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不合格继承人 > 第二十九章、你是秋阳吗?
 
日上三竿,红叶商队也行到了刀寨山脚下的官道,秋阳探头出去望了望。

  山峰高伟又陡峭,入眼尽是葱郁的树木,只有那一条通往山上的小路没有植着树,连路过刀寨山的官道两旁也植着树。

  四下寂静无声,诡异的安静,安静下又藏了多少凶险……

  “兄弟们!加把劲,速度点过去。”李铁柱喊了一声。

  “是!”

  商队成员应了一声,果然商队便快了一些,李铁柱也不想在这久留,虽说山上的匪徒欺软怕硬,哪知道会不会抽风。

  秋阳心底有一丝烦躁,预感到将要出事,黑衣人没有让老寨主杀雾晕,所以现在她的感觉并不是很强烈。

  果然不出秋阳所预感。

  “吁!”

  李铁柱叫了一声,马鸣尘扬,商队突兀的停了,秋阳心咯噔了一下,暗道来了,和雾晕大眼瞪小眼。

  秋阳就听李铁柱大嗓门的喊道:“阁下是什么意思!

  我们红叶商队和你们刀寨多年来井水不犯河水了。

  今日又为何今日突然拦我红叶商队?

  难道就不怕我们会长找上门来?”

  为首的人李铁柱见过,也打过交道,第一次走商的时候,叫了会长的名字才没有被劫了货物。

  总体下来那次不算愉快,差一点就拔刀互砍。

  “哈哈……”

  然后便是一阵苍老的笑声,就听那苍老的声音道:“不敢拦不敢拦!

  李领队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脾气。

  我们只是找个人,不知尊驾商队里面是否有个叫秋阳的人呢?”

  车内,秋阳脸色变了变,对着雾晕道:“果然是找我的,他们怎么知道我?”

  雾晕摇摇头,俏脸上满是凝重,“不知道他们找你干什么,总归是不是好事。

  你我都是化名,这人要没见过你我就无碍。

  等下你冷静点,实在没有办法了便动手。”

  雾晕细细的叮嘱,秋阳点了点头。

  外面李铁柱面色凝重的盯着面前百八十号的土匪,里面有十多个起影中级境界的高手,为首的老头更是跟他境界一样,当年过了几招。

  “我啥脾气与你无关,你要想劫了这批货可以给你,你要掂量一下。”

  李铁柱斜视的看了一眼老寨主,淡淡的道:“再说我们商队里面没有叫秋阳的。

  你们怕是拦错了。”

  “不劫货不劫货!老朽没那胆量。”

  面容苍老身着粗布麻衣的老头摆摆手道:“老朽得到的消息秋阳就是在你们商队里面。

  可否让我们细细的看一看。”

  正是和黑衣人谈了交易的老寨主。

  见老寨主搜查商队,李铁柱面容出现怒气,“王汉三你确定要得罪我们红叶商会?

  你可想过下场。”

  若让他搜了自己这面皮往哪放?怎么带领商队?

  老寨主王汉三笑了笑,“老朽不是要得罪你们,也不想得罪。

  老朽一直与你们方便,对你们会长我也是尊敬的很。

  老朽方便了你们,阁下是不是也要方便一下在下呀?”

  说完老寨主王汉三便笑眯眯的看着李铁柱,李铁柱想动手,考虑了双方实力最终气愤的冷哼了声。

  “哼!好样的,王汉三我记住你了。”李铁柱挥了挥手,示意剑拔弩张的商队队员退开。

  “你要是搜不出来,你就等着我们红叶商会的报复吧!”

  “搜不出来,老朽必然上门谢罪。”老寨主王汉三笑了笑,下令道:“好好的看看商队里面有没有要找的人。”

  老寨主王汉三后面几个人立马走出队列,手里拿着画像,一个一个对照。

  很快就搜查到了秋阳雾晕所在的车厢,秋阳雾晕二人心提了起来。

  帘门被打开,入眼就是一个虾米大眼睛的尖嘴猴腮的男人,男人拿着画像对着秋阳雾晕左看看又看看,也不见说话。

  秋阳斜瞄了一眼,心突兀的放了下来,这谁画的?这么丑?

  虾米眼看是两个俊俏的小哥,和画像不一样便不再看,免得自己自卑……

  “你是秋阳吗?”对照完虾米眼问道。

  秋阳:……

  秋阳觉得虾米眼脑袋不太好使,我是能说自己是吗?

  “我不是。”

  “你俩叫啥呀?”虾米眼又问。

  秋阳笑着回应;“在下叫袍德侩。”指了指雾晕,“这是家弟袍德爽。”

  “嗯……”虾米眼点点头,放下帘子,秋阳雾晕二人长输了口气。

  很快便搜查完,几人连忙去禀报寨主王汉三。

  “哈哈哈!”李铁柱爽朗的大笑道:“王汉三!没有吧!你回头就等我红叶商会的报复吧!”

  老寨主王汉三脸色变了几变,他不由的乱想是不是黑衣人坑了他们,他们要借刀杀人,从而铲除自己。

  自己要如何收场……

  很快他便有了决定。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音想起,却是那老寨主王汉三掰断了自己的手指。

  “这就当赔罪了!阁下可还满意?”老寨主面不改色,仿佛不是自己的手指。

  李铁柱脸色变了变,这是个狠人,“行吧!这件事就算罢了!”

  “走!”

  李铁柱喊了一声,商队成员收起武器重新组织车队继续南行。

  望着车队渐行渐远的背影,老寨主王汉三脸色阴晴不定。

  突兀的两个名字出现耳边,老寨主王汉三喃喃道:“袍德侩,袍德爽……”

  跑得快,跑的爽……

  “袍德侩,袍德爽!”老寨主王汉三突然大喊道:“就是这俩人!一定有一个是秋阳!

  赶紧追!

  赶紧追上红叶商队!别让秋阳跑了!”

  顿时,尘土飞扬,喊叫声一片,百十来人浩浩荡荡的追赶着商队。

  一张丑陋的画像落在地面上,渐渐被风刮走,也不知道刀寨的画师是有多没有艺术天分,把一挺俊美的人画的如此丑陋不堪。

  终于,在后面撒丫子狂奔的百十来人,终于追上了行了挺远距离的红商商队。

  百十来个人里面好多气喘吁吁直吐舌头,也就那十几个境界高点的和老寨主面不改色。

  “且慢!”

  喝停了商队,老寨主王汉三立马挡在商队前面,笑眯眯的道:“老朽还有话讲!”

  李铁柱下令止住车队,车架里面的秋阳雾晕二人感到一丝不妙。

  “王汉三这是何意?”盯着老寨主,李铁柱眯了眯眼,“为何又反悔了拦住我们商队?

  可是真要与我红叶商队碰上一碰?”

  王汉三笑了笑道:“自然是不想,老朽发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就想问一问。

  这袍德侩和袍德爽二位小兄弟可是商队中人呐?

  可是曾半路随队而行的修士啊?”

  来了!秋阳雾晕二人咯噔了一下。

  刚才粗略看了一眼,这伙人中有两个起影高级的,八个起影中期的,四个起影初期的,加上这老头起影巅峰。

  凭借秋阳雾晕二人起影初级的不足以从这群人手中逃脱。

  秋阳一阵苦笑,这还没到中院呢就被盯上了,出师不利啊,至今还不知道是哪路神仙这么快。

  闻听此言,李铁柱面色变了变,他看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一点也不愚笨,相反聪明的很。

  李铁柱细细一想便很快想明白,这袍德侩袍德爽兄弟必然是化名,难怪老觉得念着不顺嘴……

  这二人兄弟中必有一个是他们口中的秋阳!

  但念及这么多天的相处,愉快的交心,以及李铁柱对秋阳为人的肯定,还有信誓旦旦的说肯定安全护送他们道中州……

  脑海中念头一闪,李铁柱便是冷哼,“你怀疑袍德侩袍德爽兄弟二人有个人是秋阳?

  你找的是一个!我这是两个!

  你脑子没病吧?

  再说这兄弟二人是我会长的亲戚,会长有令必须安全送到。”

  说完李铁柱就眯着眼盯着老寨主王汉三,眸中闪过犀利的目光。

  老寨主王汉三脸色阴晴不定,确实,黑衣人没跟他说是两个人。

  这两个人又是红叶商会会长的亲戚,今天不好得罪太死。

  但细细一想,王汉三又觉得黑衣人骗他没必要,这秋阳必然在车里。

  又见李铁柱眼中有一种闪烁之感,心里便有了数,显然李铁柱不太会撒谎。

  “李领队,可否在老朽看看这二人呢?

  可能寨中画师手艺太差,属下们眼拙了呢。”

  王汉三笑了笑道:“我就看一眼就好,没有问题之后老朽便离去。”

  “不要太过分了,你王汉三想查就查想看就看。

  你把我们红叶商队当什么了?”李铁柱冷冷的道:“非要逼我们真要动手?

  动起手来你们也不见得占到多少好。

  就算我们死在这了你刀寨能落的好下场?”

  在李铁柱说着,后面的商队成员便是运起烛影,拿起刀剑,身上气势猛的迸发,也有数十位起影中级的高手。

  “老朽就要秋阳一个人,没有的话让老朽看一眼那俩兄弟。

  何至于闹到如此程度?老朽先前已断指赔罪。

  李领队还有什么不满的?”

  王汉三笑着的脸阴沉下来,挥了挥手,身后刀寨众匪也都摆起架势,只待王汉三一声令下。

  “你当真敢动手?”李铁柱也下马,唤出烛影,拔刀对着王汉三。

  “哼!李铁柱!别以为老朽怕了你。

  老朽怕的无非是你们会长罢了!你算什么东西?

  老朽现在就是把你们全杀了,老朽在带着一帮兄弟逃了你们会长又能奈我何?”

  思考了半晌,为了一颗破影丹值得,便也不在顾忌,大不了杀了人放弃刀寨走了便是。

  剑拔弩张,气氛凝固,混战一触即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