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狐泪生 > 第二十四章 往事
 
  珞璃儿伸手抚了抚鬓角,本就生的极美,即使是个漫不经心的动作也使众人看得呆了,“正好闲极无聊,可以前去”

  二皇子一合折扇“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会派人去接公子”

  几人在一起又寒暄了一会,珞璃儿就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四皇子忍不住开口了“二哥,为什么不说明身份呢?”

  “对于一个超脱世俗之人,身份尊卑于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况且,这也不难猜到”说完他回头看了眼左丞相,

  后者则儒雅一笑,

  的确,珞璃儿从众人之口中早就得知先头吹笛的男子是左丞相,而出现在他身边的人一个个气宇非凡,一看就是豪门贵族之中的,

  丞相一职即百官之长,而他身边的人并未显露巴结之意,除了皇室还有何人?

  ...

  “咦?你们怎么也在?”珞璃儿看着岸上的众人,走的时候还已有一个,回来的时候就成一堆了?

  “我们晚上上不着,然后就出来溜达溜达,然后就遇到冰灵了”泽畅解释道,哪里还有先头那股欺负冰灵的气势,

  某小孩还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对着他默默竖起了中指,咋?怂了?上啊!

  珞璃儿看了眼众人,不禁有点诧异“挽风跟离殇没出来么?”

  “老大他们一向不喜热闹,也就没出来”

  她点了点头,这个她懂,“那你们现在饿么?”

  众人纷纷摇头,先头吃的似乎太多,现在都有点积食了,“估计你们也玩够了,走吧,给你们老大他们捎回去点吃的”

  一行人离开了,期间谁都未注意到不远处亭子里的人,

  若是见到一定会很惊讶,不是别人,亭子里坐的正有离殇,在他身旁还有一劲装男子,剑一般的眉毛微微上挑,乌木般的黑色瞳孔,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天神大人怎么舍得回来了?还是挑在乞巧节?”男子挑了挑眉问道,

  “恩,回来看看,正好赶上了,怎么样,皇帝身体还好么?”

  男子叹了一口气,望向远方徐徐说道“哎~那好歹也是曾经当过你爹的人呢...”

  离殇轻声笑出了声“别扯开话题”

  “从你走后...咱...我爹身体就一年不如一年了...你不打算让他再见见你么?还有那个女人..你也..”

  男子话还未说完就被离殇打断了“有句话叫天人永隔,在他们心里,那个昔日的三皇子已经是过去了,我又何必再回去打扰他们,况且我这次待不长时间”

  “天人永隔...呵..当年父皇得知你战死沙场的时候直接气急攻心,差点就归西了,花眠更是自甘堕落居身青楼发誓终生不嫁,这你都知道么?恩?”

  男子五指收拢,手心的茶杯已经被他捏碎,但他像是没有知觉一样还在紧握拳头,瓷片扎进手心,鲜红的血液绽放在地面,

  “大皇子何必动怒,天地之中一切事情都有其定数,路在脚下是自己选的,又何必紧抓不放?相信他们也早就释然了”

  大皇子一拳砸向石桌,立马惊现一个不大不小的坑,

  “释然?父皇他每天都在后悔中度过,后悔同你发脾气,更后悔同意你的请缨,以至于成了心结,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最后找遍所有神医都无济于事,

  花眠她...算了!同你这样冷血的人说多了也无用!你去过你的神仙生活去吧!”说完一甩袖子转身离去,

  离殇坐在那里看不出喜悲,一饮而尽杯中的酒,返回住处...

  珞璃儿一行人买完吃食就回到了客栈,却发现离殇的屋子是空的,于是她便让众人先回去休息,自己则选择留在大厅等着他,

  她轻叩着桌面,此时四周也只有几个人,并不热闹,没过多久就见离殇走了回来,看起来似乎有点心不在焉,

  “呦?回来了啊,来来来,坐下把夜宵吃了”璃珞儿一挑眉,就在这哥要走过去的时候叫住了他,此人有情况,难道是撩妹未到手?

  想着想着她就脑补出离殇厚颜无耻的追在小姑娘身后索要联系方式的场景,

  一脸深意的看着正在吃东西的某人,

  察觉到一道炙热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离殇抬头有点不自在的说道“怎么了?”

  “没没没,您吃您吃”

  “我也想安静的吃,但你不感觉你的眼神有点露骨么?”

  珞璃儿一脸八卦的靠近他“相中哪家姑娘了?跟爷说说,说不定爷还能提点你两句”

  离殇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漫不经心的说道“想多了你”

  “哦~?是吗~?”

  “你很好奇是谁家姑娘?你该不是对我有...”离殇突然就起了想逗逗她的心思,看着她一脸慌乱的表情,恩,很有成就感,

  “才没有!瞎说什么!?”说完后某人还恶狠狠的瞪了眼他,

  离殇突然感觉内心有点愉悦,先头的那点不适瞬间烟消云散“刚来的时候,你问我为什么会有这里的银两,我说我以前来过,不知你还有印象么?”

  珞璃儿拄着腮点了点头“今天才发生的”

  “恩,天界有那么一条规定,凡是任职前的众人都要先下凡经历一番才有资格上任,而我既然要担任天帝这一职就必须要去凡间,

  后来我上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就成了这大绝国的三皇子,从小衣食无忧,锦衣玉食,五岁能诵诗书,七岁便精通军法,每日习武,

  同时我的母妃也是皇后,而皇后又跟皇帝十分的恩爱,父皇对我的宠爱一直都未变,对我抱有的期望也最大,后来...”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沉浸在了回忆中,“后来什么?”珞璃儿忍不住问道,

  “后来有一天我偷溜出宫,谁知却被人贩子给盯上了,他们在巷子里趁我不注意时把我迷晕,再醒来的时候发现旁边有好多同我一样的孩童,

  同那些哭泣的孩童不一样的是有个小女孩,丝毫不见她慌乱,最后她凭借自己的机智竟然把我们都解救了出来,等我回到宫里就把此事跟皇帝说了,

  皇帝彻查了此事,我也就知道了她是花家庶女,自那以后我就经常找她玩,感情越来越深,后来定下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纪,我便同皇帝表明了要迎娶花家庶女的事,因为花家是商贾世家,作坊也不是很大,皇帝很是反对,

  有次在朝堂之上,大臣们上奏说同邻国的战事吃紧,因为敌方势力不可小觑的原因,没人吭声,

  于是我便主动请缨前往,并同他说好若是我凯旋归来便同意我与花家庶女的婚事,他同意了...

  我还记得当年城门下她为我送行的场景,我军屡战屡胜,在最后一战前突然接到一封信,信上说皇帝将花家庶女许配给旁人,并且是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下的圣旨...

  这无疑扰乱了我的理智,最后就在众人以为我方胜利的时候,突然一支箭飞向了我,下一秒我的胸膛就被刺穿了,死之前脑海里还停留在我们私定终生的场景”

  “花家庶女...是....花眠的?”珞璃儿突然就联想到了她,

  “是她本人”

  珞璃儿眼眸骤然一紧,原来两人还有这么一段过往,

  “那你这次回来是再续前缘来了?”不知为何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感觉心里一紧,

  离殇笑着摇了摇头,“他们的世界已经适应了没有三皇子的存在,我若是再去打扰便有些残忍了”

  “离殇你知道么,有些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若是他们的话,一定不会介意你去打扰现在的安逸生活,

  反而更想听一句你原谅我的话,知道你现在的生活过得很好,他们就不会像现在那般痛苦了,又何尝不是一种对自己的解脱呢”

  珞璃儿将自己的观点全盘托出,希望能帮助到局中人,

  “我会考虑的,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说完他就起身走向了楼梯,身影略显孤寂,

  珞璃儿叹了口气,看来去人间经历一次也挺好玩的,等她把兽界的事情忙完,她一定也要去体验一番!

  第二天一早,

  众人起床上楼下吃早饭的时候就看见有人已经早到了,珞璃儿还是一身男装,吃的有点仓促,反观离殇倒吃的慢条斯理,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等到众人刚坐到凳子上的时候,珞璃儿就丢下碗筷来了一句“各位慢慢吃,我还有事,就先去忙了”说完一溜烟似的跑出了客栈,

  众人疑惑的对视一眼,什么情况?算了,继续吃!

  离殇全程都未抬眼,昨日月老河那边发生的事他都知晓,要是猜的不错,她应该是去青楼找花眠了,

  珞璃儿随手买了一把扇子,一手扇扇,一手背于后面腰间,简直跟风流公子哥没什么两样,走在大街上着实吸睛,

  不少人都认出了她是昨晚吹笛的那位少年,街头出现不少妙龄少女娇羞的瞅着她,最后在众目冥冥之下她走进了知琴馆...

  “啊?他怎么去了青楼?”

  “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然后对花眠念念不忘了?!”

  “花眠这个狐狸精...”

  珞璃儿听着外面的声音不禁皱起了眉,

  “哎?小哥~你想要什么样式的?我们这的姑娘什么样的都有,包您满意”她回过神来就见面前走来一位衣着暴露,浓妆艳抹,身上还香气熏人的...老鸨!

  关键是她还很肥!珞璃儿突然感觉胃里一阵不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