晕这两天心情不太好,每次心情不好就想来后面小山头悬崖边看看,这次也不例外,行至山顶远远便见一白衣青年背对着她坐在雪地之上,雾晕看背影一眼认出做梦都忘不了的人。

  “他怎么在这?”

  看见青年雾晕低声说了句,她的到来没有惊动正在沉思的秋阳,她正是被秋阳这两天气的才想来这里散散心的,没想到在这也能碰上。

  雾晕不由怀疑她是不是上辈子刨了秋阳的祖坟,这辈子秋阳来报复她的,她俩是不是上辈子结仇太深,地广的秋山走哪都能遇上。

  看着坐在地上的秋阳,雾晕好看的柳眉皱起,这座小山秋阳基本不来,不知道今天抽了哪阵风,雾晕想了想,惹不起我躲得起,还没待雾晕转身,便见秋阳站起身前走几步唤出一把黑色的剑。

  雾晕歪着脑袋看了眼站如松的秋阳,想这是要练剑了。

  “惊鸿一剑!”

  一声呼喝传入雾晕耳中,秋阳刺出那一剑,然后……

  雾晕:……

  您继续,我啥也没看着……

  半晌待秋阳收剑回看,雾晕下意识的闪身到树后。

  秋阳看了看前方断崖,风景美极了,秋阳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现在严重怀疑地级秘术是假的。

  “按道理来说我这马上起影的境界了这惊鸿一剑我能用啊!”

  挠了挠脑袋,秋阳在进入识海之中翻阅,翻来翻去也没发现自己哪里做错了,正待秋阳放弃这秘术的时候,右下角芝麻大不起眼的几个字吸引了秋阳的目光,凝神望去,也亏得秋阳视力比较好。

  注:需要长时间的聚势。

  秋阳:……

  得咧,知道错哪了,自己秒发了,自己没刷CD大招时长,秋阳吐槽了这秘术的创造者,这几个芝麻大小的字不仔细看还看不着。

  待秋阳想明白自己错哪了,退出识海便要在试一下。

  举剑,垂目,运转影力一气呵成。

  秋阳静静站在原地举剑,猛然间疾风骤起,自身周围泛起如龙旋一般的气场,漫天白雪飞舞凝聚而来,渐渐形成一条雪龙在秋阳上空盘旋,雪龙狰狞咆哮,身长几十丈磅礴大气!

  树后的雾晕小巧的嘴巴成了哦形,震撼的看着,在秋山这么多年从没有见过这么震撼的秘术。

  “惊鸿一剑!”

  几十丈的雪龙随着秋阳的剑势盘旋,秋阳旋转了一圈,然后一剑斩出,目标正是雾晕藏身的那片树林,雪龙呼啸着冲去。

  雾晕大惊失色!几十丈的雪龙来势汹汹,狰狞的眼神宛如要撕碎自己,自己在躲避已经来不及,暗道完了要死了,秋阳指定发现她了,自己打他次数太多,他要杀了我报仇……

  “对不起父亲母亲哥哥!女儿不孝!”

  雾晕心底说了句,想起家仇未报便要死在这里,雾晕心有不甘,还是认命的闭上眼睛等死。

  终于雪龙至,耳边寒风呼啸如刀,脸上漫天飞雪如箭,林木震荡飘摇,雾晕感觉自己被强烈的罡风包围,吓得抱着树干抖了抖娇躯。

  龙破,漫天雪花!

  “靠!”秋阳低声咒骂了一句,声势这么大,威力这么小,也就远处的林木震荡了一下,没有秋阳想象中那种摧枯拉朽的破坏感,这也就是秋阳为什么上山来的原因,他怕练秘术把秋宫毁了。

  看见刚才凝聚的巨龙秋阳想往悬崖边放的心思便息了,他想看看破坏力,没想到雷声大雨点小,让他这么失望,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现在惊鸿一剑对他比较鸡肋,吓唬人还行,实战不行,等实力强了这秘术才能有威力。

  树后雾晕久久没有等来身体撕裂的感觉,只有洋洋洒洒的雪花落在头上,睁开眼,发现自己没事,劫后余生的喜悦感涌上心头,面冷的雾晕也忍不住热泪盈眶,活着太好了。

  半晌雾晕心情平复下来,拍了拍身上的飞雪,看见秋阳站那好似在思索什么,一时间怒火涌上心头,头上仿佛要着火,毫无理智可言的冲向秋阳,宛如母虎猎食……

  摸着下巴沉思的秋阳没有感觉有人接近。

  “啊!”一声惨叫,秋阳感觉屁股被谁狠踹了一脚,人便飞了起来,打了几个滚,膝盖跪在地上滑了几米远才停下。

  连忙转头一看,便见双眼喷火,面色狰狞,气势汹汹的雾晕疾步而来,秋阳吓得三魂失了六魄,他想不通又哪里惹了这位姑奶奶。

  “姑奶奶!我哪又惹你了!”面色急变,秋阳急声喊道,声音都吓得变的腔调,尖细了起来。

  “哪惹我了?你星星的想放秘术杀了我!还怎么惹我了!”说着,雾晕捏了捏拳头,咔吧作响。

  “姑奶奶!你听我解释!”跪在地上的秋阳太监音喊道。

  “去下面解释吧!看打!”说着雾晕扑上前去又咬又踹。

  起身发泄完了觉得还是不解气又把秋阳摁爬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拳拳到肉脚脚入骨,秋阳趴在地上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待雾晕觉得解气了,秋阳爬起身,一手捂着老腰一手捂着鼻孔中流出的血道:“谁知道你今天能上山呀,你在那一声不出我哪知道?

  要知道你今天来这打死我,我都不来,好好的修炼烛影秘术就挨了一顿揍,我招谁惹谁了?

  你就不能温柔点?女孩子家家的这么暴力,嫁不出去怎么办?”

  “呵……”雾晕冷笑一声,大眼睛就直愣愣的看着秋阳,吓得秋阳又是一哆嗦,“嫁不嫁的出去还用你管?”

  “还说没看见我,我看你就是看到我才临时改的方向,你就想杀了我。

  然后找个借口和启叔叔静儿说是误杀的,启叔叔和静儿也不会太过怪你。

  没看出来你这么歹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