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不合格继承人 > 第十九章、安山
 
西域俱州,地处西界中州之间,属于西界,西域俱州也是中州前往西界的必经之地。

  一座小山峰坐落在在西域俱州一处偏远之地,小山峰占地面积不大,四周常年烟雾缭绕,毒瘴弥漫,连山脚的荆棘林木都已经呈黑色,毒虫毒草遍地都是,与外面土地形成强烈的对比。

  偶尔有人误入此地便是尸首异处,面容凄惨呈乌黑色,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座小山峰被有心人利用,说里面有重宝,吸引来那些实力高强的修士强行闯山,大多数进去的人都出不来,出来的还没说两句话便暴毙,因为这一因果,这座小山峰变成赫赫有名的凶地,有修士路过此地也是远远的绕开,除了偶尔有修士在边缘采一下毒草、草药根本没人敢来这里。

  今日山脚下便来了一白胡子老道,老道须发皆白,精气神十足,一点也不像个老人,国字脸一字眉,满脸正气,一双眼睛精芒闪动,身着灰色道袍,手持拂尘,背负木剑,每走一步都有独特的韵味,好似真是成仙得道的仙人。

  老道掐手推算了一下,皱着的眉头放下,此事成不成不在自己,取决于小姑娘,抬脚便要往山里走。

  “老人家!此地甚是凶险,漫山毒雾,不可轻入!”一旁采药的几位修士中一位好心的提醒了句。

  老道笑着道了谢,表示无碍,传声给好心修士,“财不外漏。”

  好心修士莫名其妙,自己都穷的叮当响了,被迫来挖草药卖钱的地步,哪还有财外漏。

  老道没有解释,在好心修士一脸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的表情中,缓步走进毒瘴之中,最后消失在视野中。

  老道消失后山脚下便传来议论:“王二!你提醒这作甚,人家又不领你情!”

  “我辈修士当心存善念,这位老先生可能误入此地。”

  “不像误入的,倒想有心而来的,该不会是为了山里宝物来的吧?”

  “管那作甚,那也得有命拿呀,这漫山毒雾毒虫的。”

  消失毒雾中耳朵灵敏的老道听见议论无所谓的笑了笑,抚了抚须发,“妙哉妙哉,善因善果,心善之机缘至。”

  一刻钟后,在外挖草药的好心修士挖累了便坐在地上树下休息,脑袋放空。

  他叫王二,一个普普通通的散修,他天赋不好,修为卡在悟元境便再也修炼不上去,无法在修行下去,王二便息了在修炼的念头,打算老老实实弄些挣钱最快的活计,攒点钱娶个媳妇孝顺老母。

  因为王二为人心善又乐于助人,商会有什么挣钱的事都会想着他,这不就接了上面采药的任务,一趟下来就有五六个子可以拿,采药遇到了个老道还不领情。

  “唉……我这天赋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王二喃喃道。

  而这时王二屁股底下的闪过一阵红光,随后好像被什么东西拱的颠了一下,王二大惊,好在定力还不错没有大呼小叫,连忙站起身查看。

  却见一株小花肉眼可见的破土而出,小花呈现血红色,最奇怪的便是花面,好像一张脸一样呈微笑状。

  “血微花……”王二脑海中瞬间泛起这三个字,王二直愣愣的看着半天没有反应。

  血微花,生于常年毒雾缭绕的地方,发芽瞬间出土,片刻之后便消失于地面重回地底,需要在出土一瞬间采摘,可遇不可求。

  血微花基本是看不见的珍惜草药,价值万金,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最重要的就是血微花有清洗元核的功效。

  元核天生开发的程度代表一个人的天赋,元核越清澈也就代表天赋越高,修炼的也就远快,王二的元核基本没有开发,天赋有限也就止步于了悟元境界,而血微花便能助他清洗元核在上一层楼。

  “发了发了……”王二看着血微花喃喃道,他知道他天赋有救了,想起老道的话财不外漏,里面看了看四周,好在没有人盯着他。

  一株血微花值得这群人反目成仇,甚至杀他夺了血微花,毕竟这东西太过稀奇,王二也只是在古籍上见过血微花。

  急忙采摘,收起血微花,王二这才放下心来,暗道今天这是遇到神仙了,心底连连对着道谢,觉得诚意不够,又往老道消失的方向拜了拜。

  王二的这番机遇,也正对应了老道的善因善果,心善之机缘至,要不是他发好心的告诉老道这山进不得,老道不听劝,他也就不会烦闷的想在树下坐会,也就遇不到这株血微花。

  再说这老道,已经进入了毒雾中许久,没有丝毫被毒气侵染的痕迹,老道周身好似有看不见的薄膜光罩,周身一丈毒雾和毒虫都被隔绝,伸手不见五指的毒雾中也就老道这里一点亮堂。

  走了许久,老道感觉大体应该是走到了半山腰的位置,又掐指推算了一下,“没错!在走一会就到了,可怜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还要亲自走一遭……”

  老道甩了下拂尘,淡淡的抚须笑了笑,“天下大事顺天应之,该我走一糟。”

  又走了约莫一刻钟,老道还没见出毒雾,便又掐手推算距离。

  “嗯?”

  “这怎么回事?我怎么没动地方?”老道掐指的手顿住,抚须的手也僵住,“这就怪了,此处也没有迷阵幻阵啊,这是怎么回事?”

  无奈下老道只能再走一趟,又是一刻钟,老道在掐算还是在原地,好像没有动一样。

  “嗯?难不成还有什么我不识得的阵法?”

  见走不出去,老道便转换了个思路,干嘛要和距离死杠上,推算别的,老道抚须眯眼在一掐指。

  “嗯……原来封山了,看来打击挺大……”推算下来,老道也只知道了因为什么封山的大概轮廓,老道唏嘘不已,“情字最伤人……唉,唉?人家的家事我操心这个干嘛……”

  毒雾中老道拍了拍道袍,高声喊道:“泰元山天机道人玄玉子前来安山拜访!”

  声如洪钟,内含烛影之力穿过毒雾响彻整个山峰,原来这座山峰就是和秋山齐名的安山,一矛一盾,这安山自然就是那个盾了。

  一片寂静,没有回声,也就老道玄玉子的声音在毒雾中回荡,老道只得在喊了一声,“泰元山天机道人前来拜访,还请安山现任山主现身一见!”

  四下寂静,老道皱了皱眉头。

  与此同时,山下毒雾弥漫,山上却是山上篱笆园,草屋七八间,前各立翠竹,翠竹前面有菜园,菜园旁边一石壁,泉水顺着石头流入水潭里,鲤鱼在里面活蹦乱跳,院后耕田几亩,果树不计,鸡鸭灵兽嬉闹其中,哪里有半点烟雾缭绕毒瘴漫天的情形,此处却也是世外桃源。

  院中一老妪一少女,老妪坐在躺椅上沐浴阳光,拄拐以古稀之年,少女却是看着二八年华,身段苗条,亭亭玉立,柳眉下的美眸纯净黑亮,鹅蛋脸一颦一笑皆是风情,笑起来尤其是还有两个酒窝,灵气十足。

  少女正在浣衣,少女问老妪,少女眼中闪闪发亮:“奶奶……山下的世界好吗?”

  老妪想了想道:“不好,山下的人心太复杂了。”

  “当年你师婆就是下山,被男人骗了,最后落的郁郁而终,到死也没能见那负心人一面。”

  “被谁骗的呀?”少女好奇的问。

  “被秋山的骗的,秋山真是没有好东西,各个忘恩负义,他秋福是,他儿子秋宏也是!”说起前面老妪淡淡的道,提起秋宏眼中闪过一丝复杂,“雅儿记住以后不要碰情这东西,情最伤人,到最后伤害的还是自己。”

  叫雅儿的少女乖巧的点点头,“奶奶下过山吗?”

  “下过,山下都是坏人,都坏到心里了。

  雅儿你这么单纯,就不要下山了,奶奶怕你被人骗了。

  咱们祖孙俩就在这安山相依为命挺好的,等奶奶去了,你便下山找个弟子。”说着老妪思绪不知道去哪了。

  遥想当年她安秀儿也曾意气风发,师傅临走前让她不要怪那负心人,一腔热水的自己想要杀了他的儿子来为师傅报仇。

  自己最终也是栽倒在了负心人儿子秋宏手中,感情后来也是没有选择自己,自己便心殇的回山,自此关闭安山不在管世俗闲事。

  再次听到秋宏的消息,也就是秋宏战死的消息,她挺恨秋宏的,明明可以选择两个却拒绝了自己,他做了英雄却连自己最后一面都不想见,让自己白白浪费的蹉跎的岁月。

  面前的少女安雅儿是几十年前抱养的孤儿,安山一脉单传,接受传承寿命和秋山的寿命差不多,所以祖上大多山中人和秋山联姻了,到师婆那一代才算没了这种风气。

  安雅儿对她亦徒亦孙女,安雅儿就是她最后的精神寄托,从师婆的师傅七八人到如今整个安山也就祖孙两人了。

  “奶奶……我不想你走,你要陪着我,我也不找徒弟。

  等奶奶走不动了,雅儿就背着奶奶走。

  雅儿会做饭会做衣服,还会种菜,会好多好多……”少女安雅儿罗里吧嗦的说着。

  老妪安秀儿也不觉的吵,含笑的看着安雅儿,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在安秀儿耳中就是最美妙的音律。

  “好……等奶奶以后走不动了雅儿背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